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映雪在出校门前,就看见了站在电话亭门口的李牧,联想到李牧今天在班里说的话,她心中下意识的有些慌乱。

    她脑子里萌生一个念头:李牧有没有可能是在等自己,而她内心深处也很想问问李牧,他说要考人大是不是真的。

    只是没想到,还没等自己出校门,李牧就忽然拔腿跑没影了。

    苏映雪看着李牧远远跑开,心里隐隐有些失落,暗想,以李牧的成绩,似乎考人大还很够呛啊,之前的好几次模拟,他都考了580分左右,成绩很稳定,而上人大,至少要考到630分吧?

    分析一下,苏映雪觉得李牧很可能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吧?如此想着,反而感觉怪怪的,不太是滋味。

    李牧一头钻进大蜘蛛网吧,继续石器霸主的开发,没过十分钟,赵康也来了。

    赵康坐下之后,问李牧道:“小牧,你估分估了多少?”

    “六百二十多吧,你呢?”

    “我操……真的假的?”

    “真的?!?br />
    “李牧,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咱俩还是绝交吧?!?br />
    “为什么?”

    “我跟你这种长得比我帅,成绩又比我好这么多的人,实在是没法一块玩儿了,太伤自尊?!?br />
    “少他妈废话,你估了多少?”

    赵康迟疑片刻,略有些没底气的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四百九十到五百吧?!?br />
    “我看你这幅不自信的样子,四百九估计悬了,而且四百九也不见得能过三本线,如果没绝对把握过三本线,报志愿一定要慎重?!?br />
    赵康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我报个省内好点的大专?”

    李牧道:“既然愿意走大专,那不如报个有发展的城市,燕京你觉得如何?”

    “燕京啊……”赵康挠了挠头:“我这样的,去首都能干啥呢?”

    “上学、泡妞、赚钱、走上人生巅峰?!?br />
    赵康支吾半晌:“我爸妈估计不会让我去上大专啊?!?br />
    “你不是也不愿意复读吗?”李牧逼问:“为什么我说能让你赚够上大学的学费,你没想想?”

    赵康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的好兄弟早就在给自己做规划了,他知道自己八成考不上本科,也知道自己与家里的意愿有完全相反且又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他相当于是给了自己一个选择权,没考上本科不要紧,赚到钱,自己出钱上大专也是一样。

    赵康心中感动,两人出了网吧,他才最后问了一次:“小牧,外挂这事真能成?”

    “真能?!?br />
    “得嘞,燕京的大专是吧,我明白了!”

    李牧见赵康见已经被自己说动,心里也松快了不少,继续忙着开发石器霸主。

    中间,李牧的QQ收到了一条信息,是一个戴着粉色头花的企鹅头像,李牧点开之后,欣喜的发现,这个粉色头花小企鹅,竟然是苏映雪。

    苏映雪的网名他一直都记得,就是非常简单的英文单词Snow(雪),苏映雪的QQ一直都是这个名字,从来没有换过。

    李牧上辈子网名经?;?,但惟独密码没换过,这一点上,和苏映雪倒是有些互补。

    Snow发来的信息是:“高考估了多少分?”

    魂牵梦绕:“625到630之间吧?!?br />
    Snow:“真的假的?这么高?你千万别骗我?!?br />
    魂牵梦绕:“骗你干嘛,是真的?!?br />
    Snow:“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br />
    李牧见苏映雪似乎不太相信,便反问:“你呢,估了多少分?”

    Snow:“640-660之间?!?br />
    Lee:“恭喜恭喜,你上人民大学肯定没问题了!”

    Snow:咦,你怎么忽然改网名了?

    Lee:之前那个太俗。

    Snow:没觉得啊,挺好的。

    李牧正想回复,Snow发来信息:“我妈叫我出门,改天再聊!”

    李牧眼看那个粉花小企鹅变成黑白色沉入一片离线好友列表之中,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蛋疼了半分钟,便又重新投入到了外挂的开发之中。

    下午五点半,李牧将进度保存,对赵康说道:“我今天回家吃晚饭,你呢?”

    赵康揉了揉眼睛:“我也回家吃?!?br />
    ……

    印象中,李牧第一次与爸爸喝白酒,是自己大学毕业之后的事了。

    那一次是他决定要去燕京发展,离开家、远走一千多公里,那时候没有高铁,省城到燕京的机票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普通的硬座,叮叮咣咣要开十几个小时,父母心里不太乐意独子远游,但爸爸考虑几天之后,还是尊重了李牧的选择。

    那天晚上李牧和爸爸都喝醉了,他犹记得那天夜里,自己在被窝里流泪发誓,一定要在燕京闯出个人样来,但起初几年的生活也没比狗强多少,住地下室、住群租房、不停的换工作,不停的搬新家,不停的被北方的黑中介坑来坑去……

    这一世,因为李牧的重生,把爷俩第一次白酒杯碰撞的日子,提前了整整四年。

    李爸把80年代开始珍藏的泸州老窖拿出一瓶,据说一共只有两瓶,李爸早有打算,一瓶留到李牧结婚那天喝掉,另一瓶,留到李牧有孩子的那天。

    不过今天高兴,提前开了一瓶。

    爷俩的酒量都不错,再加上实在是开心,一瓶酒平分,谁也没醉,反而又让老妈跑出去买了几瓶啤酒接着喝。

    酒桌上,李牧说了要报考人民大学的决定,爸妈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会不会太冒险了,但李牧坚持说有信心,以至于喝了点酒的李爸心情更好,高声说道:“好!年轻人就是要有放手一搏的魄力!爸爸支持你!”

    酒过三巡,李牧忽然说道:“爸,西岭煤矿好像也快枯竭了吧?效益一天不如一天,你有什么打算?”

    李爸诧异的看了李牧一眼,打着哈哈道:“没事,你老爸怎么说也是二十多年的技术员了,有一技傍身?!?br />
    “江南煤矿很少?!崩钅恋档溃骸昂V菀簿椭挥形髁胝庖桓雒嚎?,要是西岭煤矿不行了,爸爸你的技术在长江以南怕是没什么机会的?!?br />
    华夏的煤矿分布,绝大部分在北方,长江以南的煤矿很少见,李牧说的也很现实,上辈子老爸下岗之后想过要去西北煤矿打工,但终因离家太远,最后选择在本地找了个建筑队出力。

    李爸是比较传统的男人,爷爷奶奶还在乡下生活,妈妈也有外公外婆要照顾,他没法丢下这些,自己去外地打工。

    李牧的话,让李爸陷入了沉思,他发现,儿子真的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现在已经能够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跟自己讨论问题了。

    “估计西岭煤矿撑不了多久了?!崩畎衷静蛔急父钅了嫡庑?,但也意识到,现在的李牧他也不可能瞒得住,“年底我跟你妈有可能就要下岗,不过也没大事,我跟你妈有下岗工资,再打打工补贴一下,坚持几年就能办内退了?!?br />
    李牧微微一笑:“爸,我上大学的所有开销,我自己会想办法赚出来,您和妈不用操心这些,我之所以说这些,是不希望你们等到下岗之后还要瞒着我,为了补上收入的缺口,再出去辛苦打工?!?br />
    李爸顿时愣了,李妈诧异问道:“你净瞎说,上大学要多少钱你知道不?我跟你爸都算过了,在省城上大学,学杂费、生活费、来回家的路费,四年没五万块钱怕是下不来的,去燕京,怕是没六七万都下不来吧!”

    李牧便道:“我会想办法的,现在互联网很火爆,不少人都赚了大钱,我一直在业余研究,觉得自己也可以的?!?br />
    “啥网?”李爸皱了皱眉:“互联网?就是你们花钱去网吧玩的那个吗?”

    “嗯?!崩钅恋懔说阃?。

    “那不是给网吧送钱吗?”

    李牧笑道:“给网吧送钱,送的是机器和网络的使用费,赚钱是在网上赚其他人的钱,这不矛盾?!?br />
    “别让人给骗了,这年头到处都是骗子?!崩盥杳飨圆幌嘈?。

    李牧也是想打个预防针,所以也没说的很肯定,便笑道:“哎呀,反正也没成本,我试试,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无非就是一点上网费?!?br />
    “这倒是?!崩畎趾攘丝诰?,对李牧说道:“反正这个暑假你想怎么折腾都随你,缺钱就找爸妈,咱家虽然没什么钱,但好歹第一年你的学费生活费是没问题的,剩下的爸妈也会想办法?!?br />
    李牧也没多说,微微点了点头,倒了一杯啤酒,和老爸碰了碰,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