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赵贤良相比,谢芸绝对是开明家长的典范。

    大部分华夏家长对儿女恋爱以及性方面的事情相对保守,不像西方国家的家长那般开明,但是谢芸心里很明白,性是人性的一部分,华夏的家长虽然保守,但是华夏这一带年轻人的性观念一点都不落后于西方国家,这在她眼里不是一件坏事,像她这种读书人,而且是书香门第出身、真正为读书而读书的知识分子,在思想方面更追求尊重人性。

    自打上次撞见女儿与李牧的事情,谢芸心里就明白,这种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如果还想拦住,那是自欺欺人,就算真的拦住了,对孩子的摧残也必然非常严重,所以她的心里对赵子秋与李牧的那层关系已经接受并且默许,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背着赵贤良,在燕京给赵子秋买了套房子。

    赵子秋放假回家一个多月,跟李牧一直没有见过面,现在好不容易把李牧盼来了,都说小别胜新婚,这一点她心里怎能不懂?同时她也了解赵贤良的性格,李牧来了,他肯定要把赵子秋好好看起来,这种情况下赵子秋要是想夜不归宿,那可真是痴人说梦了,就他那个性格,肯定能把肺气炸。

    谢芸虽然也想拧一拧老公的思想,但是如果女儿不顾他直接夜不归宿,这就用力太猛了。

    这种情况下,想成全闺女的唯一办法,就是把李牧留在家里。

    赵子秋也明白妈妈话中的意思,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仔细想想,心里也不禁感谢妈妈考虑的周到,不管怎样,这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此时此刻,身在燕京的李牧倒是有些犯愁。

    第一次去杭城见赵子秋的父母,自己总要有所表示,别的不说,总是要带个伴手礼聊表心意,但是李牧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应该送什么东西。

    赵子秋家境极好,说起来,自己这种只能算是暴发户,赵子秋家里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才有今天的实力,就证明人家在消费理念、在思想观念,在吃的穿的用的上面,肯定都要比自己讲究。

    在这种情况下,李牧也知道该送什么才能既不显得自己没礼数,又不会让赵子秋的父母觉得太寒酸。

    燕京倒是有不少奢侈品店,李牧倒是舍得花几万块钱买个品牌包送给赵子秋的妈妈,但是他就怕自己在燕京能买到的,人家未必能瞧得上。

    跑到燕京眼下奢侈品比较多的王府井逛了半天,李牧也没拿定主意到底送什么,最后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得找人请教一番。

    李牧觉得,这种事儿首先得找女人问,其次,这个女人家境一定要足够好,最好是能跟赵子秋家里旗鼓相当,只有这样的人才真正明白,像赵子秋父母这种真正上流社会的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有得是女的,家里又得很有钱,李牧能想到的就三个人,杜菲杜薇姐妹俩,还有那个林琳。

    李牧跟林琳不是那么熟悉,所以这个人就直接pass了,所以这样一来也就剩下杜菲和杜薇,杜薇年纪太小,估计不太懂这些,所以杜菲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李牧赶紧给杜菲打电话,上来就问她:“如果给四十多岁的夫妻送礼物,送什么比较合适?”

    杜菲第一句话就问:“家里什么条件?”

    什么经济条件,决定什么生活层次,这一点是肯定的。

    李牧便说;“特别有钱的那种?!?br />
    “噢……”杜菲一听这话,便说:“那就送心意吧,最好是精致的、有意义的、比较特殊的东西?!?br />
    李牧说:“你能不能给直接推荐一下?!?br />
    杜菲说:“男人的话,要不你送点茉莉花茶?燕京的茉莉花茶是很出名的特产?!?br />
    李牧说:“那对夫妻生活在杭城?!?br />
    “噢……”杜菲说:“那就别班门弄斧了,华夏最会喝茶的两拨人,一波在杭城,一波在羊城?!?br />
    李牧说:“那你给出出主意啊?!?br />
    杜菲又问:“两人分别是什么气质?”

    李牧想了想,说:“男的就是大老板的派头,女的嘛……有点大家闺秀那意思?!?br />
    杜菲琢磨了一会儿,说:“这样吧,你给男的买一支好钢笔,万宝龙的限量款一般二三十万的样子,再给女的买一枚钻石胸针,买欧美一线大牌的产品,应该也在二三十万左右的价格?!?br />
    李牧一听暗自咋舌,他不是那些有原始积累、多年富豪生活积淀的商人,几十万的钢笔、几十万的胸针,乍一听起来还真有些吓人。

    不过李牧很快调整好心态,几十万不叫事儿,关键是得能送得对方喜欢,仔细研究一下,杜菲给的建议确实很好,钢笔对企业家来说是个很有必要的东西,越好的钢笔也就越衬托身份,相信赵贤良肯定有用;胸针这种东西,在西方一直是贵妇的标配,据说西方的上流社会女性真正爱的配饰就是胸针,这东西虽然不大,却也很有意义。

    于是李牧便问她:“你说的这两样东西,去哪儿买?”

    杜菲说:“门店肯定是买不到的,我有个朋友做这些,我把他电话给你?!?br />
    ……

    李牧乘坐的飞机在下午五点钟准时在杭城机场降落,王元朗三人中,有两人与他乘坐同一个航班,另外一人提前到杭城,在李牧还没到杭城的时候,就已经租好车等在机场了。

    李牧全程与王元朗以及另外一个保镖零交流,不过这两人一直在自己身边不远处暗中?;?。

    独自走到出口处,李牧便看见了等在这里的赵子秋与她的妈妈谢芸。

    李牧随即快步走向两人,还没到跟前便被赵子秋认出来,开心不已的赵子秋一路小跑迎向李牧,到了跟前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

    李牧戴着口罩,低声在她耳边问:“小丫头,想我了没?”

    赵子秋不断的点头,娇声说道:“等了你这么久,你终于来了?!?br />
    李牧拍拍她的后背,轻声道:“对不起,之前一直太忙?!?br />
    赵子秋微微一笑:“没事,你能来我就很满足了?!?br />
    李牧点点头,说:“我看阿姨也来了,走,过去跟阿姨打个招呼?!?br />
    赵子秋挽着李牧的胳膊,两人来到谢芸面前,李牧把口罩一侧的耳挂摘了下来,礼貌的说道:“阿姨您好?!?br />
    谢芸满面笑容的点点头:“你也好,欢迎你来航程?!彼底?,她指了指李牧的口罩:“还是戴上吧,你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br />
    李牧微微点头,又重新把口罩戴好。

    谢芸热情的说:“你赵叔叔已经在饭店点好菜等着咱们了,这会儿进市里有点堵车,咱们就先去饭店吃饭,然后再去家里?!?br />
    “好的,听您安排?!崩钅恋愕阃?,心知自己是客,所以自然是听从谢芸的吩咐。

    谢芸是自己开车载着赵子秋过来的,开的是家里一辆宾利红章雅致,02年能开这种车,在华夏绝对是非常顶尖的一波了。

    李牧不太懂超豪华车的内涵,劳斯莱斯也好,宾利也罢,他其实都不是很感冒,不过两辈子第一次坐进宾利车里,尤其是坐在宾利的后排,他才发现,超豪华车坐起来真的是很舒服,特别适合坐车,而不是驾车。

    路上,谢芸一边开车,一边问李牧:“以前来过杭城吗?”

    李牧点点头:“来过一次?!?br />
    谢芸问:“上次来都去哪玩了?”

    李牧说:“就去了个西湖,其他哪儿都没去?!?br />
    谢芸笑道:“杭城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的,这次不如在杭城多待几天,阿姨带你到处转转?!?br />
    李牧尴尬的说:“谢谢阿姨,不过这次怕是待不了太久,燕京那边的事情太多,这还是忙里偷闲跑过来,后天应该就要回去了?!?br />
    谢芸问:“现在还是那么忙?”

    李牧点头说:“眼下很多项目都已经进入关键阶段,往后可能会比以前更忙?!?br />
    谢芸感叹道:“年轻人虽说忙点更充实,但是也别让自己太累?!?br />
    李牧忙道:“阿姨说的是?!?br />
    谢芸兀自摇了摇头,她心里清楚,李牧这种人就是天生的工作狂,跟自己老公应该属于同一类人,想让他放慢一点节奏,比杀了他都严重。

    赵子秋坐在李牧身边,一直与李牧牵着手,虽说没插嘴妈妈和李牧的对话,但一直扭头看着李牧,满眼都是浓浓爱意,谢芸偶尔从车内后视镜往后看,看到女儿那痴痴的模样,心里是既无奈又心疼,暗忖:小丫头倒是有眼力,找了个这么优秀的小伙子,只是他这么忙,将来能陪你的时间恐怕会非常少,长久下去,你能耐得住吗?别跟你妈似的,耐不住之后,不得不把自己逼成女强人,曲线救国的去在事业上陪伴自己的男人。

    赵贤良一个人坐在杭宣居的庭院包厢之中生了半天闷气,直到服务员扣开房门,房门一开,他便看见站在妻女旁边的李牧,心里真是说不上来的吃味。

    李牧在谢芸的邀请下进了门,满脸笑容、语气尊敬的对赵贤良说:“叔叔您好?!?br />
    赵贤良面无表情的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谢芸眼看自己老公的表现有些唐突失礼,不由瞪了他一眼。

    赵贤良感受到老婆眼神中传来的强烈不满,急忙开口,鬼使神差的道:“那什么,来啦?”

    ……

    PS:辛苦大家,公众号关注一波,微信号gzbuge,每天都有有趣推送,偶尔不定期有新章节抢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