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潭医院。

    黄锦潇刚拿到自己的CT结果没多久,他的弟弟黄锦强和妹妹黄锦丽便赶到了,这两人都在宏筑集团上班,一直靠着黄锦潇,听说大哥挨打,两人立刻在第一时间就火速赶了过来。

    看到黄锦潇被打的那个模样,黄锦强和黄锦丽都几乎气炸了,黄锦强在医院当着医生的面就高声叫嚣:“那小子这么猖狂,我非要他的命不可!大哥,你打个电话让城西分局的人把他送到看守所,三天之内我保证他死在里面!”

    黄锦强自打二十岁就跟着黄锦潇闯社会,半辈子都给他这个大哥充当打手和清道夫的角色,说这话也绝不是在虚张声势,类似的事情对他来说虽然还算不上是家常便饭,但也是见惯不惯了。

    黄锦潇咬牙道:“先不急,只要他进了看守所,什么时候动他都可以,现在关键是要把硕伦的事情解决,关键时刻不要横生事端,等陈波的罪定了、法院判完结案之后再动那个小子,到时候就按你说的,找个办法让他直接死在里面!”

    说着,黄锦潇又恨恨说道:“还有件事你得记着,硕伦撞死的那个女大学生有个同学当时就在现场,你想想办法,要确保她不要乱说话,必要的时候该上的手段也得上,这关乎你大侄儿的未来,懂吗?”

    黄锦强连连点头:“放心吧哥,我知道了?!?br />
    黄锦潇又问:“陈波的家里都安顿好了吗?”

    “安顿好了?!被平跚克担骸拔腋怂掀帕桨偻??!?br />
    黄锦潇点点头:“好,硕伦今年去耶鲁读MBA是咱们家的头等大事,为了把他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弄进去,我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光捐给耶鲁的钱都他妈够买栋大别墅了,老黄家的男丁普遍文化水平太低,以至于咱们总遭人笑话是暴发户?!?br />
    说着,黄锦潇叹了口气:“老爷子因为这个心里一直介怀,还指望着他这个长孙出国深造、拿个牛逼文凭回来好祭拜祖宗呢,他倒好,眼看再过一个月就要去美国了,小兔崽子又给我惹麻烦!”

    黄锦强急忙安慰道:“哥,硕伦其实还是挺懂事的,这事儿只是个意外,主要也是他太年轻的原因,你说谁年轻时候还不犯点错是不?你回头也少说他两句,好好休息、养好身体?!?br />
    黄锦潇嗯了一声,叹道:“只能这样了,硕伦的事情还有我受伤的事都先别跟老爷子说,免得他操心,万一再病倒就麻烦了?!?br />
    正说着,吴悠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眼,对黄锦潇说:“黄总,市局的贾副局长?!?br />
    黄锦潇急忙说道:“递过来?!?br />
    黄锦潇觉得贾副局长肯定是打电话来亲自给自己道歉的,这边刚接通电话,没想到那头的贾副局长只说了一句话:“黄总,城西分局已经把打你的那个小伙子放了?!?br />
    黄锦潇一听这话立刻就炸了。

    “什么?城西分局把人放了?!姓贾的你他吗玩我呢?!”

    “顾局??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艹?。?!老贾,这事儿你可不能袖手旁观??!我儿子下个月就要去美……”

    “对不起?对不起他吗的有毛用?我就那一个儿子,你说什么都得……”

    “老贾?老贾?我艹你姥姥!”

    黄锦潇骂完之后,愤怒的把手机摔了出去,黄锦丽急忙问他:“哥,出什么事儿了?”

    黄锦潇气急败坏的骂道:“妈的,姓贾的打电话说城西分局把那小子给放了!说这事儿是市局的顾局亲自下给城西分局陆常勇下的命令,而且他要亲自彻查这件案子,现在姓贾的不敢帮忙了,要他妈给我撇干净!”

    说着,黄锦潇咬着牙又骂:“妈的,姓顾的先是要放动手打我的那小子,又要彻查硕伦的案子,这是摆明了针对我来的!我他妈平时可没得罪他??!”

    黄锦强一听这话,急忙紧张的问:“哥,会不会是咱们以前得罪谁了,对方在借这个机会报复?”

    这个时候倒是黄锦丽脑子冷静一点,考虑的层面也更大一点,她忽然想到一个谁都没有留意的细节,开口问:“哥,那个小子什么来头你弄清楚了吗?”

    黄锦潇气道:“我叱咤江湖这么多年了,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我还要去主动弄清楚他的来头?要是连他都降不住,我他妈也别混了!”

    黄锦丽反问他:“哥,你觉得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平时出门还用带保镖吗?”

    黄锦潇这才想起来,自己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四个保镖被三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牛逼人物咔咔几下全撂倒了,但自己竟然忘了去想他们跟那个打自己的小子之间的关系,听妹妹这么一说,那三人倒真有可能是那小子的保镖……

    黄锦丽一扭头看着猪头一样的律师,问他:“吴悠,你当时看清楚情况了吗?”

    吴悠连连点头,心有余悸的说:“那三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不知道从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三秒钟就把黄总的四个保镖全干倒了,有两个现在还昏迷着呢?!?br />
    黄锦强刚才还全程装逼,一听这话倒吸一口冷气,下巴颏都快掉地上了,脱口说:“哥,我给你配的那四个保镖可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尤其是坤子,他可是武警特警出身,以前还得过武警系统全国散打锦标赛双冠王,那家伙,实力很是强悍??!怎么可能被人一招KO,那小子的保镖真有这么厉害?”

    黄锦潇冷哼一声:“什么他吗的双冠王,简直就是个废物,对方一个人,一招不止是把他给干趴下了,顺手还把军子也放倒了?!?br />
    一旁的吴悠悻悻的说:“坤子的CT结果出来了,对方就踹了他一脚,就一脚,他肋骨断了三根,飞出去落地摔的右侧盆骨粉碎性骨折、右手手腕脱臼、软组织受损,医生说一个月内能从床上坐起来就算是不错了……”

    黄锦强脸上满是震惊,同时也有些挂不?。骸罢庑┦裁垂菲ㄈ诰妓韬鲇迫说?,狗屁含金量都没有,等你出院我再给你寻摸几个真正牛逼的?!?br />
    黄锦丽说:“三哥你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咱们先分析一下那小子的来头,正常人怎么可能带三个这么厉害的保镖在跟前?我现在担心硕伦这事儿可别真就这么寸、好巧不巧的惹到个狠角儿……”

    ……

    李牧给林清雅打过电话之后,便立刻又给赵康打了一个,赵康在分局门口陪着苏映雪,一见李牧的手机打来电话,立刻欣喜的接通,开口便问:“李牧?”

    李牧说:“是我,我这边没什么事了,映雪呢?”

    “没事就好,映雪在我边上,让她跟你说?!?br />
    苏映雪接过电话,急切的问李牧:“他们没为难你吧?”

    李牧微微一笑,说:“没有,现在已经没事了,现在是他们求着我走,我不愿意走了,你跟康子等一会,我让他们去把你们俩请进来?!?br />
    苏映雪听的一头雾水,但很快,陆常勇就亲自跑了出来,还把宋征也拉着一起,宋征见过苏映雪,一眼就认出了她,于是两人急忙跑到苏映雪面前,宋征急忙介绍:“苏小姐,这位是我们分局的陆局长?!?br />
    苏映雪没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堤防的看着他,陆常勇急忙谦卑恭敬的说:“苏小姐,李先生让我来请你们俩进去坐……”

    总之陆常勇已经准备要把孙子当到底了,因为他刚刚又弄清楚了陈泽的身份,当得知陈泽的身家背景之后,他两条腿都禁不住打摆子,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装孙子、装重孙子都不要紧,平安度过眼前这个?;攀亲钪匾氖虑?。

    苏映雪和赵康也来到李牧先前被关押的那个审讯室的时候,宋亮和陈泽已经坐在了警察审讯犯人的椅子上,李牧则还坐在暖气片旁边的地上,旁边跟着一个搬着椅子的警察,一脸苦瓜色的说:“李先生,麻烦您起来坐吧,不然待会儿我们陆局要怪罪我了……”

    正巧苏映雪和赵康进来了,李牧赶紧对苏映雪说:“来这儿坐?!?br />
    说完又对那民警说:“麻烦再搬个椅子来?!?br />
    那民警慌忙去了,苏映雪蹲在李牧面前,轻声问他:“怎么回事啊到底?”

    此时此刻,苏映雪的心里诧异极了,她认识宋亮,很早以前在海州的时候,郭宇航找社会上的人想教训李牧,就是宋亮出手,但是苏映雪只知道他在海州名气很大,搞不懂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专程从海州赶过来的?这效率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苏映雪并不知道李牧在事业上做的很多事情,今天她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和委屈,李牧实在是不忍心再瞒着她来解决这件事情,所以干脆豁出去了,苏映雪今天看到多少,自己就认多少,如果她事后追问,自己就全跟她坦白了。

    于是,李牧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又在她耳边说:“今晚你有任何问题都先别太惊讶,也别太着急,等事情过去之后,我一点点跟你解释?!?br />
    苏映雪听的一知半解,但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李牧刚说完,陆常勇推开房门,随后闪到一边,对着门外说:“李先生就在这里?!?br />
    下一刻,林清雅提着一堆打包饭盒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是孔令宇,再往后,进来一个戴口罩和墨镜的男人,李牧一眼就认出了他,正诧异张国容怎么来了,紧接着又进来两个戴口罩墨镜的女人,梅燕芳和莫纹蔚竟然都来了……

    李牧心底诧异,搞什么,这么大阵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