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手中拿着香囊,在看到计灵头也不回的离去的那一刻,心中也多多少少有些感怀。

    叹息一声,将香囊收入怀中,正要往前走。

    突然感觉到绿绿的躁动。

    “怎么了?”云扬敏感的想到:“难道这香囊有问题?”

    将香囊拿在手中,轻轻捏了捏,果然,里面有一颗圆溜溜的珠子,一捏,就转动起来。

    云扬心中奇怪。

    打开一看,只见里面一团团香料中,有一颗浑圆的珠子,有小指头肚大小,正散发着朦胧的光晕。

    隐隐约约,还有幽幽的香味透出。

    拿在手中一看,只见珠子表面,云彩流转,轻轻一转,居然有一头小小的青龙,在云雾中吞云吐雾的悠悠滑过。

    “蛟龙珠!”

    云扬大吃一惊!

    这……这简直是无价之宝!自己送出去的凤鸣宝刀,若是只是宝刀自身的价值,与这蛟龙珠一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蛟龙珠,顾名思义,乃是从蛟龙身上取出来的宝珠。

    蛟龙,已经几乎超脱了玄兽的范畴,乃是属于九品巅峰玄兽?;蛘咚?,是因为已知的玄兽分类,只到九品,所以蛟龙才会是九品巅峰玄兽。

    若是这个世界上有十二品的话,那么,蛟龙依然是属于十二品巅峰的存在!

    一头蛟龙,浑身是宝。

    血肉皮筋骨骼,都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宝贝!

    但最最珍贵的,却是蛟龙脊椎骨节中的蛟龙珠!

    蛟龙二十四节脊椎,每一节里面,都有一颗蛟龙珠;乃是蛟龙身上所有的精华命源之所在;而且,每一颗蛟龙珠,都蕴含着一部分龙魂。

    一颗蛟龙珠,佩戴在身上,便可以时刻汲取这龙魂之力,蛟龙的精华之力;就算是对大宗师级别的巅峰武者,也有莫大作用!

    而且蕴含了天道之力;若是一位大宗师能够天天佩戴蛟龙珠感悟,甚至,可以从中悟到上古龙神传承,瞬间破碎虚空!

    这种东西,又岂能用“无价之宝”来形容?

    “这丫头……”云扬长长叹了一口气。

    只感觉心头沉甸甸的。

    就这么将这个宝贝扔在我这里……倒是真舍得啊……

    他回过头,远方已经空荡荡的,这时候,计灵等人早已经出城而去。

    手中香囊上,还有阵阵幽香。

    云扬轻轻叹了口气,将香囊放进怀中。

    对于这份情意,云扬心中也是复杂至极。

    “绿绿,这个,可不能吃?!痹蒲镟?。

    绿绿扭着身子,藤蔓摇来摇去,撒娇一般的索要:不吃,就看着。

    云扬笑了笑,一松手,蛟龙珠已经到了神识空间里;落到了绿绿脚下,骨碌碌滚动,绿绿细细的藤蔓卷起蛟龙珠,在自己根部前后滚来滚去,玩的不亦乐乎。

    云扬发现,绿绿的确是没有吃,而且,还用自己的生机源力,尝试着向着蛟龙珠之内注入。

    而蛟龙珠身上蒙蒙的光辉,就开始一闪一闪……

    一个幼苗,一个珠子,居然玩得不亦乐乎……

    云扬哑然失笑,也不去管它了。

    ……

    九天阵。

    也就是九尊府。

    外面。

    黎明,已经有几个老兵在晨雾中清扫;一丝不苟。这是心中的神圣之地!他们决不允许,在这九尊府外,有半点尘垢存在!

    哪怕是一片落叶,也不能落在英雄曾经踏过的土地上!

    云扬身子隐藏在一棵树后,眼睛注视着隐藏在一片浓雾中的九天阵,眼中神色变幻。

    哪怕是能将大山吹倒的大风,也对这九天阵的浓雾无可奈何。

    云扬无声的叹了口气,靠着大树,身子逐渐的虚化。

    化作了一片雾气。

    在晨曦中飘起,在空中消散……

    只是一瞬间,就融进了九天阵的浓雾之中。

    浓雾之中。

    万籁俱静。

    云扬无声无息的进入了九尊府。

    看着身周不断闪现的隐藏在浓雾里面的各种强横的力量,风雨雷电,金木水火,血火杀机……

    云扬只感觉到无尽的亲切。

    只有自己和兄弟们才能进来,而且不被伤害。其他人,哪怕是天下第一的大宗师,也休想跨进这九天阵一步!

    前面,是一个大厅。通体非金非玉,坚固之极;也是九尊府之中,唯一一个地域广阔的地方,兄弟们议事的时候,都会来到这里。

    如今,只有自己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大厅内,云扬鼻头一酸,热泪夺眶而出。

    在人前,云扬心中再是翻江倒海,但他绝不会流泪;但,到了现在,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却再也不想隐藏心中的情绪。

    “我云扬无依无靠,孤苦流浪;学艺未成,恩师遇害;流浪江湖,终于蒙大哥发现,成为九尊一员……从孤苦伶仃,突然拥有八个兄弟……这种满足与幸福,无法描述?!?br />
    “哪怕是每日里征战沙场,但,有兄弟在侧,便是心中别无他求。但这种幸福,苍天只给了我五年……”

    “我终究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人世间?!?br />
    四周,乃是一个个房间,同样是非金非玉的材质,可以使用,但是,却绝对无法破坏。

    云扬看着一个个房间;房门紧闭。

    就好像,八个兄弟一起,将自己关闭在了房门之外。

    云扬闭了闭眼睛,强忍住心中酸涩,走进了内室。

    这里是一个小小的房间;房间里空空的,但,这里才是九尊府最大的秘密开启之处。云扬走进室内,突然旋风一般转动。

    脚下踩着奇异的方位,每一脚力量都不同,方位都不同;连续转了九圈,整个房间,全是残影,最终,一脚重重的踩在中央。

    轧轧轧……

    极轻微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响起。

    在这小小的房间里,突然间从地面上缓缓地裂开一道口子。

    全部是闪亮冰冷的钢铁锋芒,而且,绝对不是已知的任何材质;超过十丈以上的厚度,居然全部是这种奇异的钢铁铸就!

    慢慢的,地面裂开一个三尺多宽的口子,下面,一层层奇异钢铁做的阶梯缓缓升起,一直到了裂口处。

    云扬一闪身,站在了第一阶之上。

    在他站上去的同时,阶梯开始缓缓的往下沉;上面的精钢屏障也开始缓缓合拢。等到云扬完全沉入地下的时候,上面的地面,已经一片平整,没有半点缝隙存在!

    ……

    这是一片奇异的所在。

    依然是九个相同的、紧闭的门。区别只在于,每一个门上的标志,不一样。

    这才是九尊真正练功的地方!

    也是九尊的真正的秘密之所在!普天之下,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九个。而现在,只有云扬一个。

    在九个门围绕的中间,是一个奇怪的高台,通体晶莹璀璨,乃是一块无暇美玉。

    若是被别人看到,定然会惊呼一声。

    传讯玉!

    世人所知的传讯玉,不过是巴掌大小,就已经价值连城;但这里却有足足一人高的一整块!

    台上,有一枚令牌。

    九天令!

    这才是真正的九天令!

    云扬目光冷沉,缓步走上去。右手缓缓伸出,握住了那块令牌。

    “兄弟们,九天令,我带出去了?!?br />
    ……

    然后,他就来到了那刻着一片白云的门前,运功,一片缥缈的白云,洁白无瑕的出现在空中,门上的白云无声飘起,与空中云扬运功凝结的白云融为一体的同时,这一扇门,霍然洞开。

    云扬闪身而入。

    门关起。

    云扬这一次进入,足足呆了十天。

    十天里面,这小小的房间里,风声呼啸,风起云涌。

    再一次出来的时候,他走到八哥风尊的门前;良久,他的眼中精光一闪,手掌扬起,一股呼啸的风声,突然出现!

    风直接刮入门中。

    风尊的门,刹那间猛然打开。

    里面,空空荡荡。

    云扬泪流满面。

    八哥,您在,我绝不进去。但现在……我却必须要进去,我要知道,你是谁。我要知道,你的家人在何方。

    八哥,放心吧。

    有我云扬在,任何人,都欺负不了我们的家人!

    云扬闪身而入。

    在风尊的房间里,有完整的玄风修炼方式;云扬将所有的秘籍都是深深地刻入自己的脑海之中。然后,取出来最下面一个信封。

    里面,是风尊的遗书。

    “……不知道是哪位兄弟看到了我的遗书,不过我现在却是感觉很滑稽,我还好好的活着,而且我风尊也并不认为,在这天玄大陆,有谁还能够杀得了我,哈哈……不过老大非要我写好遗书放在这里,没法,谁让他是咱们兄弟之中的老大呢……”

    “我风尊若是活着,我的愿望会一一去完成;当然,若是真的死了……我放心不下的事情,也有好多啊哈哈哈?!?br />
    “我姓计,我叫计凌风。恩,这是我的名字,是不是很酷?哈哈……”

    云扬看到这里,突然间浑身猛然一震!

    一张脸色,猛地变得苍白!

    他猛地站了起来,就想要冲出去,但,终究颓然坐下!

    计灵……已经走了十天了吧……怎么还能追得上?

    “我有一个哥哥,已经失踪了好多年……”

    “我哥哥叫计凌风……”那天晚上,计灵带着些哀伤的声音,似乎又在云扬的耳边响起:“听说……在天唐城出现过……”

    “我真傻!我为什么这么笨!”云扬抬起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子:“云扬,你还有什么资格自称为九尊智囊!还有什么资格自称云尊!”

    “自己哥哥的画像就在眼前,你不认识么!居然还有脸说熟悉……”

    “计灵,是八哥的妹妹??!亲妹妹??!”

    云扬后悔至极。

    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傻,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