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坦知道李牧跟武帅有矛盾,但没想到,两人矛盾竟然这么深。

    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李牧开条件了,只要他开了条件,那事情就可以慢慢谈。

    他想进学生会,没问题,自己随时可以让他进,不过,他想要一个部长的职位,这就稍微有些棘手,学生会除了会长、副会长,下面就是各个分部了,有些分部实权很大,比如宣传部、文娱部、外联部这几个,宣传部很受校方重视,做这个职位可以很好的培养校方关系,文娱部负责所有文化娱乐方面的事情,包括组织协调各种演出、给各个兴趣社团分配场地和资金等等,外联部其实更多的是出去找企业和校友拉赞助,每天跟钱打交道,油水很厚。

    除了这些实权很大的分部之外,还有一堆几乎没什么实权的分部,比如生活、体育、卫生等等,这些职位里挑一个给李牧,他也不一定愿意。

    至于武帅,孙坦觉得倒是没什么,反正是自己养的一条狗,这几年跟着自己没少赚钱,他已经吃了不少甜头了,让他滚蛋倒也无妨,毕竟3321的事情更重要。

    不过,孙坦对李牧30%的股份安排很是不满意,30%算个蛋?李牧拿70%占大头,自己依旧是个陪衬。

    随即,孙坦开口对李牧说:“李牧,你说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甚至可以想办法给你运作一个实权部门的部长,不过你只给我30%的股份,这一点我接受不了?!?br />
    李牧心说你个鸟人还他妈当真了?30%股份?就你那张逼脸也配?你特么还接受不了,出门前往脑子里灌大便了吧?

    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问:“那你想要多少?”

    孙坦觉得反正是敞开天窗说亮话,自己也没必要再遮掩,便道:“我要51%,至少?!?br />
    “不可能?!崩钅恋奔此档溃骸拔也豢赡馨?321的控股权给你,相比我得到的那点东西。我失去的可就太多了,傻子估计都不会接受?!?br />
    孙坦想了想,说:“既然你想把3321并入学生会,那就不可能只是你和我持股,这样吧,咱俩各退一步,你占45%。我占25%,剩下的30%。算学生会占股,你看如何?”

    李牧反问他:“换做是你,这种傻事你会做吗?我给你30%,是基于你帮我办完那两件事的前提下,学生会没帮我做任何事情,我凭什么给学生会股份?别说30%,就是1%也不可能?!?br />
    孙坦不由皱起眉头。

    李牧防守的这么坚决,只放出30%来跟自己做,这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跟他谈下去了。

    犹豫了很久。孙坦决定先答应李牧的要求,不管怎么样,先把那30%弄到手,只要30%的股份到手,自己就算是一定程度上拥有了3321,剩下的再慢慢想办法,反正到明年三月评选还有很长时间。只要这段时间自己能够把30%提升到51%以上,3321的荣誉以及它的社会意义、政治意义,就都是自己的了。

    “这样吧,你先注册公司,出资比例是你七我三,注册成功之后。我立刻安排你进学生会,武帅到时候也会滚蛋?!?br />
    李牧略带几分讥讽的笑了笑,手指在桌子上点了几下,说:“诚意,孙学长,拿出点诚意来,咱们俩都是成年人了。而且我一个人能把3321做到现在这个局面,你觉得我真会被你空手套白狼吗?”

    孙坦急忙说道:“你误会了,我可真没有想空手套白狼的意思,我只是……”

    李牧摆摆手,有些失望的说道:“行了孙学长,你这种套路,就跟我小的时候骗同学棒棒糖是一样的,先许诺一大堆玩具啊、画片啊,棒棒糖吃完之后什么都没兑现?!?br />
    孙坦解释道:“你真是误会我了李牧,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李牧笑道:“学长,能不能少说点虚的,多来点诚意?”

    孙坦反问:“那你说怎么算有诚意?”

    李牧便说:“那个武帅,我看见他就烦,进学生会的事情可以先缓缓,但他一定得滚出学生会,这件事没得商量?!?br />
    孙坦问李牧:“如果武帅离开学生会,你反悔了怎么办?”

    李牧笑道:“孙学长,我也不是傻子,就算你真答应我把武帅赶出学生会,你也私下里在他面前会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让他来记恨我,你也肯定会跟他说这只是缓兵之计来暂时稳住他,如果我到时候反悔了,你还随时可以让武帅回去,我到时候能得到什么好处?”

    孙坦没想到李牧竟然把话说的这么直接,好像一下子被人扯掉了遮羞布一般尴尬不已。

    李牧心里有自己的计较,他眼看孙坦已经隐隐有了一些松动,便继续说道:“这件事要做就尽快,我希望明天就能听到武帅被清理出学生会的消息,这件事情一定得全校皆知才行?!?br />
    孙坦思考片刻,点了点头:“行,我回去想一想,尽快答复你?!?br />
    李牧便道:“不用答复了,明天下午下课前,如果我收到武帅被清出学生会的消息,那就证明学长你答应了合作的条件;如果没收到消息,那也请学长以后别再找我?!?br />
    说完,李牧站起身来:“饭就不吃了,学长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吧?!?br />
    孙坦还没反应过来,李牧就已经转身出了门。

    原本孙坦还想追上去,不过想想还是放弃了,点了不少菜,现在才上了两道冷盘,而且一筷子都没动,干脆给武帅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聊一聊吧。

    ……

    武帅诧异的赶到饭店,一推房门才发现,包间里只有孙坦一个人,以及一桌没动的饭菜。

    “坦哥,怎么个意思?李牧没来?”

    孙坦道:“来过了,又走了?!?br />
    武帅急忙追问:“聊的怎么样,那家伙答应了吗?”

    “没有?!彼锾挂×艘⊥?。道:“这家伙死活不愿意?!?br />
    武帅冷哼一声:“给脸不要,坦哥,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孙坦迟疑片刻,对武帅说:“李牧那家伙给我提了个合作的条件?!?br />
    武帅问:“什么条件?”

    孙坦叹了口气,说道:“这小子恨你恨得不轻,他的意思是,如果你退出学生会。他就把3321公司化,然后给我30%股份。并到学生会来?!?br />
    武帅顿时急了:“坦哥,这小子是挑拨离间呢,你可千万不能信他的话??!”

    孙坦安抚道:“你放心,我又不傻,能让他就这么离间了咱俩吗?”

    武帅稍稍安心了一些,孙坦又说道:“我打电话让你过来,也是想跟你商量个对策,3321对我确实很重要,我志在必得。所以,我的意思是,你先稍微委屈委屈,先在名义上退出学生会,如果李牧这小子敢耍我,我立刻把你重新招回学生会,然后跟他死磕到底;不过这小子如果真兑现了承诺。那我就想尽一切办法,在未来几个月时间内,从他那里再弄一点股份出来,只要我绝对控股了3321,他就肯定离滚蛋不远了?!?br />
    “可是……”武帅有些慌张的说:“那样一来,我在学校的脸面往哪放啊坦哥?!?br />
    孙坦说道:“这一点是要你稍微委屈一段时间。不过你放心,只要我把3321弄到手,到时候我不但要让李牧滚蛋,还会把你重新召回学生会,到时候再给你一部分3321的股份,你看如何?”

    武帅能有今天,几乎全是孙坦提携。就算孙坦没有给他这份承诺,他也不能忤逆孙坦的意愿,否则他一旦迁怒于自己,自己好不容易苦心积攒的一切都会鸡飞蛋打,更何况,武帅跟着孙坦这么久了,孙坦答应他的事情,还从来没有食言过,之前他带着自己转了这么多钱,分成都是提前谈好,到跟前也从来没有变过,所以这一点上,武帅是相信孙坦的。

    只是,公开宣布自己离开学生会这件事情确实会很委屈,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仔细衡量利弊,武帅还是点头答应。

    孙坦见武帅答应的有些不悦,便出言安慰道:“武帅,不是哥哥我不考虑你的心情,实在是李牧那小子太阴损,他宁愿牺牲30%的股份,也要跟你过不去?!?br />
    武帅点了点头:“坦哥,等3321到手,咱们弟兄俩联手,狠狠搞他一把!”

    孙坦一脸郑重:“那是当然!到时候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武帅心里舒坦了一些,想起明天就是周四,便问孙坦:“那明天送电脑的事情怎么说?”

    孙坦此刻心里已经有了把武帅踢开的念头,光是明天事成之后的分成,武帅就能拿三万多,现在看看,真是太便宜这小子了。

    趁这个机会把他踢了,他的那笔钱就落到自己口袋里了,随后自己再专心从李牧那里弄他的3321,虽然武帅肯定会在心里记恨自己,但有李牧在,自然能替自己拉走大部分的仇恨,两全其美。

    ……

    李牧从饭店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薛剑锋打电话,问他:“剑锋,你问问你们班上从助学帮了电脑的同学,确定一下助学帮的电脑是不是明天过来安装?”

    之前薛剑锋就说过,装机的时间肯定是在周五之前,今天又没有什么动静,看来时间上只有明天符合。

    片刻之后,薛剑锋回了电话:“是明天,武帅已经通知过了,到时候电脑商的货车直接开到寝室区?!?br />
    “好嘞!谢了!”李牧说完,挂了电话又给赵康打了过去。

    赵康一接电话,李牧便说:“康子,让豆瓣上的人准备准备,有活干了!”

    赵康一个激灵,急忙追问:“什么活?”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晚了点,太累了,望见谅。

    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