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会场内部,李牧方才知道这次的峰会规模有多盛大。

    至少几千平米的主宴会厅完全清空,在正前方搭了一个硕大的舞台,整个舞台背景与灯光效果基本上可以跟后世李牧看过的那些大品牌发布会相媲美了,台下前三排都是带着铭牌的桌椅搭配,至少有六十个有名有姓的指定席位,后面则是按照每排二十人个座位的规模,一口气摆出了三四十排,大几百个座位此刻已经几乎是座无虚席。

    宴会厅两侧每隔一米就站了一名漂亮的礼仪小姐,还有服务生端着各种饮品穿梭其中,峰会虽然还没开始,但已经是人声鼎沸,要不是李牧的胸牌上面有座椅序号,他想在这么多人里找到宋亮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李牧如同看演唱会一般,根据胸牌的号码找到了自己对应的位置,宋亮和杜菲、陈放已经坐在这里了,李牧的位置刚好在宋亮和杜菲中间。

    李牧刚坐下,宋亮便问他:“你女朋友的姑父应该是往上提了吧?我看建委刘书记这次就带了他一个人过来参会?!?br />
    李牧耸耸肩:“我也不是很清楚,没细问?!彼底?,李牧拿出蔚澜的名片,递给宋亮问他:“俊成地产你有了解吗?”

    宋亮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惊讶的说道:“我去,蔚澜??!你跟她认识?”

    李牧点点头:“算是认识吧,就见过两次?!彼蛋?,李牧又问:“你认识她?”

    宋亮笑道:“不认识,只是知道而已,蔚澜在沪市名气很大,金陵离沪市不远,算是一个大区域内的,以前我在金陵跟着天明他爸的时候曾经跟他一起去沪市跟当地的地产商交流过几次,天明他爸当时很想进军沪市,但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他想跟俊成地产合作,不过俊成地产没能瞧得上他,当时我们聊过几次,其中有一次蔚澜就在?!?br />
    说着,宋亮大概介绍道:“蔚澜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在沪市商界很有名气,俊成地产是她爸爸创立的,她一毕业就加入了,而且也做了不少成绩,沪市觊觎她的人可不要太多,连天明那小子都曾经暗恋过她?!?br />
    李牧愣了愣:“还有这事儿?”

    “骗你干嘛?!彼瘟涟衙莼垢钅?,说:“这个女人很厉害,追她的人无数,好像谁也没成功过,不过她们家最近遇到点麻烦,听说他爸卷入了一宗贪腐案,有人想在背后整垮俊成地产,蔚澜到处找人帮忙,甚至拿出50%的股份做绑定酬劳,但是整个华东地区的地产商没人愿意出手?!?br />
    李牧挑了挑眉:“这么严重?”

    宋亮点点头:“三个大型楼盘眼看快建成了被封,几十亿的银行贷款眼看快到偿还期限,风险比较大,更何况背后想整她们家的是蓝科集团,蓝科是华东地产里的顶尖企业之一,谁会为了她冒这么大风险去得罪蓝科?!?br />
    李牧还是第一次听说法院查封整个公司在建楼盘的,这个玩法真的是太狠了,想想就觉得后背发凉,连拿地带开发,几十亿资金砸进去就等着开盘收回成本,这时候被法院查封简直就是要命来了,由此可见,地产行业虽然利润很大,但是风险也是大的吓人,规模稍微小一点的地产企业,想做大每一把都是所有赌注全压,这里面还有无数豺狼虎豹在背后盯着,时刻找机会扑上来捕食,所以很多地产公司搏大项目都是冒着巨大的风险,一旦输了就立刻被打回解放前。

    宋亮见李牧面露惊讶,便在一旁说道:“地产行业表面看起来利益巨大,但其实相当凶险,如果不是有你跟陈泽,借我八个胆子我也不敢来燕京发展,这次如果不是万盈的背后有陈泽和你撑着,我们一口气押中这么多快地皮,早就成燕京本土地产大鳄眼里的肥肉了,公检法稍微找点关系,就足以让咱们倾家荡产,你想想,我们用高倍杠杆拿了这么多地,如果有人利用公检法找个借口也查封我们一年,全世界又没人敢借钱给咱们,那咱们也会被银行贷款拖死?!?br />
    李牧感叹一声:“在这个行业里多混几年,怕是整个人都要扭曲了?!?br />
    宋亮笑道:“万盈背后有你跟陈泽这道双保险,我整个人也轻松多了,不然的话还真是?;鑫粗??!?br />
    蔚澜和萧晨枫一起进了宴会厅之后,萧晨枫便跟她暂时道别,他是主办方,这次的席位在最前面,而蔚澜作为外地受邀来宾,而且企业实力又达不到行业尖端的,便和李牧等大多数人一样,被安排在后面数百个座位中,李牧看见蔚澜从自己相对的那一侧过道一路去了后面,宋亮也看见了她,感叹道:“几年没见,蔚澜比以前还要漂亮?!?br />
    李牧耸耸肩,发现不只是自己和宋亮,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在盯着蔚澜的身形目不转睛,这也难怪,二十六七岁的美女恐怕是社会上最吃香的年龄阶段了,对同龄人来说自然是正合适,对大龄人来说是刚成熟的果实,对小些岁数的人来说,又属于“轻熟*女”的范畴,尤其向蔚澜这种堪称绝色的女人,至少能从18岁通杀到68岁。

    很快,会场内的座位基本上已经座无虚席,一个来自燕京卫视的美女主持人身穿红色礼服登场,先是代表主办方感谢诸位来宾,然后又简短的介绍了一下本次峰会的意义以及目的,随后便提高几分音量,说:“接下来请大家掌声欢迎燕京城建集团董事长、燕京地产协会会长萧建邦先生为本次峰会致开幕词!”

    萧建邦在燕京名气很大,上百亿市值的城建集团就是他控制的庞大地产帝国,这一次峰会,他是理所当然的东道主,所以由他来致开幕词也是最合适的。

    萧建邦年纪并不大,五十出头,对商人来说正值壮年,是一生精力、经验与人脉最巅峰的黄金时期,不仅如此,李牧发现萧建邦的口才也非常好,演讲很有感染力,虽然还比不上杭城的马老板,但比起大多数的成功商人来说,他的演讲水平都是顶尖级别的。

    在萧建邦十几分钟的开幕演讲中,不约而同的掌声有十几次之多,萧建邦洋洋洒洒、慷慨激昂的致过开幕词之后,便邀请市委来的副书记上台做演讲,再之后便是建委的刘书记。

    市里的几个领导做完简短的发言之后,燕京地产协会的代表也上台做了演讲,让李牧感到惊奇的是,他在外面遇到的那个与蔚澜认识的萧总竟然也代表燕京地产协会登台做了演讲。

    李牧也是这时候才知道这个萧总的来头,萧晨枫,城建集团的总经理、地产协会的常务理事、萧建邦的长子。

    正所谓虎父无犬子,萧晨枫正值青壮年,但谈吐、气概已经有了他父亲的八成功力,结合优秀的颜值,在现场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萧晨枫做完演讲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半,主持人上台宣布中午的餐会即刻开始,大家移步到隔壁宴会厅,那里已经为参会的来宾准备好了餐席。

    大家陆续往隔壁宴会厅走的时候,宋亮对李牧说:“待会儿饭桌上估计会有不少燕京的地产商过来打招呼,你是想低调一点还是高调一点?”

    李牧笑问他:“怎么是低调,怎么是高调?”

    宋亮说:“我肯定是没得选,对咱们地皮感兴趣的地产公司估计都会先过来混个脸熟,你要是想低调些,到时候我就不介绍你;如果你想高调,那我就好好给他们宣传一下,你不但是万盈地产的股东,还是牧野科技创始人,而且是牧野科技75%控股的绝对大股东,论身价,你比今天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要高得多?!?br />
    李牧笑道:“那我还是低调一点吧,反正我今天就是过来玩的?!?br />
    宋亮劝道:“来都来了,高调一把也没坏处,反而会让更多人对万盈地产刮目相看,现在很多人只知道陈泽,对你缺乏足够的了解?!?br />
    李牧摆摆手:“还是不了,我可不想跟这个圈子里的人有太多接触?!?br />
    ……

    由于城建集团把整个酒店的餐饮宴会部分全部拿出来做这次峰会,所以隔壁宴会厅与主宴会厅之间的大门被全部打开,坐在后面的人距离吃饭的宴会厅也就更近,等李牧和宋亮他们来到隔壁宴会厅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找到自己的席位坐下了。

    参会和酒店吃喜宴差不多,每桌十人的规格,不过也是按照座位号排序,这次在餐桌上,每个座位号前都摆放了一个小名牌,上面写着所属公司的名字,李牧四人根据自己的座位号找到自己的席位,四个座位上都摆放着“万盈地产”字样的名牌。

    刚坐下,李牧便听见身后有人跟自己打招呼:“李牧,这么巧!”

    李牧回头,蔚澜正好坐在自己身后不远的那桌,李牧冲她招手回应,却发现她身边坐着的人格外眼熟,而对方此刻也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李牧仔细一看,还真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坐在蔚澜身边的不就是宏筑集团那个被自己狠敲了一笔的黄锦丽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