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网络游戏,其实从2000年开始就已经在国内初现端倪,而且一上来就比较红火。

    现在最火的网络游戏,应该还是《石器时代》,不过今年年底开始,陈天乔那才真叫一个牛逼,凭借一款韩国三流网游,很短的时间就在国内缔造了一个网游的巅峰,没几年的功夫竟然成为了华夏首富,那个让他身价亿万的网游,现在应该开始做上线前的最后测试了吧?

    没错!就是《传奇》!

    李牧当年也是个传奇迷,大学开学没多久,他在同学的介绍下开始接触《传奇》,一下子就被这款游戏迷上了,上大学之后的学业并不紧张,他也经常和室友一起玩,一个战士号一直玩到05年大学毕业,后来因为外挂实在太猖獗,许多玩《传奇》的老朋友都放弃了,胡文浩也就不再玩了。

    现在想来,《传奇》那种漏洞百出的游戏,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找BUG刷钱、刷东西,甚至编写外挂,都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而且,这东西是非常有利润空间的。

    只是,此时此刻,《传奇》应该还没有上线,如果没记错,上线是九月份的事情,经历了两个月的免费阶段,《传奇》真正开始收费,大概是今年11月到12月才开始。

    李牧仔细回想了一下,《传奇》的真正火爆,其实还要等今年年底,而且,《传奇》的第一款外挂,貌似也是今年11月才出现的。

    印象中那所谓的第一款外挂,其实只有免蜡一个功能,说白了就是自动开视野,玩家不需要再买蜡烛,但即便只是如此微弱的一个功能,在短时间内的普及率也几乎达到了九成以上,由此可见,传奇玩家对外挂的需求是极其强大的!

    只不过,想靠着《传奇》赚钱,还要耐心再等上几个月,不过眼下的《石器时代》,对李牧来说是一个机会。

    和《传奇》、《奇?!芬谎?,《石器时代》也是外挂极其泛滥的一款游戏,当年李牧看过一则新闻,一个名叫“阿贝外挂”的外挂工作室,靠着经营《石器时代》的外挂,一两年的时间内,创造了一条价值千万元的产业链。

    “阿贝外挂”的人再厉害,他们也只是当代的程序员,而自己,有后世的眼光、后世的技术,自己只要找准游戏玩家的需求点,那么赚钱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

    被陈婉这么一提点,李牧瞬间便想出了赚快钱的方法,而且可行性非常之高,也是出于心情激动,他才下意识的握住了陈婉的手。

    此时的陈婉被李牧这么握着,心底慌乱的很,虽然年纪大了李牧三岁,但要论起跟异性接触的经验,陈婉几乎为零,跟李牧这种好歹处过几个女朋友,而且至少都通杀过的老男人是没法比的。

    可李牧是真心感谢陈婉的提醒,游戏这两个字,如同当头棒喝,一下子打醒了自己。

    自己是十余年的互联网人,一直坚信一个理念:最能刺激男性网民虚拟消费的永远只有两样,一个是色晴,另一个,就是游戏,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与淘宝那种以钱换物的电子商务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李爸见李牧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占人家女孩子便宜,不由咳嗽两声,也是觉得面上无光,自己这个儿子,手段还是嫩了不少??!

    李牧这才收回手来,为了掩饰心里的尴尬,打着马虎眼道:“婉姐刚才说到游戏,看来婉姐对现在的年轻人了解很不少嘛!”

    陈婉刚才还有些酡红的脸上立刻就拉了黑线:“什么叫我对现在的年轻人了解不少?我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好嘛!”

    气鼓鼓的陈婉胸前一阵起伏,李牧电光火石间的一瞥,心中就发出两字赞叹:“有料!”

    陈婉此时又说:“我自己就挺喜欢玩游戏,CS、红警我都会玩一点?!?br />
    “噢,单机游戏……”李牧点了点头,好奇问道:“网游你玩过吗?”

    陈婉摇了摇头:“我同学有人在玩,叫什么石器时代的,据说人气火的很,我还没试过?!?br />
    李牧调侃一笑,“人气高是因为对手还没出现,一旦对手出现,它就要走下坡路了?!?br />
    《石器时代》和《传奇》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不过,虽然《石器时代》现在已经运营的半年,商业化的外挂也已经出现,不过,李牧有把握,以自己的实力,眼下靠《石器时代》赚点钱也不是没有机会。

    等到九月底,自己就可以第一时间开发出传奇的商业外挂,在《传奇》这个超级网游商业化之前,就抢占先机。

    心里有了方向,李牧也就轻松多了,与陈婉聊了半天,旁敲侧击了一些她的情况。

    陈婉是沪市复旦大学新闻专业大三的学生,开学升大四,家里在海州做生意,独生女。

    至于是否单身,李牧只用一句话就套了出来:“婉姐这么漂亮,铁定是复旦大学的?;慌芰?,男朋友肯定也是校草级别的吧!”

    “我不是什么?;?,也没有男朋友!”

    李牧眨眼一笑,表情里带着几分贱兮兮的模样,陈婉意识到他是在套自己的话、问自己的感情情况,心里大呼,这小子简直太贼了。

    李牧心里若有所思,怪不得陈婉后世会成为省电视台的主持人,原来是学新闻专业的,至于她的家庭情况,虽然她没有说的很详细,但估摸着家里的生意规模不小,到2015年他父亲因为非法集资被判刑的时候,涉案金额就已经达到了好几十亿人民币。

    现在的李牧,口袋里只有十块钱,也没有真正的实力去改变陈婉的生命轨迹,不过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从长计议。

    吃完饭,陈婉执意要打车送李牧一家三口回家,不过李牧拒绝了。

    他不想再麻烦陈婉,就借口四个人坐着太挤,先把陈婉打发回家了。

    现在海州的出租车起步价才三块,车型选用的不是两厢夏利就是长安奥拓,车小的可怜,坐四个人的话,后排确实受罪。

    陈婉无奈,临别前专门要走了李牧家里的座机电话,说以后有时间找他玩,李牧爽快的给了,其实他早就打算,走的时候得问陈婉要个电话,自己不能跟她断了联系。

    李牧说完自家座机,刚想要陈婉的号码,只见陈婉掏出一个小小的记事本,从中间抽出一支迷你圆珠笔,在纸上给李牧写下了一串数字。

    “这是姐姐的手机号,没事给我电话,最近这段时间姐姐都在海州?!?br />
    “好的?!崩钅两庸缁?,小心的装进口袋。

    回家的路上,妈妈和李牧坐在后排,她握着李牧的手,心有余悸的说:“小牧,今天妈妈接到电话的时候,快被吓出心脏病了,幸亏你人没事……”

    “是啊?!崩畎肿诟奔菔坏奈恢蒙?,侧头说道:“这次是万幸,以后你出门一定要小心点?!?br />
    李牧点头如捣蒜,心中满是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