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绝处逢生来形容此时此刻的马老板,再合适不过了。

    原本乐淘已经被淘宝围剿成了一个死局,没想到李牧的狂妄,给自己留下了一个破局的机会。

    对淘宝打击售假的行为,马老板内心颇为不屑,他觉得这正是李牧的狂妄之处,总觉得一切尽在把握,把什么事情都规划的非常完美,他一定是觉得,乐淘现在已经彻底死了、觉得现在国内的电商已经完全任他摆布,所以他要开始通过非常规的手段来展现自己的影响力了。

    自古以来的统治者,都希望通过完成一些寻常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来沽名钓誉,意图流传千古。

    马老板觉得,李牧现在自以为成了华夏电子商务的统治者,所以就迫不及待的准备搞一搞不切实际的大清洗了。

    在马老板看来,在华夏的市场环境里,一个企业想大张旗鼓的打击假货,基本上就是痴人说梦的事情,连国家的立法都还没有触及到这个领域、连实体经济都无法把假货控制住,他李牧就想通过他自己,把淘宝甚至全网上的假冒伪劣肃清,怎么可能呢?完全违背了市场应有的规律,这不是沽名钓誉是什么?

    他认为自己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李牧的想法,他认为李牧和自己一样,都对名气、对地位、对曝光度充满渴望,总想做点让所有人敬佩的事情,李牧的发迹历程没有依靠假货这种歪门邪道帮助,所以在发迹之后,自然更痛恨那些对他可能带来影响的歪门邪道,这个时候出来打假,就是出于自以为没了对手、江山任我驰骋的膨胀感。

    马老板迅速制定了自己的作战计划,所有被淘宝封掉的店铺,都是淘宝接下来争取的对象。

    就在乐淘员工全体出动、到处搜寻被封店处罚的淘宝卖家时,一个创业论坛里,忽然传出了一份“淘宝打假黑名单”,一个昵称为“淘宝砸我饭碗”的网友,在论坛里发帖称,自己原本店铺一月有一万多元的收入,就因为卖了点仿阿迪达斯的T恤,就被淘宝做封店处理,收入一下降成了零,整个家庭都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

    这位网友言辞间充满了对淘宝的怨恨,甚至还公然叫嚣:每个城市,随便找个小服装店,都能买到假阿迪耐克的衣服,连政府都没有管过,你淘宝凭什么管?

    这位网友还在帖子里称,他自己有一个高中同学就在淘宝任职,这一次他拖那个高中同学打听了一下,看看能否通融,没想到这个在淘宝内部任职的同学告诉他,这一次淘宝打假非常严厉,所有售假店铺如果不按照三倍赔偿,就全部拉进黑名单,找谁都没用,就连高管亲戚的店铺都被封了,托关系依旧没有任何余地。

    最后,这位网友在帖子里附上了一个附件,声称这是从高中同学发给自己的”黑名单“,这份名单上一共列出了二百四十六家淘宝店铺,都是淘宝已经封掉,或者即将封掉的售假店铺。

    附件中的信息非常全面,除了售假店铺的名称、注册时间、店铺新用户以及涉嫌售价的金额、商品件数,还有网店的注册人身份信息,以及联系电话。

    这份名单的信息格外详细,很快就得到了被封淘宝卖家的确认,因为这上面的所有数据,与自己的实际情况都丝毫不差。

    一下子,这个楼主得到了众多售假店主的关注,许多人在里面发帖问他各种问题,其中就有:“为什么淘宝首批只封了一百家左右的店铺,没有封掉名单上剩下的一百多家?!?br />
    这位楼主的回复是:“你以为淘宝手下留情?他们恨不得一口气把这两百多家店都封掉,但是他们现在还在联系购买了家伙的消费者,据说是需要消费者配合取证,然后才能对店铺进行封店处理!”

    “楼主,你既然有熟人在淘宝,有没有打听一下,这次打假持续多长时间?”

    “确切消息,淘宝这次打假将常态化进行下去,基本上不可能停止?!?br />
    “妈的!淘宝也太他妈脑残了,我店里虽然有些仿大牌的衣服,但我的客户也都知道,他们就是故意跑来买便宜的假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碍着他淘宝什么事了?”

    “没办法!这次据说是李牧全力督办的,说是要把假货彻底从淘宝上赶出去,妈的,老子已经不准备在淘宝干了,换个网站开店去!”

    “楼主,有没有好的网站求带啊,我的店铺也被封了,而且我手头只有仿品货源,淘宝不让卖,我就没活路了?!?br />
    “我现在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合适的网站了,听我那个在淘宝上班的同学说,现在国内除了淘宝,好像其他平台都没有什么流量,就算他们不管咱们卖什么,可是没流量就没销量,赚不到钱不还是白搭吗?”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有人说之前在乐淘以及其他小平台也开过店,可是一天下来,别说成交量了,连过来询问的客户都少得可怜,根本就没有什么赚钱的机会。

    这个帖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淘宝卖家,尤其是那些被封店处罚的卖家,而帖子里附带的那个黑名单,也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淘宝卖家群体。

    陆照喜兴冲冲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找到马老板,在让马老板看完了主贴的内容之后,他对马老板说:“附件里的信息都已经做过验证了,内容基本上全部属实,两百多家店铺的联系方式都在这里了!”

    马老板大为兴奋:“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那些店铺被封掉之后,连同卖家的YY都被封了,想找他们还挺困难,有了这个名单,两百多个卖家信息就全掌握了!”

    说到这里,马老板立刻吩咐道:“你赶紧安排下去,让运营部门的同事抓紧时间去跟这些店主联系,务必要说服他们,让他们到乐淘开店?!?br />
    陆照喜点了点头,问他:“马总,我们应该怎么跟这些卖家沟通?比如,给他们什么样的政策,以及如何让他们放心在我们的平台经营?我们毕竟是个企业,肯定不能明确说出引导他们在我们的平台销售假货之类的言论,以免留下把柄?!?br />
    马老板淡淡道:“这个好办,就跟他们说,我们不对卖家售卖的物品做任何干涉,只要不是国家明令禁止的都可以?!?br />
    说着,马老板郑重道:“一定要跟他们明确两点: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越俎代庖、代替执法机关对平台卖家进行管控和整治;其次,我们尊重每一位乐淘卖家,绝不会随意封禁任何一个乐淘卖家的账户与店铺?!?br />
    陆照喜笑道:“这两点传达出去,一定能把这批被淘宝封杀的卖家俘获?!?br />
    马老板微微一笑,说:“我们这次一定要借题发挥,李牧打假从根本上来说是没错,我们没办法针对他打假直接进行攻击,但是他没有执法权,打假如果用力过猛,那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而且他可以随便封掉任意一个淘宝卖家的店铺,这对所有淘宝卖家来说,一定是个非常大的隐忧,相信很多没有被波及的卖家也会担心,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先离间其他卖家和淘宝的关系,让其他卖家潜意识里与淘宝产生隔阂?!?br />
    陆照喜说:“这算是咱们跟淘宝的心理战了?!?br />
    马老板点了点头,说:“先拉拢被他们赶尽杀绝的,再离间被他们压迫的,同时再用宣传手段慢慢将他们妖魔化,如果这几点做得好,我们未必就没有机会!”

    ……

    淘宝网。

    雷教主叩开李牧办公室的房门,带着笑进来说道:“李总,你要扩散的消息,我们都已经散布出去了?!?br />
    李牧点点头,微微一笑,问他:“乐淘那边有动作了吗?”

    “有了?!崩捉讨餍ψ潘档溃骸澳欠萘桨俣嗦艏业拿ダ?,有四个是我们伪造的,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伪造的四个店主信息都接到了乐淘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br />
    李牧问他:“乐淘的人都说了什么?”

    雷教主大概将工作人员电话里听到的内容重新跟李牧叙述了一遍,李牧听完哈哈笑道:“果然,马老板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只要稍微给他一点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而且绞尽脑汁要借机翻身?!?br />
    雷教主乐道:“这样的话,相信用不了多久,乐淘就能成为国内的线上售假基地了,如果到时候政府能够出台真正有意义的管理办法、彻底打击电商售假,那乐淘纵容售假的罪过是肯定逃不脱了?!?br />
    李牧点了点头,说:“对马老板来说,他肯定觉得政府不会出面打假,所以觉得淘宝打假是走了弯路,反倒是给了他一个突出重围、抄近道的重大机会,而且恐怕他现在还正兴奋着呢,肯定也意识不到我要用假货给他挖坑。既然如此,那他让乐淘释放出来的这些言论和信息,我们就暂时先不去管它,静观其变,静静地看他装逼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