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李牧的身份,蔚澜此时的心里充满了惊讶。

    普通的富二代豪掷千金很正常,花钱买豪宅自然也无可厚非,但今天却意外发现李牧年纪轻轻就在房地产公司里占股,而且是一家一口气押中六七块黄金地皮的地产公司,这就让她多少有些刮目相看,在她看来,李牧的家庭背景一定相当强悍,才能够支撑起他这个万盈地产股东的身份。

    蔚澜本能觉得,李牧应该是官二代或者世家子弟,更何况燕京本来就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在这种身份设定下,李牧二十岁买别墅、成为地产公司股东,在蔚澜眼中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至始至终没有往另一个方向考虑,或者换了任何一个不了解李牧的人,恐怕都会像蔚澜一样,把李牧在她面前展现出来的成功归结到家庭背景上面。

    蔚澜也好奇李牧真正的身份是什么,或者是哪个世家的后代,她有些后悔自己这次来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充分,没有仔细了解一下万盈地产背后股东的情况。

    不过作为一个难得善意的熟人,蔚澜心里对在这里碰见李牧还是非常欣慰的,她暂时压下心底的震惊,对李牧说:“还真是没想到李先生也是地产行业的同行,万盈地产押宝押的这么准,以后还得跟李先生多学习才是?!?br />
    李牧微微一笑,说:“蔚小姐客气了,我在万盈地产只是个占股份不做事的闲人而已,今天之所以过来,也就是想来长长见识?!?br />
    李牧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这次来参加这个峰会,其实就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在这次的峰会上见到蔚澜。

    蔚澜听闻李牧如是说,心里也没有多想,而是笑着问他:“李先生住进紫云山庄了吗?”

    李牧点头一笑:“别这么客气,叫我李牧就行?!倍倭硕儆炙担骸白显粕阶〗チ?,很好很完美,还得谢谢你的割爱?!?br />
    蔚澜淡然一笑,道:“割爱是真的,感谢谈不上,说到底也是您的慷慨帮了我一个忙?!?br />
    此时,负责签到的工作人员把蔚澜的证件以及制作好的胸牌递给她,蔚澜接过证件,走到李牧跟前,问他:“一起进去?”

    李牧点点头,两人并肩往会场内走,这家五星级酒店就是城建集团的产业,所以这次的峰会在硬件配置上也是非常大气,整个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全部投入到了这次的峰会之中,两人并肩穿过长长的走廊前往酒店最大的主宴会厅,李牧找着话题和蔚澜随意的闲聊,问她:“看你刚才风尘仆仆的样子,该不会是刚下飞机赶过来吧?”

    蔚澜有些不好意思的理了理自己的刘海,笑道:“还真是,本来是通知外地宾客昨天到酒店先办入住的,但是昨天有事走不开,所以就只能定今天早上的飞机赶过来,就这还差点耽误了签到时间?!?br />
    李牧玩笑般问她:“该不会像上次一样,会议一结束就匆忙回去吧?”

    蔚澜说:“回去的时间还没定,这次来燕京除了参加峰会之外还有些事情要办?!?br />
    李牧微微点头,想开口说有时间请她吃顿饭,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这样冒然不太恰当,再说,虽然在自己眼里一点也不觉得蔚澜的年纪比自己大,但是以蔚澜的角度来看,自己可是比她小了六七岁,如果主动请她吃饭,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犹豫间,有个男人从后面跑过来,拍了拍蔚澜的肩膀,笑道:“蔚小姐?!?br />
    蔚澜回头一看,礼貌的笑道:“萧总您好?!?br />
    李牧也停住身形,打量了那个萧总一番,只见对方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挺帅,高大俊朗,穿着一身考究的深蓝色西装,也颇有绅士风度。

    对方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看起来好像跟蔚澜是老相识,李牧看他,他也在看李牧,同时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惊讶,李牧不想在这杵着影响别人交流,便对蔚澜说道:“蔚小姐你先忙,我先进去,待会见?!?br />
    蔚澜点了点头,礼貌的说道:“待会见?!?br />
    李牧转身先走,被蔚澜称作萧总的男子好奇的问蔚澜:“蔚小姐什么时候来的?昨天晚上我问了负责办理入住的工作人员,说一直没等到你办理入住,该不会是今天上午才来吧?”

    蔚澜微微笑道:“沪市那边有点事情,所以就定了今早的机票?!?br />
    萧总笑着说:“怪不得,我让人给你留了一间豪华套房,比其他外地来宾的待遇要高很多,到时候千万别跟其他外地来宾说起,不然该说我这个人做事偏心了?!?br />
    萧总的话让蔚澜神情有些尴尬,但却还是笑着回应:“谢谢萧总照顾?!?br />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跋糇芩嬉獾陌诹税谑?,又装作临时想起似的,问她:“对了,你跟李牧认识?”

    蔚澜好奇的问他:“萧总也认识李先生?”

    萧总笑道:“我跟他谈不上认识,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br />
    蔚澜忍不住笑问:“李先生名气这么大?他是做什么职业的?”

    萧总也是一脸诧异:“你不知道?”

    蔚澜摇了摇头,随口说:“我跟李先生也不是很熟,之前他买过我一套别墅,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还是我们第二次见面?!?br />
    萧总微微松了口气,笑道:“李牧是万盈地产的股东,前段时间万盈押中了东三环几块地皮,所以最近在地产界里有些名气,不过他们公司这还是第一次在燕京着手房地产,到现在还没真正开发出一个项目?!?br />
    蔚澜笑着说:“能押中地铁线路,还能押中三圆桥这块宝地,估计万盈地产往后的成长速度会非????!?br />
    萧总微微点头:“潜力是有,但是燕京业内的同僚普遍不是太看好他们,没有底蕴,这么多地皮,他们自己也吃不下,还是要跟其他企业合作,我们城建集团就准备跟万盈的CEO聊一聊这件事,一年之内上马七个大型地产项目,哪是他们能够覆盖得过来的?!?br />
    说着,萧总话锋一转,对蔚澜说道:“俊成地产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也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晚上你要是没什么安排,我请你吃顿饭,咱们详细聊一聊这件事情?!?br />
    蔚澜听闻这话,心里喜不自禁,这萧总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想主动帮忙,这对无头苍蝇一般来燕京寻找帮助的自己来说,是个好消息。

    于是蔚澜点头说道:“我晚上没什么安排,要不萧总赏个脸,我请客吧?!?br />
    萧总一侧嘴角上扬,魅力十足的笑着说:“别开玩笑了,到我的地方怎么还能让你请客,晚上就在酒店餐厅吃吧,我来安排,我们酒店新来一个法餐厨师,手艺一级棒?!?br />
    蔚澜略一思忖也就不再推诿,点点头说:“那就麻烦萧总您了?!?br />
    蔚澜这次千里迢迢来参加这场峰会,根本目的不是来参加行业聚会,而是来寻找助力、搏一条生路的。

    为了俊成地产的事情,蔚澜在沪市跑断了腿,求人无数,但蓝科集团的影响力实在太大,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

    蔚澜眼下面临的最大?;皇前职直慌行桃膊皇枪颈淮Ψ?,而是公司被封的这段时间,无力偿还贷款而导致公司产业被银行回收拍卖,所以她现在最大的诉求是解决钱的问题。

    为了应对这个?;?,她愿意拿出俊成地产一半的股权,只求有人能够暂时帮助俊成地产承担银行贷款、直至案件结案,只要挺到结案,法院必须要对公司进行解封,到那时,新区三个楼盘的房价也会有很大程度的上涨,到时候收回楼盘竣工开卖,反而能够取得更大的利润,所以这一半股权的条件其实还是很诱人的,但是即便如此,也依旧没有任何公司或者个人感兴趣,这让蔚澜几近绝望。

    在仔细审视了眼下的局势之后,蔚澜认为在沪市已经没有人愿意或者敢于向俊成地产伸出援手,她只能寄希望于这次峰会,毕竟地产资本是非常逐利的,而且愿意冒险,现在的俊成地产就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如果有人感兴趣,那俊成地产就有机会绝处逢生。

    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刚到会场,就遇上了一个“熟人”,而且这个熟人还真是不简单,他是城建集团的总经理兼董事会成员萧晨枫,城建集团是少有的几家地产上市集团,萧家是城建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也是董事会的实际掌权者,所以萧晨枫在城建集团的地位是一人之下,而那个唯一在他头顶上的董事长,就是他的父亲。

    城建集团与意图整垮俊成地产的蓝科集团实力相当,都是国内一线地产企业,蔚澜心想着,如果俊成地产50%的股权能够打动城建集团,以城建集团的实力,一定能够帮助俊成地产渡过难关,对蔚澜来说,只要能挺过这次?;?,就算是付出50%的股权也是值得的,她现在十分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尽可能的止损,在这个外有猛虎内有豺狼的困难时期,如果能保住50%的家业,她就心满意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