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这顿饭之前,赵贤良衡量李牧的指标只有两个:年龄与财富。

    李牧是很年轻,相对应的,在他这个年纪、能赚到这么高的身价,这确实也很了不起,但是赵贤良心里始终觉得,李牧做的是互联网,这个行业本身就有极大的泡沫,远不如实业那么坚挺,说是身价超百亿,但是真要变现的时候恐怕就不好说了。

    实体企业家则不同,实体企业家的身家基本上都是实打实的,不光有重资产运作的企业,还有大量的不动产,家大业大;反观互联网企业家,今天某公司估值十亿,创始人有50%的股份,账面数据看起来,这人身价五亿,可是这五亿基本上都是概念,不是现金,一扭头概念破碎了、企业破产了,五亿身价或许能在一夜之间坍缩到只剩1%。

    在这一点上,赵贤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潜在优越感的,直到今天。

    李牧的侃侃而谈,让赵贤良看到了这个年轻人思想和谋略上的高度,让他意识到,李牧真正牛逼的,不是他极富优势的年龄以及巨额的身价,而是他的思想。

    赵贤良在心底承认,不管自己对李牧有怎样的偏见,李牧的思想高度都比自己搞出了一个层级,这个层级受限于思维模、眼界、三观以及人性,是本质上的区别,就好像砖混与钢混,其中差距不要太大。

    砖混模式的建筑,最高建到十层就已经岌岌可危了,这就是这个层级的最高高度,再想往上突破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但是钢混模式的建筑,可以建成上百层的摩天大楼,两者之间的差距,堪比云泥。

    有了这一层认识,赵贤良对李牧的态度好了许多,两人喝酒也颇为友善,这让谢芸和赵子秋母女二人格外高兴,不时端起酒杯,招呼两人一起干杯,似乎希望两人能够多喝一点。

    此时此刻,就在杭宣居的门口,两辆别克商务一前一后在门口停下,门口的服务员急忙上前拉开车门,身材格外精瘦的马老板从最前面那辆商务车里钻了出来,双脚刚站在地面,他便急忙转过身,恭敬的用英语说:“孙总,您请?!?br />
    这时,一个身高仅有一米五左右的中年男性从车里走出来,这个中年男性身材略胖,发际线已经败退的非常严重,露出硕大而光亮的脑门。

    这名中年男性也是一副亚洲人面孔,抬头打量着杭宣居极富古代江南色彩的大门,又侧脸看了看身后波光粼粼的西湖,一脸赞叹的用一口格外流利的英语对马老板说:“Jack,这里的环境真是得天独厚??!就在著名的西湖岸边?!?br />
    马老板连连点头,介绍说:“这里虽然看着并不起眼,也不奢华,但这里却是杭城最好的饭店,我定的包间就在三层靠着湖边,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欣赏西湖夜景。

    虽说2002年国内的旅游业并不发达,但作为最早被开发出来的旅游景点之一,杭城西湖景点的各种装扮此时已经格外完善,湖面有夜游的游船,岸边还有多彩的灯光,所以夜景还是非常棒的,再加上此时已经入秋,晚上的天气稍稍凉快一些,湖边也就更为凉爽,最适合看西湖夜景。

    矮个子的中年男性听到这话,格外高兴,一边点头一边说道:“我是真的喜欢这个地方,你明年如果还搞西湖论剑,到时候我一定要来参加!”

    马老板笑着说:“孙总,你可以来参加今年的西湖论剑,我想很多华夏的互联网人都非常希望能够跟你见面?!?br />
    矮个子的中年男性摆了摆手,笑道:“今年下半年对软银格外关键,我可能没有时间来华夏了?!?br />
    马老板点点头,此时其他的随行人员也都已经下车,马老板便对那矮个子中年人说:“孙总,咱们进去吧!”

    “好!你先请!”

    马老板急忙说:“不不不,你先请?!?br />
    矮个子中年人无奈一笑:“那就一起吧!”

    马老板略一迟疑,点头说道:“也好!”

    说罢,两人并肩迈入杭宣居大门。

    这名矮个子中年人并非华夏人士,他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软银创始人——孙政义,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日本商人。

    孙政义是昨天晚上从日本东京飞抵沪市,今天早晨乘专车到的杭城,这次来杭城,他是为了见一见他投资了数千万美元的华夏互联网人,也就是此时陪在他身边的马老板。

    也可以说,孙政义这次来华夏,其实就是为了见马老板来的,1999年10月,孙政义与马老板见面六分钟,便决定投资2000万美元巨款给他创立的阿里吧吧,这在当时是一件轰动华夏互联网行业的大事。

    当年的孙政义极其看好马老板以及阿里吧吧的发展,而马老板在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的看好,平台规模越来越大,发展潜力也在不断倍增。

    但是这种迅速发展的势头在李牧创建淘宝网之后便立刻陷入了一种困境。

    事实上,马老板的B2B平台并没有受到李牧以及淘宝网的冲击,但是,因为马老板的战略规划早就已经覆盖到了2C业务,所以李牧实际上是冲击了马老板的未来。

    现在的阿里吧吧在马老板眼里,只是一颗不足一米高的小树苗,但是他坚信,阿里吧吧的未来将成为一颗参天大树,可是,好巧不巧的是,李牧跑到阿里吧吧这颗树苗的头顶上,盖了一栋挑高三米的房子,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影响,但眼光稍微长远的人都会立刻意识到巨大的?;?,因为李牧一下就把阿里吧吧这颗小树苗的未来封杀到最高只能长到三米,对马老板这种野心勃勃的人来说,这简直是比要他的命还让他愤怒。

    所以他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提前跟李牧开战,一边开发自己的C2C平台,一边收购物流公司、封锁淘宝网包裹的运输,本意就是在李牧这栋房子的根基凿洞,希望能够把李牧这个自己未来发展的巨大桎梏打碎。

    但不幸的是,这个计划彻底失败了。

    为了支持他提前跟李牧开战,孙正义在前段时间又给阿里吧吧投了千万美元级的融资,但是这笔钱砸进去,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看见任何实际成果,收购物流公司的事情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乐淘现在虽然早就已经开发完毕,但是在李牧的巨大影响力之下,迟迟不敢上线,所以整个阿里吧吧都陷入了一种僵持。

    小树苗的成长速度很快,未来用不了多久就会突破三米限高,而谁也不知道李牧未来会不会把这个高度进一步压缩,所以马老板焦灼,孙政义也着急,他这次来,其实就是想具体了解一下阿里吧吧目前的情况。

    今天白天一整天,孙政义在阿里吧吧基本上把目前的局面弄了个一清二楚,说实话,他很失望,对阿里吧吧的未来也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因为他真正意识到,这不是马老板的能力有限,而是对手实在太强,自己相当于是押宝在了山本五十六身上,可是对方却不是那个刚刚经历过珍珠港重创的美国海军,而是一个完全现代化的美国海军。

    以淘宝网目前的实力,以李牧背后的资源以及其他平台的支撑能力,基本上就是与马老板差出了一个时代,马老板几乎没有赢的可能,除非奇迹诞生,或者马老板找到李牧的命门,一击必杀,否则马老板根本没有可能赢。

    但是,虽然心里对阿里吧吧失望、对阿里吧吧的未来也不再看好,可他心里却很明白,自己不能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他要趁着马老板还没把手里的钱烧完之前,再给他画饼,给他鼓励,告诉他不要怂、就是干,干不过不要紧,自己还会给他支援。

    可如果阿里吧吧真的败了,他会给马老板支援吗?不,当然不。

    孙政义早已经打定主意,如果马老板的乐淘突围不成,那么他将不再给阿里吧吧任何的投资,强迫马老板必须放弃2C业务,专心经营目前已经有一定根基的B2B业务,虽然限高只有三米,可三米的树苗好赖还有些价值,长不成参天大树不要紧,在三米的屋檐下,长成一棵果树多少也还能持续带来收获,怕就怕这颗树苗不知厉害,非要冲破那钢筋混凝土的天花板,最后只会是死路一条。

    两人一起进了杭宣居,孙政义的脸上红光满面,看起来心情格外的好,这是他的本事,这个本事给了身边的马老板一颗定心丸,在他看来,孙政义似乎还很看好自己,只要他没有对自己、对阿里吧吧失望,自己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找机会跟李牧再战。

    杭宣居的经理早就知道马老板预定了今晚的一个包间,马老板一进门,他就格外热情的迎上来,说:“哎呀马总,很长时间没见您了,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虽然现在马老板并不能算是大富翁,但他在杭城名气确实不小,是杭城互联网的领军人物,也是杭城市政府以及省政府的座上宾,所以在这经理的眼中,马老板是绝对的贵客。

    马老板与这经理也很熟悉了,微微一笑,右手五指并拢、掌心对着孙政义比划了一下,说:“今天要招待日本来的贵客,我定的包间给我留着呢吧?”

    经理急忙点点头,说:“留着呢,我陪您几位上去吧?!?br />
    说着,经理对先前引路的服务员摆摆手,示意他先闪,自己亲自服务。

    上楼时,走在前面引路的经理忽然想起件事儿,扭头对马老板说:“对了马总,今天特别巧,中梁贸易集团的赵总也在这儿宴请,跟您就隔着一个包厢?!?br />
    马老板眉毛一挑,惊喜的说:“赵总也在?真是巧了,待会儿说什么也得过去叨扰一下,你待会儿如果方便的话帮我问问他,如果可以,我过去拜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