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又上了一次新闻联播,不过这一次戏份比之前要少得多,新闻主要以甄部长莅临淘宝视察工作为主,所以李牧只是在其中当作配角出现了几次、说了两三句话。

    当新闻联播正在播出的时候,李牧正拉着杜菲一起,请她那个大舅石雪松吃饭。

    吃饭的目的很简单,李牧希望能够从神剑大队租借几个人,长期暗中?;ぷ约旱母改?。

    有杜菲在,再加上李牧现在名气如日中天,石雪松几乎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

    反正李牧能给非常高昂的工资,自己也算是提前为自己的下属安排了一个复员后的高薪职业,而且在他看来,?;だ钅恋母改?,要比?;だ钅良虻ザ嗔?。

    与此同时,海州市委会议室里,墙上挂着的电视机一边播放甄部长采访淘宝的新闻,市委书记丁思成正在组织市委常委班子开会,苏伟民是唯一一个非常委班子的人,也是这里面官职最低的一个,单从官职上看,他有些打酱油的意思,不过这次会议的主角却正是他这个市局一把手。

    今天会议的主题也很简单,就一句话:如何在周六保障李牧的人身安全。

    李牧周六要回海州为孤寡老人捐款,而且是直接来和市委领导见面。

    作为眼下海州在全国范围内最出名,也是最有钱的人,李牧要回海州,自然让市委领导颇为激动。

    于公,李牧是亿万富翁,如果愿意回家乡来投资建设,对海州的GDP拉动肯定是有着非?;囊庖?;

    于私,李牧是全国人民眼中的骄子、一线媒体的宠儿、高层眼中的问题解决者,如果能跟他拉近关系,必定好处无穷。

    眼下,市委领导只担心一件事,就是李牧在海州的安全。

    会议上,市委书记丁思成要求苏伟民亲自负责李牧的安全工作,而且用他的原话说:“我们不仅要保证李牧在海州的安全,甚至要保证李牧从金陵下飞机开始,到他从金陵坐飞机回去这段时间的安全。伟民,你是公安部门的负责人,这件事你来协调,周六务必要有一支精兵强将从李牧下飞机的那一刻,就担任好他的安保工作?!?br />
    苏伟民心里不太乐意,一想到要自己来?;だ钅?,他便觉得心里不太对味。

    倒不是他对李牧还有什么成见,早在李牧曝光的那一刻,他先前心里对李牧的那点成见早就烟消云散了,但是,烟消云散归烟消云散,即便没了成见,他好歹也是苏映雪的爸爸,李牧这趟回来,若是自己不跟他见面也就罢了,但如果要见面,按照海州的规矩,女儿如果有了确定关系的男朋友、父母知道而且没有意见的话,男方至少也是要买点礼物、恭恭敬敬上门的,可这倒好,李牧回来,自己成了屁颠屁颠?;に踩母?,这让苏伟民心里多少有些别扭。

    市委书记丁思成说:“李牧这次是私底下来,不对外公开,所以你们在坐的各位都要严格保密?!?br />
    在坐的都是常委班子,敏感度非常高,自然很清楚不能对外泄露这则讯息,苏伟民也只能连连点头,同时在心底盘算,到时候要怎样去保障李牧的安全。

    丁思成这时直接对他提出要求,道:“伟民,你安排两队人马,一队便衣24小时?;だ钅涟踩?,一队交警负责开道和梳理交通,不光是?;だ钅链踊〉胶V?、到咱们市政府,只要他人在海州,你都要派最好的手下给我24小时严密?;?,决不能出任何差池,明白了吗?”

    苏伟民急忙点头,高声说道:“请丁书记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好?!倍∷汲傻懔说阃?,道:“李牧这次的安保工作就全权由你负责,另外,我听说李牧的父母在海州做生意?”

    苏伟民说:“我之前有了解过,他父母在海州市里开了几家服装专卖店,前段时间有传言说他们想承包咱们海州的百货大楼?!?br />
    丁思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片刻后灵光一现,道:“我觉得李牧这次回来很可能跟他父母有关,他的身份刚一曝光,各种事务繁忙,电视上刚才还在报道他欢迎经贸委甄部长视察的新闻,就算他真心想帮助海州的孤寡老人,也不应该选择在这个最繁忙的时机,所以我觉得他更大的可能性,就是想跟我们见面聊聊,聊的内容要么是他父母的生意,要么是他父母的安全?!?br />
    说着,丁思成手指虚点,对苏伟民说:“如果是前者,我们到时候直接听他提要求、尽量满足就可以;但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希望你能提前准备一套成熟的解决方案,到时候直接拿出来,也能突显诚意?!?br />
    苏伟民想了想,丁思成说的不无道理,李牧这种能在短时间内把生意做到这么大的人,一定对事情的轻重缓急把握的非常精准,眼下他各种事情要忙,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专成跑回来捐款?再说,李牧这次回来的行程也不公开,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沽名钓誉,那么他回来的目的是什么?看来九成是丁思成猜测的那样,为了他的父母。

    苏伟民想到这里,开口道:“如果李牧是为了他父母的安全,那我们可以向他承诺,以后7x24小时派一组干警?;に改傅陌踩??!?br />
    丁思成点点头,说:“这个是最基本的,还有吗?”

    “还有?”苏伟民迟疑片刻,7X24小时?;つ训阑共还宦??除了这个,自己还能怎么保障他父母的安全?

    正想着,丁思成便开口说道:“不管李牧这次来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们都要明确一点:只要李牧的父母将来会继续在海州生活,我们都必须把他父母的安全调整到日常工作的最高级别,不仅是要有干警7x24小时暗中?;?,还要确保一旦有任何突发状况,就能立刻协调大量警力支援,除此之外,还有他的其他亲属,人身安全也要重视起来?!?br />
    说着,丁思成抿了口茶水,接着道:“海州历史上多少年也没出过在全国这么有名的人物,我们说什么也要拿出百分之一千、百分之一万的热情和周到,把这个人打动,如果他愿意为家乡做点贡献,未来海州的经济就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br />
    苏伟民一听这话,便急忙说道:“丁书记,我今晚回去弄一个方案出来,明天给您?!?br />
    丁思成微微点头,提醒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方案就一个宗旨:不要心疼资源,能给就给!”

    ……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老婆方敏和女儿苏映雪正在客厅看电视。

    方敏知道老公今天去市政府开常委会,等他一回来,便好奇的问道:“常委开会,把你这个市局的局长叫去干嘛了?”

    苏伟民下午收到市政府办公室的与会要求之后就有些诧异,市委秘书长明确告诉他是常委会议,这可是市政府班子的最高会议了,正常情况下苏伟民根本无权参加,就算是有需要他配合的地方,也是在常委会开完之后,再由主管自己的政法委书记传达,让自己直接与会的还是第一次。

    收到苏伟民参会的短信之后,方敏就一直好奇,老公这次去参加常委会议究竟是为了什么事,不管怎么说,能参加更高一级别的会议都不是什么坏事,如果这次会议上再对自己老公进行一定的调整,那可就太好不过了。

    不了,苏伟民面对老婆的问题,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脸的哭笑不得。

    方敏忍不住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快说呀,我都急半天了?!?br />
    苏伟民带着几分迟疑的说:“是上级有重要任务,叫我过去一方面是因为领导对这个任务很重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时间紧迫,直接让我过去参会更节省时间?!?br />
    方敏点了点头,笑道;“有重要任务也是好事儿啊,证明领导重视你,你争取把任务完成得漂亮一点就是了?!?br />
    说着,方敏好奇地问:“什么任务,方便说吗?要没要求保密?”

    苏伟民尴尬的说:“要求保密了,还是丁书记亲口要求的?!?br />
    方敏耸了耸肩膀,说:“好吧,既然要求保密,那我就不问了?!?br />
    苏伟民心说你不问可我还想说呢,这真是心里一股子浊气不吐不快。

    正想着,他看着女儿,问她:“映雪,李牧这两天跟你联系了吗?”

    “没有?!彼沼逞┧担骸爸霸赮Y上给我留过言,说最近太忙,以前的手机暂时不用了,也给了新号,但我没给他打,怕打扰他工作?!?br />
    苏伟民眉头一皱,问他:“你知道他周末去哪吗?”

    苏映雪无奈一笑,说:“爸,都说了怕打扰他工作没联系他,我哪知道他周末会去哪儿啊……”

    苏伟民心里有些不满,下意识的开口:“这个李牧做事有点儿过分了啊,他周六回来,没跟你说?”

    苏映雪一下子陷入错愕,还没反应过来,妈妈方敏诧异的问:“李牧周六回海州?你们今晚开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