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的宋志磊,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他的潜意识里始终在告诉他,警察绝对不可能找到这里,自己现在还不需要如惊弓之鸟一般过分担心,自己现在需要的是养精蓄锐,因为真正的危险与考验,是明天晚上拿钱的过程。

    这一点他和谢成龙早有共识,绑架过程处理的天衣无缝,警察根本不可能找得到自己,但是拿钱的过程是危险最大的环节,因为在这个环节中必然要发生直接的接触,已经不可能再隐藏踪迹。

    土炕上的宋志磊看了看时间,把那把仿造的化隆造手枪揣进兜里,又拿了一卷卫生纸在手上,对谢成龙说:“你先休息一会儿,十一点多还要带蔚澜出去打电话,我去蹲个坑?!?br />
    谢成龙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再熬一天一夜,后天就能去南方享受生活了!”

    宋志磊笑道:“如果明晚拿钱顺利,我后天也差不多能去澳大利亚跟你嫂子她们会合了?!?br />
    谢成龙说:“磊哥,你这次一去澳大利亚,以后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宋志磊点点头,叹道:“如果事情最后败露,说什么都不会再回来了?!?br />
    谢成龙说:“那你在澳大利亚好好发展,将来搞不好兄弟我还得去澳大利亚投奔你?!?br />
    宋志磊哈哈一笑:“你跟我是过命的交情,如果真有兴趣去澳大利亚,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交给老哥我了?!?br />
    谢成龙感谢的点了点头,宋志磊趿拉着拖鞋从房里出来,去了东北拐角的露天厕所。

    说是厕所,其实就是在墙角借着两面围墙以及一面屋墙,再用木板隔开的一个不足四平米的旮旯,挖了个深坑放上两块木板,就成了一个简易的茅坑。

    宋志磊刚蹲下,便感觉身后的墙角外侧好像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本能的皱起眉头,心里以为是黄鼠狼或者蛇虫之类的东西,不禁觉得有些屁股发凉,恨不能赶紧完事从这黑咕隆咚的茅坑出去。

    正此时,墙外墙角下散布的二十名一线特警已经做好了准备,院墙并不高,他们决定采取一送一的策略,也就是一个人用双手交差拖住对方单脚的方式,帮助另一个人迅速窜上墙头一跃而入,这样先把十个人送进去确保制服院中两名劫匪、确保安全之后,另外十个人再翻墙突入。

    现场二十人分成两个小队,一队从正门两侧的围墙突入,一队从东屋正对着的西侧围墙突入,两队各有一个领队,双方在之前已经对好了表,此时,都在默默的用手势给身边的队员倒数。

    五、四、三、二、一!

    十点二十分一到,两个互相看不到对方的领队几乎同时向身边的队员做了一个突入的手势,随后两两一组的队员立刻做好准备,一个半蹲双手合十,一个踩住对方手掌,一用力,其中一人便将另一人瞬间送上围墙。

    两个正在蔚澜门口看守的绑匪百无聊赖,刚一人点了一支烟抽,这时候墙头上忽然闪出几道黑影,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十名特警简直如从天而降一般,一跃便落在了院子之中,其中四人立刻扑向两个还在抽烟的绑匪,两人还没回过神来,便纷纷被打昏放倒!

    对燕京市局最顶尖的特警来说,这两人的素质实在太差,一人一记手刀,这两人就瞬间昏了过去,两人昏过去之后,特警立刻用两幅手铐将两人拷在了一起,同时其他的几人立刻打开了关押蔚澜的房门。

    蔚澜此时戴着眼罩,嘴里也塞着毛巾,忽然感觉好像有好几个人推开门、迅速跑到自己跟前,她心中一惊,还以为是绑匪要对自己做什么,但是眼罩忽然被人拿掉,刚适应了光线,蔚澜便看见几个身穿黑衣、头戴黑色头套的人,再仔细一看对方黑衣上的铭牌:燕京市特警大队,顿时便意识到自己已经获救了!

    进屋的三名特警中,两名在一左一右割开了捆绑蔚澜的绳索,其中一名蒙面特警低声对蔚澜说:“蔚小姐,我们是燕京市公安局特警大队的,您已经安全了,你稍等片刻,我们的救护车马上就到,到时候就会立刻护送您离开!”

    对特警来说,院子里的抓捕还在继续,现在对蔚澜来说最好、最安全的选择就是先不着急离开这间房,等局面完全被控制之后再出去。

    蔚澜虽然坚信李牧一定会指引警察想办法找到自己,但是没想到来的竟然这么快,眼看这么多特警赶来,她心知自己已经安全,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她一瞬间没能控制得住,眼泪滚滚而出。

    这时候,其他十名队员也突入院子,落地悄无声息,房间内的绑匪,以及茅坑里的宋志磊都没有任何察觉。

    蔚澜已经安全,突入院中的特警们立刻开始分头行动,分别朝向两个房间,准备进入抓人,这个时候,特警们也不再有所顾忌,一组八个人,一组七个人,直接手持手枪,分别踹开两间屋的大门。

    谢成龙刚在床上眯了一会儿,准备眯上一个小时,等十一点半左右开车载着蔚澜去顺义给李牧打电话,整个人正处于最放松的状态,忽然听见房门被人轰隆一脚踹开!

    谢成龙心里吓得一个激灵,刚从床上翻身起来,几名一身黑衣的特警就已经冲进房间里,枪口指着他大吼:“立刻把手举起来放在脑后!”

    谢成龙脑中翁的一声炸开,心底瞬间陷入绝望,他怎么也没想到,警察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忽然找上门来,这简直比噩梦还要可怕,他甚至有些没反应过来,绝望中还在奢望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

    但是眼前的警察立刻打破了他最后的幻想,用更严厉的口吻对他吼道:“立刻把手举起来放在脑后?。?!否则就开枪了!”

    谢成龙顿时完全清醒过来,他的后腰里也有一把仿制手枪,在这一瞬间,他想过掏出枪来跟警察拼了,但是很快又冷静下来,如果自己掏出枪来,恐怕会被警察当场击毙,负隅顽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心中震惊、恐惧而又颓然的谢成龙只能乖乖按照眼前特警的要求,把双手举起放在脑后,随后立刻有两名特警上前,把他的双手拷在身后,搜过他的身、将手枪缴械之后,拖着他就往外走。

    这时候,其中一个带队的队长皱起眉头:“之前不是说房间里有两个人吗?另一个呢?”

    此时此刻,正在蹲坑的宋志磊已经被外面警察破门而入、以及大声示警的声音吓懵了,他从没想到警察能够这么快就找到自己,这简直不符合逻辑。

    宋志磊慌了!慌的心跳加速、头皮发麻,在这一刻,他脑子里只有四个字:“怎么可能?”

    但是,外面的动静让宋志磊知道,自己没什么时间去震惊诧异了!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跑,否则真要被警察抓住,以自己这案子的性质,八成是要判个无期的!

    绑架勒索罪里,在没有杀害被绑架人的情况下,无期徒刑是最严厉的刑法,宋志磊哪能接受自己被判无期的命运,这一瞬间,老婆孩子的面孔挨个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宋志磊心里一下子爆发出强烈的不服,他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想:我要逃走!无论如何都要逃走!然后哪怕是只能游着去澳大利亚,自己也要游过去!

    他不能被抓、不能在国内服刑、不能丢下老婆孩子无人照料!

    强烈的求生欲瞬间充斥了宋志磊的整个大脑,他顾不上擦屁股,提起裤子、抓起放在手边的化隆造仿制手枪,起身就爬上墙头,准备逃走。

    这时候,五百米开外的通讯信号塔上,两名狙击手的准星十字都瞄准了从墙头弹出身来的宋志磊,同时也看见了宋志磊手里的手枪。

    其中一名狙击手通过对讲机说道:“有一名嫌疑人企图翻墙逃走,手中有枪,现已被我锁定,请指示!”

    现场指挥的副局长毫不犹豫的脱口喊道:“开枪!”

    当宋志磊蹲在墙头上、正准备往下跳的,忽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几乎同时,与音速相差无几的子弹便打中了他的右腿膝盖。

    宋志磊感觉自己的右侧膝盖瞬间传来一阵超乎想象的剧痛,巨大的力道带着他整个人立刻失去重心、随后便不可抑制的后仰着甩回了茅房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掉进茅坑。

    这时候,抓捕完谢成龙的那一队特警迅速赶到,在宋志磊还在抱着膝盖哀嚎的时候,就已经把他双手拷了起来,拖出了茅房。

    等宋志磊被拖到院子里的时候,他才发现,院子里自己的五名同伙已经悉数被抓,其中两人昏厥不醒,剩下的三人全部被反铐着双手、并排蹲在墙角下,还有多名特警持枪戒备。

    宋志磊被拖到了院子中央,血肉模糊的膝盖给他带来巨大的疼痛感,而双手又被警察拷在身后,疼得他只能在原地不停打滚。

    特警将他丢在原地,用对讲机汇报道:“主犯宋某在内的六名匪徒已全被抓获,人质安全,营救抓捕任务完成!主犯宋某的右膝盖被子弹击中,伤势较为严重,需要一辆救护车?!?br />
    距离现场一公里处,就有一辆公安医院的救护车随时待命,他们是为执行任务的一线特警以及人质准备的,蔚澜被解救之后,这辆救护车已经赶来接她了,估计分分钟内就到。

    顾江河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不过他迟疑片刻,立刻说道:“打120急救电话,让他们派辆救护车!”

    现打电话叫车,也就是说,提前准备好的那辆救护车不能给他用了。

    收到消息的特警立刻说道:“明白!”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120电话,接通之后才说:“喂,120吗?市局特警队执行任务,在平古县陈家湾村东头有人中枪受伤,请派一辆救护车过来?!?br />
    正此时,来接蔚澜的救护车已经到了门口,几名负责蔚澜安全的特警对她说道:“蔚小姐,外面已经安全,救护车也来了,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