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嘉铭自然是认识唐全的,更知道这家伙一直是自己堂哥许嘉华的跟班,看见唐全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见了堂哥许嘉华,之所以一点就着,也是想要给他把许嘉华释放一个信号,拿你养的狗来恶心我,过分了。

    唐全今年二十五岁,在燕京开了一家影视文化公司,公司签了一堆小明星和模特,经常参与一些影视剧制作发行以及文体活动,平时就喜欢在娱乐圈和二代圈里厮混,靠着把手里的签约女艺人输送进二代圈,才在这个圈子里混得了一席之地,这几年得到许嘉华的赏识,于是就成了他的一个跟班。

    许嘉华和许嘉铭的矛盾由来已久,两人的父辈就几十年不和,许嘉华的奶奶是老爷子的原配,去世之后老爷子才娶了许嘉铭的奶奶,同父异母的父辈从小就互相敌视,到了第三代,这种矛盾就更甚了。

    唐全自然知道自己老板的喜好与厌恶,一见许嘉铭在这里,根本不等许嘉华开口,自己先破口大骂起来。

    许嘉铭这一还击,更刺激了唐全的气焰,他一摆手,招呼了两个同伴,唑着牙花子、一脸装逼的走了过来。

    许嘉铭自然也不认怂,自己迎着三人就走了过去,许嘉辉也立刻起身,跟在自己哥哥身边,陈泽一见这架势,不禁有些头疼,也跟着走了过去。

    苏映雪问李牧:“他们还不是要打架吧?”

    李牧无所谓的说道:“打就打呗?!?br />
    苏映雪急忙说道:“你可千万别冲动??!”

    李牧笑着站起身来,笑道:“怎么说都是一起来的,这种情况打不打得起来都得去站站架势啊,你坐着别动,我过去看看?!?br />
    苏映雪本想拦着李牧,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拦他没用,急忙嘱咐一句:“别冲动?!?br />
    李牧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放心吧,心里有数?!?br />
    李牧快步走到跟前,许嘉铭和那个唐全已经面对面的快要掐起来了。

    许嘉铭不甘心自己堂哥放狗,想先把狗打了再说。毕竟大家都姓许,我打了你的狗,在家里人眼里不算什么大事,你也不敢直接跟我动手。

    唐全心里也有一把算盘。主动挑衅是为了讨好许嘉华,让许嘉华看到,对付厌烦的人,不用他自己出手,自己就能帮他把这件事办了。所以他也憋着一股劲,真打了许嘉铭又如何?反正有许嘉华撑腰。

    陈泽在中间还想劝架,但两人剑拔弩张的,似乎都不听他说话。

    唐全看了挡在两人中间的陈泽一眼,带着几分客气又夹杂着几分强势的说:“泽哥,这是我跟许嘉铭之间的事儿,您要是眼里还有我唐全这个朋友,这件事就别插手?!?br />
    陈泽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跟你不熟,另外,刚才是你先动的口吧?”

    唐全脸上满是酱色。

    陈泽帮许嘉铭还不忘打自己的脸。这是要直接插手了?

    唐全本以为陈泽多少会给自己点面子,没想到一点都不给。

    脸色不太好看,唐全的语气也更横了几分,咬牙说:“这是我跟许嘉铭之间的事,泽哥你最好别插手,免得大家到时候不好看?!?br />
    陈泽冷笑着说:“唐全,两个事,首先,你还够不着跟我说话;其次,你当我的面找我朋友麻烦。就是找我麻烦,这事我记着了?!?br />
    陈泽这话一出,唐全的神情间闪过一丝惊慌。

    陈泽在燕京的实力要比他强出很多,他虽然背后有许嘉华撑腰。但许嘉华也不见得会因为他去得罪陈泽,现在陈泽话里的意思,是直接跟自己结下梁子了,这下倒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与此同时,对面人群中站起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带着一股子狠劲走到跟前。含笑打量着陈泽说道:“老陈,唐全是我的人,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上来就插手,不合适吧?”

    陈泽微微一笑,反问:“嘉华,你的人上来骂你的两个弟弟,你难道不该赏他两个耳光?”

    许嘉华看着许嘉铭、许嘉辉兄弟俩,指着他们耸肩直笑:“唐全骂他们了吗?我怎么没听出来?好像只是说他俩剖该,仆街而已嘛!说错了吗?我作为哥哥,我心里是非常想偏袒他们俩的,可是他们俩确实是仆街,唐全说的一点没错,那我也没的办法??!”

    “许嘉华,你不要太过分!”许嘉铭脸色铁青,牙齿都咬的咯咯作响。

    许嘉华笑了笑,说:“嘉铭,你是不是仆街,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知道自己水平还差得远就不要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的往外跑,努力做点正经事才是真的,你要知道,你在外面吊儿郎当,丢的不只是你的脸,我的脸、还有整个许家的脸,都他妈被你丢光了!”

    说着,许嘉华伸手指着唐全的脸,对许嘉华说:“你他吗要是混得好,他又怎么敢当着这么多人骂你仆街?”

    唐全这下放心了,刚才还被陈泽给唬住了,但现在许嘉华都出来替自己撑腰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于是他便比刚才还要嚣张的冲着许嘉铭嚷嚷道:“听见了没?仆街就他妈是仆街,还他妈以为自己有多牛逼呢!算他妈什么东西,草!”

    许嘉铭和许嘉辉兄弟俩几乎气的直发抖,许嘉铭眼看着唐全那副嘴脸,实在是忍不住了,忽然一伸手,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清脆的打在了唐全脸上。

    唐全愣了,许嘉华也愣了,其他人也是一样。

    没人想到许嘉铭竟然会先动手,这下唐全彻底毛了,捂着脸招呼自己两个弟兄,一指许嘉铭:“妈的,上去给我打!”

    唐全的两个弟兄刚想动手,陈泽忽然怒喝一声:“都他妈消停点儿!”

    一嗓子喊完,唐全俩弟兄停住了身形,这种时候正是老大们盘道的时候,做小弟的要是太冲动,容易给老大捅娄子,如果盘道盘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大发话,再打不迟。

    陈泽表情阴冷、声音低沉,环视一周,目光停留在许嘉华身上,说:“嘉华,给我陈泽一个面子,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过了今天,嘉铭跟唐全的矛盾,让他俩自己去协调,咱俩谁也别插手?!?br />
    许嘉华摇摇头,说:“陈泽,别说我不给你面子,今天这件事情是他俩之间的事没错,但许嘉铭打了我的人,如果不在这给个说法,这么多朋友看着,以后我的脸往哪放?”

    陈泽皱了皱眉,问他:“那你先说个解决办法,咱们再看能不能聊的通?!?br />
    许嘉华耸肩一笑:“挨打的不是我,我没权利替他说话,唐全你自己说吧,今天这事怎么解决?!?br />
    唐全狞笑一声:“华哥,我要他给我鞠躬道歉,当众说三遍自己是仆街、有眼无珠!”

    想到许嘉铭和许嘉华有血缘关系,唐全更恶毒的要求没说得出口。

    许嘉铭怒了,冲上去就要跟唐全动手,却被唐全的两个弟兄拦了下来。

    许嘉华就喜欢看许嘉铭出丑,眼看许嘉铭怒不可遏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他心里不知道有多爽,甚至都笑出声来,放肆的笑了几声之后,许嘉华拍拍唐全的肩膀,说:“老弟,你这个要求多少有些过分啦,嘉铭是我弟弟,我怎么能眼看他这么丢脸呢?要不你换一个吧!”

    唐全知道许嘉华是在跟自己唱双簧,看他那表情,就知道许嘉华是觉得自己刚才提的要求还远不够让许嘉铭丢脸,于是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往苏映雪的位置上瞥了一眼,脑子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说道:“换个也成,嘉华哥,我看他们带的那个妞不错,只要让她陪我一晚,刚才那一巴掌就一笔勾销!”

    唐全身后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无比放肆的哄笑,唐全不知道那个漂亮女人到底是他们这群人里谁的女朋友,但他可以确定一点,那个女人肯定不是陈泽的女朋友,因为圈里人都知道,陈泽喜欢一个在海外的妞很多年了,痴心不改,只要不是陈泽的女朋友,他就无所顾忌,而且他知道,那女人来侮辱男人效果最好。

    就在他盯着许嘉铭,想看看他究竟会如何应对的时候,忽然一道光影闪过自己眼前,紧接着,左脸被一道大力猛抽过来,一个巴掌抽的他身体不由自主的一个踉跄,头晕了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

    这下连陈泽都惊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牧,没想到这小子脾气这么暴,本来两边就剑拔弩张了,他竟然说动手就动手!

    唐全的弟兄不干了,许嘉铭打唐全,如果没有陈泽拦着,他们都会上去把许嘉铭打一顿,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也敢出手打唐全,而且打的这么狠,这就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合力就要冲上来冲李牧动手,李牧躲也不躲,站在原地冷笑一声,看着许嘉华问道:“你手底下这帮人,都这么不懂规矩吗?”

    许嘉华冷眼看着李牧,问他:“你跟我说说,规矩是什么?”

    李牧指着还弯着腰、七荤八素的唐全,冷冷道:“他对我女朋友不尊重,我打他是天经地义,你们要还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就别插手,让那小子过来跟我单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