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了,彻底乱了、完全乱了。

    谢芸本以为,李牧那小子简直聪明透了,自己这个傻闺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一定是李牧给女儿灌了什么**汤,才让涉世未深的女儿在明知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并且对他毫无保留。

    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是女儿在主动。

    可笑的是,自己从昨天到现在,努力推翻了李牧之前给自己留下的一切好印象,把他看成了一个欺骗了自己女儿、欺骗了自己全家、占自己女儿便宜并且脚踏两只船的混蛋,结果听女儿话里的意思,这一切非但不是李牧在欺骗自己的女儿,反而是自己的女儿在处心积虑的谋划着一切,这简直颠覆了她对女儿的认识。

    赵子秋这种为爱痴狂的态度与做法,确实让谢芸极度震惊,却也让她感觉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她忽然觉得,自己对赵子秋二十年自以为非常成功的教育,实际上却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带着愤怒的斥责赵子秋:“从小到大我一直在教给你,女孩子一定要建立起自己的心理壁垒,要有抵御社会上其他人、事、物诱惑的基本能力,同时还要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骄傲、有自己的原则,怎么你才出来上学一年多,教给你的这些就全被你抛之脑后了呢?!”

    赵子秋咬着下唇,惭愧却又认真的说:“妈,你教给我的一切,在遇到李牧之前我都在坚持恪守,它们这么多年来对我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有效,唯独对李牧没有任何作用……”

    谢芸情绪激动的说道:“为什么对李牧没有任何作用?!就算你再喜欢他,只要你坚持一个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原则,你也应该先要求他在你和那个女孩之间做出选择,而不是自己一味的放弃底线、盲目付出!”

    说到这里,谢芸的情绪更加激烈,紧盯着赵子秋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赵子秋,这二十年来,我跟你爸宠着你、惯着你、疼着你、爱着你,对你最大的寄托,不是希望你考多好的学校、取得多大的成绩、做出多大的贡献,而是让你能够建立起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世界观,一个女孩子,三观只要正了,即便是选的路难走一些,但好歹也不会走上歪路,而我跟你爸拼了命的努力,就是为了给你上一道双保险,确保你只要三观正,一辈子都能走的顺顺利利、无艰无险,可你这不出问题、那不出问题,唯独在三观上出这么大的问题!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赵子秋极少见妈妈情绪波动这么大,也从来没听妈妈说过这么重的话,心里仿佛遭受重创,眼泪顿时决堤,哽咽道:“妈,相比从小你教给我的那些,我觉得李牧对我来说更重要,如果遇不到我爱的人,我可以一辈子骄傲、一辈子矜持,可既然遇到了,我就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br />
    谢芸问她:“你才二十岁,你懂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

    赵子秋点点头,格外认真的说:“我懂,因为我爱李牧,我知道那种非他不可的感觉?!?br />
    “你……”谢芸一时语塞。

    谢芸虽然生气,但从赵子秋的眼神中,她能看出赵子秋对李牧的爱到底有多深,那种纯粹的坚决,即便在自己身上都不曾出现过。

    某一个瞬间,谢芸心里对自己这个傻闺女,竟然不自觉有了几分佩服。

    谢芸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情,随后对赵子秋说道:“好,我姑且接受你的这个解释,过去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咱们来说说以后?!?br />
    说着,谢芸坐直身体,非常严肃的说道:“我先跟你申明一点,我绝对不允许你继续和李牧保持这样不清不楚的关系!两个选择,要么,你立刻跟他说清楚,让他在你和那个女孩子之间做出一个明确选择;要么,你主动退出,立刻退学,妈送你去国外念书?!?br />
    赵子秋下意识的说:“我两个都不选……”

    谢芸脱口道:“不行!赵子秋你不要得寸进尺,如果你爸知道这件事,以他的脾气,你今晚就得回杭城!”

    赵子秋倔强的说:“我不选,我不想逼李牧,他如果足够爱我,将来他自己会做出选择;他如果没那么爱我,我也可以接受,但我唯独不能接受的,就是和他分开?!?br />
    谢芸刚强压下去的那股子怒气又腾的一下烧了起来,她站起身来,气得直喘:“冥顽不灵是吧?行,我给李牧打电话,让他现在过来当面给我一个回答!”

    谢芸说着,伸手就要去掏手机。

    赵子秋慌忙抓住她的手腕,哭着哀求道:“妈,求你别逼我了,惯着我这一次、让我自己处理,好不好?”

    谢芸看着赵子秋梨花带雨的模样,就算是在生气也心疼的不得了,语气也一下子软了下来,道:“我逼你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么不清不楚的跟着李牧,如果李牧哪天对你没感情了,你怎么办?如果几年之后李牧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你又怎么办?”

    赵子秋流着泪说:“妈,我现在过得很好,也很知足,我把自己给李牧的时候就想得很清楚,我不在乎他眼下的女朋友是不是我,我只想用我的方式好好跟他在一起,将来就算要分开,起码我还能留下一段美好回忆,而不是若干年后想起来,一直后悔自己当初没有试着争取?!?br />
    看着赵子秋坚定的眼神,谢芸的心也跟着软了,片刻后,她叹着气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丫头,你的性格,跟我和你爸一点都不像,是不是生你的时候医院给抱错了?!?br />
    赵子秋见妈妈放弃了给李牧打电话的念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些许,伏在谢芸怀里,轻声说:“妈,你不觉得我眼光特别好吗?我喜欢李牧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他竟然能有这么高的成就,当时我还自做多情的觉得,自己就像港台剧里那种爱上了普通人的千金小姐,没想到我这个千金小姐,爱上的竟然是一个万金先生……”

    谢芸轻叹一声,道:“跟妈说说你跟李牧的事吧,从你俩刚认识开始?!?br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赵子秋在妈妈面前也毫无保留,她含着泪却又带着笑,跟妈妈详细讲述了自己从认识李牧,一直到今天所发生的种种。

    从最开始每天骑车从燕大跑到人大游泳馆游泳的那天起,赵子秋就已经喜欢上李牧了,也是从那天起,赵子秋为了能引起李牧的注意、为了能让李牧同样喜欢自己,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了自己的倒追之路。

    赵子秋倒是越说越动情,仿佛就是在回忆自己和李牧的情感历程,说到两人的第一次,赵子秋连声音里都带着浓浓的情意,脸上不由自主的浮上笑容,傻笑着说:“李牧这个家伙太聪明了,想骗他太难,所以我之前就想了很久,而且还做了两手准备?!?br />
    谢芸看着赵子秋傻笑的模样,轻声问她:“你做了哪两手准备?”

    赵子秋歪着脑袋,微笑着说:“我是喜欢李牧,也愿意把一切都托付给他,但我也不是个傻丫头,怎么也得先确定他心里是不是真的有我啊,如果没有,我就算再主动也没意义,那样的话我肯定会很伤心,但也肯定不会自讨没趣,所以我就想,想个办法试探一下,如果他心里真的没我,我就再也不打扰他的生活;如果能试探出他心里有我,那我只要这一个理由就什么都够了?!?br />
    谢芸看着孩子般执着的赵子秋,眼眶红了,泪水也在眼里打转,紧紧握着她的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子秋自顾自的接着说:“那天晚上我故意打扮的很漂亮,骗李牧说我刚在三里屯喝了点酒,又告诉他我还要去朋友家接着参加party,你知道李牧那时候有多紧张吗,他死活都不让我去参加party,还非要给我开个房间让我去睡觉,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李牧心里有我,我有时候是挺傻的,傻到只要他心里有我,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br />
    谢芸听到这里,心里一万个心疼自己这个傻女儿,一想到她对感情的这股执着,她眼眶一热,下意识的别过头去,眼泪便顺着眼角无声滑落。

    悄悄拭去眼泪,谢芸轻轻把赵子秋揽在怀里,摸着她的后脑,自言自语的说:“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值得拥有这世界上所有的美好?!?br />
    赵子秋伏在谢芸怀中,傻傻的说:“我没那么贪心,有时候特别希望全世界只有李牧一个人喜欢我?!?br />
    谢芸问她:“这是为什么?”

    赵子秋吐了吐舌头:“那样的话,就不用每天应付很多莫名其妙的追求者,可以多出很多的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br />
    谢芸又问:“你想用多出的精力去做什么事情?”

    “很多啊?!闭宰忧锶险娴乃担骸跋妊аё龇?,李牧做饭很好吃,但我却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