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的列车载着李牧与赵康,离开了他们两人生活将近二十年的海州,月台上的父母已经从视线中消失,赵康还沉浸在离家的惆怅之中无法自拔,李牧却早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在卧铺走廊的边凳上望着窗外迅速倒退的光影,思绪万千。

    三十好几的人了,早就经历过无数次离家的伤感,而且,那些次离家才是真正的伤感。

    那是眼见父母已经苍老,却无法留在他们身边陪伴,只能孤身一人为生存而上路的伤感。

    不过,让李牧欣慰的是,现在的一切都已经大不同了。

    上辈子自己北上的时间是大学毕业之后,这辈子自己把这个时间整整提前了四年,李牧并不知道2001年的燕京到底是什么模样,但他笃定一点,现在的燕京,比2005年的燕京、比自己熟悉的那个燕京更加充满机遇。

    所以他没时间为离家感到忧伤,他满脑子都是对燕京以及自己将来的期待。

    列车一路呼啸向北,翌日早晨八点钟,准点驶入了燕京火车站的站台,李牧和赵康早已经洗漱完毕,从半个小时前列车驶入燕京境内开始,俩人就站在车窗前欣赏沿途风景。

    火车从燕京的最东南端驶入,一路越来越繁华,最终抵达位于市中心二环上的燕京站。

    在汹涌的人流之中出了火车站,宽阔的站前广场上,拉着横幅无数,仔细一看,全是各个学校迎新的横幅,赵康还想寻找自己学校的横幅,被李牧直接拉着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这些在火车站迎新的学长,只会告诉你怎么坐公交车去学校,最多主动陪你坐公交,前提你还得是个美女,指望他们自然没有打车方便。

    两人的学校距离不远,直线距离甚至还不到两公里,出租车先到赵康的学校,两人也约好各自先报到、熟悉环境,把学校摸熟,然后再找时间碰面。

    几分钟后,李牧也抵达了人民大学,不少和他一样过来报道的学生都会站在门前,盯着恢弘的大门激动的看个半天,唯独李牧,抬头看见是人民大学四个字,知道自己没找错地方就立刻背着包进去了。

    与其他那些父母陪同、大包小包的学生比起来,他简直洒脱的没谱。

    一进校园,到处可见带着红袖箍的学长学姐们,红袖箍上的黄字很是醒目:“迎新志愿者?!?br />
    不少新生到处寻找这些迎新志愿者们,询问各种问题,李牧没问人,抬头看了看横幅,除了欢迎新生入学,还写了报到大厅在求真楼,李牧便根据路边的路牌,自己摸索着往求真楼赶去。

    毫不费力的来到求真楼前时,一个卷发的漂亮女孩迎了上来,微笑着询问:“这位同学,你是来入学报到的吗?”

    “是?!崩钅恋愕阃?,眼前的女孩约莫一米六三的样子,容貌娇可,皮肤白皙,最引人注目的是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女孩吃惊的说道:“我刚才还在纳闷,你自己来的吗?怎么就只有一个背包?”

    李牧笑道:“一个人来,所以就轻装上阵了?!?br />
    女孩对李牧心生了几分好奇,一开始就是觉得奇怪,一个帅气而又生面孔的帅哥,只背了一个双肩包,看起来不太像心生的样子,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来报道的大一学弟。

    “我是咱们学校财金学院金融系大二的学生,是你的学姐哟,学弟是哪个学院的?”

    李牧眨眼一笑:“你猜猜看?!?br />
    田甜被李牧这坏坏的笑容撩的心头有些慌张,脸色也有些泛红,急忙避开李牧的眼神,支支吾吾的道:“我哪能猜得到,难不成也是财金学院的?”

    李牧点了点头:“金融系?!?br />
    “真的?”田甜顿时惊呼一声,满脸欣喜:“这下可真是亲学弟了,我也是金融系!”

    说着,田甜刚才那点慌张都被她丢到脑后,兴奋的对李牧说道:“走,我带你去报道注册?!?br />
    李牧也很惊讶,伸出手去说道:“谢谢学姐,我叫李牧,以后多多照顾?!?br />
    李牧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竟然是跟自己一个专业的学姐,他上辈子虽然没上太好的大学,但也知道跟同专业学长学姐搞好关系的重要性,以后的学习、考试甚至论文都免不了找他们帮忙,他们的经验对后来人的用处是非常大的。

    田甜看着李牧伸过来的手掌,犹豫一下,红着脸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这才慌忙说道:“咱们快进去吧?!?br />
    李牧在田甜的带领下报到注册,刷卡交了学费之后,便拿到了自己的班级和寝室号码。

    “一号院五号楼606.”

    田甜看了看李牧手里的寝室号码,便主动说:“李牧,咱们学校的寝室楼不好找,要不我带你去吧?”

    有美女愿意帮忙带路,李牧当然是一百个乐意,急忙说:“那就麻烦田甜学姐了?!?br />
    田甜抿嘴一笑,再次显出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应该的,咱们走吧?!?br />
    人民大学的占地面积很大,不过这毕竟是一所历史悠久的院校,所以校区内新老建筑混杂,太往深处,路也开始不太好找,幸亏是有田甜,她带着李牧七转八转的,就到了一号院五号楼的楼下。

    “你去楼下宿管那边领被褥就好,我就不陪你上去啦,还得回求真楼帮其他新生报到?!?br />
    李牧急忙掏出手机来:“学姐,方便留个电话吗?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好联系?!?br />
    田甜略一犹豫,便娇羞着点头答应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学校里不少陌生的男同学追着自己要手机号,自己可是谁都没给过,可今天这个新生学弟一句话,她就立刻在他的手机上输入了自己的号码。

    更想不到的是,田甜竟然不由自主的说:“你震我一下吧,我也把你的号记上?!?br />
    李牧笑道:“我还没来得及办燕京本地的手机卡,等我办完卡给学姐发信息?!?br />
    田甜这才醒悟过来,新生大都从外地过来,手机处于漫游状态,现在漫游费可是贵的要死,接打都要加收,坑死人不偿命。

    于是田甜好意提醒道:“咱们学校里就有移动和联通的营业厅,就在西区食堂旁边,你忙完可以去办一张?!?br />
    “好嘞!”李牧点点头,跟田甜挥手道别。

    田甜走后,李牧顺手将她的号码保存,到宿管那里领了崭新的被褥之后便直奔自己的寝室而去。

    李牧推开606寝室的门,不大的屋子里已经聚集了七八个人,真是满满当当。

    仔细看了看,发现是三个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李牧是第四个到寝室的,见他进来,满屋人都扭头看着他,那些家长更是惊讶不已,其中一个打扮时髦的阿姨诧异问道:“小伙子你是这个寝室的吗?”

    “是的阿姨?!崩钅晾衩驳牡愕阃?,然后跟大家说:“大家好,我叫李牧?!?br />
    其他人无论学生还是家长也都礼貌的回应着李牧,刚才那个阿姨好奇地问道:“你怎么自己来报到了?家里人没陪你一起?”

    “没有,他们事情忙?!?br />
    那阿姨点了点头,这时李牧也找到了自己的床位,4号床,正是中间的下铺。

    606寝室是六人间布局,凹字型摆放了三张上下铺,中间有三张面对面的双人书桌并排摆放,除此之外,门口还有一个双层的柜子,李牧把自己的被褥放在床板上,刚才还在柜子旁帮儿子收拾东西的阿姨便笑着说道:“哎呀,小伙子,我儿子就睡在你上铺?!?br />
    这时,上铺撅着屁股正铺床的男生扭头看着李牧微微一笑,操着一口地道的京片子道:“李牧你好,我叫李亚唯,咱俩五百年前是一家!”

    李牧冲他笑了笑:“一家子你好?!?br />
    南苏称呼同姓人是一家子,李亚唯也听懂了,咧嘴一笑,伸手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床,便继续开始铺床去了。

    这时李牧隔壁床下铺一个身高约莫一米八八的大高个伸过手来:“你好,我叫胡正道?!?br />
    他的上铺也从床上跳了下来,他的皮肤黝黑、看着很结实,伸手说道:“你好,孙坚!”

    李牧分别跟两人握了握手。

    收拾床铺的功夫,又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个人走了进来,个不高还有些瘦弱,戴着一副厚厚的近视镜,看起来好像才十五岁的样子,名叫刘念。

    大家相互熟识,也把手头的事情安顿好之后,学生家长就暂时先离开了,剩下五个年轻人,大家也都轻松了不少,李亚唯比较开朗,笑着说道:“人家都说上大学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寝室里排号,咱们也排一下吧?我83年8月12号的,你们呢?”

    大高个胡正道摸着嘴嘿嘿笑道:“很好,我不是最小的了,我83年5月5号?!?br />
    孙坚举起手来:“82年2月22号!”

    “我艹!”众人纷纷惊呼:“孙坚你怎么这么老!”

    孙坚嘿嘿一笑:“没办法,去年没考好,复读了一年?!?br />
    说着,孙坚问李牧道:“李牧,你呢?”

    “83年5月3号?!?br />
    胡正道苦着脸说道:“日,李牧你就大我两天!”

    李牧摊开手来:“那也是比你大??!”

    新来的刘念推了推近视镜:“诸位哥哥好,我最小,我是83年10月的?!?br />
    孙坚点了点头,笑道:“眼下是我老大,李牧老二,胡正道老三,李亚唯老四,刘念老五?!?br />
    正说着,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身高一米七出头、浑身肌肉的男生笑着说道:“人没到齐呢就先排上号啦?”

    大家被这个忽然杀进来的家伙弄得有些惊讶,不过也很快反应过来,孙坚便笑着说道:“咱们寝就差你了,快自报家门!”

    肌肉男哈哈一笑:“薛剑锋,齐鲁人,83年3月的,排老几?”

    李牧松了口气:“哎呀,真好,我不用当老二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