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拉里·佩奇无比苦涩的表情,李牧在某一个瞬间,还真动了一点点的恻隐之心。

    讲道理,真不该往死里欺负老实人。

    自己想要10%,人家这次来也很上道的给了10%,这不就一拍即合、皆大欢喜了吗?

    可自己看见人家老实、知道人家怂,就准备临时加码,张口就要15%,坐地起价,这事儿确实有点残忍。

    可是,这种念头仅过了一瞬间,就彻底烟消云散。

    在资本市场上,哪有什么理可讲?

    真正到了资本市场上,连法律都不那么的好使,否则也不需要那么多监管部门与机构的存在了。

    而且话说回来,不是所有被欺负的都是老实人,也不是所有技术宅都是老实人,那些面相无害的更不是什么老实人。

    乔布斯早些年也因为同股同权而被董事会欺负,他是老实人吗?

    Robin和马总都算是最早期的技术宅,他俩是老实人吗?

    马克·扎克伯格长得就像是在学校里谁都能欺负两下的可怜虫,他是老实人吗?

    换句话说,资本市场里哪来的老实人?在这找老实人,跟去美国找野生大熊猫的性质一样,这东西压根不在这儿产??!

    卸下短暂的道德负担之后,李牧打量着仿佛被抢了老婆一般哀愁不已的拉里·佩奇,微微一笑,忽悠道:“拉里,牧野科技入股谷歌,会立刻给你们带来三个巨大的利好消息:

    第一,搜索流量激增,谷歌的核心业务立刻迎来指数级增长;

    第二,资本市场对谷歌的前景会更有信心,因为最有可能威胁到你们的行业巨擘,即将成为你的盟友;

    第三,谷歌在搜索引擎领域的行业优势将更加稳固,雅虎也好、微软也罢,只要谷歌有我在,他们两个都不会威胁到谷歌的发展?!?br />
    李牧说完这些,眼看着拉里·佩奇积郁的表情有了些许缓和,便知道说中了他的心坎,随后李牧坐直身体,稍稍向着拉里·佩奇所在的方向倾斜些许,以好友推心置腹般的语气说道:“拉里,想一想,这三点对谷歌来说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谷歌将成为搜索引擎中的牧野科技,意味着谷歌的估值将快速提升,意味着你明年的上市计划,会取得更好的资本市场估值,你们现在低价转让给我15%的股份,看似你们短线损失了一部分利益,但是你想想,有我在,明年你们IPO,市值至少比预期提升50%,我赚钱,你们更赚钱,这就是合作共赢的意义?!?br />
    拉里·佩奇沉默良久,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心里很有一种被敲诈勒索的愤怒,但拉里·佩奇心里也明白,李牧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接受他的条件,对谷歌来说意味着更好、更快、更安全的未来发展空间,长久来看,这是一桩非?;愕穆蚵?,接受它,谷歌未来五年可保证行业第一的位置不受影响,雅虎想自己做搜索,微软也想自己做搜索,对谷歌来说,这些都是巨大的潜在威胁,但如果李牧站在谷歌身后,雅虎和微软又算得了什么?

    雅虎的流量已经远远比不过牧野科技,而微软虽然在底层软件上有巨大的用户群体,但底层软件毕竟离用户的正常需求太远太远,跟YY比用户粘度以及用户转化,微软简直就是渣渣,如果谷歌能够拿到牧野科技的流量支撑,那么这两大对手将来都不足为惧。

    想到这儿,拉里·佩奇开口道:“李总,15%个百分点,我一个人是做不了主的,麻烦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回去跟谷歌的董事会一起讨论?!?br />
    李牧点了点头,笑道:“讨论没问题,但速度要快一点,我没有太多时间耗在这里等谷歌的决定,所以请在24个小时内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br />
    “24个小时?”拉里·佩奇有点没底。

    对他自己而言,他已经认栽了,他愿意接受李牧劫匪一般的要求,从而换取谷歌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但他不确定董事会的其他董事、股东会否答应,毕竟大家要稀释15%的股份给李牧,而且是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这等于是大家一起割肉喂给李牧。

    对谷歌创始团队来说,割肉的感觉还不是非常的痛,但对刚进入谷歌不久的股东来说,这就很肉疼了。

    打个比方,谷歌现在估值大约在100亿美元左右,假设有一个股东在几个月前以80亿美元的估值,入股谷歌10%的股份,这10%的股份一共耗费8亿美元,现在,他还没有赚到钱,就必须要把10%股份中的15%拿出来,以60亿美元的估值卖给李牧,这也就是说,他必须要拿出1.5个百分点,来换取9000万美元现金,可这1.5个百分点,是他刚花了1.2亿美元买回来的。

    对这样的股东来说,直接亏损三千万美元还不算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谷歌很快就要上市,这个时候,所有的股份都是异常珍贵的原始股,有可能上市半年之后谷歌市值就会突破400亿美元,到那个时候,1.5个百分点就是6亿美元市值。

    一边是把1.5个点拿在手里,等上市之后有机会达到6亿美元的市值;一边是把1.5个点被迫以浮亏3000万的价格转手给李牧,一般人还真的很难被说服去选择后者。

    李牧也知道拉里·佩奇想要说服谷歌所有的股东不容易,于是他对拉里·佩奇说:“拉里,告诉你们的所有股东,不要把我想象成在崎岖山路里拦路抢劫、威胁你们说如果不拿出一笔买路财,你们就不得通过的劫匪,而是要把我想象成拥有一条私人高速公路的老板,你们原本只能在崎岖山路里艰难前行,但现在我给了你们第二个选择,这个选择就是支付给我一定的费用,我可以让你们从我的高速公路上快速前行,这个选择权在你们,所以,你们唯一要做的决定,就是选择继续在山路中蹒跚前行,还是直接开上我这条高速公路?!?br />
    拉里·佩奇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李牧这个比喻确实很恰当,谷歌确实从来都没有被逼着必须跟李牧合作,李牧只是给了谷歌一个价格昂贵,而谷歌在内心深处又确实不愿错过的选择。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回去跟谷歌的董事会再好好沟通一下了。

    不过,时间窗口只有24个小时,拉里·佩奇有些担忧,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否让董事会接受李牧的这个要价。

    于是,拉里·佩奇匆忙站起身来,对李牧说道:“李总,时间紧迫,我得先告辞了?!?br />
    李牧点点头:“我等你消息?!?br />
    拉里·佩奇道:“OK,我会在24小时之后给您最终的答复?!?br />
    ……

    拉里·佩奇告辞之后,李牧立刻开始做两手准备。

    如果谷歌接受要价,皆大欢喜,自己也不用抽调精力去跟他正面开战;

    如果谷歌不接受要价,以自己的脾气,绝不会退而求其次再接受10%,那就大不了跟谷歌刚一波,为了保持自己说一不二的原则、为了搜索引擎市场未来的巨大红利,自己都必须要跟谷歌刚这一波,哪怕一时半会刚不死他,也要刚他个半残!

    于是,李牧针对第二种情况,梳理了三个方案。

    第一种,直接找Robin,明确要求他向牧野科技开放百度所有搜索引擎的专利、技术。作为回报,自己会跟他划分地盘,自己可以把华夏市场,甚至中文搜索市场都留给百度,自己拿剩下的,毕竟自己也是百度的股东,不可能把百度逼上绝路。同时,自己也要给robin一定的红利,他开放所有的专利技术之后,自己会成立一个牧野搜索的子公司来做搜索业务,全部资金由牧野科技支出,但给百度20%的股份份额作为补偿,然后让百度来分担部分运营开发的工作,缓解牧野科技的技术压力。

    这样一来,百度就成了牧野科技的雇佣兵,跟着自己向谷歌发动进攻,然后分享战争红利;

    第二种,跟雅虎或者微软合作,既然这两家公司都有兴趣做搜索,那么谷歌就是大家共同的敌人,到时候牧野科技可以跟这两家公司其中之一合作搜索引擎业务,牧野科技提供流量支持,对方提供技术和硬件支持;

    这种模式,等于李牧寻找一个分量足够的战略盟友,双方共同出兵、协同作战来进攻谷歌,好处是可以较大程度上减轻牧野科技多线作战的压力,缺点是要出让的利益空间较大,至少要达到40%,甚至49%;

    第三种,是自己干脆搞一个搜索引擎联盟,自己可以把百度、微软、雅虎甚至其他有兴趣的互联网公司都拉进来,大家一起成立一个全新的公司、一起开发一个搜索引擎出来、一起去推广这个搜索引擎,这个搜索引擎首要任务是干掉谷歌,等谷歌被干掉之后,大家再坐享利益;

    联盟的模式,可以最大程度减少牧野科技在搜索引擎上的兵力投入,多家联合也能加快搜索引擎的发展速度,提升搜索引擎的核心竞争力,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参与的人越多,分出去的蛋糕就越多,最后落在自己手里的,恐怕就没多少了,不过饶是如此,也必然比拿谷歌10%的股份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