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1美国站?”

    李牧没想到劳伦斯竟然会对自己的3321感兴趣,他还以为美国人根本不知道3321。

    在李牧的感觉里,美国人关于自己,知道的最多的应该就是YY以及天堂小镇,其他的最多能知道淘宝网和支付宝,但是像3321这种完全的慈善项目,美国人知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劳伦斯见李牧的表情惊讶,认真的说:“我研究过你的3321,我觉得这种商业模式实在是太有新意了,虽然还是现实中的服务交易,但是却能放在互联网上来实现,这种模式非常棒,而且这个项目对美国大学生的意义也非常大?!?br />
    李牧好奇的问:“劳伦斯校长,你觉得美国大学生需要一个3321这样的兼职平台吗?”

    “需要!”劳伦斯认真的说:“你可能以为美国的经济很发达,教育也很发达,美国的大学生不会像华夏大学生那样,存在较为普遍的经济困难,但其实,美国的大学教育体系是非常商业化的,美国大部分的大学都是私立大学,学费非常昂贵,平均一年至少需要几万美元,可是据我了解,华夏的绝大部分大学都是公立大学,一年的学费甚至不超过一千美元,这其中的差距实在太大?!?br />
    说着,劳伦斯又道:“美国大部分的大学生是拿不到全额奖学金的,昂贵的学费对学生本人,对他们的家庭来说,都是一笔昂贵的开支,有相当一部分大学生家庭无力支撑读大学的费用,以至于他们只能通过银行贷款来完成学业,这在美国大学生群体里非常普遍?!?br />
    李牧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这么说来,美国大学生勤工俭学的比例应该很高?”

    “没错?!崩吐姿顾担骸按蟛糠值拿拦笱蓟嵬ü嬷肮ぷ骼辞诠ぜ笱?,有的运气好些可以拿到学校安排的岗位,但是更多的则需要在社会上找寻合适的工作,大部分是在餐厅里打工,也有不少学生兼职给中学生做家教,但是这块市场很混乱,供求双方缺乏一个畅通的沟通渠道,所以我觉得3321那种模式实在是太合适了,如果把它拿到美国市场来,一定能为美国大学生创造一个非常优质的兼职渠道?!?br />
    李牧说:“3321是一个庞大的线上线下项目,我虽然也很希望能够让它在美国开花结果,但是以目前牧野科技在美国的团队规模和工作量来看,实在是没有能力承担这么庞大的项目?!?br />
    李牧说到这儿,停顿片刻又道:“如果校长先生真的想在美国尝试3321的模式,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合作?!?br />
    劳伦斯急忙问他:“怎么合作?”

    李牧说:“由我来负责搭建3321美国站,提供全套的技术支持,然后我个人投入两百万美元的启动运营资金、提供一支小规模的运营团队,然后由哈佛来提供运营推广所需的大部分人员,我们双方一起合作,先从剑桥市以及波士顿的大学开始起步,然后慢慢扩散到马萨诸塞州,关于这个项目的盈利,我分文不取,全部由哈佛来支配?!?br />
    劳伦斯一听这话,顿时兴奋的连连拍手,脱口道:“太好了!哈佛也并非为了依靠这个项目盈利,我们也希望能够像你在华夏做的那样,建立起一个商业化的慈善基金,在帮助学生兼职创收的同时,又能够为基金提供资金积累,然后再用这笔钱去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学生,这样的模式才是真正健康的模式?!?br />
    李牧说:“那我们就一起成立一个慈善基金吧,3321美国站在扣除所有的运营成本之后,剩下的全部收入都投入到基金会里?!?br />
    劳伦斯激动的说:“这就是我最希望的结果!基金会的名字我都想好了,李牧和哈佛慈善教育基金会,你看如何?”

    李牧摆摆手,谦逊的笑道:“华夏人信奉儒家思想,不是太喜欢张扬,所以还是不要把名字写在基金会的名字里了……”

    这时候,谢怀儒开口说道:“李牧,俗话说入乡随俗,美国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是以人名命名的,基金会也是一样,比尔盖茨的基金会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李牧摇了摇头:“没了解过?!?br />
    谢怀儒笑道:“就叫‘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是他们夫妻俩的名字?!?br />
    说着,谢怀儒一脸认真的说道:“这不是在国内,该高调的时候尽管高调,越高调越符合美国人的主流价值观,否则如果你过分低调,反而会引起反效果?!?br />
    李牧略微思考了一下,觉得谢怀儒说的也有道理,这是美国,不是在国内,如果在国内,自己把公司名称起为“李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怕是要被人骂死,如果把3321助学基金称为“李牧助学基金”,怕是也一样会引人反感。

    甚至在李牧的印象中,国内还没有企业家敢玩的这么直接。

    但是对美国、日本这样的国家来说,他们非常习惯于用名字来为自己的企业、基金命名,美国人也不会觉得这有任何的浮夸,反而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3321美国站如果落地,本身就是在美国市场上进行推广以及运作,如果与哈佛成立慈善教育基金的话,这也是一家注册于美国的基金,而且毫无疑问的是,这个基金将为自己在美国市场收获大量的支持和认可,对自己以及自己的企业未来在美国的发展都大有裨益,如果基金会名字里有自己的名字,那么这种关系自然是显而易见,如果没有的话,想针对这一块做点文章就麻烦得多。

    思前想后,李牧做出决定,端起酒杯对劳伦斯说:“校长先生,预祝我们合作愉快?!?br />
    劳伦斯格外开心,同样端起酒杯与李牧碰了碰:“合作愉快!”

    与哈佛共同运作3321美国站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李牧答应劳伦斯,自己回国之后就立刻从3321中抽出一支运营团队到美国来,同时也从负责给3321做技术支撑的牧野科技里抽出一支维护团队,两支团队到美国之后,就可以立刻着手3321美国站的相关工作。

    劳伦斯对李牧这种高效率的安排自然是一万个满意,按照这个速度,搞不好3321美国站就可以压着2002年尾巴上线了,稍微慢一点的话,2003年初也必然可以上线。

    李牧也很高兴,没想到自己除了能对美国做商业输出,竟然还意外发现了一条门路,向美国做慈善输出。

    所谓的慈善输出,倒不是自己要给美国人捐款,而是要把3321的模式带到美国来,让美国大学生自己赚钱,同时自己给美国的教育事业捐款,而李牧则可以通过这个项目,在美国市场收个信仰,一举多得。

    劳伦斯对这件事格外重视,当场就安排了谢怀儒专门与李牧进行对接。

    李牧满足了劳伦斯的这个愿望之后,自己心里的私心也开始作祟,他对劳伦斯说:“校长先生,我有个私人请求,还希望你能够答应?!?br />
    劳伦斯急忙说道:“你尽管开口,能效劳的我一定答应!”

    李牧笑道:“我的母校人民大学与贵校的交换生合作就快要启动了,人大的综合实力比哈佛差了不少,还希望贵校能够对这批交换生多加照顾,更希望将来两个学校之间,能够把这种交换生的活动长期开展下去?!?br />
    劳伦斯当即笑道:“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哈佛一定会为人民大学的交换生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便利条件与支持?!?br />
    说着,劳伦斯指着谢怀儒道:“这些事情你也可以跟安迪对接,本身这个交换生计划就是他提出来的,具体的操作也一直是由他在负责?!?br />
    李牧惊讶的看着谢怀儒,问他:“谢校长,跟人大的交换生计划是您提出来的?”

    谢怀儒的笑容带着几分不自然,不过这种神情转瞬即逝,他调整过来之后,笑着对李牧说:“哈佛对能够培养出你这种天才的学校非常感兴趣,也很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下人大的其他学生?!?br />
    李牧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感谢你谢校长,感谢你给人大学生提供的这个难得的机会?!?br />
    谢怀儒笑道:“我们也希望能够学习一些经验,希望将来也能够培养出一个像你一样的杰出青年?!?br />
    李牧微微一笑,指着身边的马克·扎克伯格说道:“马克在路上的时候跟我聊了一些,他个人也在尝试一些创业的Idea,我觉得哈佛将来可以成立一支基金,专门用来支持在校学生创业?!?br />
    谢怀儒看了马克·扎克伯格一眼,笑道:“这件事,将来我会跟校方提一下?!?br />
    马克·扎克伯格见李牧跟谢怀儒在谈论自己,但是因为不懂汉语,不知道他们两人到底聊了些什么,憋了半天才抓住机会,低声问李牧:“李先生,你刚才跟谢校长在讨论我?”

    李牧点点头,笑道:“我在跟他说,你在尝试着一些创业的Idea,希望哈佛可以成立一支基金,专门支持你这种学生创业,支持你们去实现你们的Idea,没准就能孵化出一个价值几百上千亿美元的大项目?!?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