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打不通,李牧生怕苏映雪出点什么意外,怎么也联系不上她,李牧只能转而打给她们寝室的座机,座机号码虽然能打通,但是一直没有人接。

    李牧想找到苏映雪同寝的联系方式,也就是跟她一起去雍和宫的“知晓”,李牧知道她大名叫蔡知晓,可跟她也只是点头之交,根本就没有她的电话,于是李牧立刻打电话给董艾,让她帮忙从学生会档案里找蔡知晓的电话。

    人大学生会的高年级干部经常从校外找一些团购的学习与生活用品推销给低年级学弟学妹,所以他们那里一定能查到蔡知晓的电话。

    董艾听说李牧要她帮忙找一个女生的电话,忍不住问他:“你该不会是又看上哪个小姑娘了吧?”

    李牧说:“什么叫‘又’啊,我之前看上谁了?”说着,他急忙催促道:“我有急事,你赶紧帮我查一下,越快越好?!?br />
    董艾听出李牧话里的焦急,嗯了一声,说:“你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查?!?br />
    两分钟后,董艾把一串手机号通过短信发给了李牧,刚刚过去的两分钟里,李牧又给苏映雪打了几次电话,还是没有打通,心情已经随着拨打失败的次数不断增多而变得更加焦躁不安。

    收到董艾发来的号码之后,李牧立刻按着这个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一个女人接通电话便问:“你好,哪位?”

    李牧急忙追问:“蔡知晓吗?我是李牧,苏映雪跟你在一起吗?”

    结果对方却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机主,我是城西区鼓楼派出所的民警,机主本人现在在水潭医院抢救,你是她的朋友或者家人吗?”

    抢救??

    李牧心里瞬间紧张起来,急忙追问:“发生什么事了?”

    对方说:“机主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现在情况挺危险的?!?br />
    李牧急忙追问:“跟她一起的另外一个女孩呢?她有事吗?”

    对方说:“你说的是那个姓苏的小姑娘吧?她在清创室处理伤口,有点擦伤,但人没大碍?!?br />
    李牧脱口说了句:“我艹!”随即便追问一声:“是水潭医院吗?”

    “对,水潭医院急救部?!?br />
    李牧挂上电话,抓起钥匙便往外跑,虽说电话里那个女民警说苏映雪没什么大碍,但李牧心里还是非常没底,疯了似的开上车直奔二环路边上的水潭医院。

    水潭医院是燕京最出名的几家医院之一,李牧知道它的具体位置,所以很快便开车赶到,把车靠边往急救部入口门前靠边一停,下车就往里跑。

    一名保安冲过来喊道:“您好,这儿不能停车!”

    李牧把车钥匙朝着他丢了过去,说:“对不起师傅,我有急事,麻烦您帮忙挪一下!”

    保安慌乱中勉强接住钥匙,急道:“我不会开车!”

    刚说完,李牧已经跑了进去。

    保安无奈,出门看了看李牧这辆少见的大奔,又仔细看了看李牧停车的位置,虽说是禁止停车的区域,但是李牧停车的时候刻意靠边打了一把,所以倒是不会影响其他车辆通行,于是保安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拿着车钥匙守在车旁。

    李牧一路冲进急救部的长廊,到处寻找清创室的位置,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小牌子上面写着清创室三个字,李牧刚到跟前,苏映雪便从里面跑了出来。

    后面的护士还在喊:“哎姑娘,你先别着急,破伤风还没打……”

    苏映雪头也没回就往出走,正好和李牧迎面碰上,通红的眼睛满是惊讶。

    李牧此刻看着苏映雪,心疼的说不出话,她整个右臂从上臂到胳膊肘再到小臂都有擦伤,而且是大片的擦伤,尤其是胳膊肘的擦伤最为严重,几乎就是血肉模糊。

    不过,看着苏映雪整个人好像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李牧一路上悬着的心才真的放了下来,整个人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长气。

    见到李牧,苏映雪心里承受不住,一头扎进李牧怀里悲怆的抽泣出声,约莫两三秒之后,李牧才低声开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映雪刚想说话,身后追出来一直没开口的护士开口道:“姑娘,先打一针破伤风吧,我再给你处理下伤口、开一管药膏,很快就好,用不了多长时间的?!?br />
    苏映雪摇摇头,对李牧说:“我得去急救室门口守着知晓?!?br />
    李牧微微点头,对那护士说:“我待会再带她过来吧?!?br />
    护士略微迟疑还是点了点头,说:“尽快,破伤风要在24小时之内打,越早打越好,另外她的手肘伤口伤及软骨组织,还挺严重的……”

    李牧点了点头,苏映雪此时已经拉着他往急救室走,于是李牧知道这种时候劝她也没用,毕竟蔡知晓还在急救,便陪她来到急救室门口,接着追问。

    站在急救室门前,苏映雪左手用力把李牧抱的格外紧,抽泣着说:“绿灯的时候我跟知晓一起过马路,因为在给你发短信所以我就走慢了两步,忽然一辆轿车闯红灯,速度开的特别快,就在我眼前把知晓撞了……”

    李牧听完,刚放下的心脏又提了起来,要是苏映雪被飞快的汽车蹭一下绝非小事,万一伤到骨头甚至内脏事情就大了,于是急忙追问:“那辆车蹭到你了?”

    “没有?!彼沼逞┮×艘⊥罚骸爸驮谖仪懊媪讲皆?,那辆车就从我眼前开过去,不过离我还有几厘米,但是知晓……”

    说到这里,苏映雪再次泣不成声:“知晓就在我眼前被那辆车直撞飞起来……”

    李牧急忙轻拍她的后背,安慰道:“你先别太担心,她不会有事的?!?br />
    说着,李牧眉头紧蹙,想起一个问题,问她:“车没蹭到你,你怎么会受伤?”

    苏映雪哽咽着说:“那个司机要跑,我拉着他不让他跑,他就猛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倒之后跑了……”

    “我艹!”李牧大脑嗡的一声,身上怒火勃然而发:“你这伤是肇事司机弄的?他他妈跑了?!”

    在自己的追问下,李牧终于捋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全过程,在听完整件事的始末之后,李牧只觉得整个人都被一股邪火焚烧,恨不得亲手撕碎那个自己不曾谋面的肇事司机。

    如苏映雪此前所说,今天她之所以会跟蔡知晓一起去雍和宫,就是因为此前蔡知晓的父亲生病住院,蔡知晓到这里烧香求了一个药师经的护身符回去给她爸爸,拜佛时还曾在心里向佛许过愿望,也向佛许诺,若是父亲病愈,她一定再来还愿,后来她爸爸病愈出院,她便想着一放假就过来还愿,正巧苏映雪也没走,她就拉上苏映雪和她一起。

    苏映雪很少迷信,但在雍和宫被蔡知晓感染,便给李牧求了一个平安符,觉得不管用又没用,总归是自己的心愿,两人从雍和宫出来,苏映雪便给李牧发了那条短信,想跟他约个时间见面,把平安符给他。

    没想到悲剧下一秒就发生了,因为苏映雪低头发短信,脚步上慢了蔡知晓两拍,从而惊险的躲过一劫,据她说,当时蔡知晓侧面被撞,整个人并不是被撞飞出去,而是横滚着直接又撞在了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形成了二次撞击,撞击力度非常大,以至于对方的挡风玻璃都龟裂了,随后,蔡知晓摔落路边生死不卜,撞人的轿车失去控制,一头扎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里才堪堪停住。

    眼看突变在眼前发生的苏映雪本能的跑向已经没有知觉的蔡知晓,自己都不知道手里还没写完的短信怎么就发了出去,当时蔡知晓已经口吐鲜血昏死在马路上,苏映雪慌乱中拨打了120,这时候,肇事司机躲在这里不敢下来,一边往苏映雪和蔡知晓那边看,一边打电话。

    片刻后,眼见肇事司机推开车门,苏映雪下意识上前准备质问,没想到对方下车竟然要逃,苏映雪本能的死死抓住对方不让他逃走,被他猛推一把摔倒在地,右臂外侧在满是细小石子的柏油路上被严重擦伤,眼看对方逃走,顾不及疼痛的苏映雪想打110报警,结果对方见此,又回过身夺走了苏映雪的手机,直接把手机摔在地上,眼看手机四分五裂之后才转身逃走。

    等苏映雪艰难起身之后,肇事司机已经跑没影了,苏映雪只能又拿蔡知晓的手机报警。

    十多分钟之后120赶到,当时120派去的还不是水潭医院的急救车,而是就近通知了雍和宫附近的燕京六院,结果六院的急救医生一看蔡知晓情况?;?,知道自己医院很难应对,所以直接让司机把人送到三公里外的水潭医院来了,苏映雪也是跟着这辆车来的医院。

    至于蔡知晓的手机,一开始是在苏映雪手里,后来是被赶到现场的女警察要走的,她一边让同事开车跟着救护车到了水潭医院,一边用蔡知晓的手机打电话通了她的父母。

    李牧听完简直怒不可遏,肇事司机实在是太嚣张!简直是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心里憋足一口气,只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那肇事司机找出来绳之以法!

    正此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民警快步走到苏映雪跟前,开口说:“小苏,那个肇事司机已经到城西区分局自首了,那边的同事想请你过去认下疑犯,再录个口供,要不你跟我们的车过去吧?!?br />
    苏映雪看了一眼急救室大门,忍不住问:“我能等等再去吗?”

    (未完待续。)