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没有走远,车开出三五百米便停在原地观察,一直等到王元朗打来电话。

    王元朗介绍了一下大概的情况,当他问起李牧是否知道杭城企业家赵贤良时,李牧心头一下子便清楚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自己八亿收购蔚澜的股份,以及包她的传言传到赵子秋爸爸的耳朵里去了,所以他才会找人来调查自己的吧?

    随即,李牧说:“你问问那家伙,对方都让他调查我什么了?”

    于虎既然选择撂了,也就基本上全撂了,李牧在电话这头听着,于虎在电话那头解释道:“赵董让我跟踪你,拍摄一些你和蔚澜在一起的图片和视频证据?!?br />
    李牧问他:“还有其他的吗?”

    于虎忙道:“还让我再查查你有没有其他的女人?!?br />
    李牧便道:“你回去之后把嘴给我把严实了,未来三天的时间里,他问你什么,你都说暂时还没有掌握明确的证据,拖住他,三天后不用你说他自己也会收到消息,明白了吗?”

    于虎哪敢不从,连连说道:“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br />
    李牧警告他:“记住,敢乱说话,当心我把你卖了他的事情给你捅出去!泄露雇主信息这么违反原则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以后你这个私家侦探也不用干了?!?br />
    于虎吓得一哆嗦:“您放心,我一定完全照办……”

    随后,王元朗接过电话,问李牧:“这几个家伙怎么处理?”

    李牧略一思考,便说:“把摄影器材砸了,素材拿过来,就让他们走人吧,对了,留他一个手机号,以后这人我得经常免费使唤使唤他?!?br />
    王元朗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br />
    李牧便道:“那我就先回去了,辛苦你了王队长?!?br />
    “应该的?!?br />
    李牧挂了电话,蔚澜便好奇的问他:“那帮人是过来偷拍你的?”

    李牧点点头:“一个无聊的熟人指使的,没什么大事儿?!?br />
    蔚澜见李牧说的轻描淡写便也没再多问。

    这边,王元朗对于虎说道:“今天算你走运?!?br />
    于虎一听这话,如蒙大赦刚要道谢,王元朗便从车里拿出自己那台连镜头带机身三四万的纯进口相机,轻车熟路的把内存卡取了出来,然后咣当一声砸在地上,机身与镜头连接处应声断裂,镜片碎了一地,机身也被这巨大的力道摔的开裂。

    于虎肉疼不已,这可是最先进的数码单反,快门还没用几次就被砸报废了,早知道就拿那套老旧的胶片单反机出来了,还有我的大光圈长焦头啊,我的天啊……

    虽说肉疼,但于虎连个屁也不敢放,砸机器如果能放人的话,就咬牙让他砸去好了。

    不料,王元朗得到的指令是把所有摄像摄影器材全毁掉,所以怎么可能只砸一台相机,还有里面那台专业的摄影机,这个厉害,比电视台用的设备都不差,费用算下来顶辆车钱。

    一般狗仔队根本玩不起这样的设备,也就于虎这种专门为有钱人服务的高端狗仔,才会大出血配备这种高端设备拍摄更清晰的素材来让雇主更满意,可谓是于虎手头单价最贵的设备了。

    于虎一见王元朗把这个大家伙也从车里抗住来了,心脏骤然一紧,哭丧着脸说:“大哥,这台机器可摔……”

    “咣当!”

    “不得呀……”

    于虎眼看着一地稀碎的摄像机,眼泪都快下来了,下意识的说:“大哥这是我们吃饭的家伙……”

    王元朗点点头:“砸的就是你吃饭的家伙,这次是便宜你了,不然这次至少以各种理由关你个三五年!”

    于虎急忙识趣的闭上嘴,心里默念: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能花钱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以后再赚就是,万一真把人搭进去,那可就完蛋了,先不说这几个能把配枪带出军区的特种军人,光是李牧这个大富豪要想整自己,自己也扛不住。

    这时候,王元朗开口道:“来,给我留个手机号,往后我可能随时打电话找你了解情况,敢有半点隐瞒,你自己知道下??!”

    于虎点头如捣蒜:“大哥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有半点隐瞒……”

    王元朗点点头,记下于虎的手机号,随后才摆摆手:“行了,都滚蛋吧?!?br />
    说完,王元朗招呼两个手下:“撤?!?br />
    眼看奔驰大摇大摆的开走,于虎看着这一地稀碎的设备以及车窗玻璃,肉疼的眼眶都红了,发生这种事情,他不能找赵贤良报销,只能自认倒霉,而且有这么个把柄被李牧抓住,以后还不知道他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想到这儿,于虎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何必呢!何必在偶然听说一个关于李牧的消息之后,就上赶着去告诉赵贤良,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

    李牧决定对赵贤良在调查自己的事情装傻到底,这明显是有误会在,自己如果真去解释反而坏菜,反正他找来的私家侦探已经被自己“策反”了,不管怎样,未来几天先把赵贤良蒙在鼓里,等基金一发布,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的用意究竟为何,恐怕到时候赵贤良心里都得对自己的手段五体投地,一想来这些个亿万富翁的判断力也真是一般,怎么就没一个人看出自己真正的意图所在呢?

    赵贤良心里窝火,晚上没按捺的住心情,主动找于虎了解情况,于虎给他的反馈是没发现任何实质情况,赵贤良也没怀疑,只能暂时把这件事情在心里压住,等于虎掌握最新情况之后再跟女儿摊牌。

    李牧一夜安眠。

    翌日一大早,宋志磊怀揣着一颗死半截的心,带着自己经常合作的律师一起,乘坐飞机前往燕京,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来燕京,自己一二十年努力倾注的事业,会瞬间坍缩到只剩下区区两千万,但他更清楚的是,即便只剩下这两千万,都还是自己求着蔚澜才求出来的,否则的话,自己一切的努力都将随着俊成地产打了水漂。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痛苦又挣扎,站在燕京的土地上,他心里异常的烦躁,只想着尽快把合同签了,拿着钱离开这里,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眼看今天就可以把整个俊成地产100%的股份拿到手,李牧心情大好,他让蔚澜尽可能的待在家里,继续做出一副彻底被包-养的架势,做戏做全套,临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横生变故。

    吃过早饭,李牧给宋亮打了个电话,让他在签约完成之后第一时间通知自己,随后便出发前往牧野科技。

    李牧从红杉挖来的资本运作大师丁正林,最近两个收购案子都有了很明确的进展,眼下正等着他过去碰面交换信息。

    为了人尽其用,李牧前些天曾给丁正林布置了一个上辈子很多互联网大佬都没有完成的任务——收购候延唐的FlashGet(网际快车),除此之外,还要他负责收购华影以及新影联在燕京的两大院线,FlashGet对李牧的实际意义并不算太大,不过如果能拿进来的话,FlashGet还是可以进一步提升YY产品生态的规模;至于院线,重要性就实在太大了,这是进攻文化娱乐市场的桥头堡,也是李牧网票系统的试验田。

    来到牧野科技,孔令宇、丁正林以及林清雅都在等着他了,李牧好不容易来一次,三人都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向李牧汇报。

    李牧前脚刚到自己的办公室,林清雅后脚便敲门进来,一见李牧,便忍不住笑着说道:“李总,您从昨天到现在,名声传播的可是太大了?!?br />
    李牧好奇的问道:“怎么了?”随后意识到自己在地产行业引起的动静,忍不住问道;“难道是万盈收购沪市俊成地产的事情?”

    “嗯呐?!绷智逖潘担骸拔乙彩堑捞舅蛋?,互联网行业内很多人也都知道这件事了,而且关于您和那个蔚澜的传闻,咱们这个行业内传的也挺火的,很多公司的接口人跟我联系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试探询问呢?!?br />
    李牧撇撇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互联网行业绝对是国内第二八卦的行业了?!?br />
    一想到互联网行业的八卦属性,李牧就无奈的直摇头,互联网行业虽然都是运营狗、技术狗、产品狗、代码狗这些看起来严肃认真、低调内敛的人,但说句良心话,这个行业的八卦水平确实是相当高超。

    也可能是因为互联网人更加关注信息在线上的交互,所以一旦有点什么行业内的风吹草动,在整个互联网上都会迅速流传开来,这个优势是其他任何行业都比不了的,互联网行业甚至有公司出过一款专门在线上匿名八卦的APP,凭借互联网人的八卦精神,还曾经让这款APP大火过一把,那款APP的名字叫无秘,就是一个匿名曝光各种八卦的平台……

    林清雅此时笑着问:“第一八卦的行业是什么?”

    “当然是娱乐圈啊?!?br />
    林清雅笑道:“不过我跟老孔对你都是相当信任的,想不想知道我们的看法?”

    李牧一脸好奇:“你们是什么看法?是不是普遍认为我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不?!绷智逖潘担骸拔颐瞧毡槿衔?,您会做出那种事情,但不会做的这么掉档次?!?br />
    李牧悻悻的点点头:“行,还是你了解我?!?br />
    说着,李牧岔开话题道:“去招呼老孔和老丁过来开会?!?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