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做梦也没想到,今晚的新闻联播竟然会报道3321,并且把3321列入了主要内容。

    每天的新闻联播开始时,两位主播都要轮番介绍一下今天新闻联播的主要内容,能够被列入这个序列里的新闻,重要程度非同一般。

    因为饭店包厢没有电视机的缘故,李牧是在当天晚上通过国际频道看的重播。

    这次新闻联播一共有两分半钟的时间报道了3321这个新兴的公益平台,他们不仅搭配了最新的陕北助学画面,还剪辑了前段时间采访燕大3321兼职家教的片段,新闻联播对3321的评价是:创新、大胆、高效、公开。

    创新,是因为这种整合家教产业上下游资源并且把全部机会留给应届大学生的助学模式;

    大胆,是因为第一次有人敢于打破传统助学那种治标不治本的僵局,让贫困大学生靠自己的实力去帮助自己,最可贵的是,他们在帮助自己的同时,还能帮助其他人;

    高效,是因为3321平台眼下已经拥有近万名注册大学生,每周产生的订单总额达到数百万、每周积淀的助学基金数十万元,资金规模之大,令人难以想象,央视甚至评价说,如果3321不是立足于公益,它将会是一个年收入至少千万元级别的优质创业项目;

    公开,是因为3321所有的财务收入与支出都是全公开的,每一次助学所用的助学金、每一次受捐助的学生信息,都是有明确记录可以查证的,资金透明度几乎达到了100%。

    央视对3321大加赞赏,不过对3321的创始人李牧,却只是简单提了一嘴,用的语言是:“3321的创始人自身就是人民大学财金学院的一名大一新生?!?br />
    除此之外,甚至连姓名都没提。

    李牧也无所谓,他了解央视的套路,如果已经把这则新闻铺开到这种程度。那么他们一定会继续跟进,后续报道或者专访,应该是跑不了的,李牧不敢奢望亲自上新闻联播或者焦点访谈。但想来至少也会在东方时空露个脸吧?他也没别的要求,露个脸就行了,一旦在央视以正面形象露了脸,那自己日后很多事情都好做多了。

    果然,在第二天上午。李牧就被院长叫到了办公室,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组给人大发了公函,希望能够针对3321,对李牧以及人大做一次较为深入的采访。

    焦点访谈!

    李牧还没激动,校领导们就先激动了。

    以人大的量级,焦点访谈这种节目也不是没有上过,但是,这一次非同一般,以往上焦点访谈,都是一些学术方面、招生方面的事情。很难有什么突出的重点,又不像清华那种老牌顶尖理工大学,经常有重大的科学研究成果问世,所以人大一直在媒体面前不温不火,这次不一样了,这次是人大校园里孵化出的一个庞大的公益项目,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足以在素质教育方面,秒杀全国所有的学校。

    没有哪个学校能孵化出3321这种变态级的100%正能量项目了,其他学校能做的无非就是号召同学给同学捐款?;蛘哐8杩?,跟3321这种庞然大物比起来,简直都要low爆了。

    也没有哪个学校能够教育出李牧这种妖孽一般的学生了,当然这是人大校领导的自以为。实际情况则是,再没哪个学校的校园里,能有一个像李牧这样,重生回来、开满外挂的超级大BUG。

    央视的采访时间初步定在周五,校领导找李牧来的意思,也是让他积极配合。甚至都没问他周五是否有时间,或者是否有心情接受采访。

    李牧自然也不可能拒绝,央视相当于给自己送来一件古时候的黄马褂,虽然自己也没准备扯着3321的大旗作奸犯科,但有了它,以后办事可就方便多了。

    与校领导讨论了半天,李牧与学校大概制定了一个统一的方案。

    首先,央视的采访,李牧不能吃独食,一定程度上,他要向记者表明,人大虽然没有直接参与3321,但给了自己以及3321很多的支持;

    其次,校领导还要求一定要带记者参观人大三间房,最好是在人大三间房接受采访;

    最后,采访全程校领导陪同。

    李牧都答应了,该送人情的时候自然要多送,最大的好处就是人大以后会给予自己更多的支持和便利,和学校打好关系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周五这天上午,央视焦点访谈节目组的记者来到了人民大学校园,李牧在三间房和他们见了面,同时等在三间房的,还有董艾那帮几乎等同于全职的员工,还有606寝的几个哥们。

    上电视么,当然是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李牧也不想十几分钟的节目都让自己霸屏,自己象征性的出镜一两分钟,央视再给个字幕头衔:3321创始人——李牧,这就够了。

    镜头前的李牧谦逊而又自信,谈吐举止也非常得当,看不出有任何的紧张,这种表现,让央视的记者都对他刮目相看,最重要的是,当记者问起3321的创建动机、平台设计、功能开发以及后续推广这一系列的问题时,李牧对答如流,强大的互联网逻辑掺杂着未来O2O的概念,把见多识广的记者都给震住了。

    李牧说:“3321对我来说,是一种线上对线下的联系与贯通,让我可以把在线下的服务,搬到线上来销售,不过眼下我们还要完善一个支付问题,如果能把支付也放在线上完成的话,3321的用户就更加方便了?!?br />
    李牧这是在抛出诱饵,让记者好奇自己的线上支付规划,然后自己顺势提出一个模糊的支付雏形。

    果然,记者询问李牧:“为什么要把支付放在线上完成呢?”

    李牧笑着说:“给我们的用户提供足够的方便吧,让他们在家里竞拍学生的课时、在家里完成付款,足不出户,只需要等待学生上门就可以了?!?br />
    记者点了点头:“这样一来,确实会方便很多,不过,眼下3321距离这一步,还差哪些方面的条件呢?”

    李牧微微一笑,说:“其实只需要银行给予一定的协助,我们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br />
    话说到此,李牧再也没有深入去聊自己的支付宝蓝图,点到这一步就可以了,以后自己去找银行的时候,银行一定会积极配合,因为自己身上扛着公益的大旗,又有顶级媒体的关注,如果他们不配合,那很可能会被舆论的口水淹死。

    随后,李牧向记者介绍了董艾,以及自己寝室的那帮弟兄,又介绍了人大慷慨批给自己的3321,而且,李牧非常恪守契约精神,指着三间房里一个个大气的工位、一台台崭新的电脑,说:“我们的项目也得到了一些具备社会责任感的公司提供的鼎力相助,比如我们这里所有的电脑、工位以及办公设备,全部都是百度提供……”

    总之,是把人情都送到了。

    校领导那里也是送得非常圆满,李牧没接受太多采访,随后就把很多记者的问题推给了校领导,同时也一直在说,学校给了自己很大的支持。

    整整一天,央视的记者满意的离开了,校领导也开开心心的回家过周末了,李牧绷了一天也终于能松口气,在央视记者面前虽然表现的很自然,但自己心里一直绷着一根神经,提醒自己一定不要说错话或者表错意,否则一旦给其他人误解的机会,以后都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还好,李牧对自己今天的表现比较满意,能打90分。

    正琢磨着周末该怎么过,张克轩给李牧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别安排其他事情了,我带你参加一个聚会?!?br />
    李牧诧异的问:“什么聚会?你在燕京有朋友?”

    “有?!闭趴诵担骸拔乙郧耙桓龇⑿?,早几年跟他家人来燕京了,在燕京混的风生水起,今天他一个朋友过生日,他说他朋友很喜欢简单计划,非要我去捧捧场,我本来不想去的,但一想你就在燕京,不如带你一起过去认识认识,以后你在燕京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人照应?!?br />
    李牧好奇地问:“你跟他关系怎么样?”

    张克轩笑道:“怎么说呢,早几年人家瞧不上我,现在我们搞乐队弄出点名堂来了,他倒是开始主动跟我联系了,这个人实力还是很强的,比我们几个都要强得多?!?br />
    李牧又问:“天明他们几个去吗?”

    “不去?!闭趴诵担骸八敲皇苎?,我也不好带他们一起?!?br />
    李牧说:“我也没受邀请??!”

    张克轩微微一笑,说:“我跟那哥们说有个朋友在燕京,又说了你是3321的创始人,所以他就邀请你了?!?br />
    李牧暗暗咋舌,不过心里稍稍衡量了一下,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毕竟,自己在燕京没什么根基,如果能结实一些有实力的人,也能拓宽以后的路。

    现在的李牧也不是之前那个只是靠倒腾外挂赚了点小钱的年轻人,他现在明着的有3321,背着的有牧野科技,多少算是有些资本了,自己有了一定的资本再与那些有实力的人结交,也能挺得起胸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