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数百万人在淘宝网上抢优惠券以及下单购物的时候,谢成龙叼着一支香烟,来到了关押蔚澜的东屋。

    他进屋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开了墙上的拉线开关,点亮了蔚蓝头顶那一盏仅有二十瓦的白炽灯。

    随后,谢成龙拉过一个板凳,放在了蔚澜的面前,伸手摘掉了蔚澜的眼罩,这才在蔚澜面前坐了下来。

    蔚澜的双眼久未见光,即便是只有二十瓦的白炽灯,也把她晃得半天看不清东西,只是看出一个男人的轮廓坐在了自己的面前,半晌之后,视觉恢复,这才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蔚澜一眼认出对方,竟然是那个开车撞向自己的捷达车司机。

    宋志磊不敢见蔚澜,是怕蔚澜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一个想不开向李牧说出实情,毕竟想通过绑架她让李牧付钱,必然要让蔚澜跟李牧有交流,到时候蔚澜只要说出“宋志磊”这三个字,宋志磊就完了。

    但是,宋志磊害怕,谢成龙可不怕。

    首先,蔚澜不认识自己,没办法在电话里向李牧快速的透露任何与自己有具体关联的内容;其次,不管事情成与不成,蔚澜都是必须要死的,埋她的坑都已经挖好了,就在离这里不足三公里的山脚下,自己就更不怕与她相见了。

    蔚澜此时有些紧张的盯着谢成龙,谢成龙也眯着眼打量着她,抽了口烟,对蔚澜说:“我现在把毛巾从你嘴里拿出来,你要乖乖听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我聊什么,你说什么,敢大吼大叫,我就对你不客气,听明白的话就点头?!?br />
    蔚澜急忙连连点头。

    谢成龙这才满意的嗯了一声,伸手将毛巾从蔚澜口中抽了出来。

    蔚澜刚能说话,便急忙对他说道:“你们到底想要多少钱,说个数我一定想办法满足你们,只求你们拿到钱之后能放过我?!?br />
    谢成龙微微一笑,说:“我们要的也不多,三千万人民币现金,外加一千万美元现金,我知道你身价至少八个亿起步,这点钱对你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你就当破财消灾,一旦我们拿到钱,就会立刻放你走,以后你吃一堑长一智,花点钱雇几个保镖,也省得将来再有我们这样的人对你下手?!?br />
    谢成龙说的诚挚,仿佛一个朋友跟自己推心置腹的聊天一般,若不是蔚澜早就从一些细节中分析出来这次的幕后主使一定是宋志磊,她甚至都会相信谢成龙此时说的这番话。

    不过虽然心里一点也不信,但蔚澜还是表现的非常信任,连连点头道:“我一定会配合你们拿到这笔钱,李牧是欠我八个亿的收购款没错,虽然说的是三年后才支付,但我跟他还算有点私交,遇到这么大的事情,让他先拿这些钱出来,对他也没什么损失?!?br />
    谢成龙点了点头,道:“李牧的影响力很大,我们不希望他报警把事情闹大,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如果没有警察参与进来,我们拿到钱放你走,大家相安无事,但是如果有警察参与,我们被抓住可就是重罪,那样的话,我们好不了,自然也不会让你好过,杀了你再跑路,我们跑的也更顺畅些不是?”

    蔚澜连连点头,满脸惊恐,甚至眼眶都变得通红,泪水在其中打转,眨眼间便化作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蔚澜确实害怕,流泪却是为了迷惑对方,故意在脑中想到自己父母,一想到父母远在大洋彼岸,自己在地球另一端被绑架了他们也无从得知,眼泪便滚滚而落。

    谢成龙见蔚澜惊恐流泪,心中对她的戒备心就放松了些许,以为自己的劝说起了效果,便继续说道:“待会儿,我给李牧打个电话,没让你说话之前,你不要乱说话,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如果你多一个字,或者少一个字,我不会要你的命,但是会切掉你的一根手指,如果手指不够用,就切脚趾,我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是说过的话一定兑现!”

    谢成龙经验老道,自己打电话找李牧要钱,蔚澜的作用就是让李牧确定她确实遭到了绑架,然后别报警、赶紧去准备钱就好了,所以他必须要先警告蔚澜不要乱说话,到时候自己让她说什么,她照着说就足够了,否则万一透露点什么信息出去,有可能坏了大计。

    蔚澜眼看谢成龙表情好似平平淡淡,但骨子里却透出一股极度冷静的狠劲儿,直觉便觉得这是个极其不好对付的人,当下心中一凛,对自己的遭遇又多了几分悲观。

    谢成龙从口袋里掏出蔚澜的手机,这台小巧的翻盖手机已经被扣掉了背板电池。

    当着蔚蓝的面装好手机电池,谢成龙开口问她:“你手机里有李牧的电话吧?”

    蔚澜点了点头:“有?!?br />
    “那好,我现在给李牧打电话!”

    ……

    “活动正式启动五分钟,成交额突破五千万!”

    当运营组把实时数据反馈出来的时候,整个淘宝网一片欢腾!

    这次活动不是秒杀,大部分的特价商品备货充足,但依旧在活动启动之后,就立刻引发了相当一部分用户快速下单。

    同时,两万两千张优惠券早就迅速被抢了个干净,网站任何页面的顶部通知栏里,都在滚动播报用户ID,以及抢到的优惠券类别。

    同时还不忘提醒其他用户,下一轮的抢券活动将在凌晨一点整准时启动!

    李牧也没想到,上线的首个五分钟就让就能达成五千万的成交量,这给了他更大的信心。

    随后,李牧立刻查看了数据分析图,这五千万成交额中,有70%来自于服装。

    服装的折扣力度大,而且有些特价款式确实不像日用百货那样,动辄有十万甚至百万件的库存,有的品牌拿出少量超特价服装来吸引眼球,所以最先引发抢购的,便是这一批存量不多的特价服装。

    李牧很清楚,接下来的重头戏,除了用户对服装鞋帽的需求之外,还在于用户在日用百货等商品上的“凑单”思维,买粮油食品的,大多数会凑够199再下单,日用百货也是一样,这些商品不需要抢购,但需要纠结与权衡,基本上绝大多数的消费者会产生“超需购买”的行为,因为潜意识里有一个理念在支撑着他们:反正以后用得着,趁便宜为什么不多买一点?

    有了充足的数据做支撑,所有人都坚信,这一次的淘宝促销潜力巨大,真正发力还要看后半程。

    淘宝网这边欢天喜地,杭城乐淘此时此刻依旧是一片沉寂。

    活动促销开始的前五分钟,成交额还不足十万。

    看着寥寥八万多的成交额,每一个乐淘员工都心如死灰。

    说白了,拿什么衡量一家电商网站的实力?最关键的数据就一个,那便是交易额。

    开局就这么惨,后面的23个小时零五十五分钟,简直让人提不起任何希望。

    马老板面色阴沉,之前做梦都在期待着9月29日零点这一刻的到来,他幻想中的平台成交额会在这一刻如同坐上了火箭,蹭蹭蹭上窜个不停。

    但是,自从李牧开始狙击乐淘,他就一点点梦碎,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梦醒,只能眼睁睁看着满地稀碎的美梦,体会着现实的艰险残酷。

    此时,马老板只想知道淘宝的数据,同样的五分钟,他们到底卖了多少?

    正此时,YY弹出提示,一条深夜的快讯推送给了所有华夏地区的在线用户:淘宝网929大促销,上线五分钟成交额突破五千万!

    马老板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双目如同一下子失去了光线,眼前一阵发黑。

    他清楚李牧的套路,这个数据肯定没有水分,因为李牧也根本不是那种喜欢吹嘘业绩的人。

    同样是五分钟,李牧的淘宝网卖了五千万,自己的乐淘网卖了八万多,这六百倍的差距,就如同六百记响亮的耳光一口气全抽在自己的脸上。

    马老板心中又恨又气,预料到会失败,但没想到会败得这么惨。

    李牧确实太会玩了,而且营销手段也比自己多的多,光是满减优惠券这个套路,就比自己的全场八折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最大的噱头就是李牧的大额满减优惠券,199减去198,这个噱头简直就是一支注射进消费者体内的鸡血!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促销,绝大部分消费者的精力都会在一个主要的平台上聚焦,淘宝之前吸睛工作做的太好,想必自己,那巨大的碾压优势,让自己在李牧面前,完全如同一只蝼蚁一般自不量力,简直可笑。

    马老板心里很清楚,明天自己将成为整个互联网的笑柄,相比自己,其他人例如腾训的马总被李牧击败都并不丢人,因为当初腾训马总是被产品实力更强大的李牧抄了底,行业人看他多半有些惋惜,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但是自己则和腾训马老板有巨大的不同。

    对李牧和淘宝网来说,自己完全是不自量力、主动挑衅的那一方!自己眼馋李牧的2C零售业务布局,放着好好的B2B不努力经营,一上来就给李牧找麻烦,先是收购了几家快递公司,想借机入股淘宝,被李牧拒绝之后,恼羞成怒的他又刻意让自己旗下的物流公司给李牧的品牌日下绊子,后来被李牧在媒体上公然打脸,搞得自己一度声名狼藉,结果自己忍辱负重的搞出乐淘,正准备通过大促销逆袭,没想到却被李牧的主力部队打了个漂亮的狙击战……

    马老板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明天一早,自己将成为那个被整个互联网行业嘲笑的小丑,他的梦想、他的理念、他的思维、他的抱负,都将统统沦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