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走了自己故意割掉的两百多个“毒瘤”,马老板竟然还觉得不过瘾,这确实出乎李牧的预料。

    李牧也不得不承认,马老板确实是个非同一般的枭雄。

    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言败,而且对成功的渴望突破了寻常人可以想象的极限,哪怕是饮鸩止渴,也要喝个肚大腰圆才过瘾。

    面对两百多个被封店的淘宝卖家共同抗议封掉他们卖家YY的做法,李牧几乎不假思索的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其实就只有两个字:解封!

    给他们解封是必然的选择,虽然看起来像是理亏而对这两百多个卖家妥协,其实李牧巴不得让这帮卖假货的人卖的更欢衬一点,不过,李牧不准备妥协的这么干脆,妥协的越是干脆,对方就越不会珍惜,所以一定要让对方意识到成功的结果来之不易,他们才会更加重视。

    很快,牧野科技出面,向这两百多个淘宝卖家发表了第一个声明:淘宝卖家YY,是牧野科技与淘宝网合作的定制版YY,这款定制版YY既然是为淘宝定制,所以它的实际管理权也应该在淘宝手里,牧野科技无权插手。

    紧接着,淘宝网也发布声明,核心内容与牧野科技的说辞一致,认为自己对淘宝卖家YY有着绝对的管理权,所以自己有绝对的权力,对这些售假的淘宝卖家YY进行封禁。

    两百多淘宝卖家被淘宝和牧野科技两头堵了一下,气焰立刻就被压住,这些卖家本身就是弱势群体,而且对法律界定模糊不清,如果官方明确告诉他们,淘宝有权利对他们的卖家YY进行封禁,他们一下子就变成无头苍蝇一般,失去了继续发难的方向。

    雷教主知道,李牧的本意只是想给这些卖家,在要回卖家YY号的过程之中,增加一点难度,但没想到李牧让两家公司前后脚发出两份声明之后,直接把那帮卖家堵的哑了火。

    雷教主问李牧:“我们这两份声明是不是言辞太强烈了一点?这样的话,这些卖家怕是很难找到新的理论依据来跟我们提解禁的要求,万一他们就此放弃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到时候再主动让步吧?”

    李牧笑道:“你不了解马老板,这些卖家找不到破绽,不代表马老板不能,他既然想提升乐淘的业绩表现、想让这两百多个卖家发挥更大的作用,那么他一定会想办法帮助这两百多人跟我们斗争到底?!?br />
    说着,李牧又对雷教主说:“为什么古人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其实就是一种心理,得到的越简单,就越不珍惜,相反,得来的越来之不易,就越珍惜的发狂?!?br />
    雷教主笑问:“那你的意思,是要让马老板多费点工夫,等他费了工夫、帮助这两百多个卖家拿到了卖家YY,他也一定会拼命让这些卖家从他们的卖家YY里压榨价值?”

    “对啊?!崩钅列α诵?,说:“看看现在这帮卖家的手段,联名申诉、联名抗议,这不是儿戏吗?单单从他们做事的套路上也看得出来,他们只是给这些卖家提了个建议,乐淘或者马老板还没有真正在背后发挥直接作用,等马老板暗中出马之后,我们再宣布解封,这样也能让马老板沾沾自喜一下?!?br />
    雷教主点点头,说:“那我们就等他们这次联名申诉失败后的下一个动作吧?!?br />
    李牧微微一笑,说:“以马老板的性格,一定会用更直接、更专业的手段解决问题,等着看吧,什么时候这帮卖家拿起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权益的时候,就证明马老板一定暗中出手了?!?br />
    雷教主恍然大悟,笑道:“有道理!咱们的声明虽然言辞很强硬,但是背后的法理支持却不清晰,实际上牧野科技也没有跟淘宝网签协议,说明淘宝定制版的YY,所有管理权都已经授权给淘宝,而且就算是我们伪造一个授权书,法理也不够明确,因为YY实际上依旧是由牧野科技来运营,这从法理上就更说不过去了,不过这些普通卖家应该意识不到这一层,但马老板肯定是看得出的?!?br />
    李牧打了个响指,笑道:“所以我们只要耐心等着就可以了,什么时候对方的玩法升级了,什么时候我们再退一步,让马老板在我们身上找一点赢的快感,这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亏欠他的……”

    说着,李牧又嘱咐一句:“雷总,刘师兄最近一直在忙物流的事情,运营上很多事情就得靠你自己扛起来了,而且有些脏活累活也得你亲自下手?!?br />
    雷教主知道李牧一定还有不能搬上台面的暗招,于是当即点了点头,认真的说:“李总,你尽管吩咐?!?br />
    李牧说:“我有个兄弟,手里有一支非常庞大而且非??煽氐乃?,等我们把这批卖家的YY号解禁、这些卖家开始在乐淘全力运作的时候,我们给他们刷一波单,让他们提前享受一下电商的春天?!?br />
    “刷单?”雷教主惊讶的问:“是刷假货吗?”

    李牧点点头:“没错,就是刷假货,把乐淘的假货成交量使劲提一提,马老板不是想饮鸩止渴吗?那就让他喝个过瘾!”

    雷教主听得直摇头,感叹道:“他要是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在给他挖坑,怕是这辈子都不想再碰互联网、不想再跟你成对手了?!?br />
    李牧挑眉一笑:“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渡他,马老板这个人,志向其实不在互联网?!?br />
    “是吗?”雷教主惊讶的问:“你跟他很熟?”

    李牧摇摇头。

    雷教主又问:“那你怎么知道他的志向不在互联网?”

    “听说的?!崩钅列Φ溃骸拔姨怂?,马老板曾经跟别人说过,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是当年做老师的时候,既然这样,那不如还是回去当老师?!?br />
    ……

    牧野科技和淘宝网的两道声明,确实让这两百多个卖家感觉无从下手,就好像普通平民面对政府时一样,一旦后者在规则上进行封堵,前者根本不可能有突围的机会。

    陆照喜第一时间将“卖家抗议团”失败的消息汇报给了马老板,当马老板看到牧野科技和淘宝网的两则公告时,立刻就看出了其中的巨大漏洞。

    马老板冷笑着说:“李牧这一手,忽悠忽悠普通个体户还可以,想忽悠我是门也没有!他这个解释看似前后兼顾,实则狗屁不通!YY是牧野科技的产品,有牧野科技来实际运营并提供用户服务,用的也是牧野科技的服务器,怎么可能归淘宝网来实际运营?他倒是敢拿起嘴来就说!”

    陆照喜点点头,道:“李牧这本身就是给那些卖家设了一个两头堵的死胡同,不过仔细揣测,确实是有些信口雌黄了?!彼底?,陆照喜又问:“马总,你觉得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要不要跟这些卖家提个醒?”

    马老板说:“单单提醒是没有用的,这件事想解决,就必须先剥夺李牧自己说了算的局面,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把事情上升到需要强力第三方出面解决的地步,先脱离李牧的掌控?!?br />
    陆照喜问:“难道我们要跟牧野科技打官司?”

    “对!”马老板说:“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让执法机关参与进来,不过这官司不能是我们来打,要让这两百多个卖家联合起来跟牧野科技打,我们可以给他们指路、把他们凝聚在一起,甚至给他们找代理律师全权代理,但是我们不能出面?!?br />
    陆照喜当即点头道:“我懂了?!?br />
    马老板又说:“其实这问题很好解决,李牧不是说淘宝卖家YY的实际管理权在淘宝手上吗?OK,两百多卖家共同起诉到法院之后,让牧野科技拿出实际的证据来,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份授权协议,明确说明了淘宝卖家YY的一切管理权由淘宝掌握,另外,光有授权协议还远远不够,还要调查取证,看看这么长时间来,到底是谁在实际运营和管理淘宝卖家YY,如果实际的一切运营操作还是由牧野科技来负责,那他的说辞就不攻自破,就算他伪造出一份授权协议也没有意义?!?br />
    陆照喜笑道:“如果真是两百多卖家联名告牧野科技,我相信李牧一定会立刻认怂和解,因为他的牧野科技现在正在海外扩张的关键阶段,如果一下子成了两百多人联名起诉的对象,那这个负面新闻的影响可大可小,具体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br />
    “没错?!甭砝习逦⑽⒌阃罚骸熬统谜飧龌?,让他必须为顾全大局而做出妥协,只要牧野科技做出妥协,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再有类似的卖家,我们挖过来就会更方便,而且也更容易把这些卖家之前的客户转化到我们的乐淘上来!”

    说着,马老板激动了起来,认真说道:“照喜,告诉团队的每一个人,关键时刻大家一定不能松懈,要咬紧牙关、拼劲全力,趁着这个机会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乐淘能不能起死回生,就看这一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