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老板立刻召开了乐淘核心管理层会议,会议上,他刻意避开了那个亚马逊派过来的杨威廉,也幸亏杨威廉现在意识到乐淘濒死,亚马逊也已经对乐淘99%放弃,所以他本身也无所事事起来,每天只想着多吃点华夏美食,免得哪天忽然被调回美国。

    撇开杨威廉,其他人几乎全是马老板的心腹。

    大家都是当年一起走到现在的,共同经历过创业初期的困苦,也共同享受过融资千万美元的畅快,更是共同体验过被李牧按在身下狂打猛踹的痛感,从感情层面来说,大家彼此感情深厚,团结一致,又都想从李牧的包夹下突围出去,所以看到希望之光的马老板才决定,把大家都召集过来,带领这些核心骨干再拼最后一次。

    原本,马老板已经基本绝望,甚至到试图拉着一批淘宝卖家为乐淘殉葬。

    但是,现在的马老板意识到了新的机会。

    高手过招,最怕的不是被对方压着打,而是怕在被压着打的过程中,找不到对方任何的漏洞。

    之前马老板就有这样的绝望,但好在淘宝的忽然打假,让他发现了对方所暴露出来的唯一破绽。

    这个破绽或许不足以支撑自己反败为胜,但最起码可以让自己躲过他暂时的打压。

    会议上,所有人都惊讶于马老板神情中重新出现的那一抹激动的神采,这种表情,在他脸上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人到齐了,马老板一上来就直入正题,脱口便问所有人道:“淘宝在搞打假整治活动,大家了解到了没有?”

    几乎所有人都在点头,但所有人都有些不解,李牧打假,马老板激动什么?

    马老板确实激动,声音都有些发颤的说:“放眼整个电商的2C领域,淘宝网几乎全覆盖了,我们想做2C业务,不管怎么做都逃不出他们的阴影,不管怎么做都被他们压着打,现在终于有一个他们明确不做的业务了!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机会?!”很多人面露惊诧,但之前已经与马老板有过深入交流的蔡崇新一点也不觉得惊讶,马老板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经越来越没了往日的光环,反而还增加了许多让他无法接受的庸俗与功利。

    马老板这时候说道:“被淘宝封掉的这些店铺,几乎都是一些拥有很高成交量的店铺,所以才会出现这些店铺需要支付几万、甚至几十万赔偿金的局面,现在,这些卖家全部被淘宝封掉,而且让他们真拿出这么多钱来解禁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话,如果我们把他们挖过来,让他们在我们的平台上开店,甚至是抛弃淘宝,只在我们的平台上开店,对我们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助力?!?br />
    一个运营经理脱口道:“马总,可是他们全部都是因为售假被封的??!”

    马老板皱眉看了看他,说:“我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被封的,只要他被淘宝抛弃,那我们就敞开怀抱去拥抱他,因为他最有潜力成为我们的忠诚卖家!”

    有人追问:“可是如果他们在我们的平台售假怎么办?”

    马老板说:“他想卖什么和我们没关系,大家要弄清楚,我们说到底还只是一个信息发布的平台,目前还没有任何法律法规明确要求我们要对平台内发布的信息进行审核,我们也没有审核的义务,既然如此,我们何必给卖家过多干涉?给他们充分的自由,他们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做出最好的成绩?!?br />
    会议室内的其他人一下子面面相觑,马老板的话虽然一直没有点明,但其中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

    大家都能听得出来,马老板是见淘宝狠下心来打假,所以想把这些被淘宝打掉的卖家都吸引到乐淘来,然后默许他们售假的行为,让他们把乐淘当成最后的乐土。

    一旦这些逐利的卖家把乐淘当做最后的乐土,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在乐淘创造最大利润,至于怎么创造最大利润?当然是想尽一切办法提高成交量。

    店铺提高成交量,对平台来说,就意味着流水、流量、用户粘度等数据的综合提高,如果乐淘来了一百多个被淘宝封杀、打了鸡血的卖家,这简直就是一百多台拼命运转的发动机,他们一定会给乐淘死水一般的局面带来巨大的改变。

    在座的人不得不承认,马老板说的确实是一个好方向,因为这是唯一一个不会与淘宝产生直接冲突的方向,自己取的,是被淘宝抛弃的糟粕,这样一来,双方不但不存在直接冲突,甚至淘宝有可能会源源不断的给乐淘创造血液。

    假货的利润空间巨大,所以大家都坚信它是一个根本打不干净的存在,巨大的利益会趋势胆大的人铤而走险,淘宝流量那么大,将来一定不会缺少在淘宝上投机取巧而卖假货的人,一旦出现这种卖家,淘宝这边打掉,那边乐淘就可以将其转化成自己的新鲜血液融入进来,为自己的发展提供养分。

    不过,大多数人在互联网行业做久了,多少还是沉淀下了一些节操,其中就有人打破了马老板的心照不宣,开口直言:“马总,我觉得我们不应该选择这种歪门邪道,如果我们故意纵容卖家在我们的平台上卖假货,那我们企业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歪门邪道”、“故意纵容”、“卖假货”这三个词,在马老板听起来,极其刺耳。

    他之所以一直没把话说明白,就是想在团队中保持着这种微妙,你们知道我怎么想的就行了,我不说透,你们也别点破,大家心照不宣,然后一起去做这件事情。

    这种感觉就好像几个饿着肚子的大汉,看到老乡家里养的鸡,就在大家觉得不该产生偷别人家鸡吃这种念头的时候,只需要有人挑头问一句:“想不想吃鸡?!?,其他人就应该心领神会。

    这时候,只要彼此交换一个眼神,大家默不作声的一起把鸡抓来、宰了、炖了、吃掉,整个过程谁也“别提”偷鸡二字。

    可是,偏偏就有这种煞风景的家伙,一上来就把话说的这么直接,几乎把马老板刚才努力渲染的那种微妙分为破坏殆尽,这让马老板心情格外不爽。

    看着那个不上道的家伙,马老板冷着脸问他:“你说,我们网站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那人眼看着马老板几乎吃人的眼神,战战兢兢的说:“缺用户?!?br />
    马老板追问一句:“有淘宝压着,我们的用户从哪来?”

    “这个……”

    眼看对方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马老板冷哼一声,说道:“没有卖家、没有买家、没有流量、没有流水,我们早晚难逃一死!”

    说罢,马老板厉声追问那人:“我问你!如果公司倒了,你是不是就满意了?”

    那人没底气的说道:“马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马老板冷哼一声,道:“你看问题的方式就有错误,我刚才说的事情,你们不能放在商品质量这种狭隘的角度上去看,要放到网站、放到我们目前的局面上看,我们最缺的是什么?如果你口渴到全身脱水、电解质紊乱,在这个生死瞬间,你还会嫌弃水是干净还是脏?如果你爱干净多过爱命,那我无话可说!”

    大家纷纷看向刚才主动说出“假货”二字的高管,而那人则羞愧的垂下头去,不敢再多说话。

    这时候,陆照喜忽然开口说道:“马总,我赞成你的想法,我们现在已经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这时候我们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提升我们平台的流量与流水,至于其他的,我们暂时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顾及了,只要不犯法,我们就干!”

    不少人被马老板与陆照喜两人的轮番忽悠而改变主意,纷纷改为支持马老板的想法。

    马老板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需求,道:“我要的,是大家要想尽一切办法,了解淘宝这次封店的具体执行情况,尤其是淘宝都封掉了哪些店铺、每个店铺的等级是多少、店主的联系方式是什么,名单越全越好!

    一旦名单做好,你们就分散出去,邀请所有被淘宝封店的卖家到乐淘开店。用你们的方式,隐晦的告诉他们,我们不会干涉他们的经营范围以及经营模式,只要他们跟我们签订一个免责协议,到时候他们在乐淘就可以随便做!”

    一名核心成员说:“淘宝这次没有公布封店的名单,我们一时半会恐怕筛选不出来详细的封店名单,只能挨个了解一下?!?br />
    马老板立刻严厉的说道:“不要未经任何思考就在我面前说做不出来,如果找不到就搜、搜不到就问,困难是需要克服的,而不是逃避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些卖家全部召集到乐淘来,而且要多多益善,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