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赵贤良看来,能做成商业领域的国家名片,就能成为全国商业领域的无冕之王。

    说是国家名片,但这却是国家无法做主的,也不是国家颁布或者制定的,它是一种来自全国甚至全球的共同认可,只有获取了全世界的认可,才能成为公认的国家名片。

    上辈子,华夏有这么多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但是在李牧看来,真正能称之为国家名片的企业家一个都没有;真正能称之为国家名片的产品倒是有,高铁就算是其中一个。

    赵贤良虽然不知道日后的发展与格局,但是他对李牧以及牧野科技成为国家名片的事情非??春?,不过也知道这其中的艰难,所以他和李牧一起总结了几点详细的目标:

    第一步,把YY做成世界级软件;

    第二步,推出更多世界级产品;

    第三步,尽可能增加李牧自己与牧野科技在世界媒体上的曝光率;

    第四步,把牧野科技做成世界级互联网公司;

    第五步,不仅要让所有人想到华夏互联网企业就第一个想到李牧和牧野科技,还要让所有人想到华夏企业,就第一个想到李牧和牧野科技。

    当这五步都实现了之后,李牧和牧野科技就能自然而然的会成为世界公认的国家名片,这个殊荣将是无数企业家毕生的梦想、是梦想中的珠穆朗玛峰,但眼下,李牧是距离这座珠穆朗玛峰最近的一个。

    赵贤良给李牧的启发良多,也让李牧打心底觉得赵贤良是一个难得的好老师,他的人生经验比自己丰富得多,看问题如同航拍一样,能够给自己呈现出一个自己没有的视角,并且是能让人豁然开朗的视角。

    聊完了这一茬,赵贤良忽然想起什么,对李牧说:“对了,我听说你前几天帮助燕京市局破了个大案子?”

    李牧惊讶的说:“这您都知道了?”

    赵贤良笑道:“陈部长也很关注你的,这件案子上报到部位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而且不光是他知道,就连高层领导都知道了?!?br />
    李牧有些错愕的说:“传的这么快?”

    赵贤良微微一笑,淡然说道:“任何人在国家面前,都没有秘密?!?br />
    李牧心中一凛,他知道赵贤良说的很对,理论上,任何人在国家面前都没有秘密,不过自己是心里埋藏着这个世界最不可思议的秘密,所以赵贤良的话让他心里更加警醒。

    赵贤良没发觉李牧的异样,而是饶有兴致的问他:“我听陈部长说,你准备给城市安全搞一个天网系统?”

    李牧点点头,语气已经不再有丝毫惊讶的说:“连这您都知道了……”

    赵贤良笑道:“其实你是怎么帮市局破的案子,这些细节只能让大家拿来赞叹一下,但只能真正让高层关注的,就是天网系统这件事儿?!?br />
    说着,赵贤良问李牧:“这个想法,你准备什么时候落地?”

    李牧说:“快了,软件方面我已经让牧野科技的技术大拿带团队开工了;硬件方面,我让我的一个副总在全国范围找一些合适的硬件生产商,然后遴选一下,有合适的就直接收下来?!?br />
    赵贤良说:“我给你推荐一个公司吧,绝对适合你的需求?!?br />
    李牧急忙说道:“赵叔叔您请说?!?br />
    赵贤良问他:“??低幽闾倒挥??”

    李牧皱了皱眉:“好像听说过,又好像没有,不过听起来倒是有些耳熟……”

    李牧确定自己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到底是在哪里听说过,更想不起与这四个字有关的公司。

    赵贤良淡然一笑:“你没听说过也是正常,这家企业去年才刚成立,公司规模不大,就二三十号人,公司就在杭城,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就在这家公司担任副总?!?br />
    李牧惊讶的问他:“这家公司是监控器材生产企业?”

    “不止?!闭韵土冀馐偷溃骸澳阒酪郧霸勖腔牡墓也课乩?,有一个名叫机械电子部的单位吗?”

    李牧点点头:“好像听我爸说起过,以前国家部委机关太多,后来撤的撤、拆的拆,连煤炭工业部都给撤了?!?br />
    “对?!闭韵土妓担骸盎档缱硬亢罄床鸱殖苫挡亢偷缱硬?,这电子部下面就有很多所属研究所,其中第52研究所就在杭城,是84年迁过去的,我那个高中同学是88年留学回来,进了52所,后来因为研究所和市场脱节的太厉害,全国范围的科研所纷纷改制,让科研人员进入市场、自行研发科技项目、自行创收,联想的柳老板也是一样的出身,这52所就搞了个??低邮旨际豕??!?br />
    李牧问:“??低拥氖谐《ㄎ痪褪羌嗫厣璞??”

    “是啊?!闭韵土妓担骸拔夷歉龈咧型Ц伊钠鸸?,??低又远ㄎ患嗫厣璞?,是因为他们之前在52所的时候,就在视频这方面有些积累,不过现在好像也比较艰难,市场空间不大、研发经费不足、推广费用基本为零,所以想快速发展也不容易?!?br />
    李牧颇为震惊的问他:“??低油烟ビ诠已芯克??那这里面应该都是高端科研人才吧?”

    赵贤良点头说道:“其他研究所什么样我不清楚,不过52所是真不一般,本身就是研究计算机方向的,有一批非常厉害的计算机方面人才,这次搞??低?,差不多三十个科研人员全部脱离事业编制跟着出来了?!?br />
    李牧有些纳闷,一家脱胎于国有研究所的科技企业,又是一口气出来几十个科研人员、还有原本国有研究所的技术储备,这企业的技术实力肯定非常厉害,按理说,这样的企业在上辈子,自己应该有印象啊,哪怕自己没接触过监控设备这行业,但是一个行业里比较厉害的公司,多少也是有耳闻的,莫非这??低由媳沧泳簧?、早早倒掉了?

    不应该??!

    李牧越想越觉得不应该!

    一群官僚作风浓郁的人如果出来创业,未必能够成功,但是一帮有真才实学的技术人员出来创业,而且又是搞研发领域,按理说不太容易失败啊,这帮人要技术有技术,要匠心有匠心,就算不大成,也能小成。

    于是,李牧试探性的问赵贤良:“赵叔叔,您知道这公司的Logo或者英文名吗?我想看看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越是听您说,我越觉得好像在哪听过?!?br />
    赵贤良笑道:“我给你问问?!?br />
    说完,赵贤良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几十秒钟之后,赵贤良手机响了一声提示,随后他把手机递给李牧,说:“就是这个,你看看?!?br />
    李牧接过手机一看,短信上写着一行字幕:“HIKVISION”

    李牧眼前一亮,顿时想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听说过这个牌子了!

    以前在燕京工作的时候,一个女性朋友买了一条牛头梗,为了在上班的时候能够实时看到家里的狗在做什么,她找做IT的李牧帮忙选过一套智能家居监控设备,李牧虽然是做IT,但是对智能家居以及监控设备也不太懂,找了个朋友询问,朋友推荐了一款可以跟手机联网的智能监控摄像头,当时就说过这是??低悠煜碌闹悄芗揖由璞?,说??低邮侨蜃畲蟮氖悠导嗫胤桨腹┯ι?,非常牛逼。

    李牧觉得都全球最大了,肯定牛逼,就找朋友要了个设备链接,当时就直接把链接转发给了那个女性朋友,但是女性朋友购买之后发现不会安装调试,还请李牧上门帮忙安装,当时李牧就记住了HIKVISION这个Logo,没想到竟然就是赵贤良说的这一家!

    这么说来,这家名叫??低拥钠笠?,将在未来的若干年之后成为全球最大的视频监控企业,这可就太牛逼了,不说国外市场,光是华夏十三亿人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监控领域的需求量一定大得惊人,??低幽茉谡霭卜兰嗫厥谐±镒龅降谝?,就证明这一定是国内在这个行业里最牛逼的团队,没有之一。

    坚信以人为本的李牧,此刻已经几乎兴奋的快要绷不住了,这真是自己今天来赵贤良家里做客的最大收获!一个全部由国家科研所研究员组成的科技企业,简直就是NBA里的全明星阵容??!

    一想到这里,李牧恨不得立刻就把这支团队,连同整个公司打包收归己有。

    强压住心底的兴奋,李牧试探性的问赵贤良:“赵叔叔,这个??低邮枪醒芯克掷氤闪⒌钠笠?,我如果要收购的话,他们能卖吗?”

    赵贤良哈哈一笑:“当然能!他们为什么创业?就是因为国家经费不足、项目不足,再靠计划经济那一套已经活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出来创业,创业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赚钱吗?只要价钱合适,我觉得无论是脱离编制的科研人员,还是研究所本身,都会乐于把企业卖掉?!?br />
    李牧点了点头:“那真是太好了,赵叔叔,要不您帮我约一下您的那个高中同学,让他来燕京我们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