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陛下一边享受着云公子的玄功按摩,一边突然起了考校之心,道:“云扬,你说……如今国库空虚,非但军费粮饷犒赏尽皆不足,洪灾那边更需要大量银两赈济,这件事情,该当如何处理?”

    云扬此际仍在想着皇帝陛下书房中的画像之事,心虚不宁之下,本能作答,不假思索的说道:“这有何难?只需要如此如此如此,一切岂非便可迎刃而解。而且现如今陛下的屠刀尤悬半空,谁敢跳出来反对,谁就是该死之人,正好用其开刀,相信这跳出来之人,自身也不会干净,抄没其家财,对于此次也不无稍助?!?br />
    皇帝陛下与秋老元帅听闻云扬所言对策,下意识的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之意。

    这小子,这计策,厉害??!

    对朝堂之事,居然能够把握得如此精准?而且手段狠辣,直至要害。

    人才??!

    还有最后的抄没出头者家财一说,简直就是画龙点睛的妙笔,当真了得!

    “云扬,你可有意入朝为官?”皇帝陛下似有意似无意的问道。

    “不了?!痹蒲锵帕艘惶骸罢飧觥乙堑绷斯?,估计……没几天就得被陛下砍了头了……这个,小侄这个得罪人的本事,才是真正不同凡响,出仕就等于出事,还是省下这麻烦吧……”

    皇帝陛下与秋老元帅一起抚掌大笑。

    对于云扬的拒绝,两人俱都不以为忤,甚至觉得云扬这么回答才在情理之中,认真想想这家伙的确是不合适做官,若是当真放在人前的话,反而会被有心人盯上……对于让云扬出仕或者入伍的想法也就作罢了。

    第二日早晨。

    早朝。

    皇帝陛下果然提出来两件事。

    第一,将士的饷银、抚恤,还有奖赏;第二,相关洪灾后续款项。

    骤闻这两重大山齐齐砸过来的户部尚书差一点点就疯了。

    皇帝陛下啊,你现在一共就那么点钱,怎么应付那也是不够花的好么?

    就算是一文钱掰成八瓣凑合,那都不够!

    于是乎,登时便有一方面文臣跳将出来,言道,以国事为重,百姓为重,将士们先委屈几个月,相信将士们都是会理解的……”

    依照往常,这不过是日常撕逼的开始而已,可是今日的皇帝陛下与往日大大不同,径自勃然大怒,直接将喝令将那方面官员拿下。

    “朕商议国事,需要的是尔等出谋划策,而不是一味的推诿扯皮。朕需要的是两边兼顾的好办法,可不是让你用满嘴的仁义道德花花言词去寒了朕这些百战将士的赤胆忠心!”

    在百官充满意外惊惧的目光注视之下,皇帝陛下霍然长身而起,俯瞰着大殿,背负双手,悠悠说道:“将他拿下!抄家,满门充军发配!”

    “陛下开恩!”

    一群人齐齐站出来求情。

    “将士需要犒赏,洪灾需要治理;国家危难关头,风雨飘??;置此大难,必须要有雷霆手段应对!非如此何能肃清宇内,一力对外?!?br />
    “没有钱,我们可以想办法。但,没有了兵将与子民,那么,还有玉唐国么?”

    “此獠推诿扯皮、砌词狡辩,不杀何足以平将士之愤慨,不诛如何整肃玉唐律例!”

    “查抄此獠家宅之后,将抄没所得银两尽数充入国库,户部尽速调拨。此外,朕欲要在此,举办一次募捐。朕,将节省未来三年皇宫用度,约可得银百万;文武百官诸位卿家,也相应的支持一二……并且……将皇宫的一些不是必须之物,拿出去拍卖……”

    “陛下不可!”一位御史跳了出来:“陛下此举,大大折损皇室威严。陛下千万三思?!?br />
    皇帝陛下淡淡道:“为朕厮杀边疆的将士没有饷银、无数客死他乡的死难勇士没有抚恤、还有那些屡立战功的兵将没有犒赏,没有他们的牺牲奉献,何来所谓皇室威严,洪灾所过之处,哀鸿遍野,死难的尽都是玉唐百姓,他们才是玉唐的根基所在,而这些根基正将不存!现如今整个玉唐国都处于风雨飘雨、摇摇欲坠的地步,国将不国,你现在还要跟我提皇室尊严?!

    国家若是没了,哪里还有什么皇家威严?你如此说话,到底是为了皇家威严啊,还是舍不得你自己的钱财?人来,给朕将此獠拿下!推出午门,斩首示众!”

    连砍两个!

    “……各位卿家都是朕之肱骨,国之栋梁;现在我们来谈一谈募捐的事情,大家只需要说个数字,就好了。当然,千万不要动摇了各位爱卿的家庭根本,那样,朕,也于心不安、量力而为就好?!?br />
    众大臣瞠目结舌。

    这……今天的打开方式貌似不对啊……

    皇帝陛下迄今为止已经有接近五年时间,没有动用这样的雷霆手段了。

    而且今日此举,貌似已经不仅仅是雷霆手段,根本就是流氓伎俩。

    强行推行皇帝的决定。

    不容否决!

    不容拒绝!

    你就是不同意是吧?

    好啊,来人,给我砍了,抄家。你所有家产全没了,命也没了。然后再来推行下一个人的募捐。

    你捐不捐?

    捐,陛下成功了。

    不捐……好吧,看到那两个前车之鉴了么?

    你想落个人财两空家破人亡、还要留下贼獠骂名的下场吗???

    不想留,就乖乖就范,乖乖听话吧!

    “臣,愿认捐白银一百万两?!鼻锝:显氏忍顺隼?。

    “臣,愿认捐白银一百万两?!崩涞兑魈顺隼?。

    “臣,亦愿认捐白银一百万两?!碧咎顺隼?。

    一干文官都是白眼狂翻。

    这三个老兵痞真他么的讨厌,谁不知道你们三个的底细?

    虽然说这哥仨个个俸禄不低,而且还有外项,但是,你们几个的钱大多数都用来救济了残军和烈士孤寡了好不好。

    你们哪里有这么多钱?凭什么一张嘴就一百万两白银?!

    你们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不是小瞧了你们,你们三个人老倌要是能够凑出来五十万两现银,我等愿意集体上吊!

    这分明就是皇帝陛下的托……

    但你们这样做托,却是生生将我们逼到了夹缝里!

    “三位卿家果然是朕的左膀右臂,朕心甚慰!”皇帝陛下龙颜大悦。

    “老臣家私寥寥,这些年……也没什么积蓄……就认捐五十万两白银吧?!碧η崆崽玖艘豢谄?。

    武将方面,已经有三大巨头带头,声势沛然、风头无两,。

    文臣这边,若是没有个人做出表率……

    那么以后在这朝堂上,岂不是就是一边倒、武将的一言堂?

    而且还是带着皇帝陛下倾向性的一边倒。

    这绝对不行,是以太师纵使如何的不情愿,仍旧带头认捐了白银五十万两!

    “臣,认捐十万?!?br />
    “臣,认捐二十万?!?br />
    ……

    这正是昨晚上云扬想出来的办法。

    “陛下可以这样,早朝,将国库不足的事情拿到台面上来,必然有人跳出来搅事,陛下正可将这个搅屎棍干掉……然后自然是抄没其家产,充公户部;然后再提出来群臣募捐,相信仍旧会有人跳出来搞事,而这个人立场尚好,陛下不想杀的,只需呵斥一二,但若是跳出来的正好是那种不开眼、凑巧还是陛下有心想要弄死的,到时候陛下正可再杀一个……只要有两位老元帅做托……此事,就成了。此法至少可解燃眉之急,朝中大臣有钱的可是不少……”

    “试问谁不怕死,有几人当真能做到舍命不舍财的,这一招我记得陛下之前用过的……”

    当时皇帝陛下脸黑了半天。

    这一招,当初他的确使用过。但此事就这么被这小子直统统地拿出来说,皇帝陛下如何受得了?

    朕,也是要脸好不好……

    所以皇帝陛下才问,想不想当官?

    只要你小子有当官的**,当真的当了官,朕就可以随时拿捏你这个这么喜欢说实话的……云扬出人意料却在情理之中的拒绝了。

    再然后,自然就是早朝的这场大戏!

    早朝上这一幕,端的雷厉风行,残酷果决,顿时引起了群臣的久违记忆……

    当年,陛下岂不是也曾搞过那么一次,乾纲独断,立威当场。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陛下再也没有那么不讲理过,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恩威并重,赏罚分明,这几年手段更是越发的温和,极少见血,怎么今天突然间……就这么开始耍流氓手段了?

    这一刻,众朝臣尽皆生出了一种回到了多年前一代大帝以铁血手腕治理国家的时期……

    一个个,纷纷就范。

    ……

    “臣……认捐……”最后一个说话的,乃是刑部尚书吴烈,此刻,这位吴尚书涨红了脸,终于挣出一句话来:“臣……认捐……一百两?!?br />
    当前认捐官员的认捐数目大多都在十万二十万五十万之间,基本没有人低于这个数目,不意这位刑部尚书,居然来了个一百两的价码。

    …………

    <在外开会,若有错别字,兄弟们先给我记录,我回去统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