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上,李牧被自己手机和弦音的脑中吵醒。

    刚睁开眼,便下意识看着怀中的陈婉,陈婉此刻正睡得香甜,呼吸匀称、睫毛轻颤,显然还在熟睡之中,手机闹钟对她来说没有半点作用。

    李牧昨晚梅开二度,第二次征战结束时已经凌晨,又跟陈婉在床上腻了半天,睡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此时也感觉没有睡饱,很想抱着陈婉再睡个回笼觉,但闹钟一响,李牧便知道现在已经是早晨八点半,今早还有一场重要会议,包括陈远在内的三个金陵地产商还在等着跟自己开会面谈。

    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胳膊从陈婉的脖颈下抽出,又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来,李牧钻进卫生间简单洗漱一番,正要穿衣服,套着一件真丝吊带睡裙的陈婉揉着眼睛走了出来,一见李牧,满脸羞涩与幸福的走过来轻轻抱着李牧,问他:“你要走了?”

    “嗯?!崩钅恋愕阃?,摩挲着她的后背,说:“上午要去万盈开会?!?br />
    陈婉抬头看着李牧,眨着睫毛问:“开完会呢?”

    李牧低头轻吻了她片刻,柔声说:“你今天如果没什么安排,就在家等我,忙完我来找你?!?br />
    陈婉幽幽地说:“那我今天就哪儿都不去了?!?br />
    李牧笑着说:“在家好好休息,晚上我还得要你!”

    陈婉伸手抓了抓李牧的头发,毫不躲闪他满是挑逗的眼神,带着宠爱说:“只要你来,想怎样都依你?!?br />
    准备出门,李牧想穿昨天的衣服,陈婉急忙把衣服从李牧手里拿走,说:“这儿也有我给你买的衣服,等我去给你挑一身正式点的,这身衣服放这儿吧,我给你洗了?!?br />
    李牧点点头,随即陈婉先把李牧的脏衣服收起来,又从卧室衣柜里拿出一身崭新的,淡蓝色短袖衬衣,以及一条黑色略修身的休闲西裤。

    互联网从业人员很少穿正装,夏天永远是宽松T恤、五分短裤或者休闲裤,搭配一双一脚蹬的鞋或者人字拖,因为这个工作长时间久坐,牛仔裤、西裤以及衬衣这种装扮坐就了很不舒服。

    不过用陈婉的话说,都身价这么高的大老板了,以后还是尽量在穿着上注意一点,这样不仅自己显得精神,给别人的感觉也更正式。

    幸好李牧昨天没穿短裤,那双黑色的休闲皮鞋正好还能搭一下自己这身新装扮。

    穿戴整齐的李牧戴上口罩从陈婉家出来,一想着昨晚自己已经让王元朗走了,于是便直接下电梯到了一层,准备自己打个车去万盈,没想到刚出了单元门,便看见自己那辆奔驰G55停在路边,王元朗正端坐在驾驶室里,一见李牧出来,立刻下车替他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李牧没想到王元朗竟然一直在,见他也没换衣服,便估摸着他八成是一晚上都没走,这三个人平时也并非都24小时全天候守着李牧,晚上一般会轮流有一人在附近开房休息,但眼看王元朗这架势,昨晚开房休息的肯定不是他。

    上了车,王元朗便问李牧:“李总,现在去哪?”

    李牧说:“去万盈?!?br />
    王元朗发动汽车,缓缓驶出小区。

    车在行驶中,车里的两人谁也没多说话,王元朗知道自己做这份工作最忌讳多嘴,李牧的私生活是李牧自己的事情,不管他跟谁见面、在哪过夜,自己肯定是不能说也不能问,所以他专心开车不说话也是正常。

    可李牧心里多少有些不太对劲,他虽然一点也不怀疑王元朗守口如瓶的操守,但是这种事心照不宣,李牧多少还是有些做贼心虚,再加上很重要的一点,李牧一直忽略了把王元朗变成自己人,所以王元朗知道太多自己的私生活情况,这让他有些没有安全感。

    虽说王元朗在?;ぷ约旱奈侍馍暇⌒木×?,但李牧心里也清楚,他现在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杜菲大舅石雪松的命令,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给他的薪资待遇,这其中石雪松作为他的绝对上级,自然占了大半原因,但是一旦他下半年退伍,自己与他就只剩下雇佣关系了,如果想把他拉拢成为真正的自己人,看来还是要在攻心上加把劲。

    想到这里,李牧试着问王元朗:“王哥今年什么时候退伍?”

    王元朗说:“李总,我们三个都是十一月底退伍?!?br />
    李牧点点头,他有王元朗的资料,知道他不是燕京本地人,家里是齐鲁省一个经济不太好的山区农村,还是知名的革命老区,几年前王元朗结了婚,有一个儿子,老婆带着孩子一直在老家生活。

    缕清他的情况,李牧故意问他:“退伍之后有没有想过把老婆孩子也接到燕京来?”

    王元朗淡然一笑,说:“暂时还没想过,燕京生活成本太高,虽然我现在在您这里也不少赚,但还是想还是跟老婆孩子先分开几年,赚点钱给他们在我们家那个市里买套商品房,孩子快上小学了,我想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不能让他在村里上学?!?br />
    李牧咂咂嘴,说:“如果考虑孩子上学的话,我觉得肯定还是燕京更好一些,不光是教育资源好,你们一家三口都在燕京的话,对孩子的性格和心理也有很大的积极作用?!?br />
    王元朗说:“燕京还是算了,听说外地孩子在燕京上学很困难,那些个好学校也不是外面来的孩子能随便上的?!?br />
    李牧微微一笑,说:“你记不记得上次我在车里跟我公司那个副总裁聊天,当时是你开的车?!?br />
    王元朗说:“您说的是林总吧?”

    李牧点头说道:“没错,是她,林总提醒了我一点,我准备等忙完这一阵子,找政府帮帮忙,给牧野科技以及淘宝网一批可供我们自由操配的落户指标,你和其他两位的劳务合同也都是签在牧野科技,到时候我给你解决个燕京户口的指标,孩子就可以跟着你迁过来了,不过嫂子的话,可能要等几年才会自动变过来,不过如果你要是愿意,让嫂子也来牧野科技办个入职,我也给她把户口落了?!?br />
    王元朗本来还挺淡定,但一听这话,心里便再也淡定不下来了。

    燕京户口一直都是非常紧俏的资源,而且绝大多数外地人很难有机会拿到燕京户口,更别说一家人都把户口迁到燕京来了,这其中的难度,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不比移民简单,甚至将来比移民还难。

    王元朗从来没奢望过能够拥有燕京户口、把老婆孩子都接到燕京来生活、求学,他只是想着,趁自己还算年轻,还能靠做保镖拿一个高薪,就踏踏实实先干上几年、存点钱,等自己身体状况开始下滑的时候,雇主估计也就瞧不上自己了,到时候自己回老家,凭借几年攒下的积蓄做点小生意,基本上也就能活的比较滋润了。

    可是,李牧的话,让王元朗心里好像一下子被打开了另一扇窗、看到了另一番不同于以往的风景。

    如果能让老婆孩子到燕京、让孩子在燕京接受教育,将来不光是有更好的教育资源,孩子也能有更广阔的眼界,甚至高考都要比外地学生容易很多,这对孩子来说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对王元朗来说,他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大追求,只是希望赚点钱让老婆孩子过好一些,但是,李牧说的这个,对他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强了。

    但是王元朗心里也很清楚,李牧是亿万富翁,自己负责他的安全问题,责任重大,而且作为贴身保镖,李牧的很多私生活他也被动的了解,包括他平时跟哪些女人见面,也包括他昨晚在陈婉家里留宿。

    陈婉可是眼下国内最火的女主持人之一,李牧上去待了一夜才下来,傻子都能猜出来这里面有什么事儿,王元朗虽然表面上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关心,但是心里也确实十分震惊。

    王元朗很明了,正因为自己与李牧这种特殊的雇佣关系、也正是因为李牧要?;に约核缴畹?*,他才会产生了这种拉拢自己的心理。

    不过对王元朗来说,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其实,王元朗虽然不善言辞,也很少与李牧交流,但是心里对李牧是非常敬佩的,不光是他的成就让人敬佩,还有他在慈善领域所做出的种种努力,甚至是他在神剑大队成立的双拥基金,都证明这个人既有强大的能力,又有足够的社会责任感,这样的人,王元朗也愿意一直跟随他做事,现在既然李牧主动要拉拢自己,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王元朗开口对李牧说:“李总,实在是太感谢您了,孩子上学的事情确实比什么都重要,户口这件事,就劳烦您多上心了?!?br />
    李牧点点头,笑道:“你放心,今年之内一定可以解决?!?br />
    说着,李牧又想起来一件事,笑着说:“今天去万盈,要定四块住宅地皮的开发项目,我计划拿出10%作为未来牧野科技以及淘宝的员工福利房,到时候一定给你和嫂子解决一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