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承认,蔚澜的话给此刻自己的内心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振奋。

    李牧也发现,蔚澜不愧是地产行业出身,在这个被誉为市场经济下与政府关系最密切的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她在这方面的嗅觉比自己灵敏的多得多。

    在她面前,自己在这方面就如同一个小学生一般懵懂,甚至是愚蠢。

    李牧仔细想想2002年的互联网行业局势,在互联网泡沫破碎过一轮之后,冷静下来的人们开始发现,互联网的概念千好万好,但当大家不那么乐观的时候,概念好有多大意义?眼下除了互联网游戏公司和牧野科技之外,有几家互联网公司是真正盈利的?少之又少吧?

    所以,眼下互联网行业整体的形势也是一片苍白,只牧野科技这一枝独秀能做到有用户、有影响力还有营收。

    正是在扩大内需成效微乎其微、互联网变现能力遭到质疑的情况下,晴天一个大霹雳,一个诞生没多久的电子商务网站,一天时间销售了26.83亿,这简直给了整个国内零售行业以及国内互联网行业一剂强心针。

    当2002年的淘宝网能创造出26.83亿元日销售额的时候,它就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电商网站了,它已经用自己超强的实力,向全世界展示出了自己自身最强大的属性:线上销售平台。

    什么叫线上销售平台?一个可以通过虚拟互联网覆盖全国、并且将商品卖到全国任何一个角落的销售平台。

    日后的沃尔玛牛逼吗?牛逼;家乐福牛逼吗?也牛逼;国美、苏宁也是一样,这几家大型连锁销售平台在国内都至少有数百家上千家店,但是他们的覆盖率就算再强大,也没有当下淘宝覆盖的面积大,而且他们每开一家店的成本极其高昂,线下拓展全靠砸钱和血拼,而眼下的淘宝呢?光靠YY就牛的要死了,哪来的竞争对手?

    正因为还没有竞争对手,淘宝网今天的成绩才会让整个社会为之震惊,它带给整个社会的,是一个充满巨大想象空间与发展前景的新天地,而淘宝本身,就是这个新天地的创始者,是国内电子商务真正的盘古,在它面前,国内那几个不入流的电商平台根本就算不上是“电商”,说句狂妄的话,萤烛之火,怎能与日月争辉?

    在这种情况下,李牧的淘宝网一旦被国家关注到、一旦被认定为有能力拉动国内的民众消费、拉动内需,那么它对国内经济就是一个绝佳的促进!

    李牧虽然是经蔚澜提醒,才意识到淘宝对促进经济领域的潜力,但是拉动内需能够给国内经济带来多少好处,他心里可是非常清楚的,他有幸成为一个互联网人,就曾经见证过互联网对拉动内需所起到的极大作用,简直堪称是中流砥柱也不为过。

    首先,像淘宝、京东这样的电子商务网站崛起,直接促进了国内消费者的钱货交易,民众手里的大量现金在互联网上流通,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提升了企业收入,企业收入了,产业规模就要扩大,产业规模扩大了,就能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而且还将带动包括原材料、包装加工等上下游产业链的整体收入提升,整体收入提升上来了,国家税收就会跟着提升,一荣俱荣,天底下没有什么钱是一个人赚的,都有其他人跟着一起赚;

    其次,许多互联网模式为社会开创了许多配套行业,直接给人口众多的华夏解决了极其大量的就业岗位问题!

    这其中最明显的示例就是快递行业,2016年,全国有三到四千万人直接或者间接从事物流行业,如果没有电商,这个数字恐怕要打个一折,也就是说,电商至少在物流行业就提供了三千万个就业岗位!

    更直接的例子是餐饮O2O派送,现在各大城市街头都跑满了颜色各异的电动车,蓝色衣服的是饿了么的送餐员,黄色衣服的是美团外卖的送餐员,红色衣服的是百度外卖的送餐员,还有快方送药、爱鲜蜂、闪送等O2O同城配送行业的配送员奔跑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这就是互联网独有的影响力,如果没有互联网深挖用户的惰性、没有互联网把同城配送的服务发扬光大,这些配送员的就业岗位都会彻底消失。

    上辈子,李牧虽然只是一个卑微的互联网从业者,但是每每想到互联网对社会、对人类所带来的巨大促进作用,他做为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这辈子,李牧一直致力于做最好的互联网产品、让互联网春天来得更早一些,但是李牧却从来没有站在更高的高度去看待这个行业。

    自己不光是自己赚钱,也不光是带领一帮人赚钱,自己还有机会带领或者帮助上千万人赚钱;

    同样的道理,自己有义务扩大全国网民的数量及互联网行业的潜力、有义务全力推进互联网在国内的发展进程。

    只有网民快速增长、互联网行业快速发展,才有可能给全社会创造出大量的就业岗位、让互联网更好的服务于整个社会。

    如果国内的互联网能够与上辈子发生偏差、在这辈子抓住2002年的机会以及自己创造出来的利好,拼命发展一轮,中关村未来超越硅谷或许也不是痴人说梦。

    而且,蔚澜的提醒让李牧很受启发,如果国家看中淘宝网的商业模式,那么国家一定会向自己抛出橄榄枝,一定会希望让淘宝来提供眼下经济发展与内需提升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自己也可以就淘宝以及配套业务的发展,向国家申请更多的补贴与优惠条件,来加快自己的发展速度。

    未来淘宝要做物流,会涉及大量的汽车以及其他相关采购,能给个税收优惠吗?

    未来物流体系有几大物流基地要筹建,选址、用地、筹建以及招工等问题都要在当地解决,当地政府能帮忙解决并给予足够支持吗?

    未来我希望互联网能够有更快的速度普及,从而更大力的拉动互联网对经济的促进,那么,能就电脑硬件的税收给予一定的优惠吗?或者干脆像家电下乡、节能减排那样给予一定的补贴?如果买电脑能得到政府补贴,相信比降价还要能够促进家用电脑的普及吧?毕竟降价就是降价,而政府补贴对消费者来说,那可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还有还有!几大运营商的格局,我一个小虾米是绝对不敢去打破的,但是能不能看在互联网对国内经济巨大带动作用的份上,由国家出面,敦促网络运营商对网络通信费进行适当的降低?能不能让他们在没有外部竞争的大环境下,主动更新硬件设备、提升网络速率?这可是跟修高速公路一样重要的利民大事??!

    脑子里想通了这些,李牧的整个思维模式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忽然不再抗拒自己的曝光,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现在是时候走到前台去了,是时候扛起国内互联网的大旗、给自己赋予更多的责任与使命了,让自己和自己的企业化作重载列车的机车,去拉动华夏互联网的蓬勃发展。

    李牧越想越激动,以至于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下脚步,双拳紧握,脑子里全是冲刺的念头,事业心在这一刻得到了一次彻彻底底的升华。

    蔚澜不知李牧心里的巨大改变,见他如此激动,忍不住问:“怎么了?”

    李牧笑出声来:“心里激动,你刚才的话把我点醒了,不夸张的说,我现在简直是满腔的斗志在燃烧!”

    蔚澜笑着问他:“真的假的,有这么离谱?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李牧笑了笑,说:“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渴望能够再见央妈?!?br />
    蔚澜满脸不解:“央妈是谁?”

    李牧刚要解释,兜里手机响了,是刘师兄。

    刘师兄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李牧,央视联系到公司,说是想给你做一期专访,想问问你的意思?!?br />
    说着,知道李牧一向喜欢在媒体低调些的刘师兄又补充道:“如果你不感兴趣的话,我就直接帮你拒了?!?br />
    李牧忙道:“别,是哪个栏目组?”

    刘师兄说:“我也不知道,大概七八个栏目吧,但最主要的是《东方时空·面对面》,以及《焦点访谈》?!?br />
    李牧急忙说道:“好,答应他们,就说我人在沪市,具体等我到了燕京之后再聊,你可以帮我约他们到公司去,我下午到?!?br />
    刘师兄提醒道:“你可考虑好了啊,他们的素材是要在几乎所有的新闻栏目播出的,这次看来阵仗非常大!”

    李牧笑道:“没事,阵仗越大越好!藏了这么久,也该出来跟全国人民打个招呼了!”

    刘师兄见他笃定,便道:“OK。我这就联系他们?!?br />
    挂了电话,李牧才对蔚澜说:“央视找过来了,我正想着他们,他们就找过来了!”

    蔚澜笑道:“预料之中,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找你才奇怪呢?!?br />
    李牧打了个响指,笑道:“对了,我刚才说的央妈,就是我个人对央视的昵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