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牧眼里,水军在眼下这个时代,只要形成足够大的规模、只要具备足够好的反侦察手段,就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究其原因,还是互联网发展的速度太快,政府对网络的监控能力暂时还没跟上,地方警察甚至不具备网络追踪侦查的能力,所以一旦水军蜂拥而至,一方面无法控制铺天盖地的言论,另一方面也无法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主使人。

    再加上李牧一直坚持让赵康以及他的核心手下挂上各种代理,也就更加无法捉摸。

    而郭林这种国企领导,岁数越大、肚子越大、捞钱的能耐也越来越大,但对新鲜事物的见识与掌握就越差,他连开网页都不会,面对网络上大规模的水军,几乎就如同一颗孤零零的庄稼要面对遮天蔽日的蝗虫群,毫无抵抗能力。

    吴冬也是一样。

    他就是个煤老板而已,初中文化水平,拼音都忘完了,根本就不会玩电脑,只知道拿钱砸,上次帮郭林删帖,他就是拿钱砸了几轮,开始还有效果,到后面也就乏力了。

    李嘉伟虽然是堂堂副局长,但网络这一块他也确实不懂,网监的概念现在还没有人真正提出来,公安干警也不具备这个实战能力,几乎就是无可奈何。

    正因为时代的特殊性,水军这个领先于时代的产物才会发挥出巨大的功效来。

    当然,李牧心里也知道,物极必反,以后尽量还是别用水军来跟别人玩命,否则万一被权力更大的有关部门盯上,来一个彻查到底,或许自己也会惹火烧身。

    一想到这个问题,李牧心里感叹,还是自己实力太弱了,若不是这样,哪个男人不喜欢正面对敌、如摧枯拉朽般将对手碾压厮杀?眼下实力不济,只能曲线救国打打游击,手段是阴险卑鄙了点,不过也是形势所迫。

    省厅的调查组一到海州,就立刻开始着手调查这个案件,不过他们并没有根据网上谣传,先找吴冬和郭林,他们决定抛开外界影响,重新勘察案件。

    第一步,先是重勘现场,又将之前现场照片和线索证据重新推敲了一遍,得出一个结论:海州市局交警在勘察现场时明显有漏掉线索的行为,比如,最基本的轮胎印都没有取证,理由是事故现场轮胎印记遭第三方车辆破坏。

    案发在凌晨,车辆本来就极少,再说,什么车会按照其他车发生事故时的轮胎印行驶?事故车辆的轨迹是斜着横切整个路面,就算碾压破坏了中间几段,也总会留下一小截没被破坏的吧?只要有一小节轮胎印被取证,就可以根据花纹、宽度来判断出轮胎型号,继而就能够极大的缩小嫌疑车辆的型号范围。

    2001年,国内市场销售的私家车,车型甚至不超过一百种,连这个证据都没取到,就证明是有人在蓄意放水,帮助肇事者掩埋证据。

    除此之外,现场撞击时肇事车辆遗留的碎片也有问题,海州公安局当初根据留存的碎片分析,判定肇事车是一辆富康,理由很简单,他们查证了碎片来自富康的前保险杠包围。

    可是调查组在案发现场路边的沟渠里重新勘探了一下,就找到了被忽略的一些碎片,经检测,这些指甲盖般大小的碎片喷漆工艺远超富康,与海州交警“收集”到的碎片根本就不是来自一辆车!

    这个可严重了,如果说蓄意破坏证据的罪过还可以用粗心大意来掩盖解释,可调包现场物证、以假乱真,那可就是证据确凿、无从抵赖的违法行为了!

    所以,谁也没想到,第一个被调查组悄悄控制审查的,竟然是负责现场勘探的技术科科长。

    技术科科长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自身又是被李嘉伟威逼利诱,所以在调查组的轮番轰炸之下,交代了事情真相。

    李嘉伟授意他破坏现场证据,同时许诺他十万块的好处,不过这钱他还没有拿到手。

    紧接着,调查组没有直接找李嘉伟,而是告诫技术科科长不得声张,然后就让他回自己岗位上班了。

    李嘉伟私底下询问对方,当听说调查组只是例行询问之后,他也松了口气。

    再接着,调查组开始着手调查肇事车辆。

    他们拿着现场找到的碎片,根据网上言论所说,前往金陵宝马4S店,经过店内喷漆技工判断,碎片来自进口宝马的车前杠,喷漆工艺是德国的,国内目前就连4S店也达不到这种精细度。

    这个结论一出,调查组基本可以断定,网上的言论八成是真的。

    于是剩下的事情就变成了追查那辆失踪的进口宝马。

    想追查一辆车并不容易,汽车可以任意的改头换面,而真正识别汽车身份的车架号和发动机号,也并不是从外表就能看出,而且,一般的黑车市场,这些代码都是被磨掉了的。

    不过,调查组有自己的套路,他们准备先从吴冬身边的亲信下手,查一查他们中,有谁在案发之后离开过海州,然后借此来锁定帮吴冬处理肇事车的人,找到他,就找到了突破口,顺藤摸瓜一定能把肇事车辆找出来。

    这就是调查组的精明所在,就连李嘉伟都以为他们会直接从吴冬身上找突破点,很有可能先传唤吴冬审讯,没想到调查组根本不管吴冬的事情,神神秘秘的自己查自己的,李嘉伟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查什么名堂。

    ……

    李牧家的美特斯邦威店开业已经五天了,五天盘点,店里的销售额一共差不多四十万左右,热度虽然已经开始下降,但生意依旧算得上火爆。

    四十万的销售额,也就代表着二十万的毛利润,李牧爸妈这次彻底信了李牧之前所说的话,这种专卖店确实是暴利,如此完美的开局,彻底激发了两口子在这份事业上的热情。

    易听网在也在第五天时候上线了明星贴吧,上线第一天的统计,各大明星贴吧的总发帖量加起来就达到几十万,这个统计包含了主题也包含了回复,即便如此,也绝对是一份吊炸天的成绩。

    贴吧这种快速简易的论坛,在高流量的支撑下,对用户非常有吸引力,因为在贴吧里讨论的人非常多,发帖简单又方便,所以各种话题络绎不绝,一上线就迅速展现出贴吧在社交与社区领域的天然优势。

    李牧嘱咐孔令宇一定要想办法做好内容监控的工作,一旦社区开放起来,大量违规信息就会涌入,无论是涉黄还是涉政都要从开始就彻底杜绝。

    面对这个问题,孔令宇决定开发一个关键词过滤机制,再辅以人工,李牧提醒他,各贴吧申请做吧主的人,可以利用起来,把这个指责交给他们一部分,孔令宇立刻明白了李牧的用意。

    李牧前几天考过了外路,说白了外路考试无非就是上车之后起步,上路开个几百米,加档减档靠边停车,前后五分钟都不到就合格了。

    这么简单的考试,李牧闭着眼睛就过了,赵康竟然没过。

    考完试李牧才听说,原来赵康考试的时候因为紧张,挂四挡起步直接熄火,被考官赶下去了。

    苏映雪也考过了,赵康只能灰溜溜的自己重新申请补考。

    开业第六天,驾校通知去领驾照,李牧跟苏映雪约好下午在驾校见面,顺便一起吃个晚饭,因为苏映雪说驾照拿到手,明天晚上就坐火车去燕京,她本来还以为能在八月中旬之前就拿到驾照,然后提前十几天熟悉环境,以及去给姑姑家的表妹补习功课,没想到现在就已经八月下旬了,九月三号入学报到,时间已经很紧巴了。

    李牧心里盘算,3号报到,自己也别去太早,2号晚上坐卧铺去得了,燕京他太熟悉不过了,没必要去提前熟悉什么环境。

    如此算来,也没几天了啊……

    李牧想着,干脆请苏映雪去郊区那家生态园吃饭,那里环境好,而且不太容易见到熟人,不过距离有些远,打车好去但不好回,要是开车就方便多了。

    一想到之前还答应了表弟肖昊,要开车带他和他的小女朋友,噢不,小女同学去金陵玩一天,李牧便只能又找宋亮帮忙,不过这点小事不需要直接麻烦宋亮,他直接给宋亮的司机打电话,请对方帮忙,随便安排一辆车借自己用两天。

    要不是海州连个租车的地方都没有,李牧也确实不想麻烦别人。

    不过好在宋亮早就给司机打过招呼,李牧借车的话,让他直接从公司车队里调配。

    司机给李牧送来一辆崭新的别克GL8,说是小轿车都出去了,只剩这种商务车,虽然大了点,不过比帕萨特好开,坐着也舒服。

    李牧开什么车都无所谓,普桑也够使,于是便收下车钥匙,把准备好的两条硬中华塞给对方。

    对方死活不愿意要,毕竟李牧是老板的朋友,自己帮他办事是理所当然,两条中华大几百块,自己哪受得起。

    不过李牧却很坚决让他拿着,他不要烟,自己就不要车钥匙,他觉得,自己辛苦人家好几次了,意思意思也是应该的。

    司机犹豫半天才咬牙收下,李牧跟他道了谢,本想送他一程,他却坚持自己打车,告别之后就拦车走了。

    李牧开着崭新的GL8直奔驾校,路上往小舅家里打了电话,小舅妈在店里,小舅在上班,接电话的是外公,李牧跟外公问好,之后便让肖昊接电话。

    肖昊一接电话,李牧便对他说:“明天上午去金陵怎么样?”

    肖昊兴奋的问道:“真的吗?!”

    “真的,明天上午出发,傍晚回来,不过你得让你的小女同学提前跟家里说好,编个不会让家长担心的幌子?!?br />
    李牧说完这话,心里满满是负罪感,跟成年人怎么龌龊都无所谓,但教小朋友撒谎确实有些不太说得过去。

    肖昊欣喜笑道:“哥你放心吧,我都想好了,就说是给同学过生日,我们给同学过生日都是玩一整天的,而且有过生日的同学家长跟着,其他家长也都放心?!?br />
    李牧感叹一声:“你小子可真是鬼精鬼精的啊,那就先这么说定了,明天上午九点,我去你家小区门口接你?!?br />
    “好的,那明早见啊哥!”

    “明早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