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完蔚澜宝马车之后的谢成龙,拐弯抹角的钻进了与停车场隔着两条街的一条没路灯的巷子里。

    昨天晚上,他把一辆从黑市买来的破旧125摩托车停在了这条巷子里,并且在巷子一辆布满灰尘、多日没开的面包车底下藏了一包衣服。

    再从巷子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了一身格外不起眼的民工装扮,头上还戴着一个劣质的摩托头盔,身上背着一个同样不起眼的双肩包,包里装着自己刚刚换下来的旧衣服,以及那一双43码的布鞋。

    骑着摩托赶赴郊区的谢成龙,心里对刚刚一系列的绑架、撤离、善后也是相当满意,自己几乎已经做到了事无巨细,警察就算找到蔚澜那辆宝马、围绕那辆宝马翻个底朝天也不可能找到任何与自己有关的线索。

    “前辈”曾经告诉过他,警察查案,线索就像是鱼线,一点都不能断,断了也要想办法续上才能继续,否则根本就不可能钓得到鱼,所以作案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断掉线索,断得越多,自己就越安全。

    指纹的线索断了;43码的布鞋翻墙后,脚印的线索也断了;自己钻进黑巷子,换一个形象骑着摩托出来,线索就又断了一次。

    三次砍断日后警方追查的线索,谢成龙笃定自己一定万无一失了。

    这一次绑架蔚澜,谢成龙和宋志磊制定了四个大阶段,分别是:绑架、收钱、灭口和潜逃。

    眼下,绑架的大阶段已经完美达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收钱了。

    谢成龙骑车赶回农家院时,时间距离十二点还差了十分钟,一进院子,他便立刻进堂屋,跟宋志磊碰面,两人把其他人都赶到外面,自己在屋里小声的嘀咕起来。

    谢成龙对宋志磊说:“现场该做的都做完了,肯定万无一失,现在该给那个李牧打电话要钱了?!?br />
    宋志磊点了点头,对谢成龙说:“你待会先去威胁一下蔚澜,让她好好配合我们,多给她一点希望,告诉她咱们只图财不害命,只要她积极配合我们从李牧手里拿到钱,她就能活命?!?br />
    谢成龙问:“你不准备出面了?”

    宋志磊道:“我现在还不能在蔚澜面前出现,这个臭娘们性子烈得很,如果她看到是我绑架她,万一在电话里跟那个李牧吼一嗓子,我他娘的就全完了?!?br />
    说到这里,宋志磊狞笑一声,道:“等时机成熟之后,我自然会出面,而且我不但要出面,还要扒光了跟她来一个赤诚相见!让她知道,老子不是她想耍就能耍的!”

    宋志磊不是亡命之徒,他绑架蔚澜是为了钱、为了报仇,但他最终的目标是平安抵达澳大利亚和家人开始新生活,万一蔚澜真在电话里一嗓子喊出去,以李牧的能力,绝对能给自己来一个A级通缉,到时候自己别说出国,连机场的边都沾不了,还怎么去澳大利亚?

    谢成龙点了点头,提醒一声:“磊哥,我跟你出来做这一单,一方面是还你人情,一方面也是为了赚个后半辈子的安家费,你想搞女人我不反对,但是事成之前,还是希望你能够以大局为重?!?br />
    说罢,谢成龙顿了顿,又道:“绑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摆在这里,外面那几个混蛋眼都他妈看直了,对这帮家伙来说,很多事情就是一念之间,我警告过他们在事成之前任何人不许节外生枝,但你最好也不要激发他们下半身的冲动,如果这时候大家都能绷紧那根弦自然不会出岔子,可如果你控制不住、开了头炮,所有人都会急不可耐,那样的话,一定会出大乱子?!?br />
    “退一万步说,就算没出什么大乱子,这么多人糟蹋她,她想不开自己一头扎哪儿撞死了,怎么办?李牧给钱之前,如果要先确认她还活着,又怎么办?”

    谢成龙很清楚一个正常男人,尤其是外面这些没见过什么好货色的正常男人,在面对蔚澜这样的女人时,内心会有怎样的期待与冲动。

    把蔚澜绑回来,就等于是让一群饿狼看管一只娇嫩的羔羊,每一只狼都恨不得找机会先撕咬一口下来过过瘾,这时候头狼一定要在充分做好榜样的同时约束好狼群中的其他成员,否则一旦头狼自己开始撕咬第一口,其他的恶狼一定会蜂拥而上。

    到了那个时候,如果头狼还试图掌控局面,一定会成为所有恶狼的眼中钉,如果群情激奋甚至群起而攻,一切就彻底失控了。

    宋志磊知道谢成龙的犯罪经验比较丰富,对他说的话也比较听信,于是便点头说道:“你尽管放心,事成之前,我绝对不会动蔚澜一指头,也不会让其他人动她一指头?!?br />
    谢成龙点了点头,他经验老道,也不希望宋志磊因为自己的提醒而心生不悦,便非常诚恳的说:“磊哥,你也别怪我谨慎,这事如果不成,咱们大家一起完蛋这个不必多说;但这事万一成了,钱拿到了,你拍拍屁股去国外跟嫂子、大侄子们一起过世外桃源的生活去了,可我没这个能耐,还是得在国内提心吊胆的过下去,所以这件事,弟弟恳请你,你一定要以大局为重?!?br />
    宋志磊非常理解的点点头,说道:“放心吧六子,事成之前,我不会精虫上脑,事成之后,哥哥我排第一,你第二!”

    谢成龙嘴角抹过一丝淫邪的笑容:“有磊哥你这句话,我就真放心了!”

    说完,谢成龙站起身来,道:“快十二点了,我去跟那娘们聊一聊,然后给那个李牧打电话?!?br />
    ……

    “快十二点了……”

    李牧身边的雷教主嘀咕了一声,随即对李牧和刘师兄说:“促销活动开始前的最后两分钟了,大家要不要打个赌?”

    李牧哈哈一笑,说:“雷总你要开个盘吗?”

    雷教主笑道:“好??!10亿到30亿,一赔一;30亿到50亿,一赔三;50亿到80亿,一赔五;80亿以上,一赔十!”

    刘师兄笑道:“行,我买30-50亿,一万!”

    雷教主点点头:“先给你记着,低于30亿,或者高于50亿,你输给我一万,在这个区间内的话,我输给你两万?!?br />
    刘师兄爽快的笑道:“OK!”

    雷教主随即看向李牧,笑问:“李总,要不要玩一手?”

    李牧笑道:“好啊,玩一手,我押一万块在50-80亿这个区间吧?!?br />
    雷教主笑道:“那我倒是宁愿输给你四万块了!”

    李牧哈哈一笑,说:“我倒是宁愿输给你一万块钱,换销售额突破80亿?!?br />
    “80亿……”两人相视一眼,都有些不可置信,雷总说:“眼下淘宝有三千多万注册用户,月活用户不到一千万,有比较深网购习惯的用户一共也就几百万人,如果我们这次促销能够拉动一千万用户参与的话,想突破80亿,每个用户的消费金额需要突破八百元,一千万用户,以及人均消费八百元,这两个数额都很难实现?!?br />
    李牧点了点头,道:“一千万用户确实不容易,人均消费八百元,听起来也确实有些天方夜谭,从可靠的数据来看,这次保守估计,能有个七八百万用户产生购买行为、人均消费两到三百元,就显得实际了许多,整体看,15亿左右销售额是绝对稳妥的?!?br />
    说到这里,李牧又道:“但是,人均八百元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就得看另一个关键数据了?!?br />
    两人纷纷看向他:“什么关键数据?”

    李牧微微一笑,道:“人均订单量!”

    说着,李牧继续道:“刚才15亿的估算,是围绕着这些深度网购用户来计算的最保守估计,这七八百万人,如果只按照自己的需求购买,可能每人也就消费个两三百元平均,但如果我们调动起他们全家的关注度呢?儿子像买些新衣服,女儿像买些护肤品,妈妈想买些柴米油盐,爸爸想买把剃须刀……所以,我们这七八百万人,其实代表的不是七八百万人自己的购买力,而是七八百万个家庭的购买力?!?br />
    “而且,这一次我们明显已经撬动了大众的神经,同样的产品,在我们这里买能便宜30%甚至更多,而且又都是品牌直供,大量非深度用户会极有兴趣,再加上我们出了一个鼓励用户提他人下单的政策,如果他们能够给这些非深度网购用户、甚至非网购用户提供一个下单的渠道,我相信这一次的数据一定会有非常惊人的体现?!?br />
    刘师兄一脸兴奋的说:“没错!同样八百万用户下单,如果每人一到两个订单,可能人均消费也就两三百元,但是如果是八百万个家庭,每个家庭平均三到四个订单,人均消费额度就能轻松翻倍!这里面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

    正在这时,硕大的电子屏幕终于越过了23:59:59,变成了9月29日0:00:00!

    现场所有人发出一阵阵欢呼叫好以及加油鼓劲的声音,一场牵动了全民参与的网上大促销,轰轰烈烈的拉开了序幕!

    ……

    PS:求兄弟姐妹们月票支援!我们在月票榜的位置太惨了,17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