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芸的话虽然说的客气、但语气却透着十足的不满,这让出租车司机很是诧异。

    司机并没有关掉电台,只是将声音调的很小,还礼貌的说了一句:“吵到您了吧,真是不好意思?!?br />
    此时,电台里还在说关于李牧的事情,谢芸心里格外烦躁,便再次对司机说:“麻烦把电台关掉吧,我不想听这些内容?!?br />
    司机心里诧异,只好将电台关掉,但心里却觉得谢芸提出的要求有些无理,沉默片刻,司机忍不住问了一句:“您是外地来的吧?”

    谢芸皱了皱眉:“我刚下飞机,你说呢?”

    出租车司机笑道:“刚下飞机也有可能是本地人,或者是一直生活在燕京的外地人,但我看这两种人,您都不是?!?br />
    谢芸忍不住问他:“怎么?不想听电台的乘客就不是长期在燕京生活的人了?”

    “那倒不是?!背鲎獬邓净担骸跋衷谀幕褂卸嗌偃讼不短缣?,关键得看电台里播放的是什么,您应该知道刚才电台里播的李牧是谁吧?”

    谢芸听他提及李牧,哼笑一声,说:“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互联网骄子嘛,可这跟我是不是长期在燕京生活有什么关系?”

    司机说:“长期在燕京生活的人,对李牧都有一种自豪感,不会像您这样,对他不屑一顾?!?br />
    谢芸没想到李牧在燕京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影响力,错愕了片刻,随后便放弃了与出租车司机争辩,一个人坐在后排座椅上,默默的生着闷气。

    自从知道李牧在人大还有个女朋友,谢芸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子暴躁的怒火。

    对一个出生书香门第,而且又曾在大学里任教熏陶多年的谢芸来说,她几乎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愤怒的情绪,偏偏李牧这次做到了。

    谢芸虽然看起来非常温柔、且有文化、有修养,但骨子里却也是一个有十足傲气的人,只是跟大多数人比起来,她的傲气并不凌人,而是关乎原则与尊严。

    她原本对李牧的态度是,无论李牧是否有能耐、无论他是否有家境,只要女儿喜欢他,只要他对女儿真心实意,她就会认可他,并且希望他和女儿能越来越好,后来得知李牧的能力、实力超群,这实属是意外收获。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李牧竟然在自己女儿身上三心二意、一心两用,这一下就触发了她骨子里的傲气,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女儿内外兼优,而自己与老公也给了女儿优厚的物质基础、社会层次基础,所以她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自己的女儿薄情,李牧再优秀也不行,赵家的姑娘、赵家的掌上明珠,理应在哪里都是掌上明珠。

    带着这种情绪,谢芸心里对李牧自然是极其不满的。

    ……

    此时此刻,在燕大等着谢芸的赵子秋心情也格外忐忑。

    她昨晚就一宿没睡,一直在想今天妈妈来了之后,到底该怎么跟她解释。

    想来想去,她都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严格意义上说,自己确实不是李牧的正牌女友,甚至都不是李牧公开承认的女友,如果说的直白一些,自己就是李牧和苏映雪之间的小三、是他的情人,可是这让自己怎么跟妈妈开口?她到时候不知道会多生气,也不知道会对自己多失望。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问题,最糟糕的是,赵子秋根本想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妈妈这次来,态度十分明确,就是要解决这件事情的,这就说明,妈妈是肯定不会允许自己继续跟李牧保持这种情人关系,可是,她的解决办法会是什么?

    如果她逼自己离开李牧,自己一定不会答应,因为自己太爱李牧,哪怕是做他的情人,也绝不愿与他划清界限,如果自己能做到和李牧划清界限,自己又怎么会走上主动献身的地步?

    如果她逼李牧在自己和苏映雪之间做出选择,自己也很难接受,因为这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太矛盾了,一方面不想公开的站在不道德的立场上与苏映雪竞争,另一方面会担心李牧最终没有选择自己。

    可是,赵子秋心里也很清楚,如果遵循自己这两个如果,基本上就只剩下继续保持现状这一种可行之道了,但这又与妈妈的诉求产生了巨大的冲突,因为她心里想要的,无非就是这两个结果之一:要么自己离开李牧,要么让李牧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女友身份。

    如何缓和、斡旋、解决眼下的问题,成了赵子秋人生中遇到的最大难题。

    ……

    谢芸乘坐的出租车在赵子秋的身前停下,当赵子秋看见车里黑着脸的妈妈时,心里紧张的无以附加。

    谢芸见赵子秋一脸惊慌的在车外傻站着、隔着窗户看着自己,心里一下子就抽得一疼。

    赵子秋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展现出这样的表情,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再看她发黑的眼圈,谢芸的怒气瞬间有大半转成了心疼。

    谢芸推开车门,对门外的赵子秋说:“上车吧,跟妈回家?!?br />
    赵子秋一愣,没赶上车,而是慌乱的问了一句:“妈,回哪个家???”

    这一刻的赵子秋,生怕妈妈因为对自己失望,而把自己从燕京接回杭城。

    谢芸一眼看穿了赵子秋的心思,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去紫云山庄,这两天你就什么都别干了,陪妈待着?!?br />
    赵子秋悬着的心瞬间松了大半,急忙点头上车。

    和妈妈一起坐在后排,赵子秋心里格外忐忑,几次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坐在座椅上低着头,一动不动的想事情。

    谢芸本来还计划着见了赵子秋先给她唱歌黑脸,没想到被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搞得自己怎么也狠不下心来,一肚子的气愤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于是,谢芸只好问她:“最近学校学业忙吗?”

    赵子秋摇摇头,说:“我们的课业安排一直挺恰到好处的,张弛有度?!?br />
    谢芸轻轻点头,感叹道:“能把握好度就很难得了,凡事最怕的就是‘度’把握不好?!?br />
    赵子秋急忙说:“妈你说的对……”

    谢芸轻轻叹气,没再多说,这种尴尬的对话,让她心里特别不舒服,她觉得,无论如何,自己不该把跟自己女儿之间的关系搞得这么尴尬,无论她犯了什么样的错误,或者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她都是自己的骨肉,自己得让她明白,自己永远和她站在一起。

    短暂的沉默过后,出租车停在了紫云山庄的门口,谢芸带着赵子秋下了车,两人进了自家别墅之后,坐在沙发上的谢芸才柔声对赵子秋说道:“子秋,坐下陪妈聊会儿?!?br />
    赵子秋心里慌张,但还是立刻点了点头,在妈妈身边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谢芸便伸出手去,两手紧包住赵子秋的双手,一脸心疼的看着她,轻声问:“跟妈说说,你这是犯了什么傻,让李牧那小子这么对你?”

    赵子秋本以为到家之后,首先免不了妈妈的一顿训斥,但没想到,她一上来竟然这么心疼自己,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哽咽着说:“妈,我不是犯傻,就是喜欢他……”

    谢芸最怕的便是这样的回答,叹着气道:“你喜欢他可以,但就是再喜欢他,也得尊重自己啊,你明知道他在人大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怎么还这么死心塌地跟着他?”

    赵子秋垂下眼睑、低声说:“我觉得喜欢就去争取,才是对自己的尊重……”

    谢芸几乎顿时就急了,脱口便道:“你这孩子怎么……”

    谢芸话还没说完,赵子秋擦了擦眼泪,又语出惊人:“妈,其实我早就知道李牧有女朋友,在我跟他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之前就知道?!?br />
    谢芸更急了:“你知道她有女朋友,怎么还能让他……”

    下面的话谢芸说不出口了,但意思已经呼之欲出。

    赵子秋抿嘴半晌,带着羞愧、带着忐忑,又带着格外的认真,说:“妈,你总觉得是李牧把我怎样,可实际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br />
    谢芸追问:“怎么?”

    赵子秋低着头,说:“我当时考虑的根本不是让不让他怎样,而是怎么才能让他怎样,因为我实在是太喜欢李牧,没办法接受自己将来跟他没有任何情感交集,所以就算是我的做法有再多的不妥,我也无怨无悔……”

    谢芸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一时间只能呆呆的看着赵子秋,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实在是太惊讶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女儿,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

    她一直以为,赵子秋是一个跟自己一样,骨子里带着傲气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内心会把自己的尊严与骄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几乎永远不可能主动去倒追一个男人,更别提什么主动献身之类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她没想到,女儿与自己完全背道而驰,她年纪轻轻,竟然能为爱痴狂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