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迪隐晦的向李牧说出学校诉求的时候,孙永一直没有说话,他对李牧的心态有些复杂,也想弄清楚这个年轻人在做人做事的方面到底有几斤几两,3321这个项目玩得太大、影响太大,如果操作不好,是会惹火烧身的。

    周晓迪没有孙永那么多的心思,他只是感觉有些焦灼,昨晚燕京电视台的报道只是先头兵,这事情一曝出来,后续不知道会有多少媒体采访,他们会采访李牧,就一定会采访学校,在这件事情上,学校需要和3321扯上些关系,否则真是要被众多媒体轮番打脸了。

    但是,李牧摆出一副对3321严防死守的架势,让周晓迪感觉有些无从下手。

    周晓迪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孙永,心说你是玩这些的高手,这小子你来对付吧。

    孙永装作没看见,端着茶杯神定气闲的抿了一口。

    周晓迪脑门冒汗,又看回李牧,带着几分尴尬的笑问:“李牧同学,关于3321后续的发展,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学校帮忙的?“

    李牧略一迟疑,心底暗忖,3321眼下只是一个以自己名义注册的网站,只要自己不把3321公司化,其他人很难有机会染指,不过,3321眼下已经开启了收割信仰模式,学校的追求应该更多是名义上的东西才是。

    于是,李牧试探性的问道:“周院长,学校难道准备资助3321这个项目?”

    周晓迪有些愕然,谁说要资助你了?你一礼拜赚十几万佣金,需要学校自主个蛋?学?;瓜肽隳茏手手?,搞一个专门的奖学金呢。

    不过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周晓迪现在谨记孙永的指示,先让学校跟3321挂上关系,这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周晓迪便问:“如果3321现在有什么困难,你也可以说说嘛?!?br />
    李牧不厚道的笑了笑,一摸鼻子:“好像还真没有?!?br />
    周晓迪一脸震惊的看着李牧。没想到他连自己都敢?!?br />
    孙永也有些瞠目,搞什么???

    李牧这时候微微一笑,说:“周院长,其实说起3321的后续发展。确实是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如果学咱们学校能帮忙解决一下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br />
    周晓迪急忙追问:“哪方面还有问题?”

    李牧说:“3321往后的信息处理工作会比较大,促进的订单越多,客服的需求也就越大。所以我准备给3321寻找一个固定的办公职场来容纳线上维护人员和客服,3321是从人大校园内诞生的,如果落户到校园外,说起来也不太好听,所以,希望咱们学校能给我批点场地?!?br />
    “噢,场地啊……”周晓迪想了想,说:“这倒是好办,咱们学院办公楼还有闲置的办公室,你需要多大面积?我帮你协调一下!”

    孙永当即用右手撑在额头上、挡住双眼。心说周晓迪你个办学把脑子办浑了的傻子,他给你说明任何好处了吗?是答应了让人大参与,还是答应了人大共同管理?什么好处都没给你,就让你解决办公场所,你就傻不拉几的要答应他?

    李牧此刻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3321是地域性很强的O2O项目,但是粗略估计,未来在燕京要服务的家庭也不会少于两万户,换句话说,将来至少要保证在燕京本地。解决两万个大学生的兼职就业,燕京的985、211大学加起来超过20个,光这些院校,每年大一招收的新生就超过四万人?;褂衅渌钠胀ū究圃盒?,到时候一旦业务扩展到普通院校,把普通院校学生的课时基准价格下调到10元左右,相信还是会有市场空间的。

    支撑这么庞大的订单量,不仅需要技术,还需要人力。光是客服、投诉就需要好几个人,更何况在线审核、订单电话确认这些支撑人员,眼下3321还没有热线电话,长期单纯依靠站内信是不可行的,更何况自己也没时间去看。

    如此一来,就真的得尽快构建一个职场并且把人员补充到位,将来如果有机会把3321拓展到其他城市,燕京这里就作为总部基地。

    这个规划算下来,怎么也得有个两三百平米的办公场所吧?

    周晓迪听到这个数字,略一考虑,便说:“咱们院的多媒体楼五层有三间电教室空着,每一间都有一百一二十平,闲置很长时间了,我看完全可以批给3321嘛?!?br />
    说完,周晓迪扭头看着孙永:“孙校长,你说对不对?”

    孙永轻叹一声:“你们院的闲置资源,你们院自己定就行?!?br />
    周晓迪一听这话,当即拍了拍大腿说:“那就这么定了?!?br />
    李牧瞪大眼睛,一下子就是三百多平办公地点,这手笔不小啊,虽然出去租这么大面积也要不了多少钱,但李牧也觉得,3321生于校园,若是能扎根校园,那就更好不过了,把3321放在人大内部孵化,也算是带着学校一起玩耍了,至于共同管理什么的,就别说出来搞笑了。

    周晓迪又向李牧抛来诱惑:“李牧啊,你把3321扎根在咱们人大,也算是给学校争光,学校自然也得给予足够的支持,还有什么需要学校帮忙的尽管说出来,比如你未来的办公地点是不是需要一些办公用品,包括电脑这些,这可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如果你需要的话,学??梢愿憬饩稣庑┪侍??!?br />
    李牧看周晓迪说的真诚,也有些感动的说:“谢谢你了周院长,不过眼下3321盈利的能力还是足够的,虽然我不用它给自己赚一分钱,但是拿它的利润来满足3321自身发展的需求还是天经地义的?!?br />
    周晓迪略带失望的点了点头,平时习惯了在掌握绝对主动的状态下与学生对话,没想到今天一下子沦落到绝对被动的状态,现在李牧愿意把3321的后续发展扎根在人民大学,对他来说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起码这样一来,学??梢运凳亲约号嘌死钅?,并支持了3321的发展,这样也不错。

    孙永心里有些不太舒坦,3321这么大的蛋糕,对自己的母校至于捂得这么严实吗?不过换个角度想一想,李牧为了3321甚至放弃了五百万现金的诱惑,那还是在电视报道之前,人大在这个时候还想搭他的快车,基本上希望不大。

    这时传来敲门声,孙永说了声进来,房门打开,李牧的班导再次出现。

    “孙校长、周院长,不好意思,燕京青年报和燕京晚报的记者找到班里来了,他们都想给李牧做个专访……”

    影响力经过一晚加一个早晨的放大,3321已经吸引到燕京其他媒体的注意了。

    孙永猜到李牧很快会成为燕京媒体的宠儿,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两家纸媒都是燕京本地发行量排在前茅的,竟然会同时找上门来,按这个时间推断,这两家报社的记者应该是刚上班就被安排过来了。

    周晓迪看了看孙永,又看了看李牧,问孙永道:“孙校长,您的意思是……”

    孙永反应过来,急忙说道:“这样吧,教学楼那边人多嘈杂,干脆就请记者到这里来采访吧?!?br />
    班导点了点头,也没问李牧什么意见,扭头就走了。

    李牧心说你也没问问我是不是愿意接受采访,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清楚班导很难在两个大领导面前基本没什么话语权,所以也就没发表任何意见。

    很快,李牧的班导便带着几个人来到了孙永的办公室,两个报社来了四名记者,都是一个记者搭配一个摄影师。

    李牧不太懂媒体,但孙永却是内行,传统纸媒的记者出来做采访,如果只是普通采访的话,一般就是记者一个人来,拿着录音笔或者笔记本,聊一聊,回去之后整理成文字就直接发表了,不过这两家报社都是双人配置,有一个扛着专业相机的摄影师,那不用说,肯定是带照片的图文采访。

    纸媒领域,一般有这个配置的,就算是比较重要的新闻了,看来这两家纸媒对3321都很重视。

    班导带着四人进来,赶紧就开始热情的介绍,先是介绍孙永:“几位,这是我们学校专管本科院系教学的副校长孙永?!?br />
    孙永站起身来,热情的跟进来的两个记者握手,本能的过滤掉了两个胸前背着相机的摄影师。

    两个记者一进来眼睛就盯着李牧,毕竟李牧已经在燕京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露过面,不过,对于迎上来的孙永,两人还是礼节性的跟他握了握手。

    孙永微笑着说:“欢迎两位来我们学校?!?br />
    两人也都礼貌回应,打过招呼,两人正想跟李牧说话,班导又很热情的介绍起了周晓迪:“这位是我们财金学院的周院长……”

    周晓迪一脸笑意的走到跟前,两名记者只好笑着点头,又跟周晓迪握了握手。

    等跟周晓迪客套完了,两人才终于能跟李牧对上话。

    “李牧同学你好,我是燕京晚报(燕京青年报)的记者,想给你做一个专访……”(未完待续。)

    PS:  抱歉,昨天太晚身体没抗住,三更没兑现,今天争取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