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云醉月对于云扬这一次主动登门,却是惊喜之极。

    她怕泄密,根本不敢主动联系云扬,但心中却又是时常牵挂着:会不会有新消息呢?

    只要云扬还在,她就感觉,自己与心上人的联系,还在!

    “没有新消息也不要紧?!痹谱碓滦呛堑乃档溃骸熬褪?,我这话说的,不大对,兄弟别往心里去,有事没事的,多来看看嫂子,呵呵……嫂子这心里,也就知足了?!?br />
    她对云扬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不自觉的小心翼翼的讨好。

    生怕自己要是得罪了云扬,云扬就不来了。

    “月姐,你……不必如此?!痹蒲锬咽艿乃档溃骸澳阍绞钦庋?,我心里……越是不得劲儿?!?br />
    云醉月温婉笑道:“没事,你能来,月姐就高兴的乐开了花?!?br />
    她听到云扬始终没有叫自己“嫂子”,眼神黯淡了一下,随即就随着云扬的称呼,自称月姐了。

    “但小弟实在是不想来?!痹蒲锏溃骸耙蛭?,只要我来,就必然会麻烦月姐很多事情?!?br />
    云醉月嫣然一笑:“你知道,我非常乐意被你麻烦。你带来的麻烦,越多越好;那样,我会感觉,我为他做了一点事情?!?br />
    云扬谨慎的道:“能问一下月姐……跟五大人……的过往?”

    云醉月凄迷的笑了笑,道;“过往啊……其实很简单的……我们两个人,来自同一个地方。那里,是一个恶毒的训练营,太多太多的孤儿,被集中在那里……我被抓进去的时候,只有五岁,他六岁?!?br />
    “在哪那个地方,男孩子被训练成小偷,扒手,杀手,或者乞丐,没有天赋的,打断手脚,或者用其他各种手段折磨成为畸形,被人带出去乞讨……”

    “女孩子,有些姿色的,被训练成**,或者别的可以取悦男人的……被卖出去;有些天资卓越的极少数一群,被训练成女杀手,或者死间……长得不好禀赋一般的,都出去乞讨;等长大了看身材,好的话,就被男人玩弄,身材也长不好的,直接就被杀了……”

    “如此恶毒的地方!”云扬只听得义愤填膺:“在哪里?!”

    云醉月凄楚的笑了笑:“那时候,他在里面孩子里,算是强壮的;处处照顾我们几个小姐妹,而且他也有培养价值,资质还不错,被列为杀手培养对象;在我九岁的时候,长得还算清秀,有看护起了邪心,他杀了看护,带着我们三个小女孩逃了出来……”

    “从那以后,一直流落江湖……朝不保夕;他也每天出去拼命,或者杀人,或者抢劫,或者偷东西,来养活我们几个?!?br />
    云扬幽幽叹了口气。

    这一段经历,云醉月并没有细说,但云扬完全可以想象的到,一个只有十岁的小男孩,带着三个**岁的小女孩,杀人,逃亡,谋生,乃是何等艰辛的一段岁月。想必那时候的五哥,吃尽了苦头吧……

    “在我十一岁那年,我们遇到了红袖夫人?!?br />
    “红袖夫人收留了我们三个女孩,然后他却拒绝了红袖夫人的照拂,自己出去闯荡……那一年,他才十二?!?br />
    “每一年,他都会来看我们,带来很多很多的东西。到后来,红袖夫人病逝,我们在十六岁的时候,再次无依无靠。他回来了……”

    “然后,在三年之后,我十九岁那年,有了青云坊。也就是那一年,他带着几个兄弟,将那邪恶的培训基地完全扫灭,所有人,全部杀死?!?br />
    “而青云坊的人,很多,都是那里出来的兄弟姐妹……他一直都照顾我们?!?br />
    “之后,那……开始选人,但我们都不知道,那是一条奇怪的路,我们也不知道,就随着很多人一起走上了那条路……当我们出来的时候,他就被带走了?!?br />
    “然后他回来的时候很兴奋?!痹谱碓履抗馄嗝?;“我知道,他被选上了?!?br />
    “又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那是……那个地方选人……”云醉月道:“我最爱的人,成了那样英雄的存在……你不知道我多么兴奋?!?br />
    云扬心中恻然。

    兴奋……

    或者你那时候还意识不到,五哥走上那条路固然是成为一个绝世无双的英雄,但对于你们两个的未来……却绝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那天晚上……”云醉月苦笑着:“我要将自己全部给他,我跟他说,我要做他的女人,我要做他的侍妾!”

    “结果他勃然大怒!”

    “他说,他要娶我,就必须堂堂正正娶我做妻子!但那时候,我自己知道,青云坊,我们撑起这片家业,虽然我们自己都是冰清玉洁,但在外人眼中,再怎么也是青楼女子!我已经失去了做他的正妻的资格。若是他还是江湖上的流浪汉,自然可以,但是他已经不是?!?br />
    “但他依然坚持?!?br />
    “我们大闹一场……不欢而散?!?br />
    云扬闭上了眼睛。

    以九尊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娶一个女子……

    何其难!

    他想起了,自己刚刚进入九尊,成为九尊之一的时候,五哥的样子。那时候的他,似乎天天都是心事重重闷闷不乐;虽然任何事情,他都没有耽误,但,内心的纠结,却是谁都看得出来。

    也唯有每一次他带着自己或者带着其他的兄弟,去青云坊玩的时候,他会表现的很高兴,但回来后,却又会恢复原样……

    这青云坊……

    自己实际上已经易容来过了好多次了啊……

    “于是我们开始不断的争吵……”

    “但他却始终不肯改变主意。终于,到了去年,他跟我说,他想通了。他不可能与我做明面夫妻……”云醉月道:“等他这一次出任务回来后,就专门的搞一个简单的仪式,只请他的兄弟们来喝一顿酒,就算是和我成亲了……”

    “那一天,我们都很快乐……因为,我终究要成为他的女人,我也终于要和我心中从小的梦想在一起……他也很高兴。他认为,他想通了……那一天,是三月初三?!?br />
    云扬低下头。

    三月初三。

    三月初四凌晨,自己九人带着出发,到了横云堡,带上八百弟兄,一路向东。

    三月初九,到了天玄崖……

    “但他这一次出任务……”云醉月凄然一笑,看着云扬,缓缓说道:“却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br />
    云扬心如刀割。良久,才轻声道:“月姐,以后姐妹们,若是有什么需求……尽管找我,五大人虽然不在……但是,一切,都有我!”

    云醉月微微一笑:“那是少不了的?!?br />
    她话虽然这么说,但,云扬却听得出来,恐怕……她若是真有了难处,是绝不会找自己帮忙的。

    就如同之前,青云坊一直有事情,但,她却从来不去找五哥帮忙一样。

    她知道,自己等人的身份泄漏不得。

    云醉月轻轻吸了一口气,毫无痕迹的抹去脸上不知何时流出来的泪痕,强笑道:“这些事儿,一说起来,就打不住……还没问,小弟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月姐帮忙呢?!?br />
    “事情,是这样子?!痹蒲锍烈髁艘幌?,道:“有军方的一个将领,曾经自称镇北将军;其人身材魁梧,虽然蒙面行事,但,从蒙面巾下曾经露出来,他的腮下,一把虬髯的一角?!?br />
    “而且,有些灰白?!?br />
    “体型健硕,高有八尺,应该在两百斤左右?!?br />
    “他的官职,应该是偏将之上,都统制一级,甚至更高,最起码,从他的言行举止之中,看得出来那种大权独握的气势?!?br />
    云扬说道:“但是,现在军中符合这等条件的将领,足足有几十个人?!?br />
    “而我现在要从这十几个人之中,找出这个人?!痹蒲锴嵘溃骸岸庑┤酥?,有七八个人,经常到青云坊来?!?br />
    “所以,需要月姐帮这个忙?!?br />
    云醉月认认真真的听着,道:“这个人?……”

    云扬低沉道:“九位老大出事,这件事,乃是有军政双方,皇族贵胄,世家士族,包括江湖势力……几乎是拢括了天下间超过三分之一的超级势力联手而做?!?br />
    “而现在,我们要找出这些人?!?br />
    “我们不求富贵荣华,也不求公侯万代,更不求万古流芳,但,这一份公道,却必须要讨回来!”

    “敌国战场将领等等……我们都可以放过;因为本就为敌,他们怎么做,都说不上卑鄙;都是应该的。但是,国内的这些内奸,江湖的这帮为虎作伥的家伙,我们打算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找到一个,就清理一个!”

    云扬目光清冷,坚决。

    “你们打算怎么清理?”云醉月问道。

    “九族尽诛!”

    云扬一字字道:“所有帮凶,一概干掉!所有人员,一概株连!这一次,为了要这份公道,为了复仇……我们愿意做这等残酷的事情。哪怕将来要下地狱……这件事情,也是非做不可!”

    “好!”

    “你们有这样的决心,是我最觉得爽快的一件事!”云醉月两眼放光,赞叹一声,道:“我全力相助!不管做什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