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呀……”

    绿绿委屈起来。

    藤蔓从上到下将自己全缠了起来,密不透风。对云扬的招呼,直接不予回应。

    你用我的能量来钓鱼……

    开玩笑呢吧大哥?

    你就算是钓起十万斤鱼,也不够我的钓一条鱼的饵料珍贵啊……

    “是七鳞神仙鱼,我告诉你吃了有大好处!”

    “啊呀呀!”

    “真的!不信你试试,要是没有用处,我给你十块玉佩!”云扬许诺。

    “啊呀呀?”

    绿绿将藤蔓撤掉一些,露出半边身子,仍旧满是怀疑地朝着云扬舞动。

    “真的!十块玉佩,够多了吧?”

    “啊呀呀……”

    “还太少?绿绿,不要太贪心啊。好吧……只要你答应,我明天早晨给你两块玉佩,上午给你两块,中午给你两块,下午给你两块,晚上还给你两块!这总够了吧?”

    云扬咬牙了。

    “啊~~呀呀?!?br />
    绿绿同意了。

    欢喜得藤曼飞舞,主人难得这么大方,居然说明天会给我这么多的好东西……

    一团能量被送了出来。

    “这一团太多了,太浪费,分成一百份好不好?”云扬商量。

    “啊~~呀呀!”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绿绿很干脆的同意了,开始干活。

    云扬下一杆又甩了出去。

    一边的老头斜着眼睛看着这个菜鸟,心中仍自一片快意,自信更甚。

    菜鸟又开始了……哈哈哈……

    突然间。

    云扬鱼竿面前的水面一阵涌动,似乎有好多的鱼儿在下面争抢一般。

    原本始终纹丝不动的的漂子猛地落了下去。

    云扬见状大喜,急疾一提,却见鱼线嗖嗖响动,一条大鱼上钩了……

    老头不禁看直了眼睛。

    云扬提杆的动作明显迟了;换成一般情况,鱼早跑了;此际怎么就偏偏钓上来了呢,再看到云扬大呼小叫,一阵手忙脚乱的后续动作,根本就是完全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往上面硬拉……

    一番生拖硬拽之下,一条十几斤的大鱼被拉了上来。

    老头也纳闷了:“你用的什么线?”

    云扬快乐一笑:“天蚕丝啊,够柔韧吧……”

    老头:……

    “钩子呢?”

    “玄铁钩啊,只要上钩了那就跑不了……”

    “……”

    老头抬起头看着天空,貌似要确定一下,这里到底是不是天玄大陆。

    天蚕丝柔韧至极,这点无可厚非,可是分量太轻,一旦入水,必然整条悬浮。

    玄铁钩,分量固然不轻,但其本身充盈阴寒之气,鱼儿感觉到这种阴寒九成九都会避而远之。

    这货居然用天蚕丝加玄铁钩的组合,钓上鱼来了!

    这简直是生平仅见的咄咄怪事!

    “运气,绝对是运气,绝对难以复制……”老头喃喃自语,转过头继续钓鱼。

    然后他就惊讶的发现,自己这边居然没有鱼咬钩了!

    而云扬那边,却是水波翻滚,水面都浑浊了。似乎是有一大群的鱼儿在下面疯狂争抢,抢赢了才能去吃那鱼饵一般……

    仿佛是在印证那老者的想象一般,云扬手中鱼竿的漂子又一次沉了下去。

    云扬一提,却见一条二十多斤的大鱼,被生生地硬拽了上来。

    老头有点傻眼,更有点不敢置信眼前所见……

    然后,大抵就算是云扬的钓鱼表演秀正式拉开帷幕,某人用拙劣之极的钓鱼技术,不断地拉上来一条又一条的大鱼,然后打晕,放回去……

    水面越来越浑浊,水花越来越重。有些耐不住性子的鱼儿,干脆扑扑扑的跳出水面,拼了命一般的往云扬落钩之处扑棱。

    “邪了门了……”

    老头喃喃自语,我用的可不是等闲物事,乃是专对鱼儿口味,精心炮制的天材地宝饵料,那里面还有上千年年份的鱼心草呢……

    咋回事儿?

    这是咋回事?

    “你用的什么饵料?”老头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问道。

    “这个?!痹蒲镄攀秩庸匆煌?。

    老头接在手里闻了闻,再三辨识,确认就是最普通最普通的饵料么?

    试着挂在自己钩上,果然漂子一动不动,无鱼问津。

    而云扬那边的鱼儿简直就好像是赶集一样,水面上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大片,直接挤成了团。

    老头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难不成现在鱼儿特别喜欢这种菜鸟?

    要不然,眼前这一幕要怎么解释……

    接下来,老头这边开始静悄悄,而云扬那边,开始空前忙碌,一条一条的大鱼,开始往上飞……

    二十斤的,三十斤的,四十斤的,最大的一条赫然去到了八十多斤的分量!

    整条鱼钓上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条小船一般,硬生生的被拖上来!

    还真多亏了云扬所用的钓线乃是天蚕丝,若是其他材质,就这么生拉硬拽,钓线肯定先一步支撑不住,啪嚓两断!

    老头这会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

    老夫这一辈子好几百年,从来就没见过如此离奇的事情!

    然后……

    满水面的鱼,似乎一下子集体消失了……

    云扬这边也安静下来;老头松口气。

    丫的,这才正常,都钓不上来的话,我也没输,大家平手!

    但正这么想着,就看到云扬那边漂子猛地顶了起来,火箭一般升起!

    云扬一提。

    顿时一条五颜六色的鱼露出水面!

    “麒麟鱼!”

    老头整个人好似被雷劈了一般。

    这小子居然真的钓上来麒麟鱼了!

    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条鱼也太小了些,还不到一斤,够干什么的呢……”云扬偏着头,打量着这条鱼,然后才真正的放进了自己的桶里。

    “小了些?”

    老头想哭。

    这么大的麒麟鱼,已经极为难得了好不好?

    老夫钓了数百年的鱼,这么大的麒麟鱼一共就只钓到过一条好不好……

    咦?!

    正想着,老头眼又直了。

    却见云扬的漂子又沉了下去,一提,又是一条七彩缤纷的鱼上来了,目测还是麒麟鱼。

    而且……而且比刚才那条足足要大上一倍!

    最少,最少也有两斤了!

    老头只感觉眼前金星乱冒。

    这世界……不会要崩毁了吧?

    麒麟鱼怎么这么好钓了?

    麒麟鱼不是一旦被钓上来,其他的受到惊吓,至少一年都不会再吃任何饵料的么?

    不管了,不管那些细枝末节,赶紧落钩钓鱼是正经!

    老者赶紧下竿,聚精会神,但他的鱼漂……一动不动。

    大抵数十息之后,云扬那边又是一声水响,又是一条一斤多的麒麟鱼上来了……

    一条!

    又一条!

    再一条!

    哇,又来一条大的,这条足有五斤上下的分量,端的大鱼!

    不过半个时辰,云扬身边的桶貌似已经满了。里面全是兀自上下翻滚轰动的麒麟鱼,大大小小,足足有二十多条!

    老头已经彻底呆滞的!

    自己整整一辈子钓到的鱼,都没有这小子这半个时辰钓得多!

    这整个湖里一共多少麒麟鱼?恐怕这次之后,要一扫而空了……

    云扬又再度下杆了……

    但这次,却是过了良久仍旧没有动静。

    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自己这一次输得固然莫名其妙,却更是一败涂地!

    这一辈子打赌都没有输得这么惨过……

    正在叹息,却见到云扬惊叫一声,一看那鱼竿居然好似箭一般往湖里飞去,这货在心不在焉之下,居然连鱼竿都被大鱼拉走了……

    “我他么真冤啊……”老头无语的摇头,腾身而起,追上正往湖心飘的鱼竿,伸手拉住,信手一抖,一条七彩斑斓的大鱼顿时飞出水面。

    看到这条大鱼,老头在空中险些一口气断了就这么掉进湖里去!

    麒麟鱼!

    这条足足有二十斤!

    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大的麒麟鱼!

    等把这条鱼拉上来,云扬没口子的道谢:“老丈,此际天色已晚,要不咱们今天先到这儿?等明天再接着比赛?!?br />
    老头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还接着比赛?比个毛??!

    “不比了?!崩贤费赏反钅?,一脸悲催:“我认输?!?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