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新对马老板的疯魔感到无比的震惊,在这一瞬间,他感觉马老板已经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马老板了,他的脸上布满了赌徒的疯狂,这让他不由自主的赶到心慌。

    他眼看马老板偏执的模样,本想放弃劝说,但临放弃之前,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马总,我们的平台就算倒了,我们还是要在互联网行业里发展,业务没了没关系,要是名声和信誉也没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br />
    马老板紧皱着眉,反问他:“如果我不这么做,你觉得会怎么样?”

    蔡崇新说:“如果不这么做会有怎么样的结果,我没办法随意揣测,但是如果我们坚持这么做,我起码可以确定一点:这么做没任何实际意义,也不会给我们的困境带来任何帮助?!?br />
    马老板冷笑一声,紧盯着蔡崇新说:“你以为我疯了,你以为我现在失去理智了是不是?”

    蔡崇新急忙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br />
    马老板摆了摆手,说:“你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明白!告诉你吧,我没疯,也没失去理智,你知道我把这帮卖家的权限封死的真正原因吗?”

    蔡崇新摇摇头:“我不知道?!?br />
    马老板冷冷道:“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把他们的权限封死、就等于是逼着他们不能跑去淘宝网那边站队!”

    说着,马老板情绪激动的说:“这帮卖家本身就是要临阵脱逃的墙头草,如果不给他们加以限制,他们早就把在乐淘的商品信息全删掉然后滚蛋了,到时候我们还剩下什么?”

    蔡崇新点点头,说:“这一点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们不封死他们的权限,他们肯定把商品信息全删掉,然后等着被淘宝联盟选中推广了,但是话说回来,我们就算强留他们的信息,也留不住他们的心啊,强扭的瓜不甜,强行把他们的商品信息留在乐淘,意义不大?!?br />
    马老板轻哼一声,说:“强扭的瓜不甜,但是能解渴!”

    说罢,马老板问蔡崇新:“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新闻,某个女孩被人贩子拐了之后卖到山里、被农民买回去做老婆,全家人甚至全村人都盯着她,让她根本没有机会逃跑,她跑不掉,只能被限制在买方家中生活,若干年后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妈妈,忽然有一天警察找到了她,表示要把她营救出去与她的家人团聚,但她却拒绝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有了这么多孩子,这里才是自己的家?!?br />
    蔡崇新目瞪口呆的看着马老板,问:“马总,你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马老板说:“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买媳妇的不愿意把买来的媳妇放走,我们也不能把这些卖家白白的放走,我们要耗着他,拖着他,让他被迫接受现状,这样的话,我们还有机会把他留住,否则就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蔡崇新忽然觉得心底一阵寒意,冷得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这时候,马老板并没有意识到蔡崇新眼神中的异常,而是自顾自的说着:“我们要把他们拖成淘宝的弃儿,到时候,乐淘就做这些淘宝弃儿的收容所!”

    ……

    乐淘的连续公告,让在其网站开店的淘宝卖家骂声一片,但是乐淘眼下已经完全不在意了,颇有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而淘宝联盟的巨大作用还在持续发酵。

    由于整合的流量资源太多,淘宝网几乎相当于是汇集了互联网流量的汪洋大海,足以让大量符合淘宝联盟要求的淘宝卖家受益。

    像韩伟一样靠淘宝联盟收获颇丰的淘宝卖家不在少数,他们的真实案例,吸引了更多的个人卖家涌入淘宝,在淘宝开网店很快就成了一个捞金热潮,甚至成了一种社会现象。

    互联网行业眼看着李牧又掀起了一阵旋风,只用一个“淘宝联盟”便将原本淘宝没有重视的C2C业务做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而且也彻底激发了个人网店的发展速度,李牧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实力,让他在业内的形象更加被神话。

    就在这个时候,淘宝忽然对外公布了又一项重大动作:即将召开淘宝网第一届华夏个人站长大会,并且向一千余名国内个人站长发出与会邀请。

    淘宝的邀请函也颇为大气,选址在燕京市郊一家五星级酒店,而且从路费到食宿费用,全部由淘宝承担。

    李牧眼下已经成了全国个人站长共同的偶像,甚至于教父,所以对这些得到邀请的个人站长来说,他们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消息发出的第一天,收到明确反馈愿意并且能来参加个人站长大会的,就有六百多人。

    这一次的个人站长大会,淘宝官方没有提及淘宝联盟,但是明眼人也都知道,淘宝要搞的个人站长大会,说白了就是为淘宝联盟造桥铺路、拉帮结派的,这一千多位个人站长到时候蜂拥而至,也根本不是为了来开什么交流会,说白了就是为了拜码头来的。

    李牧现在有办法让个人站长赚更多的钱,个人站长们自然会把他当成财神爷,淘宝联盟相当于是一个最高价收粮食的企业,吸引着所有种粮食的农民将他们的粮食卖给自己。

    在李牧即将为牧野科技赴美员工搞欢送仪式的前一天,刘镪东来到李牧办公室,给李牧传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这一次,淘宝中小型卖家中,有少量卖家搭顺风车卖假货,而且涉及金额巨大。

    由于淘宝联盟不具备鉴别商品真假的能力,所以李牧刻意让淘宝联盟在自动筛选产品的过程中,屏蔽了含有一些知名品牌的关键词,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卖家的店里有一双耐克鞋卖得非常好,原本它具备了一切被淘宝联盟推荐的条件,但就是因为他的商品描述里出现了耐克,或者NIKE的关键词,所以这样的商品绝不会得到任何推广的机会。

    这一定程度上也是李牧为了投机取巧,他没有办法、没有人力与精力去对平台商品进行一个个的挨个拍查,所以只能果断舍弃小部分、保全大部分。

    如果卖家卖的是名牌产品,李牧也没办法挨个审核,那就直接从源头掐断,干脆不推任何名牌,或者与名牌有关系的商品,一下子就杜绝了系统推荐假货的可能性。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下面的卖家也非常精明,发现淘宝联盟不会推品牌产品之后,他们便开始自己向用户主动宣传假货,例如,某家店一款普通的鞋子卖得不错,而且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牌子,这种情况下,这款鞋得到了淘宝联盟的推广,大量用户涌入的时候,他们便开始在私聊中给卖家推荐假冒NIKE鞋。

    就是这种原因,不少普通消费者在无良卖家的忽悠下,最终上当受骗,一时间平台投诉激增,这才被刘师兄给排查了出来。

    李牧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李牧非但没有担忧,反而兴奋的直拍大腿,就说了一句话:“很好,招苍蝇的脏肉来了!”

    ……

    PS:抱歉诸位,太累太困了,今天先早点休息,明天争取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