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后的估分,主要考验学生的记忆力,在老师公布出正确答案之后,学生依靠自己考试答题时的记忆,去大概估算自己的分数。

    这种估分在理科科目上的准确率比较高,但文科要稍微差一些,对李牧他们这种理科生来说,估分最大的偏差就是语文,其次是英语,语文的阅读理解和作文没有标准答案,很难估准,而英语大部分都是选择题,估分相对还算容易,偏差一般就出在作文题上,作文一共25分,所以偏差也不会太大。

    李牧的语文、数学以及理科综合是根本不用估分,他明确知道自己那三门一共考了486分,所以他熬了一个上午,就是在等最后的英语试卷估分。

    十一点钟,英语老师迈步进来,心急火燎的带着大家把正确答案过了一遍。

    李牧的记忆力很好,那天他答过的题、做过的选择,一个都没有忘记,所以拿到正确答案之后,他便开始认认真真的在心里核对。

    越是往后,李牧的心情就越是激动。

    听力题,全对!

    单选题,全对!

    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以及短文改错,全对!

    也就是说,不算作文,李牧的英语就已经有125分入账!这个完美的分数甚至把李牧自己都惊住了。

    他之前不敢太乐观,估计自己大概能考到120-130分之间,可是现在看来,英语最次也能考到140分!

    自己的作文,好歹也是把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种后世的官方口号都提前搬出来了,这25分的题目,怎么说也能得个15分吧!

    激动之余,李牧做了一道简单的算术题。

    486+140=626分。

    626是什么概念,以南苏省历年的分数线来看,626分都是妥妥的重点大学了,任何大学的投档线都能过,不过,这分数想上燕大、清华、复旦、人民大学这种超一流的学校,还是有些悬。

    但是,李牧脑海里掌握着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当初自己那一届的高考,由于学生普遍在英语上有些发挥失常,所以分数线是历年最低,再加上学生报志愿时谨慎,所以真正的顶尖重本,填报人数反而是历年最低。

    燕大、清华李牧是不清楚,但由于知道苏映雪一直希望去人民大学,所以他对人民大学有过特殊的关注,今年人大在本省的理科录取分数线比往年偏低,是615分,而且由于今年考生填报志愿都非常谨慎,所以人大只要考过分数线就一定能录??!

    自己最低626分,报人大是绝对妥妥的。

    苏映雪当年上的是人大经济学院,主修经济学,这个专业是人大几个热门专业之一,李牧的分数可能选不上热门,不过也不要紧,只要服从专业调剂,总会有一个专业录取自己。

    对李牧这种满脑子都是惊世骇俗金手指的超级BUG来说,最不重要的就是学什么专业了,哪怕让自己去学哲学,李牧也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打定主意,李牧便在心底决定,第一志愿就报人大的经济学,没准就走狗屎运和苏映雪在一个院系,其次的院系是金融学、国际法学以及社会心理学这几个专业,到时候选择服从专业调剂即可。

    全班同学都以为李牧想报考人大只是一个笑话,但是没人知道,在英语估分结束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估分结束,大家还有好几天的时间考虑志愿,同学们都开始交头接耳,询问彼此对志愿填报的意愿。

    班长陆耕宇走上讲台,大声说道:“同学们,下周一的下午既然要来学校交志愿,那咱们干脆在周一晚上搞一个同学聚会,就当做咱们班的散伙饭了,大家说怎么样?”

    一群高三的学生蛋子,从未离开过海州去外地生活,所以一直也没有开过什么同学聚会,不过一想到很快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不少同学当即热烈的答应。

    其实高三的离别情怀从两个月前就开始了,大家都买了各种各样的同学录,找其他同学给自己写一些祝福语之类的,只是重生后的李牧并没有赶上。

    高考的紧张,让全班五十多人都短暂性的忘记了即将到来的离别,但班长这么一说,少年间那份惜别的伤感瞬间如打开的闸口,喷涌而出。

    有些女孩子已经和自己的好友抱在一起默默流泪,男孩子一想到即将各奔东西,也都不由红了眼睛,李牧想起朴树的那首《那些花儿》,尿性的伤感也开始在心底滋生,不过片刻之后,他打了一个激灵,瞬间将那些负面的伤感甩到一边。

    高中毕业、大学毕业、工作后辞职、跳槽再辞职再跳槽,上辈子的李牧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离别,这种高中毕业的伤感,重生回来的他并不是很有感觉,刚才唯独伤感的是,毕业之后,不可能再和像苏映雪这样的花儿在一个班级里学习、生活,不过这他妈也不要紧啊,自己不也要报考人大么?妥妥的可以考上??!

    既然以后和花儿生活在一个校园里,那还伤感个蛋。

    此时,班长说每人合资五十元,吃饭、唱歌一条龙,到时候多退少补,大家也都没有意见,此刻已经开始统计愿意参加聚会的人名,统计到李牧的时候,全班五十几号人已经有差不多四十个在名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李牧拿过名单看了一眼,见苏映雪也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当即便大笔一挥,签字同意。

    随后李牧便拿着志愿填报单匆忙的离开了学校,他也没回家,反正爸妈都在上班,只是在校门口的电话亭,给西岭煤矿的总机连续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接妈妈工作的财务科,一个接爸爸工作的测量组。

    电话中,李牧语气平淡的把自己估分的情况告诉了父母。

    626到630之间,李牧没把握英语作文考满分,所以稍微谨慎了一些,要客观点来说,他理论最高分值是英语150,总分636,机会也并不能算渺茫,就看阅卷时审批作文的老师有没有超前的时代感了。

    不过,即便是这个谨慎的估分,也是把爸妈给彻底震惊了。

    爸妈都在电话里反复询问自己是不是在开玩笑,当李牧说出有九成把握的时候,妈妈在电话里的表现是喜极而泣,爸爸沉默了半晌,只说了一句:“晚上回家吃饭,咱爷俩喝两盅?!?br />
    李牧原本还不觉得这个考分有多震撼,但感受到父母那份激动,他的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自己如果真的考上人大,能让爸妈至少开心四年,这四年,无论他们在做什么,只要他们想到自己的儿子正在华夏排名前五的重点大学深造,怕是他们都会笑出声来吧。

    交了话费,李牧走出电话亭,在门口的冷饮摊上买了一瓶冰镇可乐。

    正午的烈日灼热,让人睁不开眼,一口冰凉的可乐下肚,沁人心脾,高中时代的自己,在这种时候,能买一瓶冰镇饮料,口袋里揣着十块钱到有空调的网吧里坐一个下午,应该就是最幸福不过的事情了吧。

    李牧兀自笑着摇头,现在的自己,已经远不是可乐和网吧能够满足的了。

    身边不少学生已经开始往外走,唯独李牧自己一动不动的站在母校门口,认真打量周围。

    这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那个名叫晨光的文具店,那个名叫三元炒菜的小餐馆,那个每日只会制造噪音的小琴行,一切都和上辈子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但惟独自己已经开始改变人生的轨迹,大学的事情搞定了,未来俩月,自己剩下的事情就是赚钱了!

    赚钱,石器霸主!

    李牧顿时从唏嘘中惊醒,拔腿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