铁铮颤抖的身子慢慢恢复了平静,重复恢弘,感受着自己大手里那柔弱无骨的小手,突然哈哈大笑,大声道:“战死的兄弟,你们在天有灵,看到了么,这就是你们的嫂子!”

    “就在那一天,我铁铮发誓,所有兄弟,不论生死,只要我铁?;够钭?,这场婚礼便还有,那么,我的喜酒,不管天上地下的兄弟,一人一杯!”

    “这一杯酒,属于玉唐军人!”

    铁铮声如雷震、亦如晴空霹雳,震耳欲聋!

    “这一杯酒,属于玉唐军人!但这一杯酒,也属于此天之下的所有军人!”旁边,四大帝国的四位老帅,同时拔身而起,朗声应和道。

    “人生大喜,战场兄弟不论生死,人手一杯酒!这乃是玉唐军方盛事!而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一下,就将这件盛事,变成了整个大陆军人的盛事!”

    “因为,这样的一杯酒……我们也想要喝!我们战死的那些兄弟们,也想要喝!这杯酒,应该有他们的份!”

    “玉唐战死的军人,乃是死在我们的手里;而我们那些已经长眠在九泉之下的兄弟,也同样是死在玉唐军人手里。生死为敌,幽明异路,你们在喝酒,我们,也想要让自家的兄弟们,也喝上一杯军人的酒!”

    寒山河目光纵横捭阖,如同两道电光,射过长空:“作为军人,我们喝过无数次的出征酒,也喝过无数次的凯旋酒;但是,如此际这般专属于军人的酒,我们都没有喝过?!?br />
    “因为军人的酒,乃是属于从古到今,不分敌我,不分生死的兄弟?!焙胶拥溃骸罢庋囊槐?,之前没有,之后,多半也不会再有!”

    “今朝铁将军的婚礼,提供了这么一个万载难逢、百世不见的机会?!奔肝焕纤蓖χ绷诵靥牛骸罢匠∩?,我们为敌!”

    “但是,不管如何打生打死,军人之间,永远是彼此的知己!”

    “感谢铁将军,感谢玉唐军方兄弟,促进此次天下军人之盛事!”四位白须飘飘的老帅,同时举手敬礼。

    铁铮哈哈大笑:“兄弟们看到了么,今天,在这台子上站着的,一个个的全都是咱们最大的敌人!也是我们最大的仇人,他们可是在向咱们表示由衷的谢意!这份谢意咱们收下,毫无心理负担的收下,记得将他们这些人的面容记清楚,今天喝完这顿酒,以后他们这些人之中,你们随便砍下任何一个的脑袋,那都是不世之功,足够封侯拜将!”

    这句话在此时说出来,似是在开玩笑,但,任谁都知道这却又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人人都明了这句话的个中意思!

    台下,四十万大军人人都是精神一振,一个个两只眼睛精光闪烁的看着台上各国名将,拼命地各自在脑海中记忆。

    站得稍远一些的就看不清楚,拼命地求告:“哥,大哥,求求你让我到你前面……我看看……

    前面的大哥,给画下来啊……老子没看清,万一彼时有机会斩首却又因为不确定而失手,那得后多大的悔??!”

    “这都是最值钱的脑袋啊……跪求前面大哥出画像……”

    “冰天雪地赤身**腾空三丈倒跪刀山求画像!”

    “这几个脑袋瓜子我也不求多……真个砍下十七八个我就发了……”

    “十七八个?老子这辈子能砍下一个,我们全家都世世代代不愁了……”

    “真他么的值钱,这还是脑袋么……这简直就是金光大道啊……”

    “他么的,我越看越觉得这些脑袋长得真俊,为了老子的公侯万代,你们就奉献了吧……”

    ……

    被四十万大军垂涎欲滴的盯着自己的脑袋,而且还很清楚的知道,这四十万大军都想着将自己脑袋砍下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寒山河等人怕到不至于,但啼笑皆非外加腻歪万状总是免不了的。

    “上酒!”

    铁铮一声长嚎!

    无数士兵开始忙碌,将一坛一坛的酒,尽数被搬上高台。

    这酒,对于玉唐军人之中的好多人来说,早已经不是秘密。

    但,对于各国名将来说,却是实实的眼前一亮,真正触及酒坛上标签名字的一瞬,顿时呼吸都有些粗重了。

    英雄血!

    这是酒的名字?!

    然后再看之后的那一行小字,却让所有人的鲜血,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起来。

    丹心碧血卫家国;铁骨忠魂筑雄关!

    这两句话,固然适用于玉唐军人,但也同样适用全天下的所有军人!

    碧血忠魂非止玉唐一境,这么多年来,洒满天玄大陆山河万里,遍布大陆每一寸土地的鲜血,不分敌我,岂不全都是英雄血!

    都是卫家国,都在筑雄关!

    突然间都是热血沸腾!

    砰砰砰……

    泥封拍开一瞬,顷刻酒香四溢。

    殷红的酒水,倾泻进碗中,当真有如鲜血一般的颜色。

    “第一杯酒!”铁铮:“敬我玉唐,敬皇帝陛下!”

    远方高台,皇帝陛下倒是没想到还有自己的事儿,站起来含笑说道:“今日乃是军人盛事,朕此来就只是为了观礼,敬酒就免了吧?!?br />
    铁铮道:“陛下厚待微臣,厚待我辈兵者,乃是陛下厚德,岂能不敬这杯,臣在此先干为敬?!?br />
    后面,五大帝国六位老帅超过数百位将军,同时举杯,向着皇帝陛下遥遥一敬,举杯一饮而尽。

    无法尽说,一起都在酒中。

    皇帝陛下豪气顿生,喝道:“好!”

    旋即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他知道军人们为什么第一杯酒敬自己。

    因为,自己在位之时做到了任何帝王都做不到,也不敢做的事情!

    汇举世敌军将领于国都之地,同席共座,聚首饮醉,这等气度,端的凌越前人,难有追者!

    这杯酒,整个大陆所有名将集体相敬,虽然没有道破个中关窍,但,意思却明显得很。

    单只是凭这一点,千古一帝的评价,便是当之无愧!

    正是因为明白此节,皇帝陛下这杯酒喝得也是心中痛快,快活无比!光荣无比!

    甚至心中有一种感觉:有今日一杯酒,朕,死亦能昂首面对历代帝皇!傲然以对!

    “第二杯酒!”铁铮依然是向着这边:“敬将门!”

    所有名将,齐齐举杯:“敬将门!”

    上官老夫人颤巍巍的起身,一言不发,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身后,六个小家伙满脸通红,浑身颤抖,六个小家伙明明没有喝酒,却如同喝醉了一般。

    “第三杯酒!”铁铮厉声大喝:“敬所有活着的玉唐军中弟兄!”

    一声长嚎,三军同时起立,举杯致敬!

    天空中砰地一声响,一道传讯火箭升上天空,噼啪作响,,随着尖锐的破空声,远方几乎是同时炸响,向着四面八方,一道又一道的火箭传讯越来越远,却是紧密相连而去。

    只是在眨眼之间,已经是千里之外。

    半刻钟之后,铁铮举杯:“弟兄们!干了这一碗!”

    四十万将士,同时举杯,大口大口的喝酒。

    在四面八方的玉唐军人,同时肃然起立,举起酒碗,一饮而??!

    眼中有泪,胸中热血却是在激烈燃烧!

    一直到了良久之后,玉唐四面边疆大营之中,火箭声冲天炸响,所有将士亦悉数起立,端起酒碗。

    “大帅新婚,兄弟同饮!”

    四方将士,齐齐一饮而尽。

    “第四杯酒!”铁铮的声音语气激烈到了极点,仰天长啸:“战死的玉唐兄弟们!铁铮,敬大家一杯酒!愿诸位英灵不远,九泉之下,莫忘玉唐;若有来生,并肩再战!”

    铁铮厉喝声中,所有玉唐军人再度起立敬礼,脸色尽是肃穆。

    此际,周遭地域酒香弥漫,直冲霄汉。

    所有军人墓前,早已经肃立在那里等候的军人们一起将手中的酒洒在地上。

    “兄弟,喝酒!”

    “这是我们大帅的喜酒,亦是大帅当日的承诺,这也是你们应该喝到的酒!”

    每一个战死将士的家眷家里,都摆上了一碗殷红的英雄血。

    便如是英雄的血,仍旧在激烈的流动。

    每一个家庭,一碗酒,一两银子。

    钱不多,但,却已经是铁铮的最大努力。

    这是给兄弟们的回礼。

    边疆,同样有无数英雄血,缓缓的洒落在众多的坟场中。

    “兄弟,酒,来了!”

    如血的殷红美酒缓缓渗入地下,肃立的将士们的眼泪,也滴滴撒入泥土。

    “这是大帅的喜酒,我们曾经说过的,要在大帅婚礼上倾情一醉的酒?!?br />
    “黄泉不远,英灵还在;兄弟在侧,共饮一杯?!?br />
    “天上地下,红尘幽冥,此心同在,此血同流?!?br />
    “兄弟,干杯!”

    一阵秋风呼啸而过,所有战死将士的坟头上,茅草随风而舞,漫山遍野,树木整齐俯首,千里草原,野草同时躬身。

    碧波如浪。

    但却是那样的整齐。

    就像是那已经死去的千万英魂,还在整齐的列队,喝下这杯酒,就要跨马扬刀,只等那一声号令,还要奋勇向前!

    干杯,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