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七鳞神仙【上架第一更!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七鳞神仙【上架第一更!求月票??!】



    云扬当然不会再刁难,径自给他也倒满了一杯酒,举杯示意:“请!”

    老头早已经忙不迭的端起来:“请!”

    一仰头,一饮而尽。赞道:“果然是天下第一,酒中至尊的美誉名不虚传,饮过此酒之后,我只怕就要戒酒了!”

    随即脸色一阵肃然。

    酒力已经发散,而隐隐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大道力量。

    那是一种道境的冲击,虽然很微弱,几近不可查,但是对于这种修行高人而言,这点冲击已经足够让他内心震动莫大。

    而这种酒中极致才能出现的道境之力,才是凤弦歌的酒真正的名贵之处!

    他随即就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酒力从身体四肢百骸收集,然后,悉数压入身体隐秘处。

    现在可不是参悟的好时机。

    等自己什么时候时机成熟,想参悟了,再释放便是。

    以他修为层次,对于身体的掌控程度,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将这一杯酒从身体里面逼出来,重新注入酒杯,然后再喝一次!

    重来一次的酒劲儿和效用,半点也不会减少!

    若是云扬知道了这老头的作为,一定会目瞪口呆!

    将饮入喉中,吞入腹内的酒液收埋入身体之中,半点也不吸收?!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酒来着!这得是什么程度的强者才能做到的事情,云扬现阶段根本就无法想像。

    所谓见微知著,若是这老者的心性稍微偏激那么一点点,看云扬再稍微不顺眼一点点,都未必需要动手,只要自身威压气势开到一定程度,多半就能将云扬给压死!

    端的高人!

    但云扬来到这里之前,却是实实在在的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那位何老的修为,云扬估计再练十年,也未必能干的过,不能在这里寻找突破,就死在这里又有何妨?

    “再来一杯?!痹蒲锟谥泄啪破骸昂镁?!”

    老者看着云扬哈出来的酒气,心中又是一阵无语。

    不得不说,这等神仙才配喝的酒中逸品,让云扬喝了,实在是暴殄天物,绝大的浪费!

    因为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根本就体会不出这酒真正的妙处所在。

    “牛嚼牡丹啊……”老者一声长叹,再举杯,一饮而尽。

    云扬翻翻白眼。

    你这老家伙怎么回事,我都请你喝酒了,还是喝这么出众的酒中至尊,你却反过头来说我喝了是牛嚼牡丹……

    这也是没谁了。

    不过顺着酒劲儿,两人显然是越来越热乎了。

    在身后十几丈处百无聊赖看着的方墨非只感觉无数的问号在头顶盘旋。

    反正就是想不通。

    少爷!云尊!

    那么多大事您不注意,跑到这来钓鱼。

    钓鱼也就罢了,你现在有伤在身,籍此修身养性,回复元气也好,可你不好好钓鱼不得止,还要撩拨人家好好钓鱼的,先把人家得罪了,又请人家喝酒。

    这也都罢了,可你拿出的可是整个天玄大陆硕果仅存仅此一坛的天价美酒啊,就那么请一个素不相识第一份见面的老头喝……

    真真是……绝大的浪费??!

    对于酒中至尊也有所了解的方墨非感觉自己要晕了。

    若是不知道云扬就是云尊,光看这做派,分明就是个极品纨绔,超天字号的超级纨绔!

    “老丈很喜欢钓鱼啊?!痹蒲镂⑿?。

    “钓鱼,乃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人生?!崩险呙凶叛劬染?。

    “这话说的不错,但是现在这个大陆上,能够安安稳稳专心钓鱼的人,却是真正的不多了?!痹蒲锾玖丝谄?。

    “我也很喜欢钓鱼?!痹蒲锷舯涞蒙畛劣圃叮骸袄险赡昙统の倚矶?,想必比我感悟得要深一些吧?!?br />
    老头饶有兴味的问道:“感悟?你年纪轻轻,有什么感悟?何妨先来说说?”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那晚辈就先行抛砖引玉,等下再聆老丈高论,我窃认为我们在钓鱼的时候,本身,就形成了天地人,三才共在?!?br />
    老者愣了一下:“此言何解?”

    这种说法委实是前所未闻,纵使老者见识广博,却还是生出追问下去的兴致。

    “钓鱼的时候,我们就是天。而面前的水,自然是地。而水中的鱼,则是人?!?br />
    云扬悠悠说道:“我们投掷的鱼饵,可以是大千世界的一切物事,可以是酒色财气,也可以是功名利禄……而下面的鱼,亦因为性格的各不相同、各有所好而选择各自喜欢口味的鱼饵追逐?!?br />
    “无论大鱼小鱼,只要投掷的鱼饵中了它的意,那它就会上钩,差别不外时间过程长短而已?!?br />
    “哪怕是再与世无争的鱼,也无法避免中意某一种饵料,会因其中意的饵料而上钩?!?br />
    云扬道:“这正如这个大陆的人生,又有几人能够避免得了酒色财气、功名利禄的诱惑?!?br />
    “看着一条鱼被我钓起来,那一瞬间,心中真的会百味滋生,复杂难言?!?br />
    “因为那代表着,这条上了钩的鱼,就算是再挣扎,也已经逃不脱命运的终点?!?br />
    云扬道:“人,岂非也是如此?只要你踏上了某一条路,为了某一种追求而去努力的时候……基本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br />
    “其实我们每一天,未尝不是在吃鱼饵,又或者说是想着心中渴求的那份鱼饵前行?!?br />
    云扬微微一笑,举杯:“请?!?br />
    老头皱着眉头,深深思索,道:“有道理!当真是有道理!不意你小小年纪,居然能有这种感悟?!?br />
    云扬淡笑:“还有,看着面前的水,就算是不动,但也会觉得飘飘悠悠,不断的变幻……或者在我们根本发现不了的时候,对水中的鱼儿来说,早已经历了许多的沧海桑田?!?br />
    “而天道……虽然亘古便已存在,然而又岂会在乎某一个人?或者注意某一个人?天道绵延无终,人间却又已经沧桑变化多少遭?”

    “从这一层次上来说,我们与鱼,又有何不同呢?甚至有些地方,我们还不如鱼?!?br />
    “人不如鱼……”老者闭上眼睛,仔细的思索着云扬这一段话,良久,悠悠的一声叹息:“此话不错?!?br />
    他顿了顿,道:“这一大段话,当真不错,当真是很有道理!”

    他闭着眼睛,没有睁开,又过了一会,才睁开眼睛,道:“多谢小友指点?!?br />
    竟然很郑重的,对云扬行了一礼。

    他的眼神之中,竟尽是思索。

    良久,道:“小友年纪小小,却好似曾经经历不少?!?br />
    云扬淡笑:“自是不如您老多?!?br />
    老头的思索状收了起来,笑道:“喝酒,喝酒?!?br />
    “请?!?br />
    云扬一边喝,一边倒酒;老者却是酒到杯干,气态爽快之极。

    那一坛酒中至尊,满打满算也就十来斤,又经过了百年沉淀之后,一共也就还有四五斤酒而已,不多时便已经空了。

    云扬虽然也喝了不少,但也就占总分量的十之二三,余下的七八成,全都让这老头喝进了肚子里。

    这一幕让方墨非看得酸爽不已,暗暗腹诽不已,公子哪,云尊大人哪,你有这好玩意怎地不分润我和老梅一点,全数便宜了外人真的好么?!

    “不过小友所说的话,仍有一点在这里并不适用?!崩贤房吹交咀约喝攘?,也有些不大好意思,主动开口。

    “敢问是哪一点?”云扬问道。

    “在这湖里,有一种鱼,非但钓鱼高手少有所获,甚至修行高手对之亦是束手无策,徒叹奈何?!蹦抢险叩?。

    云阳闻言一愣,诧然道:“哦,敢问这种鱼有特异之处,竟连修行高手也无可奈何!”

    老者呵呵一乐,笑道:“这种鱼之所以无法抓捕,乃是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异能,一旦遭遇外力侵袭,不管是玄气,还是什么力量,哪怕是意念的力量,就会立即化作流水,过处无痕,何能捕捉?!”

    “哪怕用力量将这种鱼在不防备的时候擒获手中,也会立即化作流水,水雾,消失无踪。不管修为多么高强,也无法捕捉一点一滴鱼身精华?!?br />
    “百丈湖竟有这种神异之鱼存在?”云扬登时愣住了。

    “不错,就是有这种奇鱼!”老头道

    云扬心念一动,又道:“您老刚才言道钓鱼高手少有所获,却非是全无所获,那就代表,这种鱼虽然神异,仍存在有捕获余地吧!”

    老者笑道:“正是,此鱼用武力断断无法强取,却可用鱼钓钩猎,只要钓钩成功钩住了鱼的嘴,那么,这条鱼就再也没有化作水流的能力?!?br />
    “只等它整个离开了水面,便与一般鱼并无不同。嗯,说这鱼与一般鱼全然相同也不对,因为这种鱼的形象很是怪异,整条鱼全身上下,就只有七片鳞片,而且每一片鳞片,颜色都不同?!?br />
    “老丈所说的岂非是……七鳞神仙?”云扬耸然动容:“但这只是百丈湖的传说而已?!?br />
    “不错。就是传说中的七鳞神仙,但我可断言此鱼乃是真实存在的?!崩险叩溃骸岸?,整个天玄大陆,就只有三个地方有这种鱼,而这百丈湖,却就是其中还没有被别人发现的第四处?!?br />
    云扬蓦然想起来一件事。

    那是当初关于四哥水尊的一段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