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整个硅谷风投都在眼巴巴等着跟李牧会面的时候,李牧主动去拜见了正好与自己一样,此刻正在硅谷的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

    在李牧眼中,拉里·佩奇对这个世界的贡献,要比乔布斯更大也更深远,后者虽然创造了许多让人惊艳的产品,但前者却是真正改变了世界。

    搜索引擎对互联网的贡献是极大的,它极大程度提升了人们在互联网上的信息搜索效率,以这为基础,它提升了人们使用电脑时的几乎所有效率。

    学习效率在提升、工作效率也在提升、甚至是游戏效率也都在跟着提升,就像是未来百度彻底融入华夏网民的生活一样,谷歌融入的,是世界网民的生活。

    谷歌是一家崇尚技术的公司,这一点和拉里·佩奇本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对日常网民来说,可能并不清楚谷歌究竟有哪些牛逼的地方,但作为程序员出身的李牧,相对于普通人来说,要更了解谷歌。

    强大的技术积淀、专利沉淀让谷歌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技术实力最强大的互联网公司,而且它的技术应用之广泛,已经远超普通用户的目视范围,不过在当下,谷歌的市值还比不上如日中天的牧野科技。

    李牧崇拜拉里·佩奇,而此时的拉里·佩奇也一样佩服李牧。

    从创建谷歌开始到现在,拉里·佩奇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技术层面有诸多影响深远的创新,但商业化层面,比牧野科技还要差上几个Level。

    李牧提前到了与拉里·佩奇约定好的餐厅,等了约莫十分钟,29岁的拉里·佩奇到了。

    初次见面,李牧心里格外紧张,但好在表面还很镇定,而拉里·佩奇的表情却透着几分无所适从的紧张感。

    在面对李牧的时候,拉里·佩奇确实没什么底气,自己比李牧大了将近十岁,但李牧的身价却比自己高得多,谷歌现在的估值不过百亿美元左右,而牧野科技的估值已经至少在两百亿美元以上,除此之外,李牧手底下还有一个牧野游戏,这个公司手里掌握着眼下正爆火的《天堂小镇》,更吓人的是,李牧还有一个在华夏足以媲美亚马逊的淘宝网,如果有权威机构系统的核算一下李牧的身价,他甚至能登上世界富豪排行榜的前列。

    拉里·佩奇心里也不知道李牧为什么主动要见他,在他看来,自己是比不上李牧的,所以自然也不会觉得对方会对自己有崇拜之情。

    李牧与拉里·佩奇握手问好之后,两人对面而坐,李牧非常诚恳的对拉里·佩奇说:“佩奇先生,作为一名谷歌的粉丝,我想见您已经很长时间了,今天终于有机会见面,真是万分荣幸?!?br />
    拉里·佩奇没想到李牧说的这么客气,急忙说道:“李先生真是太客气了,相比之下,我本人更是牧野科技的粉丝,YY作为一款绝佳的产品,我每天都在用,它对提升工作效率有很大的帮助,为我节省了大量的时间,绝对是我用过最好的辅助性办公软件,非常了不起?!?br />
    李牧苦笑一声,道:“佩奇先生,你应该看得出来,YY的本质并非辅助性办公软件……”

    拉里·佩奇急忙说道:“抱歉,实在抱歉,是我的表述有误?!?br />
    说着,拉里·佩奇又道:“YY本身确实是一款完美到不可思议的社交通讯软件,说实话,在见到YY的时候,我始终怀疑这不该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产品?!?br />
    李牧一惊,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拉里·佩奇认真的说:“在我看来,YY的各方面都完美到了不可想象,在我看来,它几乎没有遵循这个时代所有互联网产品的规则,单单是它的视觉设计语言,就超越了现在所有的互联网产品,而且它的交互体验也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用户友好度,也绝非现在的产品可以相提并论的,而且,最重要的是,YY产品功能的高度人性化,凸显了创始人对用户需求有着极其深入的了解,综合起来看,这款产品确实超越了时代?!?br />
    说着,拉里·佩奇看着李牧,带着几分玩笑口吻的说:“能开发出这么完美的产品,证明你的思维模式也超越了这个时代,如果没有你和牧野科技,互联网行业可能还需要五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够达到你的高度?!?br />
    拉里·佩奇的评价让李牧在一瞬间竟然感觉后背发凉,心底的紧张简直难以用语言描述,一方面没想到他会给自己的产品这么高的评价,另一方面更没想到,他会给出“超越时代”这种看似夸张,但实际上又无限接近现实的评价。

    坦白说,李牧在追求产品高度的过程中,并没有考虑过“时代框架”的问题,但经过拉里·佩奇的间接提醒,李牧终于有了“时代框架”的意识。

    所谓“时代框架”,说白了就是这个时代本身应该有的样子,如果出现了超越这个时代框架的东西,那么就会立刻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现在的YY确实是超越时代的,它使用的是多年后腾训用许多年时间、无数个版本、一点点沉淀下来的设计语言、交互方式,以及产品功能,每一个方面都体现了对用户各种需求的深度了解,普通用户没有敏感的行业嗅觉,只会觉得这款软件太好用,但是对拉里·佩奇这样的行业大神来说,他有这样的感觉也并不稀奇。

    如果把一辆2016年的S级奔驰抹去所有品牌信息,拿给2002年的汽车行业去研究,恐怕也会有这样的感受。

    2002年优秀的汽车设计师,即便是奔驰的汽车设计师也会为之震惊,因为他们一眼就能看出,那款2016年的S级奔驰,在进气排气、前后包围、腰线棱角等等方面采用的,完全不是这个时代各大厂商共用的设计语言;

    2002年的底盘调教工程师也会发现,这台2016年的奔驰,底盘之复杂、先进,远超自己的理解,如果再搭配电磁悬挂这种高端的事物,他们更加会怀疑人生;

    2002年的发动机工程师恐怕也会惊讶,为什么这台2016年的奔驰,3.0的排量可以迸发出将近四百个马力的强大动力?而他们的3.2升排量发动机,竟然只有区区220个马力?

    2002年的变速箱工程师同样会惊叹,他们能做出的最顶尖的自动变速箱只有五个前进挡,而且技术不够成熟,换挡响应速度也很慢,可这台车为什么可以做到七个?而且七个档位的切换速度快到惊人,同时又无比顺滑。

    如今的YY就是这样的一款产品,它不但会让普通的从业人员感到绝望,也会让拉里·佩奇这样的顶尖从业人员感觉到分外惊讶,李牧甚至怀疑,会不会有人像拉里·佩奇一样看待YY,同时又比拉里·佩奇的思维要更加跳跃和大胆,甚至会不会有人大胆的假设自己是一个从未来世界回来的穿越者?

    就在李牧紧张不已的时候,拉里·佩奇见李牧沉默不语,开口说道:“在我看来,正因为YY有这么多划时代的进步,才让它成为了一款划时代的产品,就像是第一台彩色相机带给世界的震撼;就像是最早发现青霉素时,青霉素带给世界的神奇功效一样,YY也在震惊和启发着我,让我意识到,原来产品还可以这么做?!?br />
    李牧松了口气。

    拉里·佩奇的思考模式,在思考YY这款产品的时候,已经自动忽略了它有可能来自未来的这个选项,而他的比喻也让李牧心里放松了许多,在自己重生之前,世界上也经常有很多划时代的产品出现,但是无论产品有多强大,世人除了赞叹与效仿之外,并不会去怀疑它来自未来。

    可能YY给业内顶尖人士的感受,就是第一款能够拍摄彩色照片的相机,它颠覆了黑白的影像世界,给了他们极大的震撼,但他们不会真去质疑这款颠覆性产品是否来自未来,只会认真研究这款产品本身,好让自己也能迎头赶上。

    轻松下来的李牧对拉里·佩奇说:“其实谷歌在我看来,也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它的出现让整个互联网世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就像是给了每一个用户一台专门用于互联网世界的哈勃望远镜,让大家能够找到自己想找的,探索自己想要探索的一切?!?br />
    说着,李牧问拉里·佩奇:“佩奇先生,我很好奇,是什么动机,让你产生了创建谷歌的灵感?”

    拉里·佩奇微微一笑,略带几分腼腆的说:“在我22岁那年,我还在斯坦福读研究生,当时我对互联网有着极大的热忱,而且那个时候的互联网整体还在孕育阶段,一切都没有章法,少数人在各自为战,随意的制作一些页面产品填充在互联网世界,就好像尚且还没有诞生图书馆的年代,有许多作者都在写书,但却没有一个图书馆能够把他们的书汇聚到一起?!?br />
    “没有图书馆,读者找书就变得极为困难,所以我萌生了一个创意,是不是可以在互联网上建造一个‘图书馆’,就好像图书馆收藏各种作品然后建出藏书目录一样,我可以把互联网上所有的信息都下载下来,然后去检索这其中的每一个页面,形成一个类似图书馆目录的产品,这样的话,用户想看任何方面的作品,只需要在我的图书馆目录上搜索一下,就会出现所有他想看到的相关作品?!?br />
    李牧惊讶不已的说:“谷歌的创意竟然是来源于图书馆?”

    拉里·佩奇点了点头:“没错,所谓的搜索引擎,最贴切的解释就是‘图书馆+图书目录’,谷歌的程序会持续不断的抓取互联网上的各种信息,把自己打造成是世界上最大最全的‘图书馆’?!?br />
    李牧听到拉里·佩奇的这个比喻,忽然想到了日后的谷歌图书,那个在日后有着两千多万本电子图书的超级线上图书馆,不过在他印象中,谷歌图书的诞生还要再晚一些,于是李牧问他:“佩奇先生,既然你觉得谷歌的初衷和图书馆这么接近,有没有想过,干脆做一个真正的线上图书馆、把尽可能多的纸质图书数字化,然后放在线上供人阅读?”

    拉里·佩奇听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实际上,他已经在今年启动了谷歌图书的秘密计划,没想到这个秘密计划的模式竟然被李牧猜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