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秋被妈妈的话吓了一跳。

    她自然听明白了妈妈话里的内容,她并不惊讶妈妈会插手自己和李牧的事情,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妈妈竟然一手操作了苏映雪出国做交换生的事情。

    赵子秋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急忙追问:“妈,你找苏映雪了??”

    赵子秋生怕妈妈为了自己和李牧的事情,背着自己去找苏映雪,言情剧里这样的狗血剧情她看过太多,无论是妈妈去找苏映雪、告诉她自己和李牧的事情、逼她离开李牧,还是妈妈给苏映雪开一张巨额支票,诱导她离开李牧,自己都无法接受。

    对赵子秋来说,她内心深处自然希望有一天苏映雪能够从李牧的情感世界里退出,但是她无法接受借助其他的外力来实现这个目的,尤其是把家人牵扯进来,那样就算是苏映雪真的退出,自己也很难过心里那一关,最关键还是李牧,如果李牧知道自己家里人在用某种手段让苏映雪离开她,将来的某一天李牧如果知道一切,必然要埋怨自己。

    谢芸听出赵子秋声音中的紧张,宽慰道:“你放心,妈做事自有分寸,我是不可能去找苏映雪让她离开李牧的,哪怕要多费些周折也不能丢了原则?!?br />
    赵子秋急忙问她:“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芸说:“我让你舅舅帮忙,在哈佛发起了一个跟人大合作的小项目,给了人大经济学院大二年级八个交换生名额,然后把其中一个名额给了人大的一名外教,那名外教又把名额给了苏映雪?!?br />
    说着,谢芸又道:“苏映雪现在已经自愿接受这个名额了,妈自然会把事情处理的滴水不漏,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哪天李牧会知道?!?br />
    赵子秋有些莫名焦躁的说:“妈,我心里觉得特别别扭……”

    “别扭什么?”谢芸忍不住问:“你心里过意不去?”

    “有点……”赵子秋抿着嘴说:“心里不由自主的感觉有些羞耻,但是内心深处偏偏又有点开心,太矛盾了?!?br />
    谢芸嘱咐道:“你不用胡思乱想,更不用矛盾,苏映雪去美国是她自己的选择,妈妈只是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自己去做选择,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br />
    说到这里,谢芸又补充一句:“而且她去美国不代表她会和李牧分手,妈妈也不是在帮你解决感情问题,妈妈只是帮你争取一个可以集中精力处理问题的时间窗口,所以能不能把握好这个机会在你自己而不在我,如果半年之后,你跟李牧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那苏映雪从哈佛回来的那天,就是你启程去哈佛的日子,这一点妈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提前告知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

    谢芸道:“妈就不跟你说太多了,很多事情还得你自己权衡和把握?!?br />
    “我知道了妈……”

    挂了电话,赵子秋内心深处的负罪感缓解了不少,不过莫大的压力也接踵而来。

    自己原本是想就这么不图名分的待在李牧身边,反正青春正好,自己有的是时间陪他、等他,但没想到事情败露,以至于妈妈强力插手这件事情,按照妈妈的说法,自己现在只有半年时间,如果半年时间一到,李牧没有跟苏映雪分手,也没有明确跟自己在一起,那自己就必须要离开李牧,这件事肯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就在赵子秋思绪纷乱恍惚之际,一辆奔驰S级轿车停在了赵子秋的身边,车窗放下,坐在车里的正是李牧。

    虽然车就停在赵子秋身边,但最开始的几秒,赵子秋并没有察觉到,而是一个人出神的看着脚尖发呆,直到李牧在车里咳嗽了一声,笑着问她:“傻愣什么呢?”

    赵子秋这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李牧,错愕半秒,随即反应过来,急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从赵子秋一进车里,李牧就看出她的不自然,不仅眼神有些闪躲,坐姿也有些如坐针毡的样子,便不由问她:“刚才怎么了?”

    赵子秋忙回了一句:“没事啊,就是忽然想起件事儿,有点分神……”说着,又赶紧岔开话题,问他:“咱们去哪吃?”

    李牧笑道:“你是不是过迷糊了?刚才不是在电话里说好了去吃大闸蟹吗?”

    “噢对,我这会儿脑子有点糊涂……”赵子秋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已经在电话里跟李牧说了想吃螃蟹,李牧也答应了,结果被妈妈一通电话搅和的,自己心里一团浆糊,什么跟什么都记不清了。

    李牧无奈摇头,笑着调侃一句:“就你这个脑子,真不知道你怎么考上燕大的?!?br />
    赵子秋吐了吐舌头:“我刚才在想事情嘛,所以有些心不在焉?!?br />
    李牧问:“想什么事儿想的那么专注?!?br />
    赵子秋说:“想你呗,你明天就去美国了,不知道又要有多久见不到你,对了,你这次去多久?”

    李牧说:“估计要待个十天半月的吧,看事情的进展情况?!?br />
    “喔……”赵子秋兀自点了点头,想问点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李牧驱车载着赵子秋来到一家燕京吃大闸蟹颇有名气的饭店,两人要了个环境幽静的包间。

    赵子秋这种自小在江浙长大而且家境殷实的孩子,每年到了秋天吃大闸蟹,就跟李牧小时候到了夏天吃西瓜一样稀松平常,而且上瘾,几天不吃就馋得慌,李牧虽然没什么感觉,但每一次也都乐得陪赵子秋一起,看她吃的满足,自己也有一种成就感。

    饭桌上,赵子秋一直想找机会问一问李牧关于苏映雪的事情,但是几次有这个念头,几次都忍住了,她担心自己如果问的太多会让李牧产生怀疑,妈妈操作让苏映雪出国做交换生的事情现在是木已成舟,所以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知道。

    饭吃的差不多后,赵子秋问李牧:“对了,你明天几点的飞机?”

    李牧说:“上午十点半?!?br />
    赵子秋又问:“飞哪里???多久到?”

    李牧说:“西雅图,差不多要飞十二个小时,当地时间早晨七点半左右落地?!?br />
    赵子秋看着李牧,问:“要不要我去送你?”

    李牧微微一笑,说:“明天有好几个同事跟我一起,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没问题?!?br />
    赵子秋吐吐舌头,笑道:“忘了你肯定不会是一个人去美国,这样的话我就不去送你了,免得给你添麻烦?!?br />
    说着,赵子秋一双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李牧,带着几分娇羞的说:“明天没法送你,改成今晚可以吗?”

    ……

    翌日清晨,当李牧在紫云山庄的别墅里醒来的时候,昨晚还在身边的赵子秋已经没了踪影。

    起床之后李牧才发现,赵子秋早早起来,正在楼下的厨房为自己准备早餐。

    赵子秋身上穿着一件李牧的白衬衣,身下两条笔直而又修长的双腿堂而皇之的裸着,白衬衣穿在她的身上明显偏大,肩膀松懈松垮,袖子也长处一截,下摆刚好过了大腿根,虽说衣服很不合身,但却让李牧看得一阵莫名心动。

    仔细看的话,能看得出,赵子秋身上的白衬衣里,只在腰间有一条蕾丝花边的细布条,上身除了白衬衣之外未着一物,略微卷曲的长发散在肩头,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无可挑剔。

    赵子秋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打扮,却是李牧最喜欢的一种,没有之一。

    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养成的恶趣味,李牧特别喜欢女人穿着男人衬衣时的样子,着实是一种别样的美。

    赵子秋听见动静,回过身看见李牧站在厨房门外,嫣然一笑道:“醒啦!马上就能吃饭了!”

    李牧走上前去,从身后轻轻揽住她的腰,将头搭在她的肩膀、看着锅里还在滋滋作响的两个煎蛋,问她:“怎么起这么早?”

    赵子秋一边用铲子小心的推着煎蛋在锅里移动,一边在李牧脸颊轻轻一吻,道:“你上午十点半的飞机,七点半八点怎么也该出门了,这附近也没个卖早餐的,总不能饿着肚子去机场吧?我看冰箱里有面包、培根和鸡蛋,而且都还挺新鲜,就把培根和鸡蛋煎了,面包在多士炉里,已经烤好了,待会就能吃了?!?br />
    李牧忍不住赞叹一声:“看来我们的大小姐马上就要成为小厨娘了?!?br />
    正说着,手机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李牧的助理李紫薇。

    李牧对赵子秋说:“我先接个电话?!?br />
    赵子秋点点头:“去吧,五分钟后进来吃饭?!?br />
    李牧出了厨房,接通电话,李紫薇的声音传来,问他:“李总您起床了没?”

    李牧道:“起了,今天是怎么安排的?”

    李紫薇说:“车队在我家楼下,我马上跟他们一起出发,先去把其他人都接上,然后再去接您?!?br />
    说着,李紫薇问李牧:“您现在在哪?”

    李牧说:“我在紫云山庄,不过你们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开车去机场?!?br />
    ……

    PS:明天调休,一口气休四天,所以今天特别忙,明天开始的四天时间里,至少保证三天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