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最后一节课后,李牧没有和其他人一起享受周末,而是一个人去了裕城花园,今晚他需要把支付宝的核心需求及框架写出来,然后去跟孔令宇面谈,把自己对支付宝的需求当面告诉他,确定他都懂了之后,再让他开始安排团队开发。

    李牧虽然一直没去牧野科技,但眼下也能猜得出他们的工作状态,现在技术开发团队应该还比较清闲,有足够的精力来开发支付宝。

    易听网、贴吧以及3321这三个网站都在稳定运营状态,开发工作已经完成,眼下只需要日常的维护即可,暂时还没有新的开发任务。

    易听网一直稳居国内流量最高的音乐试听网站宝座,贴吧在百度的引流下,流量不断狂增,注册用户已经把现在的腾讯秒杀掉了,毕竟现在的腾讯qq用户还没到三百万,尚且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贴吧的用户还在急速上升阶段,所以李牧暂时也没有要求他们立刻开发新功能,贴吧眼下的核心服务就是贴吧本身,李牧必须先让用户对贴吧最基础的功能产生足够的粘度,在那之后,再基于贴吧的基础上,开发其他功能和产品。

    至于3321,眼下才刚要开始第二轮的竞拍,没什么开发需求,再说,就算有需求,以后也都是百度来负责了。

    李牧这次没像上周五那样从八点开始就盯着3321的竞拍情况,埋头写支付宝的框架,一写就写了三个多小时。

    李牧这是要把支付宝的成熟版直接拿出来了。

    干it的人耐心和专注都要比一般人强一些,李牧写代码或者写需求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几乎是一转眼就差不多九点多了,这时候,李牧的手机忽然响了,才把他从刚才的专注中唤醒。

    是孙坚,他在电话里急匆匆的说:“李牧。学校出大事了?!?br />
    李牧皱眉问他:“出什么大事了?”

    “那个武帅,刚刚在寝室被警察抓走了?!?br />
    李牧一听说是武帅,刚才那根有些绷着的神经顿时松了下来,不过。武帅被警察抓走,这是几个意思?

    孙坚接着才又跟李牧说,武帅今晚在校外一家饭店门口,拿刀把孙坦捅了。

    原来,今天下午的时候。武帅之前的班导带着宿管和保安到他们寝室,见武帅还没有收拾东西走人,便想把他劝走,但武帅却躺在自己的床上不为所动,班导也不想闹得太僵,就跟武帅说你别等了,我给你爸妈打过电话了,他们不愿意来接你回去。

    武帅的情绪顿时就崩了,原本班导带着宿管和保安过来,其实就是摆出了一个你不听劝那我就赶你走的架势。这让他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他死撑着也不是真的想赖在学校,而是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从这间寝室出去,没勇气走出人大的校门。

    一听到班导说爸妈不愿意来燕京接自己回去,他心里最脆弱的那个点又被狠狠的捅了一刀,自从爸妈知道自己被开除之后,只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老爸暴跳如雷的说我没你这个丢人现眼的儿子,妈妈则在一旁哭个不停,一句话也没说。

    现在。爸妈不来燕京的消息,甚至都需要让班导来传达了。

    我以前可是你们的骄傲啊,现在我在外面受了莫大的委屈,你们为什么不想想我现在的处境?为什么不先问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你们的独生儿子啊。即便我让你们丢脸,可你们也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问啊……

    武帅默默流了半晌眼泪,忽然爬起来,对班导说:“胡老师,我今天还没找到去处,东西也还没收拾。不过您放心,只要您再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明天早晨您再来,我肯定不在学校了?!?br />
    班导是来执行校方命令的,但他也知道武帅是替孙坦背了黑锅、被别人牺牲了前程,心底也有几分不忍,略一犹豫便答应了武帅的请求。

    一个晚上而已,凡事不能做得太绝,给别人留一个喘息的余地。

    但是他没想到,一个晚上还没过,就出大事了。

    班导和宿管、保安走后,武帅从寝室拿了一把水果刀,急匆匆就出了门,几番打听,最后在校外的一个饭店找到了正在里面跟几个学生会成员一起吃饭的孙坦。

    隔着饭店的玻璃橱窗,武帅愤怒的发现,原来跟孙坦一起吃饭的,竟然是那几个和自己一起替孙坦背黑锅的助学帮成员,只是,他没想到,这些人非但一点都不恨孙坦,反而在饭桌上轮流殷勤的给他点烟敬酒。

    一种完全被孤立出卖的感觉,打消了武帅心里最后那一丁点犹豫。

    武帅在门口蹲了一个小时,直到孙坦他们醉醺醺的从饭店里出来。

    武帅看着孙坦在几人的簇拥下越走越近,立刻迎了上去,挡在了孙坦的面前。

    “那个,是你啊武帅,你怎么在这?”几个跟武帅一起受了处分但没有被开除的助学帮成员,见到武帅时,都有些惊讶,也有些惭愧。

    武帅没搭理他们,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孙坦,质问道:“孙坦,我给你卖命两年多,你他吗转眼就为了自保把我卖了,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武帅的质问,在孙坦看来,像极了那些被自己玩过又甩了的幽怨少女。

    他虽然勉强逃过一劫,但他的心情也极其不爽,终究还是记了大过,连自己的堂大伯都没能把自己真正保全,原本家里早就给他铺好了路,一毕业就直接参加国考,进国家部委,现在,眼看就快毕业了,被记了大过,审查肯定是过不去的,家里人只能要求他在人大再上两年研究生,孙永可以帮他搞定导师名额,再在人大待两年,这两年时间里,再找机会把档案抹平。

    所以,此时此刻看见武帅这个“叛徒”,孙坦心里也憋着一团火。

    “我艹你妈武帅,你他吗还敢来质问我?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干的那点龌龊事情,在一勺池边注册小号给你自己洗白、把他妈责任全推到我身上,你以为我不知道?”

    武帅心里咯噔一下,惊讶的同时,也瞬间明悟,原来自己那点小动作,他早就知道了。

    这时候,喝了点酒的孙坦一脸嘲讽的说道:“实话说吧武帅,这两年没有我在学校捧你,你就是个外地来的小瘪三,这两年我带着你赚了多少钱、让你在学校出了多少名、搞了多少女人,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就算是你没出卖我,助学帮这个黑锅你也该义不容辞的背了,这他妈叫知恩图报!”

    孙坦说着,心里的无名之火腾地点了起来,翻腾了一口浓痰,一甩头便吐在了武帅的裤子上,怒骂道:“也不他妈撒泡尿照照,没有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武帅出离愤怒了,他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没有你,我起码还是个大学生!”

    说着,武帅忽然从袖口里伸出水果刀来,带着几分狰狞的冲着孙坦的腹部便猛刺了一刀,紧接着,他把刀拔出来,又狠狠的补了一刀。

    孙坦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去,身边几个人也是看傻了眼,武帅手持带血尖刀的样子让他们心底感觉到无比的惊恐,这时候纷纷本能的后退,生怕武帅把自己也捅了。

    武帅眼看着孙坦倒在地上,眼看着他双手捂着肚子一脸痛苦、但鲜血却还是从他的指缝中滔滔往外流着,心里没有一点惊慌,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全世界都遗弃自己,自己就要迸发出最后的力量,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垂死反抗!

    武帅默然的看着满脸恐怖与痛苦的孙坦,猛然一甩右手,带血的水果刀便飞了出去,飞进了旁边的小树林,随后武帅掏出电话来,给他的爸爸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他的爸爸一开口便是怒气冲冲的骂道:“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没你这个混账儿子!”

    武帅苦笑一声:“嗯,我知道,打电话来就是跟你说一声,我给自己找了个不错的去处,你跟妈放心好了,只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br />
    话一说完,武帅就挂了电话。

    随后,武帅打了个120,说有人被捅伤了,又报上了地址,然后又给110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捅人了,让警察到人大抓自己,同时还报上了自己的寝室楼和门牌号。

    做完这些,武帅把手机在地上摔了,转身便疯了似的往人大跑,他不想在这里被警察抓走,他想在人大、在自己的寝室、在自己的床上被警察带走,这是他对人大做出的最后反抗。

    孙坚恰好亲眼看着武帅被带上警车,又听说了事情发生的始末,于是才给李牧打了这个电话。

    李牧听完就问了一句:“人没死吧?”

    虽然在李牧眼里,武帅和孙坚是狗咬狗,但他也不希望这点事情就闹出人命,人命大过天,何况这两人的所作所为,还远远达不到死人的标准。

    孙坚说:“我不太清楚啊,反正是被送去急救了,具体什么情况,估计要等明天了?!?br />
    李牧就问:“哪个医院???”

    “海淀医院?!蔽赐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