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让林清雅帮自己联系海州市政府的时候,忽略了苏伟民这么一个存在。

    也可以说,李牧是无意间忽视了他,因为在李牧考虑父母在海州的安全问题时,他本能想到的不是跟海州市局打招呼,而是直接想到海州市政府的核心领导层。

    某种程度上,李牧有些“膨胀”,但这膨胀倒也合情合理,以他目前的综合实力、社会地位以及影响力,想回海州办点事,自然是直接跟市委核心领导沟通最简单直接。

    正因为一开始就直接想到市委、找到市委,李牧才一直没想起来,苏映雪的爸爸苏伟民其实就是海州市局的一把手,这件事自己即便不找他,市政府到时候还是会把这件事交给市局来落地,最终还是要由苏伟民经办。

    苏伟民心里本来因为要亲自负责李牧安全的事情感觉有些烦躁,没想到连女儿苏映雪都压根不知道李牧要回来,俩人不是在恋爱吗?连这点信息交流都没有?

    在今天之前,苏伟民虽说没怎么在女儿面前表达态度,但是心里对李牧早已经是一千一万个接纳了,老婆方敏也是一样,没办法,李牧的实力就摆在那里,面对一个这么优秀的男生,他们根本没办法反对,甚至两人私下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曾经相互感叹,果然是女儿眼光更好,即便是父母反对,也依旧是认准了李牧,没想到出去一年,李牧就直接腾飞了。

    做父母的自然希望女儿能够找一个优秀的对象,最好是才貌双全又能多点财,这就更好不过了,毕竟活这么大岁数了,谁都清楚钱的重要性,出门是骑自行车还是专车接送、住小平房还是大别墅、未来混迹在什么阶层、能达到怎样的生活与消费水平,这些基本上都是要需要钱来解决。

    李牧该有的都有了,苏伟民和方敏自然也就不再抱有反对情绪,但是话说回来,李牧如此优秀,苏伟民自己心里是很有压力的,实力的悬殊摆在那里,不管两个年轻人是谁追求谁,苏伟民心里清楚,一旦这事儿传出去,所有人都会认为是自己家里高攀了。

    他当了半辈子警察,越是条件悬殊巨大,他心里越是有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傲气,总觉得不能因为你有钱,我们一家人就变得卑微。

    抛开钱不说,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我自然是你的长辈,领导让我亲自负责你的安全,这是上级安排,我心里不舒坦但我也不会拒绝接受命令,但你不能拿我女儿不当回事儿,你们俩应当是公平相处,即便你有钱,你也不能让她受委屈。

    苏伟民心里气不过的是,李牧在燕京忙事业也就算了,好不容易要回海州一趟,这事儿竟然没提前跟女儿说,这是把自己女儿当什么了?

    方敏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越想越觉得不舒坦,便问苏映雪:“你跟妈说说,你跟李牧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怎么看着你们两个一点也不亲密呢?你回来这么多天了,很少见他给你打电话?!?br />
    苏映雪心里多少也有些失落,但面上却表现的很是自然,笑着说:“他不是忙吗,我帮不上什么,就别给他添乱了呗,再说,在燕京他经常抽时间陪我,那时候他的事情也没怎么曝光,也没像现在似的这么忙?!?br />
    苏伟民皱着眉头:“平时忙、不怎么联系还算是能理解,但是他周六回来这事儿为什么不跟你说一声?就算他再忙,回来了见你一面的时间也是有的吧?除非他就没准备见你?!?br />
    苏映雪歪着脑袋想了想,笑着说:“没准他是想给我一个惊喜,他经常这样?!?br />
    “真的?”方敏似乎有些信了。

    苏映雪连连点头:“李牧其实还是个挺浪漫的人,就是在创业的事情上把自己逼得太狠了?!?br />
    苏伟民不是太相信,道:“他这次回来,是想找市政府谈慈善捐款方面的事情,但是丁书记分析了一下,觉得他这时候百忙中跑回来搞慈善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估计他是为了他父母在海州的安全事宜,想跟市政府见一面,估计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再说他现在是公众人物,走哪都有人能认出来,尤其是在海州,如果他真想见你,也该提前先跟你打招呼,而不是到时候跑来给你惊喜?!?br />
    苏映雪一脸无奈的说:“爸,你们这个年代的人是不是觉得所谓的惊喜,就是对方跑到自家楼下拿着大喇叭喊‘安红我想你’???李牧才没这么傻,他完全可以开车到咱们家楼下,打个电话让我下楼,这不也是惊喜的一种吗?”

    苏伟民听得心情颇为复杂,一方面苏映雪说的有道理,另一方面,如果真发生她说的这种情况,自己这个当爸的心里还难免有些吃醋。

    方敏这个时候心情缓和了不少,对苏伟民道:“年轻人的事情,咱们俩也闹不懂,我看你也别想太多,更别生气,等李牧回来了,看他会不会找映雪不就行了?”

    苏伟民轻轻点了点头,心里暂时也就没再多想。

    终于安抚住了父母的情绪,苏映雪心里却颇不是滋味。

    爸爸的话说的没错,自己怎么说也是李牧的女朋友,上千公里的路都赶过来了,海州就这么大,市政府离自己家也没有五分钟车程,随便抽出一点时间也能见自己一面,可他为什么不跟自己说呢?最后自己竟然还是从爸爸那里得知他要回来的消息,这于情于理都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苏映雪心里不舒服,但就像是宽慰父母一样,心里也在安慰自己,谁让自己就找了这么一个怪物,一个商业头脑强大到几乎变态、情商却感觉明显被智商甩开很多的怪物,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追着自己去人大?为什么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自己表白?如果他喜欢自己,为什么不跟自己更亲密一点?

    如果他喜欢,那为什么又要表现的这么冷淡与陌生?

    刚回家的时候,苏映雪跟自己高中时最好的闺蜜相逢,对方高考考上了浙省大学,所以两人还只是过年的时候见过一次,这次已经过了半年时间,两人专门抽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睡在一张床上,彼此交换心里最私密,却最想和好友分享的事情。

    苏映雪听她说,她寒假回去之后在学校找了一个男朋友,对方条件不错,算得上高大帅气,家庭条件不错又懂得浪漫体贴,所以两人在一起没多久之后,闺蜜便鬼迷心窍的把她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那个男生,自那起,两人便如同着了魔一般疯狂的追求性方面的满足。

    苏映雪曾红着脸听她说她和男朋友几乎每天都要找机会那个,周末还好说,出去开房过小日子,但是平时寝室每晚都要查房,很难有机会,所以一开始两人在平时就抽中午或者下午去开钟点房,如果中午或者下午没有时间,两人晚上甚至还尝试过在学校操场、小树林、关了门的食堂或者教室。

    闺蜜的描述让平时淡定自若的苏映雪都数次羞红了脸,但对方却非常认真的跟她说,性是两个人根本无法拒绝的东西,尤其是男生,20岁的男生在那方面的需求简直旺盛到了极致,闺蜜有时候都感觉疲于应对,但却还是累并快乐着。

    甚至是暑假回家,对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缠着她在电话里聊那些极度裸-露的话题,甚至还专程大老远从杭城赶到海州找她,闺蜜为了能够晚上留宿宾馆陪他,还专门让自己帮忙撒谎,说是要她来自己家睡一晚。

    闺蜜也曾问过苏映雪,问她和男朋友现在发展到了哪一步,苏映雪坦诚的说明了情况,对方一声感叹让苏映雪心里格外尴尬,她说:“那你男朋友肯定每天都要把你缠死了,就跟我男朋友似的,没给他之前天天跟个孩子似的求我,那小脸儿可怜兮兮的,就差没给我跪下了,哪有一点男人的样子,我之所以那么快答应他,也是因为他实在是缠我缠的烦了,心想着再让他这么缠下去我都快精神分裂了,还谈什么恋爱,不如就答应他算了……”

    苏映雪心里尴尬,是因为李牧可从来没这么缠过自己。

    掰着手指头想想,李牧跟自己要求过几次,但也就几次,虽说每一次都被自己拒绝了,但自己也确实有自己的缘由。

    可再往后的这么长时间,李牧可就一次都没提及过了,之前自己还觉得他肯定是因为忙,可是听闺蜜说起20岁大男孩这个年纪的冲动和旺盛需求,她心里便觉得很是没底。

    李牧是个正常男人,为什么在那方面的态度比闺蜜的男朋友冷淡了这么多?这个对比也实在是太强烈了一些,他就算顾不上想,生理上也总该是有冲动的吧?

    一想到这里,苏映雪便不自觉的想到赵子秋,她很清楚赵子秋喜欢李牧,而且到现在自己都弄不清楚,李牧在他生日前的那晚凌晨到底在哪,为什么手机关机,是不是跟赵子秋在一起,如果是,两人到底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