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是半个社会,甚至是多半个社会,学校容纳了数万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人,这些人有着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素质与不同的教养,所以综合素质本来就是参差不齐的。

    就算是:“大家以后要注意,不要犯到他们的手里,做好这一点,咱们再想办法去找他们身上的突破点,找到一击必杀的机会?!?br />
    五人均是连连点头。

    李牧又问:“谁知道他给学生介绍的校外岗位都有什么”

    李牧总觉得武帅这小子有点尿性,颇有人渣风范,他追苏映雪的那点手段,以及他侮辱刘念的做法,都能看出这人心胸狭隘、气量极小。

    这种人。按照常理来说,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就已经烧高香了,就算他想沽名钓誉。他的性格也不太可能真的全心全意做好事,这其中说不定还有他隐藏的利益关系。

    所以,李牧想先探明白武帅的底,不搞则以,搞了就得把他搞倒、搞服。

    刘念想了想。说:“校外一般也都是临时文员、打字员、助理的工作,基本都是到小公司里打打杂?!?br />
    “薪资待遇呢”

    “应该也就两块钱一个小时左右吧?!?br />
    李牧琢磨片刻,道:“两块钱一小时是绝对的廉价劳动力了,现在文员、打字这种需要一点计算机基础的人应该还是比较吃香的吧”

    寝室五人均是摇了摇头,李亚唯想了半天,才说:“我印象中很多小公司其实都不怎么用电脑吧,偶尔有些什么文档打字的需求,都是直接去打印店?!?br />
    李牧点点头:“是了,我的意思就是觉得武帅不太可能做纯好人,这个薪资水平明显低。他应该会在里面赚些差价?!?br />
    孙坚忽然想到什么,一拍大腿说:“我想起来了,有个老乡说武帅能耐很大,在外面有各种资源,不光是给人介绍这种兼职工作,有的时候还介绍外形条件不错的女同学去参加展会之类的活动,做做迎宾和模特,甚至有些电视台录节目,他都能带上百个同学去现场看录制,厉害得很?!?br />
    李牧一听这话。当即皱眉说道:“这他妈不就是个校园劳动力贩子吗”

    众人都有些不解,李牧却很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其实学生会根本不是什么纯净的地方,这里大体上可以分三种人。第一种纯粹是为了虚荣心;第二种人是想混校内资历,同时积攒人脉与校领导关系,属于搞校内政治;第三种是为了虚荣心赚学生的钱,直接点的是到外面倒腾各种东西卖给同学,手段多一点的,就搞搞劳动力贩卖。

    介绍廉价劳动力拿提成是校园劳动力贩子最常用的手段。尤其是介绍女同学做野模、高端会场服务员,李牧上辈子大学里就有类似的家伙,经常介绍几个女孩子出去参加展会,女同学赚的那点兼职费,还没他赚的提成多,却还对他感恩戴德。

    至于参加节目录制这种最坑爹,表面上,他们会忽悠同学,说某某节目录制,他有门路可以带大家去现场观看,而且节目组还管一顿饭,同学们好奇心重,觉得过去坐坐就可以看到名人、可以上电视,但根本不知道,电视台请他们,是要付钱给这些贩子的,一般一个人一场至少几十块的收入,几乎全部被他们收入囊中,由于信息闭塞,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好几年,李牧也是快毕业的时候,才得知这一内幕。

    听完李牧的解底分析,寝室几人大为恼火,他们没想到原来学生会的人赚钱这么容易,而且都是坑自己的学弟学妹。

    薛剑锋愤怒的说道:“妈的,前两天他们那帮大三学生会的人还去班里推销过组装电脑,说他们有路子,同配置的电脑,他们装机的价格比自己去店里要便宜两百块,当时还给了配置表,我去店里问了一下,确实便宜差不多两百块钱,就脑子一热定了一台,现在看看,自己的钱让这帮王八蛋赚去真是火大?!?br />
    孙坚问:“你咋没说一声呢?!?br />
    薛剑锋叹气道:“我觉得都是弟兄,说出来怕大家觉得我瞎显摆,就想等着机器到了之后就自然而然跟李牧的笔记本一样,当做咱们寝室公用”

    李亚唯说:“他们肯定是有路子,跟中关村的供应商谈了批量购买的优惠价格,给你便宜两百,他们最少得赚你三百,这东西猫腻特别多,有时候两个一模一样的内存条扔给你,你压根看不出好坏区别,但价格就能差上好几十去?!?br />
    李牧好奇的问薛剑锋:“什么配置的电脑多少钱”

    薛剑锋挠挠头,尴尬的说:“我也不懂电脑配置,只是看了一下,什么奔腾三的处理器,128的内存、40g的硬盘,还有什么32显卡之类的,我去店里大概问了问,全下来要五千三左右,学生会的人说只要五千一,还送一个cd宝?!?br />
    李亚唯撇嘴道:“锋哥,不是我说你,他们这种人都是跟奸商里应外合,别说他们这种大量忽悠同学装机的,就算是你自己去找装机店的老板谈,说给他介绍同学装机,他一台机器也最少给你一二百块的提成?!?br />
    薛剑锋说:“妈的,我定金都交了,五百呢,说是让大家准备好现金,商家正在调货,下周会把电脑送到学校,到时候还负责上门安装”

    孙坚问他:“不能退吗”

    薛剑锋说:“人家说了,订金交过之后就不给退了”

    李牧好奇的问:“你知不知道他们一共忽悠了多少人装机”

    薛剑锋摇摇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不过光我们班就有四个人订了?!?br />
    李牧有些惊讶,咂嘴道:“一个班也差不多四十人,有十分之一的比例订了,如果他们玩的大,今年两千多新生,按照这个比例,岂不是要两百多台电脑”

    it出身的李牧,在燕京厮混多年,自然知道硬件里面巨大的水分,尤其是这个年代,市场缺乏管控、消费者缺乏专业知识,几乎就是奸商的天下。

    最离谱的是,奸商把六十四兆的内存条标识磨掉,换成128兆,消费者买回家一两年都不知道被骗,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更别提显示器、硬盘、光驱存在大量的翻新货,主板存在大量的以次充好、以小厂充大厂等等问题。

    这里面的水太深,如果武帅他们不太懂,两百多台电脑保底能赚五六万,如果他们懂这里面的水分,去跟奸商要更大的利润空间,一台机器抽四、五百都有可能,这可就是十万了

    李牧感叹一声,怪不得都他妈想进学生会,一天到晚帮外面的奸商坑同学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正想着,薛剑锋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接通之后,他前后只说了六个字:“是我没错什么”

    挂了电话,薛剑锋一脸诧异的说:“这帮逼真够损的,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在他们那订了电脑,我说是,他们说以后咱们寝室的人没资格从他们那里拿到折扣商品,说要把我的定金退给我,让我待会去他们寝室拿钱”

    李牧笑了:“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是助人为乐呢”

    薛剑锋笑道:“这样正好,我正想退呢,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赚我的钱?!?br />
    李牧就说:“如果你去了,他们肯定会跟你说你错过了多好的优惠,然后再把你错失这些的原因都归咎到我身上?!?br />
    薛剑锋撇嘴:“去他大爷的,我鸟也不鸟他们?!?br />
    孙坚问李牧:“电脑你比我们懂的多,你说他们要是倒腾几十上百台电脑,能赚多少钱”

    李牧想了想,说:“这个说不好,少则两三百,多则五六百甚至更高都有可能?!?br />
    薛剑锋瞪大眼睛:“这最少也得好几万啊李牧,你觉得咱们有没有办法在这上面做做文章他们不是想赚钱吗,如果我们能找到突破点,就让他鸡飞蛋打、乐极生悲”

    李牧微微一笑,对几人说道:“要真想这件事变成一个反击的好机会,那这笔钱就一定得让他们赚到手才行?!蔽赐甏?。

    ps:  第三更了,最近七天平均每天更新12219字,兄弟姐妹们,这么给力的更新,不投月票、不多投月票怎么说得过去啊到哪也说不过去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