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奔驰车里,李牧看到了路边那个穿着米白色连衣长裙、一头秀发在微风中飘扬的苏映雪。

    李牧驾驶的奔驰车缓缓来在苏映雪的身边,苏映雪隔着车窗认出戴着口罩的李牧,心里一下子变得格外紧张,对他莞尔一笑,抬起右手,小指理了理略微有些凌乱的头发。

    李牧停下车,从车里推开副驾车门,对苏映雪招了招手。

    苏映雪坐上车之后,李牧便侧脸看着苏映雪,笑着问她:“想我了没?”

    苏映雪羞赧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垂下眼睑,长长而卷曲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说:“当然想了,还用问?”

    李牧伸出右手,直接抓住了苏映雪的左手,牵起她的手在自己下巴的胡茬上轻轻蹭了蹭,说:“我就是想听你亲口说出来?!?br />
    苏映雪轻轻点头,看着李牧认真的说:“我想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满意吗?”

    李牧连连摇头:“不满意!”

    “每时每刻都在想你,这还不满意,李牧同学你有点贪心噢!”

    李牧轻笑一声,说:“李牧同学不只是希望你想他……”

    苏映雪抿着嘴唇看着李牧:“那李牧同学还希望我怎么样?”

    李牧紧盯着苏映雪的双眼,对方那对水汪汪的眼眸情意满满,让李牧心中一阵悸动,在经历了前些天那种今生前世的转换之后,终于再见苏映雪,李牧现在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恨不得趁着自己这次只回来一天的机会,先把苏映雪这个小妮子就地正法。

    这个念头在心底腾然升起的那一刻,李牧便不想再给苏映雪任何犹豫的机会,甚至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计划:立刻开车前往自己去年悄悄在海州万盈新城买的那套房子,那里无人打扰,绝对的二人世界,自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一步到位的解决问题,彻底实现自己两世积淀的愿望。

    于是,李牧牵着苏映雪的右手稍稍用力,将苏映雪牵到了自己跟前,左手食指与中指轻轻挑起她精致的下巴,随后在她唇上浅浅一吻,苏映雪嗯咛一声,浑身轻颤。

    片刻,唇分,李牧柔声对苏映雪说:“李牧同学希望带你去一个地方?!?br />
    苏映雪心里一阵紧张,她大概猜出李牧的心思,虽然李牧这么突然的提出要求让自己大脑有些短路,但她依旧记得自己在电话里曾经答应李牧的话,从现在起不再因为任何原因拒绝他,于是苏映雪轻轻点了点头,说:“李牧同学自己做主就好?!?br />
    苏映雪这话一出,李牧立刻听出了话中的那一分纵容,当即启动汽车,直奔自己那套房子所在的小区驶去。

    开车离开苏映雪家小区,李牧一路驱车奔向万盈新城,眼看要到地方,忽然接到王元朗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王元朗声音怪异的说:“那个,提醒一下,市局有两辆车在跟着你,不过你放心,他们肯定没有恶意?!?br />
    李牧听他说完,脸登时就绿了,脱口便问:“什么情况?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王元朗说:“肯定是在暗中?;つ?,毕竟你的身份在这放着,海州市委肯定不敢让你在海州的地界出任何差错?!?br />
    李牧气恼的说:“我只是要求他们?;の野致瓒?,况且我有你们?;?,他们瞎掺和什么……”

    王元朗无奈的说:“那要不你给市局的苏伟民打个电话?”

    李牧瞬间哑然。

    王元朗之所以打电话提醒李牧,也是因为他了解李牧的很多情况,也了解李牧身边接触的很多人的情况,自从上次苏映雪险遭车祸,李牧为了她和死于车祸的蔡知晓出头时,他就知道苏映雪是李牧的女朋友,也知道苏映雪的爸爸是海州市局一把手,眼看这天还没黑,李牧就开车把苏映雪带到他名下的一处产业,这要是被苏伟民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李牧此时此刻心里也颇为郁闷,眼下市局有车跟着自己,而自己又是刚接上苏映雪,准备带着她到自己在万盈新城的房子里把她就地正法,市局跟着自己的两车人里肯定有人认识苏映雪,如果向苏伟民汇报,那这事就太尴尬了,自由恋爱归自由恋爱,但在苏伟民眼皮子底下、在苏伟民下属的注视中做这种事,实在是……

    想到这里,李牧哀叹一声,在眼前的路口便道切入了左转道,右转是去万盈新城,左转,就出城了。

    在《老男孩》首播的那天,李牧曾经带苏映雪来过万盈新城,两人就是在万盈新城看的《老男孩》首播,所以苏映雪此刻也猜出李牧要带自己去哪里,心里虽然紧张,但是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可是,眼看即将到达万盈新城,李牧忽然连续便道,进入左转道,苏映雪心中诧异不已,扭头看向李牧,李牧刚好趁左转绿灯,打了方向灯直接左转,与万盈新城背道而驰。

    苏映雪忍不住问他:“你这是要去哪?”

    李牧装作没事儿一般,笑着说:“去生态园吃饭?!?br />
    刚好是出城的路,李牧便直接把生态园搬出来救急。

    苏映雪冰雪聪慧,结合李牧刚才接电话时的谈话内容,大概也就猜出李牧忽然做出这个决定的缘由,想来李牧这次回来,市里面一定会格外重视,没理由让他一个人开车随意的在海州到处转悠,很大的可能就是派市局的干警一路尾随?;?,这种情况下,李牧能做出这个决定,在苏映雪看来,是对自己极大的重视和照顾,心里不由一暖,伸出手去抓住李牧的手,柔声说:“要不,我尽量争取早点回燕京吧?!?br />
    李牧看着她一脸坚决的模样,轻轻点了点头,对自己和她来说,还是燕京会相对自由的多。

    ……

    由于临时决定到生态园吃饭,李牧专门给宋亮打了个电话,让他帮自己定一个包厢,他作为生态园的鼓动,让他哎定包厢,自己连结账的环节都可以省了,可以避免有额外麻烦。

    待李牧与苏映雪开始在生态园的包厢里吃饭的时候,还在市委的苏伟民刚被丁思成邀请晚上和他一起单独吃顿饭,丁思成明确表示只有苏伟民和自己两个人,对苏伟民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由于是私下吃饭,丁思成几乎也是好不犹豫的把吃饭的地方定在了环境清幽、适合谈事的生态园,苏伟民正等着他安排好其他的工作然后一同前往,正好在这时接到了下属的报告。

    负责24小时?;だ钅涟踩氖鞘芯中叹蠖拥亩映に锱?,也是苏伟民多年的心腹,早在李牧没有回来之前,苏伟民就指派他来负责李牧在海州的人身安全,所以从李牧进入海州的那一刻,孙鹏就已经带着七人两车组成的小组,在暗中负责?;だ钅?。

    孙鹏在打电话向苏伟民报告李牧行踪的时候说:“苏局,李牧刚才开车去市局家属院接了映雪,现在两个人正在生态园吃饭?!?br />
    苏伟民听说之后倒也没觉得惊讶,相反,心里对李牧忙完正事第一时间去见自己女儿的做法还多少有些赞同,不管怎么说,这才是做男朋友该有的样子。

    于是他提醒对方道:“李牧这次回来待的时间不长,你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在这段时间里确保他的人身安全?!?br />
    孙鹏立刻说道:“放心吧苏局,我一定全力完成任务?!?br />
    说着,孙鹏迟疑片刻,又道:“苏局,负责?;だ钅涟踩耐虏簧俣既鲜队逞?,他们都说李牧和映雪好像是在谈恋爱……”

    苏伟民半晌无话,刑警队长急忙说:“苏局,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br />
    苏伟民这才回过神来,说:“没事,你继续忙你的,千万不要出任何差池?!?br />
    挂了电话,苏伟民也不知怎的,心里竟然不自觉的涌上一阵别样的激动。

    在苏伟民的内心深处,他已经意识到了李牧在市委丁书记以及其他领导面前的影响力,而李牧在丁书记面前屡次送给自己人情,也确实让丁书记对自己刮目相看,如果李牧和自己女儿谈恋爱的消息传到市委领导的耳朵里,市委那帮人恐怕一个个都要重新审视自己的仕途潜力了吧?

    衡量仕途潜力的指标无非五点:能力、年龄、成绩、背景以及关系,这其中,前三个指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后面两个。

    苏伟民清楚的知道自己前三点都还算中等偏上,但最关键就是后面两个一直不到位,他出身一般,确确实实没有什么仕途背景,关系也一般,全靠个人敢打敢拼才爬到了市局三把手的位置,但那基本上就已经到头了,再想找关系使点劲儿已经不知如何着手了。

    要不是运气好、白捡了李牧搞郭林所带来的一连串反应的这个大便宜,自己连市局局长的位子都拿不到,现在肯定还被李嘉伟死死压着,即便是捡便宜坐上了局长位子,自己依旧进不去海州的核心领导层,甚至一直不被核心领导层接纳,坐在市局局长的位子上,依旧?;刂?。

    可正是因为李牧,事情再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身为亿万富翁、互联网骄子的李牧,构成了自己仕途中最重要的“关系”指标,而且一下就把这个指标在海州这个地界上无限拔高,如果这层“关系”能够依托得住,那自己未来的仕途空间,大有可为!

    此时此刻,苏伟民的内心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他原本一直以为,凑巧当上海州市局局长,就是自己仕途的巅峰,但是,李牧的出现,如同催化剂一般,彻底打破了他的自我认知,让他的心里燃起了对仕途的迫切渴望以及雄心壮志。

    在这个瞬间,苏伟民心中对李牧,竟不自觉充满了感激,感激李牧在仕途道路上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帮助……

    ……

    PS:微信号(gzbuge)回复:“苏映雪”,有人物形象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