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不厚道了?”

    李牧搞不懂,前脚刚跟赵子秋分开,后脚赵子秋就说自己不厚道,这是几个意思,干脆把车往路边一停,好奇的询问起来。

    赵子秋回复:“哪里不厚道你自己想?!?br />
    李牧回:“想不起来?!?br />
    “买车了为什么不打招呼?”

    “你看见了?”

    “嗯?!?br />
    “你怎么知道是我买的?”

    “直觉?!?br />
    李牧微微一笑,回复:“确实是我买的,也不是什么好车,就没声张?!?br />
    赵子秋说:“你放心,我不会大嘴巴到处说的,不过以后我要是需要用车,找你你可不许推脱!”

    李牧回复:“那是,你想用车一句话,去日本都没问题?!?br />
    “说的好像真能开过去似的,不跟你说了,你路上开车注意点?!?br />
    606寝室的人都走了,李牧也就没回寝室,在裕城花园住了一个晚上。

    ……

    李牧终究还是在苏映雪面前食言了,周六的银杏大道之约,因为王雅楠妈妈转院的事情而耽搁了,不过苏映雪得知实情之后也没有怪李牧,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别人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两人却跑去看银杏黄叶,确实不是太好。

    原本两人在短信里说改天再看情况,可一到周一,李牧就有些按耐不住了,因为他在网上查了一下,据说这周是看银杏大道的最后机会,错过了这周,估计就要等明年了。

    周一上午,李牧刻意问了苏映雪下午的课程安排,当听说她下午只有一节公共课的时候,李牧就有了主意,公共课而已,不点名、不考勤,翘了就是。至于他自己,院长早就有了给院内教职工的内部口头通知,李牧以后的上课考勤、寝室查寝以及期末考全开绿灯,只要他的3321还在人大。他就是人大的大熊猫,一切都可以惯着他。

    李牧上午就没上课,而是跑去中关村买了一台单反数码相机,上辈子李牧工作的时候为了泡妹子买过一台尼康D90,跟别人囫囵学了点单反摄影技术。虽然上不了专业台面,但比普通人用傻瓜相机拍照要强出不少,而且这年头专业摄影师拍的东西也都很恶俗,尤其是小姑娘在影楼里拍的那种拙劣写真,********和潮流把握上,比后世自拍时代差了好几条街。

    买了完相机,又怕苏映雪这个学霸姑娘不愿意翘课,李牧刻意打电话约她中午在校外吃饭,把车在饭店门口停好,自己坐在饭店里面等苏映雪。

    苏映雪来的时候还有些奇怪的问李牧:“大中午干嘛要跑出来吃饭?在学校吃不就行了?!?br />
    李牧说:“学校里面的东西吃腻了?!?br />
    苏映雪点点头。关切地问:“那个女孩的妈妈怎么样了?”

    李牧说:“都安排好了,人现在没生命危险,但身体比较虚弱?!?br />
    苏映雪问:“一周需要透析几次?”

    李牧想了想,说:“据说医生的安排是每周三次?!?br />
    苏映雪惊讶的说:“那已经很严重了吧?”

    李牧点点头。

    苏映雪又说:“不过你那个同寝倒是挺靠谱的,那个姑娘和她妈妈心里肯定很欣慰?!?br />
    李牧笑着说:“别说人家了,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

    苏映雪理所当然的说:“上课啊,还能有什么安排?!?br />
    李牧说:“我看了你们的课表,下午只有一堂公共课?”

    “是?!彼沼逞┑愕阃罚骸跋挛缂苹ネ际楣葑换岫??!?br />
    李牧便说:“苏学霸今天下午就别去上课了,听我安排吧?!?br />
    苏映雪好奇的问:“你要安排什么???”

    李牧眨眨眼,说:“跟我走就是了?!?br />
    出了饭店。李牧带着苏映雪来到自己那辆GL8旁,苏映雪似乎有种直觉,没等李牧掏出车钥匙,她就惊讶的指着那辆新车说:“这车是你新买的?”

    李牧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苏映雪笑道:“我坐过你开的这款车?;故窃诤V莸氖焙?,所以一看到这辆车,就有了一种直觉?!?br />
    李牧点点头,掏出车钥匙解锁,笑道:“上车,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br />
    苏映雪出奇的没有追问。微微笑着点了点头,坐上了李牧的副驾。

    李牧对燕京的道路非常熟络,汽车一发动,就几乎没绕半点弯路,直奔着国宾馆所在的位置而去,著名的银杏大道就在国宾馆附近,这是燕京最出名的观赏银杏的景点。

    把车在银杏大道的入口外停车场停稳,李牧一边从后排座拿出新买的相机,一边对苏映雪说:“下车吧,到地方了?!?br />
    苏映雪虽然还没来过银杏大道,但之前在网上查过地址,一路开来,她心里已经猜到李牧是要补偿周六的失约,心里美滋滋的,微微点头,推门下车。

    01年底的燕京还很少雾霾,阳光明媚,天气有些寒冷干燥,却正是银杏落叶的最佳季节,再等上一个礼拜,西北冷空气一来,基本上就把金黄的银杏叶全吹没了。

    两人并肩走过胡同口的一个转角,眼前的景色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刹那间眼前被一片金黄色所笼罩,面前那条笔直的道路两侧,满是布满金黄叶子的银杏树,地面上也落了满满一层,灿烂的阳光铺洒在这些黄金般的树叶上,让眼前的金黄色铺上了一层七彩的光晕。

    苏映雪的少女心在这一刻彻底化开,她欣喜的尖叫一声,随即便迫不及待的迎着那金黄的道路奔跑,李牧举起相机跟在身后,对着苏映雪的背影一阵抓拍。

    美女、美景再加上湛蓝色的天空做背景,搭配着完美的阳光衬托,每一次按动快门,对李牧来说,都相当于收获了一副摄人心魄的佳作。

    苏映雪小跑至银杏树下,阳光透过树叶将斑驳的光线铺洒在她的身上,更让李牧感受到了一种人景合一的境界,苏映雪的肤色甚至都在这种金色的光晕下,绽放出了非同一般的光彩,她的五官、她的笑容,一切都让眼前的人与景更加和谐,精致的无可挑剔。

    李牧的眼睛几乎不舍得离开取景器,在取景器中,他按照后世比较流行的构图去拍摄苏映雪,比直接用双眼看,更能感觉到其中非同一般的意境。

    苏映雪见李牧一直抱着相机跟在身边拍来拍去,不由笑问道:“你是来看风景的还是来拍照的?!?br />
    李牧笑道:“拍照也是看风景,而且是让风景在自己的手中定格,比单纯的看,更有成就感?!?br />
    苏映雪顽皮的皱了皱鼻子,威胁道:“你要是把我拍成丑八怪,我以后就再也不跟你一起出来了?!?br />
    李牧拍着胸脯说:“你放心,我是用十二分的心在拍照,要相信我的技术和感觉?!?br />
    苏映雪点点头,说:“我信?!?br />
    李牧说:“给我摆几个POSE吧,得按我的要求来?!?br />
    苏映雪毫不犹豫的说:“好,你说吧,我听你的?!?br />
    一段并不算长的银杏大道,因为有苏映雪在,让李牧感觉,几乎每一处都是美景。

    两人在这里待了两个多小时,李牧过足了摄影的瘾头,上辈子也没事业余玩玩摄影,但从来没有过这么完美的模特让自己拍摄。

    苏映雪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口气拍了这么多的照片,上次拍照,还是跟几个好闺蜜拍大头贴,那次,自己一口气拍了几十张。

    两人玩累了,李牧也把相机的内存都拍满了,于是便驱车返回了人民大学,车上,苏映雪一直想看看照片,李牧没同意,照片都是原片,自己怎么说也是跟别人学过几天业余摄影的,知道后期对片子的影响有多大,便想着等自己把片子选出来、做好后期,找冲洗店冲洗出来之后,再给苏映雪看成果。

    一想到刚才取景器里看到的那一幕幕惊艳到自己的画面,李牧心里就更加期待起真正出片的效果。

    苏映雪只要求了一次,李牧拒绝了,她也就没再追问,听到李牧说让自己等着看成片,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多了几分期待,她曾经看过一本国外的小说,小说的作者说,如果你想看看一个男人有多喜欢你,或者有多懂你,就让他为你拍几张照片吧,如果他把你拍的比你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完美,那他应该就是在用心爱你的。

    把苏映雪送到学校门口,她非要去图书馆看会儿书,李牧心念着照片,就回了裕城花园。

    到了裕城花园之后,他接到了胡正道的电话,今天上午胡正道、董艾带领的团队在陕北胡正道的老家完成了二十五万元的助学金发放,据他在电话说,因为上次西兰县教委的事件,3321得到了全国媒体的关注,这次到场的媒体有三十多家,其中就包括了李牧一直朝思暮想的华夏央视。

    另外,胡正道还说,正因为上次西兰县较为事件已经全国知名,再加上这次又有这么多媒体助阵,陕北的这次助学公益项目进行的格外顺利,不但地方政府和学校全力配合,甚至还有了一个意外的惊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