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杜菲的身边,蔚澜一宿无眠。

    失眠并非因为绑架,而是因为睡前从杜菲那里了解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惊人信息,让蔚澜心里被绑架的阴影都被这惊人的信息驱散殆尽。

    所以,整晚萦绕在蔚澜心头的,只有李牧,再无其他。

    对蔚澜来说,李牧简直就像是马里亚纳海沟一般,深不见底,而且在其中包含了太多常人所无法想象的事物。

    当她听到李牧如何找到自己的时候,她无比震惊,仿佛是第一次见到深海里的新物种。

    但真正让她彻底被震撼的,却是李牧竟然能在营救自己的同时,还能想到要为社会开发一套天网系统。

    自己之所以会悄悄在心里喜欢上他,就是因为在当初接受央视专访时的那个瞬间,他身上释放出来的那股与众不同的责任感与使命感,现在看来,他这种责任感与使命感,几乎是无处不在。

    一想到自己心里对李牧这个大男孩的那份情愫,蔚澜的心情更加复杂。

    蔚澜一向骄傲,这种骄傲的底气不是因为家庭环境,也不是因为样貌形象,而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高度自立,以及对自己能力的十足自信。

    蔚澜最早倾心李牧的时候,甚至还觉得,自己不一定是李牧身边最漂亮的女人,但应该是李牧身边个人能力最强的那个,就算将来自己与李牧没有什么情感上的结果,最起码自己还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做他的左膀右臂。

    但是,时至今日她才认清了一个现实。

    自己是不是李牧身边能力最强的女人,这个问题还不一定,但是自己一定是李牧身边被他帮助过最多、受他恩惠最多的女人,没有之一!

    一个曾经连骨子里都写满了骄傲的女人,却从认识李牧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被李牧帮助、受李牧恩惠,一次又一次、一桩又一桩,这对蔚澜来说,简直是上天给她的最大讽刺。

    从自尊心的角度来说,蔚澜觉得,自己在李牧面前,几乎活成了一个笑话。

    不过,若是从女人的角度来说,蔚澜觉得,自己胸腔里跳动的那颗心,恐怕这辈子都逃不脱李牧的五指山了。

    如果说之前她还不知道死心塌地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那么这一次的事情,现实起码给自己上了一堂最好的示范课……

    这一夜,和蔚澜一样整夜无眠的人还有很多。

    悔恨交加的宋志磊,躺在公安医院的病床上哭了一整夜。

    昨天晚上,120接到特警的电话,就近安排了平古县医院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前往现场,宋志磊在多名特警的陪同下,乘坐救护车抵达平古县医院,但是到了县医院、急救医生看过他的伤口之后,当即便直接的表示:治不了。

    宋志磊的右腿膝盖受伤极其严重,可以说整个膝盖几乎已经完全被子弹击碎,平谷县医院的医疗水平有限,医生面对这么严重的伤势,甚至连清创的能力都没有。

    没办法,在平古县医院医生紧急简单消毒止血之后,宋志磊被转往市内的公安医院,抵达公安医院的时候,宋志磊已经疼昏疼醒反复了好几次。

    公安医院的医生给宋志磊做了紧急清创手术,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宋志磊的右腿想重新站立基本上是没有机会了,而且医生冷冰冰的告诉他一个让他几欲崩溃的信息:他这条腿不但站不起来,而且肯定要截肢。

    截肢是因为宋志磊的右腿膝盖完全不具备恢复的可能,筋肉和软组织受损也格外严重,即便清创包扎,也面临着极大的感染风险,一旦创口感染,就极有可能要命。

    之所以没有当场就做截肢手术,并非还有任何缓和的可能,而是因为宋志磊之前失血过多,暂时还不适合立刻接受截肢手术,医生的建议是,先在医院恢复两天,两天之后接受截肢手术,截肢的方案为:自右腿膝盖上五公分。

    宋志磊哭着求那个表情和声音都很冷淡的主治医师,求他保住自己的右腿,但是对方却非常干脆的告诉他:“你现在的情况,放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基本上都免不了要截肢?!?br />
    说完这话,主治医师临走时还多撂给他一句:“你应该庆幸狙击手打的是你的膝盖而不是你的脑袋,以你犯下的案子性质,再加上持枪逃走的行为,当场击毙也是完全合乎法律的?!?br />
    宋志磊目瞪口呆,刚想问医生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再一看墙上的宣传画,才想起这里是公安医院,估计这医生还没给自己清创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了。

    冷漠的医生走了,留下宋志磊自己躺在病床上,他的双手一左一右各被一副手铐给铐在了病床两侧,即便是腿都要被截肢了,警察依旧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

    宋志磊此时心头的绝望,比中枪后被特警从茅房拖到院子里时来的还要更加强烈。

    熬到早晨六点半,想着澳大利亚时间已经快九点,该到了自己给老婆孩子打电话的时间,宋志磊大喊大叫起来,待门口守着的民警进来,宋志磊急忙哀求他:“警察同志,麻烦您帮帮忙,我想给老婆打个电话,她还不知道我出了什么事,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在澳大利亚,我担心她联系不上我心里着急……麻烦您通融通融……”

    年轻的特警皱起眉头,冷冷问他:“你老婆孩子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那她们知道你在国内绑架勒索吗?”

    宋志磊下意识摇了摇头:“她们不知道,都是我一个人干的?!?br />
    特警又问他:“犯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老婆孩子?现在被抓了,倒是想起老婆孩子来了?”

    宋志磊欲哭无泪,只能苦苦哀求:“我错了警察同志,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只是想求您帮个忙,让我给老婆打个电话……”

    说到这儿,宋志磊再次泪如雨下,哽咽着道:“您就让我亲口跟她告个别,让我亲口告诉她别等我了,带着孩子们好好生活……”

    哭成泪人的宋志磊并非做戏,一想到自己马上要成为只有一条半腿的残疾人,而且还要面临一辈子的牢狱之灾,他就算再自私,也知道不能无休止的拖累老婆孩子,他现在只想有机会亲口劝她们接受这个现实,劝她们别管自己甚至不要回来,在澳大利亚好好生活。

    特警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说:“法律规定,任何嫌疑人在未经程序批准之前都不能和外界联系,至于你的老婆孩子,你放心,24小时之内,燕京市局会主动跟你的亲属联系、告知你被抓捕的情况,她们可以替你委托律师,如果她们没有能力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没办法替你请律师,检察机关也会指派公职律师为你辩护?!?br />
    说着,特警为了让他死心,非常认真的说:“不过我明确告诉你,即便她们现在回国,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见到你的,除非案件宣判、你进入服刑阶段,她们才能够和你见面,所以你就别想着给她们打电话了,等出院之后,好好配合我们、交代清楚犯罪事实,争取早日开庭审判才是你跟妻儿见面或者联系的最快方式!”

    宋志磊听闻这个说法,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他不敢想象,如果老婆从冷冰冰的警察口中听说自己因为绑架勒索被抓的消息,对她来说会是怎样的一个晴天霹雳。

    但是,虽然他不敢想象,可心里也知道,无论怎样,短时间内,他都不可能再与妻儿有任何的直接联系,关于自己的一切,恐怕老婆都要通过警察,或者新闻才能有所了解,她们一定比自己更绝望……

    身在杭城的马老板同样一夜无眠,苦熬了整整24个小时之后,他毫不意外的失眠了。

    自己自不量力的挑战李牧,本想一战成名,却没想到,一战就把自己所有的尊严打没了。

    淘宝网82.2亿,乐淘网0.16亿,自己的成绩单,还不如李牧零头的零头。

    如果这是抽在自己脸上的一记耳光,那这记耳光的力度一定不是人手抽出来的,是他妈挖掘机硬生生甩出来的!

    虽然乐淘还没死透,虽然自己也决定彻底放弃淘宝的B2C模式,但失败了就是失败了,这一次的失败,他将铭记终生。

    曾几何时,他无数次的幻想,倘若有一天自己强大了,不仅要让所有瞧不起自己、打击过自己、挫败过自己的人刮目相看,而且还要让他们意识到一点: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这菊花,同样也是一直支撑他前行的核心动力之一,但是眼下,他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在李牧身上继续用这一点来激励自己。

    对手已经强大到让自己连意淫的野心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挫败的?

    ……

    与这些失眠的人不同,李牧在拿到淘宝网82.2亿销售额的满意答卷之后,疲惫不堪的他回到家中洗了个澡、关上手机,一觉睡到第二天的下午。

    而就在李牧熟睡的时候,整个华夏的媒体和群众都炸锅了!

    82.2亿,李牧已经在震撼国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