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者浑身巨颤,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双瞳一下睁大,明澈如湖的眼眸中,瞬间泛起无数浪潮。

    紫炎从时空巨灵首领的脚下,蔓延而上,要将其完全吞噬。

    那在平原上响彻的悲愤古音,突然变得更为激昂,如同火山轰鸣,要爆发最后的力量。

    无数时空规则,从一具具时空巨灵的尸骸中显化而出,化成灿金色的符文,如同无数萤火虫般凌空飞起,飞入那首领的手印之内。

    火海上的轮之领域,突然间飞速收缩,无数星辰幻影闪灭,与那无数时空规则聚合在一起。

    很快,那时空巨灵首领的掌心内,便出现一个模糊印记,像日晷一般,有无数时间齿轮在其内绞合。

    只不过印记虚实不定,规则符文聚合又散。

    饶是如此,那印诀仍然散发出穿透时空的光芒,仿佛贯穿古今。

    苍凌吾失声叫道:“时空道印!”

    地者更是心神巨颤,双眼中竟有湿润之色,喃喃自语道:“千城珏……”

    失神之下,手中诀印维持不稳,被苍凌吾的印诀压得即将崩碎。

    但苍凌吾并未欣喜,反而满脸焦急。

    但那时空道印在聚合之间,似乎相差一线,无法凝聚成形。

    苍凌吾盯着道印看了一阵,突然笑道:“哈哈,终究只是遗留在大阵内的一缕陷阱,就算借助紫炎虚空和亿万时空巨灵残留在体内的时空伟力,依然无法结出时空道印啊。毕竟这日月星轮,只是残碎的器魂罢了。这股力量我有些熟悉啊,便是当年和杨云镜争夺人皇的那位小子吗?”

    地者焦急之下,心神震荡,无法平静下来。

    手中力量终于不支,开始缤纷瓦解。

    “啧啧,有趣的一幕呢?!?br />
    突然,万里紫火之上,不知何处,矗立着一道身影,五官清隽而秀美,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长袍上的金丝云纹,勾勒出浅浅的“玄”字。

    众人心中一震。

    在这时空领域内,除了界王还能稍微运动外,其他人的力量全都被压制了。

    即便是界王,亦是很难大范围活动。

    而此刻那紫火上空的身影,负手而立,仿佛来去自如,完全不受这规则桎梏。

    玄天机抬起手来,五指缓缓张开,里面射-出金银双色光芒,在空中彼此缠绕,并于身前显化开。

    以他的手掌为中心,一道道位面投影刹那间浮现,如同无数壁垒般将他围在中间,形成一个星域般的结界,整个人如置宇宙中央,主宰天地。

    苍凌吾惊道:“天地双榜!”

    地者亦是骇然,不知道玄天机此刻出现是为了什么,而展现出天地双榜,又是何意。

    玄天机的目光有些深邃邈远,丹唇皓齿开合之间,轻吐出两个字:“星陨?!?br />
    天地双榜上,刹那间爆出金银双色的光辉,如两道真龙升空而起,冲上万里长夜,若烟花一般,渐去渐远,直至消失在夜的尽头。

    随后,一道巨大的震颤声炸响天地,放佛天穹爆碎,世界陷入末日般,震得所有人都是耳鸣脑晕,完全失去了五感六识。

    但在濛濛之中,却见那浩瀚无边的人皇星,突然就偏离了自己的星轨,曳出绚丽而震撼的尾光,化作流星直坠而下!

    “什么?真、真的坠下了星辰?!”

    火海之中,所有武者无不是心神震骇,远比刚才那声巨响带来的震撼还要大的多。

    在武道的亿万岁月里,不少修者会借助星辰之力,来参悟大道,或者融入神通之中。

    但这种真的斩下星辰之法,却是亘古以来,闻所未闻。

    若非亲眼所见,根本不可能相信。

    “而且还是人皇星!”

    “他竟然斩下了人皇星……”

    所有武修,特别是洞真、巫昀等人族顶层之人,更是目瞪口呆,如同石化了一般,脑子里完全空白,无法思考。

    那星辰浩瀚宏伟,坠落下来,所有人仿佛面临末日,心中生出一种大道恢弘,自身渺小之感。

    苍凌吾突然惊叫道:“星之碎片!”

    地者、精灵王、巫昀等强者,相继看到那人皇星的巨大光辉中,隐约有一块银色铁片,呈现六芒星的形状,其上有着大道符文,周天星轨,飞速坠下。

    在时空巨灵首领的诀印上空,火云印记闪动飘忽。

    一道金灿的目光,同样震惊的望着那飞坠而来的人皇星。

    这目光的主人正是杨青玄。

    他的身躯在天下有敌的突变下,直接崩碎成了紫炎之海,但并没有不适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的力量突然变得如火海般恢弘,将身躯融入其中。

    而此刻在火眼金睛下,分明的看着那人皇星,正是坠向自己的方向。

    那煌煌神辉,与时空巨灵掌印中的时空道印,似乎有某种联系。

    杨青玄心有所感,心中惊道:“日月星轮?!?br />
    那道印中的齿轮绞合,突然一下变得缓慢。

    而轮之领域,却幅散出光辉,迎向那坠下的神辉中,那银色铁片。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银色的铁片,坠落在时空道印之上,直接插入进去,如同楔子般契合,完全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整个时空道印都是光芒大涨,终于凝实,那亘古般的威严散发出来,整个天地时空都是一顿,仿佛过去与往后的时空中,出现了断层。

    “不好!”

    苍凌吾惊喝一声,满脸焦急之色。

    地者眼中也露出焦虑。

    那时空道印形成的刹那,就直接将他们两人锁定。

    紫火顺着时空巨灵的身躯蔓延而上,将其完全吞噬。

    但那掐诀的一掌,依然毫无阻碍的推了下来。

    无数空间轴线,时间齿轮,杂乱的混合在一起。仿佛整个世界的规则、甚至物质,都发生了变化。

    进入到一个无序的时空之中。

    身处其内的武者,无不是惊悚万状,心神震撼到了极点,呼吸和心跳,都在一刹那间停滞。

    在这可怕的伟力下,他们那些微弱的力量,就如天道之下的蝼蚁,只能沉浮在命运的苦海中,任其飘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