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啊,怎么不走了?”云扬在身后,奇怪地问道:“你是不是想要反悔了???”

    “不不不……”秦大少已经是面色青白,屁滚尿流:“哪儿能呢……云少请?!?br />
    将云扬伺候老爷一样请进了门,秦大少就如同中箭的兔子一样跑了。

    这事情可要赶紧的禀报父亲大人,一个闹不好,整个秦家,可就没了啊……

    来的这些人,哪一个也惹不起啊。

    云扬独自一人坐着喝茶,也不着急,嘴角全是温煦的微笑,看起来,少年风神如玉,风度翩翩,丝毫没有心浮气躁。

    皇宫的玉用的差不多了,今天要采买。这一点,云扬自然知道。

    太子和几个皇子府上用来赏赐或者说另有用途的玉,也不多了。而且,太子和几个皇子集体被禁足,不能出门,所需要的东西尤其要多一些。

    不能出门,用什么笼络,或者办事?在这个举世之间对玉石无比推崇的大环境里,自然需要这种美玉啊。

    玉石,太子府和几个皇子府上,也不约而同的开始抢购。也定于今天……

    这些,云扬自然也是知道的。

    废话,他若是不知道,他也就不在这个时候来了!

    他安静的喝着茶,整个人容貌俊雅,气质超凡;就如同一副恬静的画,让旁边的侍女看呆了眼睛。

    真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丝毫不知道,这位安静的美男子正在计划着无数惊天动地的事情。而今天在这个玉庄,这位安静的云公子,就必然是要掀起轩然大波的!

    过不多时,秦公子满头是汗的奔来:“云少,抱歉抱歉,久等了?!?br />
    “无妨?!痹蒲镂挛亩牛骸跋衷?,去选玉?”

    “这个……”秦公子脸色发苦:“现在皇宫的人和几个皇子的人在选……云少你……”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他们挑剩下了之后再???”云扬笑吟吟的问:“在你眼中,你看着我……就这么爱吃剩菜?”

    “不……不不不……”秦少一张脸如同苦瓜一样:“我的意思是……”

    “嗯,你的意思是,大家一起热闹热闹?!痹蒲镆丫鹕硗庾呷ィ骸耙踩梦壹都?,什么叫做皇室风范,天家子弟?!?br />
    “不不……”秦公子一张脸纠结的几乎要起了皱纹:“家父的意思是……云公子稍安勿躁,过一会,我们直接去我家的珍藏密室……那里的东西,可是我家几代珍藏,绝对的都是好东西,比外面的什么所谓特级……可要好的多了?!?br />
    这本是最后的底线。

    秦父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若是能够不动,就不要说出来。

    但云扬这么一起身,就直接将秦公子的底线逼了出来。

    “嗯?”

    云扬摸着下巴,怀疑的看着秦公子,缓缓道:“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的真!”

    秦少赌咒发誓。

    “嗯,那我也去看看,我不跟他们抢,就一起去看看,这没啥吧?”云扬道。

    “这……这行,只是……你的身份……”秦少松了口气。

    “你就直接对他们说我的身份就行,难道我还见不得人么?”云扬奇怪的看着秦少:“我来买玉,然后让他们先挑……我就在旁边看着……长长见识,也不行?”

    “……行……行吧……”

    ……

    秦家的玉庄,作为玉唐国第一玉庄,自然是很庞大的!

    云扬这还是第一次来,一路上看到整个庄园四周的院子,全都是做工的作坊,各种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是第一层仓库,容易出美玉的石头,都在这里。从玉山采摘之后,都开窗口,发现品质好的,无一块外泄?!?br />
    “这是第二层仓库。所有的玉石原胚,都在这里?!?br />
    “最里面,才是玉石展示?!?br />
    一边走,秦少一边介绍。

    一走入这里,云扬顿时就感觉识海中的绿绿兴奋起来,连叶子带茎秆还有藤蔓,都疯狂的扭动了起来。

    一股糯糯的嫩嫩的意念,不断的催促着云扬。

    “有好东西!”

    “有很多很多好东西!”

    “快给我吃!”

    “我要吃!”

    “哇呀呀呀有……好东西!”

    ……

    云扬实在被吵闹的不行,黑着脸断喝一声:“闭嘴!”

    一边,正在口若悬河介绍的秦少猛地闭住了嘴巴,一脸惊恐的看过来:“云少你……”

    云扬一汗:“咳,我不是说你?!?br />
    秦少一头黑线。

    这里就咱俩……你不是说我,那你说谁呢?

    到底我哪里说错话,又惹得这家伙不耐烦了?

    “你继续介绍啊……”云扬奇怪的看着他:“咋不说话了?”

    秦少:“……”

    ……

    云扬一进入大厅,就看到大厅中的人,恩,六伙人,各自泾渭分明。

    “怎么会六伙人?”云扬心中一阵疑惑;皇宫一伙儿;太子一伙儿,剩下算上一个未成年的皇子,也不过三伙就差不多了,怎么这么多?

    “那最后一伙,乃是皇帝陛下去年刚刚出生的那位小皇子的母妃,派人过来的……”秦少凑在云扬耳朵边上。

    “……”云扬一阵无语。

    还不满一岁,这位小皇子的母妃,就想着为儿子建立班底了?这也太早了吧?

    一个阴柔的声音在说话:“杂家此次来,乃是奉了圣谕,有什么好一些的,品质高一些的,秦庄主不妨拿出来,杂家拿了便走,绝不会多叨扰?!?br />
    那边,秦少的父亲一头汗。

    拿出来?我敢拿出来?我把好的都给你拿出来……你挑完了走了是没事儿,但剩下的都要求和你一样品质的,我到哪里找去?

    剩下的那几个……有哪一个好惹的?

    不过秦庄主也是应付惯了这种场面的人。

    “既如此,吴公公,我们不如一起去三楼,整个第三层,全是高品质美玉?!鼻刈魉餍宰龀鲆桓惫夤鞯难樱骸白愎恢钗挥昧??!?br />
    “如此甚好?!?br />
    这位吴公公声音阴柔,带着的四个小太监,一个个居然眉清目秀。伸手在一个小太监头上拍了拍,在脖子上摸了摸,道:“如此,请?!?br />
    正要动身,突然间眼睛一斜,很意外的看到了云扬。

    一双眼睛,刹那间爆出来炽热的精光,居然不走了,热情的走了过来,带着一股矜持和灼热,阴柔的问道:“这位公子是谁?长得好俊俏。杂家就喜欢这样长相的……”

    看着云扬的眼神,就像是一个色狼看到了一个光溜溜的美女!

    垂涎欲滴!

    想也没有想,云扬抖手一个大耳光就疯狂的砸了上去!

    本来就算没有事儿,云扬也要找点事儿摸一摸这个家伙的底子,如今这货居然这么恶心的凑上来,云扬哪里还会留手!

    啪!

    一声巨响!

    不错,一记耳光,居然打出来一记爆炸一般的巨响!

    这位吴公公的身体,破麻袋一般飞了起来,在空中滴溜溜的转了七八个圈居然还没有落地,陀螺一般的飞出去,轰的一声砸在了太子殿下那伙人的人群里,顿时砸倒了两个。

    一张嘴,一大口鲜血,带着七八颗牙齿喷出来,几乎连牙床也被云扬揍了下来。

    “大!大胆!”

    一个小太监尖声大叫。

    厅中一片混乱!

    云扬跨步上前,太子那边的领头者明显是一个高手,一横身,就拦在了云扬面前:“放肆!当众行凶,你可知王法何在!”

    云扬哼了一声,一抖手,一把剑嗡的一声落在地上。

    明黄色剑柄,上面,清清楚楚的十六个小字分做了两行:剑凌山河,如朕亲临;监管百官,先斩后奏!

    太子府这位侍卫目光一缩:“是陛下赐给云侯的山河剑!”

    当初,皇帝陛下赐予云侯山河剑,本来是:上打昏君,下斩佞臣!但,后来云侯坚辞不受,才改成了这十六个字。

    “我打他不得?”云扬冷冷问道。

    “打得,打得?!闭馊肆成话?,退开两步。

    云扬跳上去,对着地上这位吴公公拳打脚踢,只不过片刻之间,就打得不成人形,地上惨叫一声高似一声,但随即又渐渐微弱。

    “云少……”秦少惨白着脸上来劝阻:“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打死他……又能怎地!”

    云扬怒声道,最后在众人拉扯之下,居然还连连踹了三四脚,挠着手臂:“可恶心死我了……你瞧我这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众人面面相觑。

    就为了一句话,你就将皇宫内院派出来采购的人打成这样?

    这胆子……也是没谁了。

    云扬在出手的时候,曾准备了无数后招。就是防备着……若这家伙是四季楼的暗线,必然不是轻与之辈。

    绝对会是高手,这一点,毋庸置疑!

    必要时候,方墨非都要准备出手。

    但,想不到一巴掌就解决了,当时连云扬都有一些懵逼的感觉。

    看来这货不是。

    既然这个不是……不知道太子殿下那边这个是不是?

    云扬抬起头,喘着粗气,突然一抬头,看着太子那边这个领头人:“咋地?看我干毛?你是不是不服?”

    那人一脸无语。

    我也没咋滴……怎么就突然冲着我来了?你手握着陛下赐予先斩后奏的剑,我能说啥不服?

    “你叫什么名字?”云扬分明是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样子:“报给我听听?!?br />
    “在下韩无非!”那人一肚皮不爽,冷着脸说道:“在下虽然是在太子府上做事,却不是官员;云公子,你这是何意?”

    “放屁!”云扬怒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怎么……你不当官,你还觉得自己委屈了不成?”

    这是从何说起……

    这位韩无非只感觉自己的肚皮都要气炸了。

    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

    “你们几个,也给我报报名字?!痹蒲锟醋帕硗饧父龃返模骸巴蛞晃乙院笸砩献咭孤芬鞘芰税邓恪?br />
    将所有人的名字记好,云扬慢条斯理的将剑收入鞘中,歪着头对韩无非道:“韩无非,你老实点!以后给我注意些!”

    施施然翻着白眼而去。

    既然知道了名字,那么就有方向去查。

    他是满意了,但是,身后的韩无非却是已经气的眼冒金星!

    这真是无妄之灾……宫里的这位吴公公有些独特的……癖好,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而今天也的确是这位吴公公不开眼,惹了不该惹的人……这个大家也清楚。然后云扬无法忍受这等羞辱,直接暴起……大家也能预料。

    但问题是……这一切,与我韩无非有关系吗?

    有关系么有关系么?

    凭什么最后居然还烧到我身上来了?临走还要让我老实点,以后注意些……

    听听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惹了哪个地痞流氓呢……

    其他几个家伙更加的一脸无辜:咋还记了我们名字去了?这是要干啥?我们干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