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君平时穿着非常随意,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里他都是一身休闲服饰,只有非常正式的场合才会穿着正装。

    今天雷君上班时的穿着还是T恤衫、休闲裤、运动鞋,可是到了快下班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换上了短袖衬衫、西裤和商务皮鞋,他的助理拿着文件敲门进来的稍后,还被刚换装的雷君给吓了一跳。

    “雷总您这是要出去应酬?”助理把文件送到雷君面前,笑着问了一句。

    雷君微微一笑,说:“待会儿有个非常重要的晚餐?!?br />
    与李牧见面的事情,雷君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起,没告诉金山与联想的合作伙伴,是因为他心里很明确的知道,这两家公司都不想继续坚持卓越网,都希望能够尽快把卓越网出手,眼下唯一想留着卓越的就是自己,所以他要先听听李牧的条件和报价。

    如果自己这个并不想出售卓越网的人都认可了李牧的条件,金山与联想就肯定不会有任何迟疑,反而会拍手称快,恨不得赶紧把流程走完。

    助理这时候有些惊讶,笑道:“能让您穿这么正式的晚餐,对方应该是个大人物吧?”

    雷君点点头,无奈一笑,说:“确实是很大的大人物?!?br />
    李牧二十岁,这个年纪放在任何行业里,都会被人扣上四个字的大帽子:乳臭未干。

    但是,二十岁的李牧,在华夏互联网行业已经是教父级的存在了,在这个行业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跟他相提并论。

    在李牧没有出头之前,国内互联网行业如果要分个三六九等的话,那么以目前国内的实际情况,至少可以分出四个阶梯。

    第一阶梯绝对是海归派或者海外资本关系派,比如BTA三家公司全部是拿的海外资本,再比如新浪、网易、搜狐,全部是成功赴美上市的企业;

    至于第二阶梯,基本上就是其他名气比较大但还没有成功上市的企业,例如当当、金山、卓越、易趣;

    到了第三阶梯,就是那一大堆刚刚能活下来的中小型企业;

    第四阶梯……大体上也就是那些稍微有点名气的个人站长了。

    李牧的实力完全曝光出来之后,牧野科技和淘宝网在行业内就不再是两家公司了,它们都是李牧生态链条的组成部门,所以李牧作为几家公司的幕后老板,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新的第一阶梯,同时也是第一阶梯内唯一的成员,说白了就是最牛逼的那个,没有之一。

    眼下李牧在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比2016年二马中的任何一个都要强的多,因为他们二人尚可分庭抗礼,可眼下,李牧就是一个人站在山顶,看着脚底下的人在厮杀。

    正因为李牧的这种影响力,让雷君这个一贯自信的人,在即将赴约之前都不免有些紧张。

    李牧和刘镪东在淘宝谈完物流的事情之后便提前出发前往约定好的饭店,但没想到在刻意早来了半小时的情况下,雷君还是先他们一步到了。

    这是李牧现实中第一次见到雷教主,以前他要么是在新闻上看到他,要么就是在小米的各种发布会视频上看到他。

    2002年的雷教主和2016年的他相比,除了年轻不少之外并没什么变化,甚至发型都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最最普通的偏分头型,似乎这个发型他十几年也没怎么变过。

    第一次见雷教主,李牧心情多少有些激动,不过他一直在心底劝慰自己,雷教主虽然牛逼,但是自己重生后多少也是见了些世面的。

    比如,自己也曾经跟李彦洪谈笑风生,甚至李总到现在还在追着自己想买易听科技,再比如把刘师兄拉拢成了合作伙伴,一天到晚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项目里,这两个人论资产和企业实力,都不比雷教主逊色半分,所以自己见他又何必紧张。

    李牧的心里宽慰起了很好的作用,起码他的表现看起来没有一点紧张的成分,反而是初次见李牧的雷教主多少有些隐藏不住的紧张。

    见面先客套几句,随后李牧便与雷教主握了握手,笑着说道:“雷总的大名听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有机会见到本人了?!?br />
    雷君急忙谦逊的说:“李总太客气了,和你比起来,我这点成绩还达不到及格线呢?!?br />
    李牧同样谦虚:“我不过就是运气好罢了,从业经验不足,还需要多学习沉淀?!?br />
    刘镪东听着两人自谦不禁有些头大,都是牛逼人,彼此这么谦虚做什么?你们一个不及格、一个经验不足,那我呢……

    刚好李牧这时向雷君介绍刘镪东,道:“雷总,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淘宝网的总经理,也是我的合作伙伴、同校师兄,刘镪东?!?br />
    雷君连连点头,主动与刘镪东握手道:“刘总的大名在业内也是如雷贯耳了!幸会幸会!”

    三人落座后没有着急点菜,而是客套闲聊了一阵,虽然是初次见面,雷教主的言谈举止都与李牧印象中的那个雷教主无异,爱笑,幽默,健谈,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让李牧倍感亲切。

    感觉亲切的原因,是因为上辈子到2012年以后,华夏互联网大佬里比较高调的除了马老板,就是雷教主了。

    小米用饥饿营销火起来之后,雷教主的媒体曝光度就一直很高,各种采访、演讲、发布会以及活动都非常多,各种正面、负面新闻报道也多如牛毛。

    这种多方位的信息接触得多了,就比较容易让人对其产生一个大体认知,与之相反的是刘师兄,这老哥除了人尽皆知的那段情感故事之外,在媒体上很少露面,很难让人通过他公开的言论与表现,去揣摩这个人的大概路数。

    三人聊了一会儿,虽然没有聊及正题,但也算是相谈甚欢。

    随后,李牧邀请雷教主点菜,因为是吃的全素斋饭,看到菜单大家也都自然感觉清心寡欲,这种菜品和环境更能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到正事上来。

    由雷教主开始,三人各点了些精致的素菜,随后向服务员要了一壶好茶,菜还没上,饭桌上的商谈就已经开始了。

    李牧今天来有三个目的:认识雷教主、收购卓越网、拉拢雷教主一起做点事情。

    第一个目的是来了就自然会达成的,后面两个就要看两人能不能达成统一共识了。

    李牧没有墨迹,开始聊正事之后便直入正题,对雷教主说:“雷总,我和刘师兄做的淘宝网有兴趣加大在图书音像方面的投入,你应该也知道,音像制品方面,淘宝已经拿到了几乎所有唱片公司的授权,还有其他的资源辅助,再加上淘宝平台的整体生态,这一块业务还是很有想象空间的?!?br />
    谈事之前先盘道、盘道之前先装逼,这也是李牧的惯用套路了,再欣赏雷教主,该装的逼也一点也不能少,必须要先给他一点压迫感。

    雷教主也确实因为李牧的这一段话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感,他是想保卓越,但他的理智却告诉他,卓越网处在淘宝巨大的身影笼罩之下,一定要顺势而为,现在李牧一上来就表明了要加大图书音像方面的力度,施压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雷教主尽量让自己表现的相对平静,笑着对李牧说:“淘宝网是个天才级的产品,尤其是淘宝网和支付宝以及YY组成的生态链条,在目前的电子商务市场里堪称伟大,相信淘宝在李总和刘总的带领下,一定会创造出更瞩目的成绩?!?br />
    李牧微微一笑,淡然说道:“雷总,对淘宝网来说,下一个阶段的重点其实并不在图书音像,而是在我们的自建物流和仓储计划,现在这两个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至于图书音像业务,我更倾向于整合相对成熟的垂直平台,比如你现在正在做的卓越网?!?br />
    雷君点了点头,说:“卓越网现在也并不排斥资本层面的合作,我们现在同时也在寻找下一轮融资,如果淘宝愿意投资卓越的话,我觉得这对我们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br />
    早在雷君听说李牧想见他的时候,就猜出李牧一定是想收购卓越网,但他心里还是存在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自己能说服李牧放弃收购,改为投资呢?

    收购的话,卓越这一摊子李牧拿过去还要浪费时间、精力去进行深度整合,再说图书音像市场空间本来就不大,李牧完全没必要独占,只需要投点钱、投点资源,让卓越站队成为他生态闭环中的一份子不就行了?如果真能实现这样的目标,那么卓越网就一定可以腾飞了。

    很多大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都是带队征战,每一家稍微成熟一点的互联网公司都经历过至少两三轮融资,背后的资本结构相当复杂,全收购的操作难度是最大的,而且占用资源度太大,对一些不那么重要的领域,确实是没有必要做到完全收购,只要让各个有潜力的公司提前站队就足够了。

    后世的小米身后也带着一大堆依靠自己生存的生态链条公司,腾训和阿里这种到处投钱的企业也就更不用说了,占一定股份,把对方绑定在自己的舰队之中,正常情况下独立运作,关键时刻服从指挥,只要能做到关键时刻指哪打哪,基本上也就够了,大家都省心。

    雷君觉得,李牧或许也会接受这种合作模式,更何况未来的雷教主现在还没有到达那种高度,所以他此时此刻,心里是非常愿意带着卓越网站队的。

    但是,李牧拒绝的几乎毫不犹豫,他只是微微一笑,便无比认真的对雷教主说:“雷总,淘宝对卓越网唯一的诉求就是打包收购,仅此而已?!?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