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陈泽和许嘉铭的做事套路,他们自然不可能去追问李牧,问问他到底有哪些赚钱更快的路子。

    两人都只是把这个疑问埋在心底,没人追问一句。

    陈泽心里也在暗暗提醒自己,分开之后赶紧给王胖子打电话,不管选择在哪干,总投资绝对不能超过五百万,如果超过了,也不能让李牧知道,给李牧的最终报价要控制在五百万以内,一定要确保他花不到五十万,就能够占到10%的股份,否则太贵人家不玩了,这条线以后也就不好维持了。

    许嘉铭心里则暗暗立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上李牧的车,哪怕没有座了,爬车顶、挂车低也要跟上。

    老司机李牧开的这辆车,开着开着没准就能变出一对翅膀,飞着飞着没准就能蹦出四根火箭助推器。

    各怀心思的时候,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快步朝着五人走了过来。

    中年人年纪约莫三十五六岁上下,看着颇有些像年轻时的万梓良,到了跟前就热情的跟陈泽以及许家兄弟俩打招呼,言语上也非常之客气,一直用类似赏光、蓬荜生辉之类的词。

    李牧心里感叹,这中年人能在这个地段、搞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俱乐部,财力定然也是非同一般,但是却要在这三个人面前装孙子,还真是有些丢脸,不过这也是做实业的尴尬之处,头顶上的老爷太多,人脉关系、社交来往上,都要考虑周全,还要面面俱到。

    陈泽向中年人介绍李牧,说:“这是我们的好朋友李牧,旁边这位是李牧的女朋友?!?br />
    说着,又对李牧说:“这位是嘉年华的老板,左青?!?br />
    李牧客气的跟他握了握手,心里诧异,****?谁会起这么一个政治性这么强的名字?

    左青也看出李牧的诧异。笑着说道:“我出生那会儿,老爷子正好在当初那场革命里被打成了****,所以就给我起名左青,青海的青。也是想取个谐音,让我以后被走他的老路?!?br />
    李牧这才知道,原来是青不是倾,便微微一笑,说了一句:“原来如此?!?br />
    左青来的时候就听自己的经理说起。得知陈泽和许家兄弟二人带了朋友来这里,而且又特别打电话过来安排细节,就知道他们的朋友也非同一般,问清楚是两人之后,立刻准备了两张嘉年华的会员卡过来。

    在跟李牧、苏映雪打过招呼之后,左青就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如名片夹一般大小的精美小盒子,笑道:“这是咱们嘉年华的金卡,送给二位当做初次见面的小小意思,以后持这张卡随时能来咱们嘉年华运动娱乐,包括了咱们这所有的运动项目。如果有教练需求也是可以直接免费享受的,每月有十个小时免费教练时长,除此之外,后面客房部,每月可享受一天的免费套房,一次最多还能带两个朋友一起?!?br />
    李牧不知道这种场所的金卡需要多少钱,但看这规模,估计没个十万块钱都下不来,人家毕竟是有高尔夫球场的啊。

    李牧谢了左青的好意,推辞了一下。说道:“左老板太客气了,这礼物太贵重,我不能收?!?br />
    左青急忙说道:“这有什么贵重的,都是自己家的地方。自己弟兄来了还不随便玩?”

    李牧点点头,笑道:“您说的是,不过我现在还在上学,学校在中关村,平时也没时间过来?!?br />
    左青便说:“没时间过来不要紧,卡收着。什么时候有时间就直接过来,咱们这里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偶尔过来运动运动,不但能放松心情,更能强身健体嘛?!?br />
    说着,左青还怕李牧再推脱,还刻意说:“要是自己没时间用,借给别人用也是可以的,咱们这里不对用卡人做限制?!?br />
    陈泽这个时候也出来劝说:“李牧,左老板一番心意,你跟你女朋友就收下吧,都是朋友,不用这么客气?!?br />
    李牧略一犹豫,点了点头,和苏映雪一起谢过了左青。

    左青其实就是过来送陈泽和许家兄弟一个人情,眼看送完了,也就不再留在这里耽误五人玩球,便找了个借口先告辞了。

    李牧把卡收了起来,心里想的是可以拿给李亚唯用,他跟韩潇潇都是本地人,时间各方面应该充沛一些,就算他们没时间过来,也可以把卡给家里人用,他也看得出这人情是左青送给陈泽他们的,自己既然收下了,自然不能白白闲置。

    苏映雪看着手里的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她跟李牧一起出来玩,结果李牧朋友的朋友送了件这么贵重的礼物,让她有些摸不清头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李牧就顺口说道:“你要是觉得没什么用处,就送给你姑妈和姑父,他们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玩?!?br />
    苏映雪轻轻点了点头,看来这卡是必须要收下了,于是也只能这么安排了。

    ……

    许嘉辉打了半天保龄球,一直没有发挥出自己一贯的水平。

    平时,全中是常有的事情,今晚打了半天一次没有。

    原因很简单,他老是不自觉去听李牧跟其他两人的聊天内容,内心两个矛盾的声音在呼喊,一个说:“嘿,这小子真牛比?!?,另一个说:“牛逼个蛋,装逼而已?!?br />
    这两个声音彼此时强时弱,在心里激烈交锋,直到另一个声音蹦出来,冒出一句:“这小子的女朋友真漂亮?!?br />
    许嘉辉就服了,连续洗沟三次之后,心里就更服了。

    一局打完,他对陈泽和许嘉铭说:“我不玩了,坐着歇会儿,你们玩吧?!?br />
    许嘉铭笑问道:“怎么了?今晚发挥有些异常啊?!?br />
    许嘉辉摆摆手:“没状态,不想玩了,你陪泽哥玩吧?!?br />
    眼看着许嘉辉去后面的休息座椅上坐着玩起了手机,陈泽招呼许嘉铭一起去洗手间,路上低声问许嘉铭:“嘉辉怎么了?心情好像不太好?”

    许嘉铭点点头,笑道:“追他们学校一个姑娘来着,一直没什么进展,最近状态一直有点问题?!?br />
    陈泽咂了咂嘴:“你们兄弟俩的情况还真有趣,一个为钱所困,一个为情所困?!?br />
    许嘉铭略带几分尴尬的说:“哥,我只是为赚钱所困,要是能让我自己拿几千万一个亿的贴补进公司里,我眉头都不带皱的,咱不缺钱,缺的是自己赚的钱……”

    陈泽微微一笑,说:“李牧这边急不得,另外,你不要指望着靠李牧帮你,你想让李牧在项目的事情上帮你,那你就得拿出对等甚至超出的资源跟他置换,你来我往才会有交情?!?br />
    许嘉铭点头说道:“这我都懂,只是我最近确实是有些急躁了,李牧这边,我回头多动动脑子,看看能拿哪方面的资源跟他置换?!?br />
    陈泽大有深意的说道:“有些时候生意要开门见山直接谈钱,有些时候要先付出、先交朋友?!?br />
    许嘉铭认真说道:“我懂了?!?br />
    两人从卫生间回来之后,便开始玩起了对战,许嘉铭在陈泽的提醒下调整了一下心态,此刻心里也不再那么的急躁,静下心来和陈泽打起了比赛,两人玩的倒也是不亦乐乎。

    苏映雪有些累了,李牧就先陪着她到后面坐着稍事休息,顺便看陈泽和许嘉铭两人打球。

    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的球技相当了得,比李牧强出没谱了,尤其是陈泽,出球总是带着一种匪夷所思的弧度和旋转,有时候看着好像直奔着沟就去了,结果偏偏能在关键时刻一个转向,打出一个漂亮的全中。

    许嘉铭虽然没有那么高技术含量的出球,但胜在心态稳、出球也稳,所以精准度也非常高。

    这时,嘉年华的老板左青又带着一拨人来到了保龄球馆,浩浩荡荡的队伍足够十几号人,左青把他们安排在保龄球馆最外侧的五个球道上,还专门让人暂停了旁边的三条球道,给他们隔离出一个不受影响的地带。

    李牧远远的看了一眼,只是觉得对方看起来好像很有来头的样子,不过倒是没太在意,燕京有来头的人太多了,根本看不过来。

    可是,没过多久,一个叫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哟,嘉铭、嘉辉,你们两个剖该怎么也在这儿?”

    剖该是粤语仆街的意思,互联网时代这个词成了全国性用语,不过现在应该还没有真正流行起来。

    许嘉铭和许嘉辉纷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看不要紧,许嘉铭顿时就炸了,把手里的保龄球往球道方向奋力一甩,指着那人骂道:“唐全,你他吗找死是吗?”

    李牧也沿着声音看过去,被许嘉铭称作唐全的,是一个年级跟许嘉铭差不多、穿着有些韩范儿的年轻人,那人身材纤瘦,穿着一件紫色长袖衬衣、一条黑色休闲西裤和白色尖头皮鞋,衣服都是修身版,所以看起来更显着瘦,再加上长长的刘海,看起来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陈泽眼尖,一个侧身挡在许嘉铭的面前,低声说道:“别冲动,你堂哥许嘉华在里面,唐全肯定是受他指使的?!蔽赐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