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庆双眼盯着越来越近的李牧,心里不免有些失望,李牧是自己一个人,他没有跟同寝的人一起走。

    片刻的犹豫在章庆脑中一闪而过,原本还想暂时放弃,等下次李牧和他室友一起的时候再动手,毕竟群殴的性质要更恶劣的多,但是他转念一想,孙坦一直在跟自己说刻不容缓,因为一旦李牧把3321做起来,就没人能动得了他了,章庆虽然没有非常聪明的头脑,但也能揣测出其中的意思,连孙坦都担心李牧做大做强,那就证明3321真的很牛逼,一旦李牧把3321做起来,那他就有了最好的盾牌,以后想再找他麻烦,难如登天。

    想通这一层,章庆也不敢再耽搁,否则万一等李牧靠3321塑成金身,自己得后悔一辈子。

    于是章庆咬了咬牙,迈步迎着李牧走去,在距离李牧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路边却忽然出来一个男人,插在了自己和李牧之间,快步走向李牧。

    李牧只顾走路,也没看见正在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章庆,只是眼前忽然斜着窜出一个人影,倒是让他的身形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这时,眼前的人影哈哈笑道:“老弟,没想到吧?”

    李牧愣了愣才发现,面前的人竟然是宋亮。

    “亮哥,你怎么会……”

    李牧也傻眼了,虽说之前跟宋亮打过电话,两人约好要在燕京签合同,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宋亮会不打招呼就直接到了自己学校,而且就在自己寝室楼下。

    宋亮哈哈一笑,上前拍了拍李牧的肩膀,笑道:“我本来没想今天就过来,但天明他爸正好要来燕京参加明天的房地产五十强峰会,非让我跟他一起,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br />
    李牧便道:“那你也给我打个电话啊?!?br />
    宋亮摆摆手:“你老哥我就是闲的没事过来溜达溜达,顺便给你个惊喜。有空没,咱俩出去找个地方喝点?”

    李牧笑道:“好啊,我请客,你不能抢着买单?!?br />
    宋亮也笑了:“我是给你送钱的散财童子。吃个宵夜这点小钱肯定是你出?!?br />
    两人正说着,章庆已经不露声色的靠了上来,他不认识宋亮,但也看得出他们两人肯定认识而且关系不错,如此也好。如果能逼得他们两人动手,这事就成了,自己挨顿打,能报仇,也能跟孙坦拉近关系,值得。

    快步从李牧身边走过的章庆,在与李牧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用手肘在李牧的侧身狠狠撞了一下,把李牧撞的几乎就是一个踉跄,左臂吃痛不说?;瓜招┧さ?。

    李牧心说哪个混蛋走路这么不长眼,这么宽的路也能撞到自己,抬眼一看,好嘛竟然是章庆。

    李牧没多想,只觉得巧了。

    章庆撞了李牧,和李牧四目相对,顿时开嗓骂道:“麻痹你找死???敢挡你庆爷爷的道?!”

    李牧本能的皱起眉头。

    这小子,吃错药了还是high大了?上次被打完之后不是挺老实的吗?今天这是抽什么风?

    还没等李牧反应过来,章庆开口又骂:“艹你妈,老子问你话呢。你麻痹哑巴了?”

    李牧心里怒了,这个王八蛋,撞了自己还连声开骂,是可忍孰不可忍。几乎控制不住要一个巴掌抽过去,可就在李牧还没动手的时候,一旁的宋亮忽然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章庆脸上,皱眉道:“你妈是刚把你生下来吗?没教养的东西?!?br />
    章庆被宋亮甩了一个耳光,脸上吃痛,心里却有几分激动。好??!就怕不动手,动手了就什么都好说了!就差你了李牧!

    于是,章庆不管刚打过自己的宋亮,继续骂道:“李牧,你这个孬……”

    “啪!”

    宋亮又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抽了过来,然后一把将李牧推到一边,自己站在章庆面前,拉开自己的手包,从里面掏出一摞百元大钞,在章庆面前晃了晃,冷着脸说:“这些差不多有四五千块钱,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拿着钱滚,一个是我用这些钱从外面找两个人把你的嘴撕烂?!?br />
    章庆愣住了。

    他本来是想激怒李牧,让李牧对自己动手,结果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像是李牧朋友的人却接连打了自己两个耳光,然后又突然拿出这么一摞钱来说了这么一番话,章庆仔细看着宋亮,这人穿着打扮非常讲究,人也很有气质,一看就是成功人士,而且随身带的包里面就有几千块钱现金,更让他觉得宋亮不是一般人。

    宋亮的话说的平淡,但表情却阴沉的很,章庆一点都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只是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回应宋亮的话,钱他不敢拿,因为吃不准宋亮是什么人,更不知道拿了这几千块钱自己会不会反过来上了他的当,但是,宋亮的后半句话更让他心惊肉跳,几千块钱在眼下能做的事情很多,不一定能买凶杀人,但随便搞搞残废还是有大把人抢着干的。

    章庆一下子有些进退维谷,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看着就让人从心里感到害怕的家伙。

    宋亮这个时候又从包里掏出一把奔驰车的车钥匙,在章庆面前晃了晃,一脸蔑视加冷酷的说:“三秒钟内再不滚,以后出学校门过马路的时候,就一定要前后左右的好好看看?!?br />
    章庆听完这话扭头就跑。

    人家不是自己,自己是有预谋的来给李牧挖坑,但人家不是有预谋的来跟自己装逼,既然这样,那一个随身带几千块钱现金和一把奔驰车钥匙的男人,自己是一百个惹不起,再不跑万一哪天真被一辆奔驰撞飞了,哭都没有眼泪。

    眼看章庆落荒而逃,宋亮微微一笑,对李牧说:“你看,有时候学点社会上的手段,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br />
    李牧点了点头,笑道:“那小子脸都被你吓绿了?!?br />
    宋亮笑了笑,问:“你跟那小子有过节?”

    “打过他?!?br />
    宋亮点点头,说:“我在这站了二十多分钟,他一直都在,不知道来多久了,肯定比我来的早,一见你来了他就往你这边走,估计是想找你麻烦?!?br />
    李牧皱起眉头:“他可能是吃错药了,他这不叫找麻烦,叫找抽?!?br />
    在李牧看来,章庆应该不具备这种胆量,所以就更诧异他今天的所作所为。

    两人一起出校门的路上,李牧跟宋亮说了自己跟章庆以前的那点过节,宋亮听完眉毛都拧成一团:“他今天等了这么久,不该就只是为了撞你一下,刚撞上你就口出狂言,应该是想激怒你,明知激怒你可能会挨打,可偏偏还是这么做,这不是正常人的思维逻辑,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还是谨慎点?!?br />
    李牧点头道:“我也觉得不太对劲,回头想办法弄清楚?!?br />
    宋亮笑着说:“自己得警醒一点,别马虎大意,否则搞不好就会进了别人的套,今天这个人这么反常,搞不好就是给你下套来了,只不过演技不够好,有点用力过猛,心也急躁了点?!?br />
    顿了顿,宋亮又说:“其实对付这种人其实很简单,直接花点钱把他身边的人拿下,那样一来,他到底在琢磨什么也就一清二楚了,有的时候对付这种年纪的小朋友,就得简单粗暴,跟他玩不了什么谋略,太浪费脑细胞,几天想不明白的事情,没准一点钱就都解决了,要学会用手段?!?br />
    李牧点了点头,宋亮说的没错,有些时候自己确实容易把事情搞得复杂化,抡起社会经验来,自然是比不过在房地产领域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宋亮。

    李牧在校门外选了一家渝州火锅,两人又要了一些啤酒,一瓶啤酒下肚之后,宋亮又问李牧:“你在学校得罪人了没?”

    李牧苦笑着说:“你说怎么算得罪呢?比如有人喜欢苏映雪,屡次三番被拒绝之后就开始嫉恨我,你说遇到这种鸟人,能怎么办?”

    宋亮表示理解的微微点头,又问:“牧野科技估值五千万,会不会是因为这个让人眼红了?”

    李牧摇了摇头:“牧野的事情我没告诉任何同学,只有我那个发小知道?!?br />
    李牧随即想到3321,这个项目自己倒是没有隐藏什么,从开始就是自己带着一帮人在大张旗鼓的做,会不会是这个得罪人了?

    不过,这个就算得罪人,也得罪不到章庆这种人的头上吧?

    见李牧眉头紧锁,宋亮不由问道:“琢磨什么呢?”

    李牧便把自己做3321的事情跟宋亮说了说。

    宋亮听完半晌没说话,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牧,看得李牧自己心里都有些发毛。

    “亮哥,你老这么盯着我干嘛?”

    宋亮平复了一下心情,郑重其事的问李牧:“小牧,你以后想从政?”

    “为什么这么问?”

    宋亮道:“人大本来就是政治家的摇篮,这里出来的学生从政的很多,而且,你做的这个3321项目,简直就是你给未来从政之路提前造好的一枚火箭?!?br />
    李牧尴尬的说道:“我做3321没什么从政或者赚钱的想法,主要还是希望能够做出一些对当代大学生有实际帮助的事情?!?br />
    宋亮郑重其事的说道:“老弟,你一定要清楚一点,你这个3321项目,潜在的政治意义非常大?!?未完待续。)

    PS:  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